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春归 »  第150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六台号码开奖记录www.98c金牌彩票

小说:斗春归作者:梨花瘦
返回目录

    “轻容。”梁元忻伸手将罗轻容肩头的花瓣捻起,“现在有我,你不用再想那么多……”

    “什么事王爷都可以做到么?”罗轻容眼中闪过一抹讥诮,“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这些王爷都能帮臣女解决?”

    “怎么又扯到佛上了?我只是想让你快活一点儿,现在咱们的事情父皇和武安侯心里已经有了默契,再不会有人打你的主意了,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以后武安侯府也自有我来照顾。”小小年纪竟做老成之言,梁元忻觉得罗轻容皱着眉头的样子很可爱。

    “既然咱们的亲事皇上已经有了定见,我看还是能瞒一时是一时吧。”自己出来也有一阵了,罗轻容不想再跟他在这里纠缠,“在臣女看来,现在这形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梁元忻不得不承认,罗轻容的心思与见识都不是寻常女儿家能比的,随着父皇对自己的赏识和倚重越来越深,京城上下看自己的目光也不同了,就这个未定的明王妃,已经让多少人家彻夜难眠了,这几日黄氏在府里设宴,更是应都云集,而自己不在京城的这段时日,京城上下就这么乱着,对自己来说才是最安全的,有时候人们的想像力也是很好的武器,不知道明王妃出在谁家,他们就不会轻易站队。

    “可是你。”只要罗轻容的亲事没有定下,武安侯府对有些人来说就是一块香饽饽,那些人为了达到目的是不惜一切手段的,“我怕他们不死心。”

    “有什么不一样?若是知道是我,你以为他们会甘心?”自己嫁给梁元忻,对某些人来说,无疑于梁元忻又得了一大助力,“说不定你回来时,我已经不在了。”罗轻容看梁元忻想说什么,摇摇头道,“你放心,我有能力自保的。”

    “可是罗夫人……”梁元忻到底有些不放心了,“有时候真不明白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你放心,她只会是武安侯夫人,现在有她在,凤鸾宫那里也能稳住。”罗轻容浅浅一笑,张兰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大抵能掌握个八九分,只是她心里的那份固执,是罗轻容怎么也闹不明白的。

    “姑娘,王爷走了。”梁元忻已经转过假山,而自家姑娘却还愣愣的发呆,胭脂有些害怕,“咱们回去吧?”原来自家姑娘要做明王妃?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今天的事你跟谁也不要提,我说的是王妃的事。”罗轻容自然看到了胭脂脸上的喜色,“许多人都不想看到我做王妃。”

    “可这不是皇上的意思么?他们也敢?”胭脂不知道这“许多人”是谁,但在她的心里,皇上的意思那就是圣旨,这世上还有人敢抗旨?“还不怕被抄家灭族啊?”

    “你不明白的,记住我的话就对了,朱砂她们也不能说。”罗轻容语气中带了几分严厉,许多事就是算顶着抄家灭族的风险,人们也是会去做的,前世她不就是这样么?

    “是,奴婢知道了,可这国公府。”胭脂看看冷清的园子,一个外男这么横冲直撞的跑进来,“舅夫人那里……”

    “她是我舅母,自然是已经知道了。”罗轻容扶了胭脂的手臂,“你只管做好自己的本分,其他的事有你家姑娘我呢……”

    现在舅舅知道了,父亲那里怕也会得了消息,这父母这命算是有了,有皇上在,媒妁也是一呼即来的,这下自己怎么跑?

    “看来今天王爷是得了彩头了。”华舜卿是跟着梁元忻到高府的,这会儿看着梁元忻唇角含笑,马蹄飞扬,便知道他今天遂了心愿了,“看来是罗家姑娘转了心思。”

    “嗯。”梁元忻点点头,促狭的看着华舜卿,“宽敏,原来你的什么功夫尽是吹牛,还不及开先呢,回去我就跟他说去。”

    “什么意思?我什么功夫不及贺霖安那小子?”敢说自己不如贺霖安,这不是在侮辱他么,华舜卿策马追上梁元忻,“王爷你可经说清楚!”

    “到底怎么回事?我哪里不如贺霖安了?”一直到了华府,华舜卿还在纠结这件事,被梁元忻直说不及贺霖安,对他来说可是奇耻大辱,“王爷,您不说清楚,今天臣可不放你走了。”

    “好好好,我说。”自黄婉玉嫁进明王府,华夫人带着女儿便搬回了华家在京城的宅第,可是梁元忻每次过来,便能碰上一脸幽怨的华萃芳,搞得他头大不止,“你让我说黄氏的坏话,可人家充耳不闻,跟没有听到一样,但开先让我送的镯子,她不但收下了,还戴上了!”

    想到安静如一对雪鸽般的素手,梁元忻心底一软,自己真不应该这么早回来,好像还有许多话没跟她说清楚了,真应该问问她对自己去广西的看法了。

    “唉,我以为罗家姑娘跟旁人不一样呢,原来也不能免俗,啧啧。”华舜卿哪里会认输,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道,“不过是对镯子么,罗家还能没有了?对你,王爷跟她怎么说您的侧妃娘娘的?”这别人内宅的事儿,他可是最爱听了,尤其还是王爷家的。

    “我能说什么?黄氏那人有什么可说的?”提起自己这个侧妃,梁元忻冷了脸,这人成天唧唧咕咕没个消停的时候,才一进门,要向舅母要管家之权,逼的华家人从王府里搬了出来,现在成天跟无为院里的几个丫头你来我往的为些小事闹个不休,原来他不愿意回王府是因为里面都是眼线,好不容易人清干净了,又弄了这么个东西回来,一想到进门就要被拉去评理,梁元忻脸都臭了。

    “那不就是了,你根本什么都没跟人家说嘛,你应该好好诉诉苦,这女人啊,天生同情弱者,这样一来,她不但跟您更亲近,而且也知道了您根本不喜那个侧妃,后面的一年多,也就会安心了,一举两得的事情,被王爷给搞砸了。”华舜卿大摇其头道。

    “嘁,同情弱者,那你呢,成天跑到莲华庵里是去求慈航大士的怜悯去了?”梁元忻照着华舜卿的伤疤使劲抠,“我看哪,你还不如学我,去庵堂里好好布施一把,兴许还有上天托梦也不一定。”听贺霖安的意思,华舜卿是看上了莲华庵里的小尼姑,成天跑到人家门外转悠,便借机敲打他,莲华庵可不是一般的庵堂,那里出入的都是官宦人家的女眷,万一闹出什么丑事来,华舜卿的名声就彻底坏了。

    华舜卿被梁元忻顶的直咧嘴,原来自己的作为都被他看在了眼里,“我这不是没办法么?深闺女子想见上一面也难啊……”

    “深闺女子?”梁元忻松了口气,原来是官宦人家的女儿,“看上了哪家的闺秀?你跟舅母直接说不就成了?成天往那边跑,平白坏了人家姑娘名声,再说了,咱们这次去广西,最快也要一年,你小心回来时人家姑娘定了人家。”

    “王爷,那您帮我去跟我娘提。”他满怀期望的望着梁元忻,若是明王肯开口,母亲那里说不定还能通融,“韩姑娘门第并不差,人也斯文,还是个才女……”

    “韩姑娘?是哪家的姑娘?他父亲也在朝中任职?”梁元忻回想朝廷的官吏,勋贵中没有姓韩的,看来是文臣了,“若是门第差些,也无妨的,只要姑娘人好,相信舅母也是通情达理之人。”

    华舜卿表情有些僵硬,什么门第官职与他来说都是小事,哪怕是个庶女呢,他也能让母亲答应,可是韩银昀,“其实王爷也听说过的,是通政司韩大人的女儿,韩银昀!”

    梁元忻看怪物一样看了华舜卿半天,自己这个表兄还真是与众不同,“她曾经是洛郡王世子的姨娘,这些你都忘了?怕是京城里的人都没有忘记呢!”

    看着一脸不甘的华舜卿,梁元忻叹了口气,现在华舜卿的心情他多少能明白一点儿,“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纳她为妾,你忍心?”

    娶一个做过姨娘的人为妻,这简直就是在打华家的脸,可纳她为妾,有过韩银昀那样的经历,想来她也不会同意的,何况当初华舜卿还因为韩银昀一个大家闺秀与人为妾,狠狠的讥讽过她,“算了,我以后还是跑庵堂吧……”

    韩银昀现在逢一逢五都要到莲华庵去,自己腿勤一些,还能远远的看看她。

    梁元忻没有再劝,心里只是希望到广西这一年时间,能让华舜卿忘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梦。

    “姑娘,侯爷特特过来接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自从知道了罗轻容要做王妃的事,胭脂几宿都没有睡好,做王妃,这可是天下女子的梦想啊,想想也是,自己姑娘除了王爷,还真没有什么人能配得上她。

    罗远鹏一到英国公府,就跟舅舅高长松到书房说话去了,从书房出来之后,他也跟自己谈过,罗轻容心里一黯,不出她的意料,罗远鹏对这桩婚事也是乐见其成的,至于罗轻容说的什么不要掺和到东宫之争中去的意见,因为此时他又有一番道理,所以父亲也没有放在心里。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