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689章 白兴言藏得太深了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集团网赌网站云顶国际靠谱吗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说起这件事情,其实白鹤染当初就分析过。

    大叶氏叶之南嫁到行镇段家,为的是段家那枚传国玉玺,后来听闻传国玉玺被段天德进献给了朝廷,大叶氏丝毫不犹豫地跟段天德和离,甚至带走了一双儿女。

    然后又匆匆忙忙地嫁入文国公府,将两个孩子改了姓,姓了白。

    她曾经怀疑过,能够让大叶氏豁出去和离,豁出去两个孩子改姓也要改嫁,其实只有可能是一个原因,那就是传国玉玺也到了白家。

    可以说,大叶氏这一生就是为了传国玉玺而活,整个叶家,最像叶太后的一个人不是叶成仁叶成铭兄弟二人,而是叶太后的侄女叶之南。

    为了权力不惜一切,这才是叶太后的精神意志所在,而大叶氏完美地承袭了她姑母的这种意志,也是一个为了权力地位不择手段之人。

    她当初不敢想像传国玉玺在白家,甚至她都不相信段家交给朝廷的那枚玉玺是真的。可是现在想想,就算段家交上去的那枚玉玺不是真的,那枚玉玺应该也不在段氏一族了。

    毕竟那段天德也是个男人,段家也是要脸的,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让自己的妻子和离改嫁?失去一个妻子还好,但是他真的能够舍得下自己的一双儿女吗?

    白浩宸和白惊鸿她看不上眼,但对于其它家族来说,那绝对是一双优秀的儿女,对于段家也不例外。所以,段天德绝无可能轻易将一双儿女放走。

    还有,大叶氏这么多年在白家敛财,可是有不少钱财都流入了德镇段家,这就说明这两个人还是有联系的。再阴谋论一点,大叶氏很有可能根本就不是在为叶家服务,她的人虽然改嫁了,但是她的心从来就没有改变过,她心里中意的人依然是段天德。

    之所以离开段家嫁入白府,其实为的就是那枚传国玉玺。她要打听玉玺的下落,因为段家心里有数,外界虽然盛传段家手里有玉玺,但实际上他们根本没有,那枚玉玺不知道从何时起就已经偷了,已经不在段家了。

    至于玉玺为何会在白家,白鹤染也想不明白段天德跟大叶氏是怎么分析的,但总归还是分析出来,并且付诸了行动。同时,叶家也承认了他们的这种分析,支持了大叶氏的改嫁。

    只是叶家万万没想到,大叶氏改嫁是改嫁了,找传国玉玺也找了,但却不是在为他们找,而是在为段天德找。一旦东西让她找到,一定会秘密送往德镇,然后文国公府在她眼里便失去利用价值,她也会用尽各种手段跟白兴言和离,带着自己的儿女逃回段家。

    这么多年朝廷一直在找老太后的私兵,但实际上,私兵最多的人很有可能不是老太后,更不是已经死去的三皇子,而是远在德镇的那个段家。

    白鹤染确信了自己的分析,她坚信自己这个分析已经八九不离十。

    心底泛起一片冰寒,如果白家真的卷入到传国玉玺的事情中,那就不再是自己所想像的那样简单了。她对待白家的策略也要变上一变,至少她还是清楚自己所在的阵营的。

    就算不是为朝廷,她也得为君慕凛,既然天下人都知道关于传国玉玺的传说,那么那种东西就不能够落在旁人手里,特别是不能落到段家手里。

    一颗阴谋论的心又开始活跃起来,那枚玉玺真的在白家吗?究竟是白兴言藏得太深,还是他自己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如果白兴言什么都不知道,那么那枚玉玺究竟是谁在藏着?

    看到白鹤染脚步顿住,白蓁蓁不解地问道:“姐,怎么了?”

    白鹤染皱着眉,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她看向白蓁蓁,想了想说,“这几日还是要跟两位殿下聚一下,有些事情需要他们帮忙分析。”

    白蓁蓁赶紧接话:“我也去。”

    白鹤染没拒绝,点点头同意了。白蓁蓁是九皇子未来的正妃,她已经无法置身事外,与其稀里糊涂地什么都瞒着她,不如早一点将真相说出来,也省得这丫头什么都不知道,再配合错了,误了事情。何况白蓁蓁古灵精怪,在很多事情上都分析得很刁钻,是个好帮手。

    见白鹤染同意,白蓁蓁很高兴,“活了这么多年,直到这一年才体会出自己真正的价值。”她跟白鹤染说,“以前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挺多本事,还以为女孩子家的日子就是琴棋书画绣绣女红。如今才知道,原来生活可以这么精彩。姐,咱们接下来要去做什么?”

    说话间,白燕语和于本那头已经吐得差不多了,已经有小太监侍候他们漱了口。

    见白鹤染已经出来,二人赶紧迎上前,于本先开了口,战战兢兢地问:“王妃,太后她,她还活着吗?”

    白鹤染点头,“当然还活着。”

    于本狠狠地打了个哆嗦,都那样了还活着,这岂不是比死了还遭罪?这尊王妃实在是太狠了,还有慎王妃,这九皇子十皇子是按什么标准找的媳妇儿啊,这性格,一样一样的。

    “活着好。”于本震惊过后,却是十分赞同两位王妃的手段,“这样的人就不配死去。王妃您看,需要传太医吗?您给治到了什么程度?如果不管的话,还有没有死去的可能?”

    白鹤染翻了个白眼,“当然得传太医,我也就是吊着她一口气脉,如果不继续医治的话,怕是熬不过今儿这一宿。不过太医肯定是治不了这个伤的,就是太医院院首亲自治也不行。”

    于本有些为难,“那可怎么办?王妃您给支个招儿,怎么才能把太后的命给留住?”

    白鹤染想了想,道:“派人去请东宫元吧!他人应该是在尊王府,你派个人往尊王府走一趟,就说是我说的,让东宫元进宫,为太后治伤。至于治到什么程度,反正我只要保她的命,其它的让东宫元自己看着办。”

    于本立即应下来,然后再问:“那王妃,您眼下是往哪边去?”

    “我去看红忘表哥,于公公知道皇上将他带到哪里去了吗?”

    于本赶紧点头,“知道,红忘少爷去了皇后娘娘宫里,小公主也在呢!”

    “那便去昭仁宫吧!”她回头问白蓁蓁,“你去不去?”说完,又想起来什么,便又问向于本,“九殿下是不是也在?”

    于本想了想,摇头道:“奴才还真不清楚,九殿下是跟十殿下一起进的宫,但这会儿走没走就不知道了。不过……”她看向白蓁蓁,“王妃,依奴才所见,您应该先往红府去一趟。这一下午红家都派了好几拨人来打听消息了,听说大夫人去了今生阁,红大老爷也被打得不轻,这会儿红家还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呢!”

    白蓁蓁想了想,点头道:“那我就不去昭仁宫了,我赶紧回红府一趟,好歹把宫里的情况报个信儿。还得去今生阁看看,不知道大舅舅那头怎么样呢。姐,晚上你过去吗?

    “当然得过去。”白鹤染叹了一声,“我若不过去,大舅舅能不能挺过这一晚都不一定。所以说,我们今儿对凶手的惩罚还是轻的,只是碍于她的身体状态实在承受不住更多惩罚。不过没关系,伤口总有好的那一天,就请于公公多给留意着些,一旦咱们亲爱的太后娘娘身体见好,便通知我们姐妹一声,我们还得再来几趟。”

    于本立即应了下来,然后就见白鹤染和白蓁蓁笑眯眯地一人递过来一张银票。

    他有点儿纠结,要不要呢?以前也没少得赏,可赏的都是银子,十两二十两的,拿也就拿了。可这一旦动用上银票,那可就是大额的,拿了会不会让两位王妃以为他只是图财?

    “恩?”白鹤染见他迟迟不接,愣了下,随即明白过来,便劝着道:“接着吧,不算收卖你,只是一点心意罢了。今后这皇宫里可就都仰仗于公公了,少不得还要多麻烦你。何况你也不是一个人,总得给手下人一些甜头才行,不然如何立威?”

    于本心里一颤,“王妃,您可别吓唬奴才,江公公呢?他到底怎么了?这些日子也不知道打哪儿起的谣言,都说江公公生了重疾,已经快不行了。王妃,您刚刚的话是个啥意思?怎么这皇宫里就仰仗奴才我了?难不成江公公真的病了?”

    白鹤染当然知道江越没病,但她同时也知道这个话是怎么传起来的。

    江越想要摆脱太监的身份,那么就必须得让那个太监江越消失,而最好的消失办法自然是死亡。所以他们需要编造一个江越生了重病的谎言,然后再慢慢的传递江越身亡的消息。当然,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江越能以一个新身份再出现做铺垫。

    但是她不能说,只能含糊地道:“于公公是内宫最合适的统管者。”

    于本便不再问了,默默地把银票接了过来,“王妃请放心,奴才从来都是站在九殿下十殿下这一边的,不管这后宫是谁统管,奴才的心都不会变。奴才这就派人去请东宫大人到德福宫来,王妃您认得去昭仁宫的路吧?”

    白鹤染点头,“认得,我自己过去就好,你送送慎王妃。”

    天已经黑了下来,昭仁宫里却是一片热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