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春归 »  第18章 金姨娘求见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最准一肖一特一码蓝月亮王东风

小说:斗春归作者:梨花瘦
返回目录

    “老夫人,金姨娘求见。”清泰院的小丫头紫玉蹑步进来。

    “什么事?”罗老夫人扶了李嬷嬷的手自进了西屋,众人也连忙都放了筷子跟了过去,“老二家的可知道?”怕是金凌云来变相告状了。

    “媳妇一起来就来给母亲请安了。”张兰心里冷笑,不用猜也知道,这金凌云又不知道耍什么花招呢,岂不知道男人若是心不在了,再多的花招只会徒增反感罢了。

    “这是谁教你的规矩?”罗老夫人听完金姨娘的话已经面沉若水,“素绢的事情有她母亲做主,你一个妾室竟然跑到我这里说三道四?来人,带金姨娘回流光阁,这个月就不要出来了,好好醒醒神儿!”

    “老夫人。”金姨娘没想到罗老夫人根本没接自己送到手上的把柄,“婢妾只是担心三姑娘,她眼看就大了……”金姨娘有些无措。

    看着清泰院的妈妈凶神恶煞似的将痛哭流涕的金姨娘带下去,罗老夫人才再次开口,这次她教训的是张兰,“你一个正室,竟然边个妾室都弹压不住?就算她比你早进门,在你面前照样是个奴才,你原该拿出些手段来,这样又哭又闹的成什么体统?”

    “是,媳妇以后会小心。”金姨娘再不得罗远鹏的喜欢,也是丈夫曾经的爱妾,看她被婆婆直接关了禁闭,张兰心里也很痛快,不由对罗老夫人生出些许好感,急忙起身称是。

    “还有素绢,虽然是姨娘生的,却是你的女儿,不论是如今的教养还是以后的婚嫁,都轮不到她一个妾室发话。”罗老夫人又道,“我看你也是个坦荡人儿,不至于做出什么苛待庶出的亏心事,我不过白嘱咐一句,以后素绢就放在你院子里吧,咱们罗家的女儿,就算是庶出,不也能让人教歪了。()”

    什么?张兰的脸一下黑了,罗素绢已经六七岁了,自己可不想帮人白养女儿,何况这个女儿虽然长的也不错,可被惯的不成个样子,被那金凌云教的开口说话就噎人,她每每看见都恨不得过去抽上个大嘴巴子,现在让她来养?

    “母亲,张氏没有生养过,带孩子……”罗远鹏最心疼妻子,自然不会忽略她的神色。

    “不是有乳娘和丫头么?哪里要她亲自带?没有生养过,也刚好试试。”罗老夫人一脸和善,“咱们罗家子嗣单薄,就算是个闺女也是金贵的,养在老二家的院子里,素绢说亲时也好听些。”说罢又拉了张兰的手道,“若是那丫头随她姨娘的性子,你也尽管拿出母亲的态度来,孩子大了必是会感激你的。”

    罗素绢到底自小跟着罗远鹏,罗远鹏对感情其实比上面两个孩子还要深厚些,尤其是听到罗老夫人说到将来的婚事,心里不由一动,他相信张氏不会亏待女儿,而且养在她的跟前也不会费她什么精神,倒是还能给自己女儿一个好的出身,这样一来,庶长子养在祖母跟前,庶女养在嫡母膝下,自己也承诺过妻子再不跟其他女人有什么首尾了,以后再由这只会是嫡出的儿女,而庶出的两个又不会太过委屈,自己这个做父亲的也算是为儿女都找了好的出路。

    “还是母亲想的周到。”罗远鹏这次是心悦诚服,“就依您说的,让素绢跟着张氏,她的为人我是放心的。”

    她的为人你罗远鹏是放心的,虽然已经打定主意不再跟罗老夫人一口气堵在胸口,忍不住讥讽道,“你这话听着真真是可笑之极,是不是在侯爷的眼中,但凡是嫡母必然是要刻薄庶出才是常事?侯爷扪心自问,你虽然养在钱氏跟前,我这个做嫡母的可曾亏待过你?无论是吃穿还是读书练拳请先生,哪一桩哪一件耽搁过?”罗老夫人当家时最是说一不二的耿直性子,罗老侯爷常年在外,武安侯府她更是一家独大,从未有人敢与她强项,如今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身边的人常劝她凡事往开了想,她原想不再计较这些过去了的事情,可看到罗远鹏志得意满却对自己满心抵触,心里也十分憋气,扬声质问。

    “母亲待儿子恩重如山,儿子自是铭记与心。”看母亲发怒,罗远鹏直接跪在榻前,让他说嫡母的坏话,他还真的拿不出具体的事情来,难道要将自己生母说的那些什么穿的料子不如兄长,好的东西将给了兄长和三弟这样的话拿出来争执?

    “算了,你们都下去吧,我也乏了。”罗老夫人摆摆手,懒得再与罗远鹏啰嗦,只是又吩咐张兰道,“我知道你刚到家也是人困马乏的,但家不可一日无主,总是让容姐儿管着不是个样子,这两日你安顿好了就让李嬷嬷和容姐儿去给你交交账,她也好专心过来陪着我……”

    “老夫人,您这是。”李嬷嬷闪了一眼在碧纱厨里与罗绫锦一起议论针线的罗轻容,“奴婢真是越来越看不明白了。”

    “有什么不明白的?”罗老夫人扯扯嘴角,由紫棠服侍着将鞋脱了斜靠在榻背上,“不过是看我对张氏过于和善了。”

    “是,奴婢见您对二夫人多有维护。”李嬷嬷暗自揣测主子是不是人老了失了过去的锐气,不愿与家的主母结怨,可这又不太像自家主子的性子。

    “我不是怕了她。”罗老夫人冷冷一笑,“边个商户都不如的人家能养出什么好鸟来?咱们什么都不用做,她也照样一动一个错儿,到时候老二自己都能看明白了。”哪里用她出手,当然,她还是出手了,“老二一向与我不对付,现在有本事了,我压的他必然捧,我捧的他就看不顺眼,这次我狠狠罚了金凌云,又护着那个张氏,说不定又会激起他怜香惜玉之心……”

    自张兰进了罗家,这是除了每天早晨过来请安,罗轻容这是第一次进张兰的西次间,她淡淡的扫了一眼里面的摆设,还像前世一样,张兰自认个性疏朗,不爱动心机,所以也喜欢宽敞明亮的环境,若真是这么简单也就好了。

    这琴瑟居已经被她改名为在水居,正堂则挂上了锦瑟堂的牌匾,想起自己打量堂名时张兰那含笑的眼神,罗轻容思量着她是看穿了自己的小算盘,也是在变相的告诉自己,她看穿了,但并不会随意被她摆布,改院名就是一种宣告,这又有什么呢?罗轻容心中策嗤,她才不会与张兰争这些面子上的东西,承认自己不如她又如何?里子比面子更重要,她毕竟保住了母亲曾经住过的院子。

    讲府上的规矩和章程,还有各处管事的嬷嬷之间的人事关系与张兰说了半天,李嬷嬷端起桌上的茶碗呷了一口,暗自打量上首坐的这位新夫人。

    一身玉兰色如意纹对襟夏衫,浅绿色十二幅月华裙,裙边上有细金线绣了大朵的牡丹,因金线极细,并不显得张扬,在清凉的色彩中透露着隐然的贵气,老夫人赏得羊脂玉镯伶伶俐俐的吊在半露的皓腕上,虽然有些不屑于张兰夏衫将腰身勾勒的过于纤细,但李嬷嬷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真是极会打扮自己,配着她的修眉俊眉,张氏浑身上下有一种天成的妩媚风流,怨不得罗远鹏被勾得要将最宠爱的金姨娘都打发了,只是半露雪臂,隐现腰身之于正室,未然有些轻佻了。

    张兰却没有在意李嬷嬷的打量,今日是罗轻容特意和李嬷嬷过来与她交接家事,虽然知道古代人都早熟的很,小说里写的七八岁的孩子都宫斗宅斗的,可张兰还是有些不相信,何况自己这个便宜女儿应该不需要使用这些手段才是,所以她认为这个家其实是挂着罗轻容的名义而由罗老夫人借李嬷嬷的手在管,所以罗轻容才会一言不发的由李嬷嬷来跟自己讲解整个武安侯府的运作。

    真是不听不知道,原来这个武安侯府,上下不过五六口人,竟然有几百个下人在为其服务,饶是张兰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还是被吓了一跳:老夫人身边四个大丫头,四个嬷嬷,并二等丫鬟小丫鬟,粗使嬷嬷共二十四个,自己院里二十个,嫡长女罗轻容院里十六个,还有姨娘,庶子庶女,另加账房,库房,厨房,针线等等等等,张兰看着那一摞摞账本就想仰天长叹,自己怎么忽然就坐在了金字塔顶上,成了统治阶级的一员?

    “夫人有什么想问的,只管问奴婢。”李嬷嬷全无老夫人院中嬷嬷的倨傲之色,含笑一指桌上的名册道,“咱们府上每天巳时在正己堂听事,奴婢已经跟府里各位管事妈妈说了,明日给您请安回事……”

    张兰随手翻了翻名册,光管事妈妈们竟然有二三十个,再看那高高的账册,张兰暗笑自己以后的日子可是有事做了,不过她也不着急,反正自己接手武安侯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且有她一个在二十一世纪的新型知识分子,也不怕有人在账目上给她使什么绊子。

    “知道了,谢谢李嬷嬷亲自过来。”张兰的目光定格在手中的账本上,“这账目是谁做的?”

    “这是库房的总账。”朱砂上前一步,看了一眼张兰手中的账册道,“如今内院的库房是铁妈妈掌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