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春归 »  第187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现场报码开奖直播168每期精准六肖免费公开

小说:斗春归作者:梨花瘦
返回目录

    “有了你,我真是省了不少心。”看妻子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梁元忻心里满满的,忍不住走到罗轻容跟前,装作无意的在她胸前抚了一把,“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这就是他对自己满意的表现?罗轻容得要啐他,又忌讳石青和石绿都侯在门外,只得狠狠的剜了梁元忻一眼,才幽幽道,“其实今天殿下应该到黄良娣那里去的……”

    “其实?应该?”梁元忻一抚下巴,颔首道,“说的是,这东宫确实不是你一个人,天儿也不早了,我这就过去。”

    “臣妾送殿下。”罗轻容心里一叹,将自己那浅浅的失望埋在心底,含笑道,“一会儿臣妾让人将殿下的朝服送到黄良娣那里去……”

    “轻容?你真的。”梁元忻本来只是想逗一逗罗轻容,就像华舜卿所说,女人没有不爱拈酸吃醋的,女人一多,便不可能安分,而贺霖安则说的更直接,若是媳妇真的将自己放在心上,便不会愿意自己的男人到别的女人那儿去,可罗轻容,他在她面上看到的只有平静和理所当然,完全没有找到一丝的不悦和不满,“我只是说笑呢,你真的想让我走?”

    “臣妾不但是你的妻子,更是东宫的太子妃,不论想不想,臣妾都只能这么做。”罗轻容抬眼看着梁元忻,缓缓伸出手抱紧了他的腰,将脸贴到他的胸前,“殿下都说要去了,臣妾不敢做那种不贤的妇人。”自己初嫁,而宫里又不像寻常人家,黄婉玉也不是普通的妾室,可以直接灌碗避子汤一了百了,这个时候,梁元忻的宠爱对自己极为重要。能让他自己开口留下,那是再好不过。

    “轻容。”梁元忻又臂一举将罗轻容直接抱坐在炕几上,低头去寻她的樱唇,“这种贤惠不要也罢……”

    待罗轻容缓过神儿,发现自己已经完全缠在梁元忻身上,不由大羞,推了推正俯在她胸前又咬又吮的梁元忻,“殿下,不要在这儿。”若是他们在这大炕上闹出什么动静来,外面岂不是全听见了?

    “我又没有真要做什么,就这样就好。”梁元忻爱极了罗轻容在自己面前情迷意乱的样子,这两个月下来,他已经完全掌握了如何让这个冷静的姑娘在自己身下喘息求饶的方式,“让我亲亲,只是亲亲你……”

    “不行。”罗轻容被他闹得手脚无力,恨不得直接被梁元忻抱回床上了了事,可他偏不肯让她如愿,只是这么用牙在自己身上一寸寸的碾过,她想向后躺,可人坐在炕几上,四边不靠,因怕一不上心摔下来被外面的人看了笑话,只得强忍着保持最后一份清明,也正是因为这份清明,身上的感觉反而更加强烈,“你再这样,我生气了,汝砺……”

    “嗯。”梁元忻直接将罗轻容从炕几上抱下来放平在炕上,顺手扯下了她身上最后一道屏障,“你要是生气了,我现在就走了……”

    眼前的美人早已没有了一贯的淡定清冷,半眯的星眸微抿的樱唇和鼻尖上微微的汗珠,梁元忻将转身将一盏水晶宫灯摆在炕角,冲屋外道,“你们都下去……”

    外面守着石绿和石青已经窘得恨不得找了地缝钻下去,自罗轻容嫁了梁元忻,寝宫里便不留人守夜,可现在,用过晚膻没多久,还没有梳洗呢,太子竟然……现在听到梁元忻的吩咐,两人连应都不敢应,急忙退了出去,顺带掩了殿门。

    “好了,现在没人了。”梁元忻脱了衣服直接压在罗轻容身上,“想我了吧?”说着便咬了罗轻容的耳垂,含在口里拿舌头吮着玩儿。

    “你这个磨人精。”罗轻容最不耐梁元忻事前这么麻烦,将人折腾的不知所措才开始行动。可又实在不好意思开口催他快些,“我要睡了……”

    “你睡吧,我不困。”梁元忻手指熟练的在妻子已经盈盈挺立的樱桃上捏弄,又顺着那平坦的小腹伸进茵茵碧草间,“那个桑荞,我原说过要放她嫁人,可她不肯,既然那么喜欢宫里,咱们也不缺一个人的米粮,只是想要其他,再不能够了……”想想当初他一个不得宠的王爷,这些人哪个是心甘情愿时他明王府的?现在?真以为自己只要见了女人就什么都顾不得了?

    “啊,梁元忻。”罗轻容哪里还有心思听他说这些,“你快出去。”她不由自主的夹紧双腿,将脸埋在梁元忻的手臂上,不愿意让梁元忻看到她的窘态。

    “你夹得这么紧,我怎么出来。”梁元忻又恶意的动了动手指,在罗轻容肩头轻咬了一口,“舒服了就喊出来啊?不然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意思?”

    什么时候罗轻容能再主动一些,大方一些,就更完美了,梁元忻看着僵着身子埋在自己胸前的罗轻容,莫名有些心疼,“咱们可是要做一世夫妻的,你若是老这么害羞,可怎么好?就像你说的,这东宫没有别人,不也显得你不贤惠不是?让那些个女人当幌子也不错,咱们只管过咱们的。”

    他竟然是这个意思?病了桑荞,再淡着黄婉玉,而曾孺人看着也像个老实的,罗轻容睁开眼,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个柔情似水的男人,可床第间的话,又能有几分真心?“殿下,这……”

    梁元忻和梁元恪是不同的,这一点她早就明白了,可梁元忻也是男人,现在不要未必将来不要,真做了皇帝,怕朝臣也不会允许自己椒房专宠,何况罗轻容也从来不敢抱什么奢望会有人跟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就算是家风清正的纪家,怕也是因为有家规在那里摆着,而且纪家的媳妇,个个出身不弱,“殿下说笑了,臣妾知道嫁进东宫之时起,不,臣妾幼承庭训,娶妻纳妾是为的是能够开枝散叶,绵延子嗣……”

    她还是不相信自己,梁元忻有些无奈,可这些事赌咒发誓也未必能真的让她相信,看到妻子越来越冷静的脸,梁元忻有些后悔,一桌盛宴就这么还没有尝到嘴里呢,就被人生生撤了下去,“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以后的事,你且瞧着好了。”说着将罗轻容抱到自己身上,用实际行动让她再次热起来……“这是这次中秋宴的安排,太子妃看看?”柳贵妃看着坐在自己下首的罗轻容,恨不得将自己手里的册子摔到她的脸上,自己辛辛苦苦准备了一番,目的很简单,要让那些观望的人看清楚,自己还是这个后宫的女主人,可现在,至德帝一道旨意,就将自己的心血扫的一干二净。

    “娘娘说笑了,这宫里的大小事务父皇都交给您和敬妃娘娘了,哪里还需要臣妾再看?”罗轻容怎么会接柳贵妃的册子?看向主座的齐太后道,“皇祖母,娘娘这是笑话臣妾什么都不懂呢……”

    “你这个丫头,你母妃哪里有这个意思?她啊,是想着你早晚有当家的那一天,现在看看,心里也好有个数,依我说,你若得闲,但时常到凤鸾宫跟着你柳母妃学一学才是。”齐太后年纪大了,自然不愿意儿媳和孙媳有什么嫌隙,不动声色的和着稀泥,当然,该敲打的还是要敲打,就算是为了柳贵妃以后太妃的日子能安的安逸些。

    “哎呀臣妾可学不来,现在一个东宫臣妾都手忙脚乱的。”现在去跟柳贵妃学?不被她使绊子才怪呢,何况自己一去,反而落个迫不及待的口实,不是伸着脖子找打的么?罗轻容看向齐太后一脸哀恳道,“臣妾和太子殿下还想靠着父皇这棵大树过些安逸的日子呢,殿下每日跟臣妾说的就是,只要能将皇祖母服侍好,就是臣妾的大功劳了……”

    “说的没错,太后,现在太子妃只要能让您早些抱个曾孙,就是她为皇家立下的最大功劳了。”敬妃掩口笑道,只要至德帝在一天,这宫务罗轻容是说什么也不能沾手的,而只要梁元忻登上了那个宝座,敬妃才不相信罗轻容会打理不了这个后宫。

    “是啊,敬妃说的倒是。”柳贵妃笑眯眯的看着罗轻容的小腹,“太医请平安脉时也没有听着好消息,真是让人着急……”

    齐太后也希望罗轻容能来个“进门儿喜”,可这样的事可遇而不可求,别说史良箴近三年了也没有好消息,就算是罗绫锦也是成亲了快一年才有了喜讯,现在要求罗轻容未免有些不近情理,“这种事儿急不得,他们成亲才两个月。”从她这儿出去的孟嬷嬷蒋嬷嬷也送过来消息,说是这对小夫妻极为恩爱,先进门的黄良娣和几个侍妾根本就入不了梁元忻的眼,这消息齐太后并不反感,没有祖母不希望嫡孙早日出生的。

    “说起太医请平安脉,听说昨夜东宫请也太医过去?”敬妃似乎才想起来,关切的问道,“可是谁不舒服了?”

    这种事儿早晚要让长辈知道,罗轻容已经做好了准备,遂将桑荞的病史,病情还有太医的诊断结果和治疗方案备细说了,方叹道,“听殿下和黄良娣说,以前只是嚷着头疼,谁想到,竟然是这个症候,可龙太医都那么说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