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春归 »  第54章 金屋藏娇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99o991藏宝阁开奖玄机凤凰闲情马报图2017

小说:斗春归作者:梨花瘦
返回目录

    “不是,我只不过忽然有些心灰意冷,这样处心积虑,兄弟成仇,有什么意思?”夜深人静时梁元忻常恨自己为什么生在帝王之家?若是那龙座上的不是父皇,只是一位父亲,是不是会对自己多些关注呢?

    “是愚兄失态了。”表妹一介女子都比自己有雄心壮志,而自己却因为戴淑妃小小的算计便自怨自艾将多年的心血付诸流水么?“再不会了,可表妹,若是最后,我说我挣扎到最后,依然无缘东宫呢?表妹,你可还会像现在这样,陪着我?”想起罗绫锦平日对梁元慎的态度,和她心中的志向,梁元忻只觉一阵心虚。

    “怎么可能?你是嫡子,占着大义,现在缺的不过是朝中的力量,还有皇上的宠爱。”梁元忻意气消沉的模样让罗绫锦有些不安,她可不愿意看到梁元忻垂头丧气的样子,她想成为中宫之后,也想成为梁元忻的妻子,若想这两个目的同时达成,那么梁元忻就必有成为太子!

    “我听张氏,就是现在的武安侯夫人讲过一个故事。”罗绫锦轻声将金屋藏娇的故事给梁元忻讲了一遍,“那个汉武帝一个庶子,因为娶了表妹而得了天下,你不觉得说的就是咱们么?我的母亲就是长公主,而我就是那个阿娇,而你,还是中宫所出,更没理由比那个刘彻还不如?”

    “表哥,你若做了皇帝,会为我造一座金屋么?”想到故事中的皇帝为自己心爱的皇后建造了一座金屋,罗绫锦娇嫩的容颜上闪过一抹霞色,可张兰并没有将故事讲完,罗绫锦不知道阿娇最终的命运是什么。

    “表妹。”梁元忻也是心中苦涩,他希望听到罗绫锦肯定的回答,即使那回答只是敷衍,可显然她并没有听清自己在问什么,或许她是故意没有听清楚。

    两间屋子虽然中门大开,但因为房间极大,罗轻容听不清那边在说什么,当然,她也没有去听的想法,有些时候,知道的越少,就不会陷的过深。

    “没想到二姑娘竟然有如此精湛的棋艺,只是这么小心谨慎,不累么?”华舜卿随手丢了一颗白子过去,到底是女儿家,谨慎有余,冲劲不足,这棋照她这走一步看十步的下法,不知道何时才能决出胜负。

    “黑白之道本身就是步步为营。”罗轻容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关心自己的棋局,“华公子不也没把握赢我么?”

    “哈,还真是。”华舜卿苦笑道,“今日要败在罗姑娘手下了。”永安朝才女辈出,那边就有个以诗名享誉京城的,“谁会想到武安侯府还藏了个高人?”

    “姑娘,郡主有请。”姚黄一直在留意那边屋子的动静。

    “天色不早了,是该回去了。”罗轻容起身冲华舜卿一福,“罗家只有一位华阳郡主,旁人不过碌碌之姿罢了。”

    “这个?”华舜卿有些吃惊,他没想到在这个重才的时代,罗轻容竟然提了这么一个要求,“知道了,今天的事,外面不会有一丝风声,大家只知道华阳郡主和罗二大娘到四时楼用了午饭,再无其他。”

    “郡主似乎不怎么高兴?”送走两位娇客,华舜卿浑身轻松,舒服的半躺在炕上,“你惹她了?这个时候,她背后可是罗薛两家,还是顺着她的好……”还未到初夏,自命风流的华舜卿已经摇起了折扇。

    “我对绫锦,从来没想过她背后是什么人。”梁元忻烦躁的一提袍坐在华舜卿对面,华舜卿觉得自己要利用罗绫锦,而罗绫锦也认为他可以借助她的力量,“再说了,华阳郡主真的就有你们想像的力量么?”罗绫锦跟梁元忻讲什么金屋藏娇的故事的时候,说实话让梁元忻十分反感,难道在她的眼里,自己不可能凭自身的能力得到父皇的青睐,原本就该属于他的储位需要他像刘彻一样去讨好两个女子才能得到?

    “殿下这句话到是说到了点子上。”华舜卿直起身,认真想了想,“薛家有自己的两个女儿,若是良王择其一娶做王妃,这薛家就不会为殿下所用,至于罗家。”他一指棋盘,“你看看这局棋,如何?”

    “这是你刚才和罗家二姑娘在对弈?”梁元忻被那盘残局吸引,半天才道,“白子败像已露,罗二姑娘你不能及也……”

    “可不是么?若再等一会儿,怕真的被她收拾了。”华舜卿一副庆幸的模样,“这个丫头怕不是个简单的人物,真如她自己所说,步步为营。”

    “她是步步为赢。”梁元忻捏起云子,思索着要怎么才能挽回败局。

    这样的人物,若是落到了哪位王爷手里,又会是怎样一番光景,华舜卿决定要好好打听一下这位罗二姑娘。

    罗绫锦自四时楼出来情绪就不高,梁元忻的软弱虽然是暂时的,也让她内心难安,尤其是最后梁元忻眼中的疏离,仿佛不认识她一般,现在她甚至在后悔今天出来见梁元忻了。

    罗轻容则是在后悔不该意气用事为一盘棋生了跟华舜卿一较长短的心,毕竟她只想安静的默默的生活,若是因为一盘棋引起了华舜卿的注意,就真的悔之晚矣。

    翠帷八宝车再也没有来时的笑语娇声,只闻车轮辚辚。

    “你们怎么拐到四时楼了?不是要去威远侯府看百戏么?”送走罗绫锦,张兰没有让罗轻容回去,她才不相信罗绫锦会是特意找罗轻容只为去四时楼尝什么刀鱼茸,依罗府的家势和华阳郡主的身份,请厨子到府里亲自操刀,简直就是小事一桩。

    “姐姐一时起意,说是听小太监说那里的菜肴就是宫里也做不出比他们好的味道来。”罗轻容没心情与张兰扯这些,确切的说,两位皇子回京,储位之争也开始浮上水面,她不希望张兰参与进去。

    “过来坐。”张兰一指花间的石凳,率先走了过去。

    石绿不由苦了张脸,春日虽说并不太冷,但那石头凳子是自家姑娘能坐的?落了病怎么办、可谁也没有想到夫人竟然来了这么一出,石绿跟朱砂交换了个眼色,自上前几步,掏了几张帕子层层摞在石凳上,“姑娘,您坐。”

    有这么讲究么?虽然张兰进侯府已经三年,仍然觉得这豪门的规矩讲究有时候有些过于了,一点凉都怕受,哪里还有抵抗力?可嘴上还是道,“是我考虑不周了,其实你可以多锻炼锻炼的。”

    “父亲为女儿请了余师傅教女儿拳脚。”罗轻容抿嘴一笑,坐到张兰身边,“女儿身体很好。”说着她赞许的看向石绿,“丫头们也是为我好。”

    张兰一笑,挥手示意丫头们都站得很些,才道,“你跟我说实话,你觉得这几位皇子们如何?”

    罗轻容实在想不通,张兰一个女人家,为什么要对朝堂上的事感兴趣,“母亲这话女儿可是要驳了,我一个女孩儿家,哪里会去管皇子们如何?”

    “你比一般的女孩儿是聪明的的多。”张兰不愿意再跟罗轻容这么心照下去,“你到底为什么这么聪明我不去管,但有一点你应该明白,你是姓罗的,只有你父亲好,武安侯府好,你才会好。”说到这里,她也不免想起自己,“这个世道,哪里有女人昂首说话的地方?不论你再早慧,再有智谋,也都要靠男人活着,当然,你的志向和抱负,也可以通过男人的手来实现。”

    “母亲高看女儿了,我哪里有什么抱负?”罗轻容还是第一次听张兰说这些,难道她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自己的抱负?张兰的抱负到底是什么?需要赔上整个罗家?“女儿觉得一个女人,只需要尽自己本分便好,抱负,志向都不是女儿家应该考虑的。”

    “那你父亲呢?你须知道,一个女人要嫁的好,要在婆家挺起腰,也是要有强有力的娘家做依靠才是。”张兰换了个角度,没有女人不想嫁的好一些,不论罗轻容是什么人,嫁人都是她逃不过去的一关。

    听张兰这么说,罗轻容掩唇一笑,眼中满是戏谑,“母亲这话说的,难道您在罗家还没有挺起腰么?我们罗家上下,可有人亏待于你,或是失礼与你?”至于没有强势娘家张兰依然被罗远鹏明媒正娶为侯夫人,这就不必再格外说了。

    没有人知道自己心里的苦,自己无论说什么,罗轻容就是不接招,一句实话都不与自己说,张兰也颇为意兴阑珊,“罢了,我不知道到底哪里得罪了你,无论我怎么做,你从来没有体会过我的好意,但愿你以后不会后悔,也希望你做什么事的时候好好思量一番,不要拖累了家人。”

    罗轻容这样的女人,有着与年龄不符的心智,她也从来不在自己面前掩饰,可一到罗老夫人和罗远鹏面前,她就是一副小孩子的样子,顶多就是比同龄的孩子安静一些,自己也实在拿不住什么把柄去跟罗远鹏说这些,但她不相信罗轻容就只准备安安静静的找个角落生活,这样的女孩,有着不凡的家世和容貌,自甘平凡,怕是家庭也不会允许。

    “算了,你也累了一天了,快回去谢着吧。”张兰站起身,她原想和罗轻容双赢的,既然她这么不配合,那就不能怪自己了,做为妻子,做为母亲,她都要对罗家,对罗轻容负责,做出最有利的选择。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