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阎王妻 »  第441章:留痕勿忘(8)(新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云顶娱乐 yd必发集团游戏官网

小说:阎王妻作者:赞美死亡
返回目录

    我是想枫叙留下来,也想枫叙能够好好的,但是这绝对不能让白墨来付出代价。我对他一直都是视如己出,我不会想着让他去牺牲。为了枫叙,他竟然愿意搭上自己一辈子的幸福,要不说还太年轻呢?等他到了我现在这个时候,才知道能够跟自己喜欢的人长相厮守是一件多么难求的事情,他会后悔当初做出的决定。

    等白紫灵回房间之后,我掐着时间去找她。我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问她是不是跟枫叙有过了。她没回答,只是脸红彤彤的。我知道她会不好意思,我严肃的说道:“无论怎么样,不要再让枫叙碰你,因为你会死的。”

    她听我这么说,顿时愣住了。我解释道:“按理说,他是阴人,他出生起身上就带着浓重的阴气,而你是活人,而且还是阳女。可能你身上的阳气对他来说很有用,但是对你来说,却是致命的。说实话,你要是有个闪失,枫叙就有罪,但我不仅仅是为了担心他出事,主要还是不想你为此丢掉了性命。倘若你们有情,那就等你来世不是阳女之后,就算没有感情,走不到一处去,也不要再让他碰你,无论如何都不要,明白吗?”

    她慌乱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不会让他再碰我。”

    我还是觉得直接跟她这么说这个问题有些别扭,但是没办法啊,我也很头疼……

    我可不想事情发展到最后,白紫灵要是死了,华千雪要治枫叙罪,我们再跟华千雪对着干。华千雪的实力我真是不敢想,而且他做事从来没有什么把柄会落在别人手上,华千雪这个人,从来都是高高在上,俯视众生,他想做的事情,基本还没人能够拦得住。我不想跟他反目成仇,何况他帮过我。

    三个月也并不是那么长久,终于,这一天还是来了。死鬼没能找回枫叙的记忆,按理说,应该放枫叙离开了。

    为了这事儿,我已经跟死鬼吵过了,这次又免不了要争吵,三个月期限是他说的,然而枫叙还是走了。更可气的是,枫叙什么时候走的死鬼都没让我知道,就怕我闹,不让枫叙走。

    我不理解,就算这次他失信,也没人会说什么,在我看来,他就是要脸,要面子,即便是知道放走了枫叙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依旧那么做了。白紫灵也让人送回了阳间,一切又回到了枫叙被掳走之后,这次,我比上次更难受。

    当初祈佑的事情也是这样,死鬼拿祈佑身体里的神器去救了莫嫣儿,这次他又搞了这么一出,什么三月之期,我气得几天没跟死鬼说话,跑到了阳间。我不是因为置气才到的阳间,我是守着白紫灵,怕神秘人再打她的主意,要是神秘人再找白紫灵,我也有机会接触到神秘人。死鬼似乎对这件事情并不那么在意,也没跟我一起到阳间,明明这么明显的事情,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着手来做。

    我只能让李可言跟我一起,在这时候,我总觉得还是李可言比较靠谱,我也懒得再跟死鬼争吵了,这也不是吵架就能够解决的。

    神秘人肯定不会再傻到继续在老地方等着我们去抓,现在等于是我们还是找不到神秘人的踪迹,也找不到枫叙了。

    唯一的希望就是神秘人会再次找白紫灵,只要神秘人露面,就算我们抓不到他,也要弄清楚他到底是谁。

    我让李可言帮我在白紫灵家附近租了房子,时刻关注着白紫灵那边的动向。为了不打草惊蛇,李可言也不会经常来找我,有事的话就让他的小徒弟严浚宁去找白紫灵,严浚宁跟白紫灵是同学,关系也不错,这样交流比较安全。要是神秘人知道我们在这里守株待兔,他才不会来,就算有所动作,也绝对不是他亲自来。

    白紫灵也知道我在这里的事情,她让严浚宁转告我,谢谢我。其实我愧对她这声谢谢,我不仅仅是为了保护她,也是为了找出神秘人,让枫叙回家。

    死鬼也来找过我,不过我还是没搭理他,等我自己想清楚了,冷静了下来再说吧,我不想一开口就是争吵,两个人要是在一起觉得累了的话,那就没必要在一起了。

    他会时不时的来看我,每次来都是隐匿了气息的,也不会被人发现,神秘人也没那么容易发现我在这里。我也不管死鬼,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不求,也不留。对于这件事情,他没有什么辩解,每次来都是静静的陪我一会儿,然后就离开。

    我想,我们的确需要这样安静的方式,等觉得彼此心里都没有芥蒂了,也就没事了。日子还得照常过,无论发生了什么,我现在都不会有想离开他的念头,经历得起风雨的感情,不应该说放弃,不然,对不起过去一起经历的那些。、

    人间要过年了,白紫灵现在也是在家休息,寒假期间。看着各家各户的门上都贴上了福字,挂上了对联,我又想到了那年春节,我跟樊晓在院子外看烟花,死鬼跟白炙在屋顶喝酒。似乎那晚的烟花特别美……

    年三十的前一夜,死鬼来找我,问我要不要回去过这个年。我才想起来,阴间也有过春节这一说。这是这些天死鬼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我拒绝了,没有回去,李可言没有住在这边,我要是走了,白紫灵就没人看着,我怕错过了神秘人出现。

    死鬼也没说什么,独自离开了。他走之后,我才觉得有些黯然神伤,我不想回去,是因为年三十本来是团圆,枫叙都不在,我们一家子都凑不到一起,没什么意义,我怕难过,所以何必?

    枫叙不在的这几年,每年阴间张灯结彩的时候,我都没出过门儿,就是因为这个。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