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春归 »  第164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三毛图库3d图库最早图香港马会挂牌之完整篇

小说:斗春归作者:梨花瘦
返回目录

    梁元忻的目光落在罗轻容身上,难得看到她穿这么鲜嫩的颜色,别说,还挺好看,“怎么没见罗侯夫人?”

    “这个……”姜氏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要说在凤鸾宫没出来?这不是找不痛快么?可这瞎话?她无奈的看向罗轻容。

    “母亲一向跟贵妃娘娘投契,娘娘想多留她一会儿。”罗轻容含笑仰头,打量着梁元忻,看他的样子,也是才下朝,回明王府原不必从这个门出的,“后来宁王殿下也到了,臣女跟三婶儿不便久留,就先出来了。”

    武安侯夫人张氏跟柳贵妃一直来往密切,这也是当初大家都以为罗侯会支持梁元恪的原因之一,可到了今天她还这么不避忌,这个态度就令人深思了,“是么?那罗姑娘这是想先回府?”

    “我和三婶枯坐无味,天又热,便想着早些回府,我这个时候。”罗轻容脸一红,扫了梁元忻一眼道,“原也不该在外面呆的太久……”

    这是在跟自己表明立场了,罗轻容的立场梁元忻是一直都知道的,只是这张兰,“没想到张夫人倒挺有雅兴……”

    “也就是‘雅兴’罢了,母亲在京中朋友不多,谁想到竟然入了贵妃娘娘的眼。”罗轻容与姜氏随了梁元忻的脚步向候在宫门外的马车走去,“父亲和叔叔心里都有数的,待忙完这一阵子,母亲还要去乡下庄子里将养身体呢……”

    “原来罗侯夫人身体不好,这次倒是让她受累了。”梁元忻听懂了罗轻容话里的含意,及到车边,快步上前帮她挑起车帘,一手拖了她的手臂,在她登车的瞬间小声道,“镯子你戴着很好看,今儿你受累了,回去好好歇着,能碰见你我很高兴……”

    这么凑过来就为了这几句话?这些话有联系么?罗轻容被他毫不避人的亲近举动羞得垂下头,低声道,“你快走……”

    姜氏被梁元忻高大的身体挡的严严实实的,可脸上已经笑得灿如山花,太子待罗轻容这般亲密,这也是所有罗家人都最想看到的,也只有这样,罗家的富贵才能一代代延续下去。

    “三婶儿!”上了车姜氏依然是合不拢嘴,罗轻容被她笑的一身是汗,“到底有什么可笑的,让你高兴成这个样子?”

    “你说呢?”姜氏冲罗轻容亲昵的眨眼,“看来太子对你这么看重,婶子这一颗心算是放下了,三婶儿现在只希望啊,旭谦有个好前程,纨素呢,也像你一样找个有情有义的少年郎……”

    “有三叔在呢,一定会的。”罗轻容仿佛没有想懂姜氏话里的意思,罗家有父亲,有三叔,儿女的前程根本不必女人们操心,可是姜氏从来参不透这个道理。

    “谁说不是呢?虽然你三叔这次走的远,可这大道理我也是明白的,有了他在外面拼杀,我跟孩子们才会有好日子过,可惜我那个娘家,谦哥儿他舅舅是个没本事的,好不容易延康进了銮仪卫,偏又不知道得罪了哪家,生生被刷了下来,谦哥儿他舅母只有这么一个孩子,若是能有个前程……”

    罗纨素前世嫁的就是姜延康,依着罗家现在的声势,若真是再嫁也算是低嫁了,罗轻容浅浅一笑,“如今父亲做了太子太保,为姜家表弟说句话还是可以的,婶子只管跟父亲说就是了……”

    “真的?侯爷真会答应?其实我家延康不错的,又懂事又老实,一定不会给侯爷丢人。”姜氏喜出望外,姜延康不在话下的话,以后谦哥儿的前程就更不用担心了。

    “三婶儿,咱们虽然已经分了家,可一笔写不出两个罗字,父亲和三叔又是嫡亲的兄弟,这一荣俱荣的道理咱们这样的人家不是最有体会么?”以前三房折腾成什么样子,罗轻容不关心,可现在自己真的要做太子妃了,不但跟梁元忻是一损俱损,整个罗家也押在了他的身上,这个时候,自己的娘家万万不能给他添麻烦,就算是将来,梁元忻登上了那个位置,罗家也要成为自己的后盾而不是自己的包袱。

    “你说了这么多,觉得我还会相信你?”凤鸾宫里柳贵妃冷冷的瞪着张兰,在她眼里,张兰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叛徒,能让她再近凤鸾宫已经是很给她面子了,“恪儿,你怎么说?”

    “本王就是想知道罗侯夫人到这个时候了还这么帮本王,到底图的是什么?”梁元恪看着挂在白玉盏外点点水珠,低头啜了一口碗里冰凉的汁水,“你现在可是太子的岳母了,将来还会是新皇的岳母,未来皇上的外祖母,还有比这更荣耀的事么?”

    张兰絮絮一大篇话,无非是说梁元忻的事她完全不知道,罗家以前也跟梁元忻没有任何来往,还有就是让他不要放弃,现在张兰这样的身份来跟他说这些,怎能不让他想的更深一层,“难道是太子哥哥还不放心我这个做弟弟的,非得加上个罪名彻底将我整治了?”

    “是啊,我马上就要成为太子的岳母了,可太子的岳母又如何?我已经是武安侯夫人,还能再荣耀到哪去?何况整个罗家,根本没有人将我当做自己人。”张兰一脸落寞,“没有人听我说的话,没有人相信我的话,当然,我的话现在连你们也不相信了,其实我现在也是在为罗家留一条后路。”

    “你们罗家还真是精明,明面上支持梁元忻,实院还在我们这里留上一手么?真将我们母子当傻子了?就像你所说的,整个罗家都站在梁元忻一边了,你一个无权无势的空头侯夫人有什么用?”柳贵妃一脸讥诮。

    “你们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刚才不是说的很清楚了么?我相信那个皇位最终是宁王殿下的,所以才选择支持他,我所说的为罗家留一条后路,是想请宁王在成功了之后,能给罗家留上一份体面,尤其是我的儿子。”张兰看着梁元恪,“王爷知道了皇上要册封梁元忻为太子一定很失望吧?那我要告诉你,你不用如此,古往今来,被册封为太子最终却成为阶下囚的不胜枚举,王爷饱读史书,应该比我清楚,我只请王爷记住一句话,只要你还在努力,你就没有失败!”

    “可你凭什么这么说?”梁元恪看着张兰笃定的神态快速与柳贵妃交换了个眼神,“难道你希望罗家倒台?不,你若真的相信我能成功,为什么还将罗轻容嫁给梁元忻?”

    “罗轻容不是我生的女儿,自小主意又大的很,以你们的势力,应该已经知道我是被她送到乡下为罗老夫人守孝的,若不是因为这个册封礼,说不定她还找个其他的理由将我一直留在乡下呢,我是一心希望她能嫁给王爷,这样整个罗家就跟王爷一条心了,可是这世上最不能掌握的就是人心。”张兰自嘲的一笑,没有人相信她,尤其是罗轻容,她不但不相信自己,根本就将自己当成了傻子一样,“所以啊,我就要向世上证明,他们都错了,这个皇位最终会是你的,当然,若是以你现在的方法,怕是永远不可能走到那一天……”

    这个理由多少还有些说服力,张兰恨罗家,罗家的前程富贵在她眼里跟她完全没有关系,但是,“可罗家只要在,你的儿子就是未来的武安侯,若是以后梁元忻登基,你的儿子还成为国舅……”

    “我这不是求你们一个保证么?若是真到了宁王成功的那天,求你们看在我的份上,保留武安侯的爵位,如果旭阳是个争气的,照样可以做出一番成绩来,若不争气,做个富贵闲人也不错……”她才不要儿子靠着罗轻容呢,这样还不是会被她瞧轻了去?她要看到罗轻容落魄,罗轻容后悔,看着自己照样可以保住儿子的富贵,然后再潇洒而去。

    这怎么听着像遗言啊?柳贵妃蹙眉道,“这些话咱们以后再说,你真的相信恪儿能成功?你凭什么?”她环视四周,“今天的话传出去,我们母子可是不会认的……”

    “娘娘还记得我以前讲过的那个故事么?我凭得就是那个故事,若我告诉你们,那个故事真真切切发生过呢?你们看现在朝中的景象,与故事的多一样啊,王爷不要笑,皇帝如今春秋正盛,再活上个二十年不成问题,你见过二十年的太子么?谁能安心当二十年太子,看着兄弟们渐渐长成,手握重权?”永安这一点跟清朝太像了,就是不像明朝那个皇子们成年之后就到各自的藩地去了,除了做个富贵王爷,什么也做不成,永安的皇子们,都像清朝一样在各部历练,替皇帝分忧,“王爷这几年只要记得做好手中的事,再不成像以前那样妇人之仁,清江的事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还有,你不能再这样高高在上,要真正走下去,知道天下到底是什么样的,这一点,梁元忻做的确实比你好……”

    看着张兰像一位先生一样侃侃而谈,梁元恪有些怔忡,若是她要坑害自己,确实不应该跟自己说这些话,“夫人说的是,清江的事后来本王也后悔当初没有听夫人话……”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