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春归 »  第199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pk10在线网页计划wapwzfcn万众福资料

小说:斗春归作者:梨花瘦
返回目录

    从正屋出来,梁元忻长吁了一口气,只要外面贺长安和高长松将人擒下,这次刺杀的戏就完满结束了,梁元恪,再也不可能成为他的对手,当然,自己也从来没有将梁元恪放在眼里,倒是柳氏和她身后的柳家,不容人小视……罗轻容就跟在梁元忻身后半步的地方,丈夫那轻松的背影她看在眼里,也感同身受,梁元恪倒了,压在她心头的大石也彻底被搬开了,虽然以后的路也不会轻松,但罗轻容有信心,自己有能力帮梁元忻管好整个后宫,让他毫无后顾之忧的在前朝展现自己的才华。

    “殿下,小心……”才出了正堂的大门,罗轻容忽然感到背后的一阵疾风,本能的飞身而起直接扑到了梁元忻背上,想看清楚是怎么回事时,她只觉背后一疼,便晕了过去。

    梁元忻没防备被妻子一下子扑倒在地,待反应过来时,就看到华舜卿跟一个青衣人已经战在一处,他慌忙去看滚到一旁的罗轻容,只见她唇角见血,人已经昏迷不醒,不觉心里大恸,“轻容……来人,快来人……”

    “殿下。”罗轻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微黑,她甫一睁眼,便看到梁元忻惊喜的脸,“你没事吧?”

    “傻瓜,我自然没事,只是你……”梁元忻鼻子一酸,将眼眶中的泪水硬生生逼了回去,强笑道,“现在有事的是你,幸好你穿了乌金甲,不然……”不然罗轻容今天就会背躲在宴清居牌匾后的刺客一剑穿心,想到这里,梁元忻只觉自己整颗心都是疼的,直恨不得那刺客的剑就刺在自己身上,“你怎么那么傻?一个小女人……”

    是精是傻自己那个时候哪里会去权衡?罗轻容只知道在她感到背后有风声的那一刻,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梁元忻不能出事,“殿下难道忘了,臣妾自幼习武,这反应自然比常人要快。”她试着运了运气道,“臣妾觉得没有大碍……”

    幸亏是没有大碍,不然自己这辈子都不能安心,梁元忻将头抵在罗轻容额角,“你知不知道,我当时有多害怕?就好像天要塌了一般……”

    “殿下净说好听的逗臣妾。”罗轻容动了动,可是后背火辣辣的疼,不由皱眉呀了一声,慌得梁元忻立马又要叫太医,被罗轻容一把拉住,“没事,只是有些疼……”

    罗轻容的伤势梁元忻已经看过,有乌金甲顶着,可是背后依然被剑气撞出碗口大的一块青痕出来,乌青泛紫,映着她原本如雪的肌肤甚是吓人,“外伤倒还罢了,只是伤了肺腑,要好好将养些日子了……”

    “臣妾现在浑身都是疼的,实在不好移动。”罗轻容睁着幽黑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梁元忻,“不如就让臣妾在娘家养伤……”要是这个时候被移回宫中养伤,怕是没个把月休想回府看父亲了,可武安侯府这个情况,罗轻容怎么能放心得下?

    “知道了。”梁元忻轻轻抚去罗轻容眼角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泪水,妻子为他遭了这么大的罪,别说是留在侯府,就算是要他一同迁出宫,他也会答应下来,“你现在的伤也确实不方便移动,我已经遣人去禀报父皇了,就让你在栖凤楼养伤,我每天忙完了,过来陪你吃饭……”

    人一病就会变得无比脆弱,后背的疼痛让罗轻容也委屈的不行,本就舍不得梁元忻离开,她吸吸鼻子道,“殿下可不许骗臣妾……”

    罗轻容众目睽睽之下舍身救了梁元忻,这功劳于她一个太子妃来说,实在是赏无可赏,加上梁元忻又是因为到罗府探病被人刺杀,这一功一过,因此至德帝和齐太后索性又追封了罗老夫人和太子妃生母高氏,又在物质上狠狠的补偿罗轻容,金银器物,绫罗绸缎,各种药材补品跟流水一样源源不断的涌向东宫和武安侯府。

    罗轻容在床上趴了几日,而梁元忻不论有多忙,每日都准时赶到侯府陪罗轻容用晚饭,并帮她换药,一时间太子夫妻情深的议论也传遍了街头巷尾,梁元忻也不以为然,左右宠爱正妻,不会有御史跳出来指责什么。

    “怎么了?再吃一些,这几日你都瘦了。”妻子本身就不显肉,这几日躺在床上胃口越发不好,梁元忻看在眼里,哪有不着急的,“这菜已经很清淡了,你再没有胃口,为了身子也要用一些,来。”他挟了一筷子虾仁,“再吃一口……”

    连着两天被药汁子灌着,再好的胃口也回去了,罗轻容觉得自己满嘴都是苦味,她摇摇头,“臣妾饱了,倒是殿下,你成日在外头忙,还是再用一些……”

    “你今儿又去看岳父了?”梁元忻自然知道罗轻容的心病在那里,“顾大夫不是说了,待岳父体内的毒清了,自然会醒过来,你不必太过忧心……”

    “臣妾明白,可父亲就那么躺在床上,哪怕他每日就醒来片刻呢,我心里也安稳一些。”罗远鹏现在的气色倒是比先前好了许多,可人依然昏迷为醒,这样的状况罗轻容如何能安下心来?

    “好啦,真是病了,动不动就抹眼泪儿。”梁元忻示意小安子过来将炕桌撤了,又扶了罗轻容小心的斜坐着,“你一天就算是看三回,药力不到,毒清不出来,岳父也照样醒不过来不是?还不如先将自己的伤养好了,待岳父醒来后,也省得他再为你担心!”

    “臣妾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臣妾真的害怕。”罗远鹏气息奄奄的样子与罗轻容来说,太过深刻,她没有了母亲,没有了祖母,若是父亲就这么去了,这世界就太孤独了。

    “原本你信不过我?”看着如小女儿一样跟自己撒娇的妻子,再想想她为了自己那奋不顾身的一扑,梁元忻整颗心都化了,“你若真是放心不下,就叫石绿她们跑的勤一些便是了,只是你的身体,可不是你一个人的,折腾自己我可是不许的,要么,咱们回东宫?”

    “你。”自己为他受了伤,可他居然还有心情来气她?罗轻容直接将头扭到一边,“天儿不早了,殿下回去吧,小心晚了黄良娣惦记……”

    “哈哈,原来你在宫里还有耳报神。”梁元忻被妻子这掩不住的醋意逗的心花俱开,“今天我不走了,在这儿陪着你如何?”自己昨天回去,不过是被黄婉玉硬拉着到她殿里坐了坐,没想到罗轻容知道了,而且寻了机会发作自己,这可不符合罗轻容在人前一贯的作派,看来她真的是开始在乎他了,梁元忻觉得这屋子里的空气都是甜的,凑到罗轻容跟前轻声道,“黄良娣那是关心你的伤势,想求我同意她出宫探病,我也只是在她那里坐了一会儿,连盏茶都没有喝……”

    罗轻容也被自己脱口而出的话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她在梁元忻跟前这么恣意了?这话一出口,一个“妒忌”是铁定了的,难道真的是挟恩而骄?以为救了梁元忻一命便可以为所欲为?罗轻容暗骂自己,这样的想法是有都不能有的,梁元忻不但是自己的丈夫,更是君,救他那是做为臣子应尽的本分,若是被他认为自己以恩相挟的话,那这颗刺就真的种在他心里了,“殿下不要误会,臣妾没有那个意思,臣妾是真的担心殿下……”

    “丫头,你就装吧。”梁元忻拧了一下罗轻容的俏鼻,直接躺在罗轻容的身边,将头靠在她的大腿旁,“你不在,东宫冷冷清清的,我是真不想回去……”

    “娘娘,外头长兴伯夫人跟小姐求见。”泥金看罗轻容从宴清居回来后精神不错,小声禀报道。

    “长兴伯?”罗轻容一时想不起来朝里什么时候还有这么一位?“是哪家?”

    “娘娘病了,外头有些事奴婢没跟你说。”石绿小心的看了一眼罗轻容,“就是华家,因为这次华大人救驾有功,皇上封了漕运总督华大人为长兴伯,小华大人如今总领神机营,华夫人跟华姑娘是过来探病的。”罗轻容嫁入东宫后,也接见过华夫人母女,石绿心细自然注意到了华家大姑娘对罗轻容那隐隐的敌视,也知道罗轻容心里对这位华姑娘也算不上喜欢,“娘娘您看……”

    “请她们进来吧,泥银将宫里新赏的乌龙取出来泡了。”罗轻容心里一叹,将石绿将她扶进来,又拿了镜子理了理妆容。

    “臣妾见过太子妃娘娘,知道娘娘伤了,臣妾倒是一心来看,又怕搅挠了您养伤,便等到今日。”华夫人细看罗轻容的气色,看人还精神,也算是放了些心,“娘娘可好些了?”

    “都是自家骨肉,夫人不必多礼。”罗轻容抬手请她们坐了,笑道,“没有想的那么严重,皮外伤罢了,劳夫人惦记了……”

    “那就好。”华夫人双手合什念了声佛,从另一个角度讲,这罗轻容也算是她们华家的恩人了,若是梁元忻遇到什么不测,华家可就倒了大霉了,“听说太子和您出了事,臣妾这心里就没有安生过……”

    “娘,太子妃如今不是好好儿的么?”华萃芳心里可不是这么想,都说太子妃舍身相救,替太子挡了一剑,可今天一看,罗轻容这么没一点儿事儿么?“您这么哭天抹泪的,娘娘该忌讳了。”华萃芳已经不着痕迹的将罗轻容仔细打量了一番,如今做了太子妃,罗轻容比以前更加漂亮了,尤其是那份从容淡定,没来由的令人心折,而这样的变化,也让一心想着梁元忻的华萃芳十分不甘。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