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酒神 »  第124章 螣蛇化力术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6彩票走势图平台香港六今彩现场直直播

小说:酒神作者:唐家三少
返回目录

    看着姬动微红的双眼,阴昭融呵呵一笑,道!”快吃吧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这白『色』的好像是鱼脑。我也不知道蓝蓝杀了什么鱼弄来的。他让你一定要喝掉。说是对你身体会很有好处。不过我估计味道不会太好。你忍着点吧。”

    姬动毫不犹豫的端起碗,大口大口的将那一碗白『色』膏状的鱼脑似的食物吃了下去。要说起来,这东西真不算太难吃,只是没有任何味道而已。刚才鱼汤正好咸到了,再吃上这么一碗鱼脑,嘴里的味道反而好了一些。

    鱼脑一下腹,姬动顿时感觉到一股股热气散到四肢百骸之中,说不出的舒服。原本盘膝端坐一天一夜有些僵硬的筋骨得到这热气的滋润,仿佛每一根经脉都舒展开来了似的。

    吃完了没有啊!小动动。”蓝光一闪,滕蛇的头已经从院子外面探了进来。

    “腾蛇前辈,谢谢您。”姬动由衷的说道。

    滕蛇嘿嘿一笑,道:“没办法,总不能让昭融和你哪位师祖去找吃的,只能是我去了。没关系,等祝焱和弗瑞来了,这活儿就不用我干了。祝焱那小子虽然有的时候怪一些,但他做的东西可要比昭融做的好吃多了。真难为你,能把昭融做的鱼汤都喝下去。这可是你师父都没完成过的丰功伟业。”

    阴昭融怒道“蓝蓝,你皮痒了是不是户要不要我帮你松松皮!”

    滕蛇嘿嘿一笑,道:“蓝蓝,『色』厉内茫是没用的。你做的真是不好吃啊!你不能阻止我实事求是,对吧。我可是一条很有正义感的滕蛇,怎么能说谎呢?小动动,快来。今天我教你点基本功。”

    着滕蛇眼中那一点猥琐的光芒,阴昭融不禁扑哧一笑”蓝蓝,你这家伙可不要折磨我这徒儿。否则我和你没玩。”

    滕蛇看着姬动,眼中光芒明显有些不怀好意“怎么能是折磨呢?

    这叫修炼。别人想让我折磨,我还不愿意呢。”小动动快来,我很看好你哦。”

    阴昭融拍拍姬动的肩膀,和他去吧。蓝蓝『性』格就是如此,喜欢笑闹。但却非常温和。当初我年轻的时候,他也教导过我。虽然会痛苦一些,但对你很有好处。”

    姬动答应一声,大步走出院子,来到了外面的沙滩之上。

    滕蛇那贴在地面上的身体轻轻扭动一下,就已经在几十米外。姬动赶忙跟在他身后跑了过去。

    直来到海边,膝蛇才停了下来,转过身,前半部分身体抬起,正好和姬动一样高,一双深蓝『色』的眼睛看着姬动,道:“…小动动,你可要有点心理准备哦。今天与其说是我教你,不如说是我要强迫你做一些事。你知道作为一名强大的魔师,最重要的是什么吗?”姬动道:“自然是魔力。”滕蛇用力的摇了摇头“不,不对。

    姬动愣了一下,难道是魔技?

    滕蛇再次摇头,“还是不对。”

    姬动疑『惑』的道:“那是什么?魔师最重要的不就是魔力和魔技么?”

    滕蛇嘿嘿一笑,道:“是抗击打能力。

    “抗击打能力?”姬动疑『惑』的看着滕蛇…不太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滕蛇很是认真的道:“没错,抗击打能力才是最重要的。你想想,如果你面对一个实力比自己强的对手。他向你动攻击的时候,你也同时向他攻击。结果你抗击打能力远远过他,虽然实力不如他,但他的攻击却无法对你造成什么伤害。你的攻击却能令他痛不欲生。

    这样战斗下去,他还有胜机?就算他尽可能不和你对拼互伤,也必然会有所顾忌,十成的实力能挥出五,六成就不错了。当你遇到根本不可能抵抗的对手时,抗击打能力就显得更为重要,因为它将成为你逃跑的法宝。因此,对于魔师来说,身体是根本,强悍的抗击打能力,会让你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尽管腾蛇的目光有些猥琐,但听着它的话,姬动还是连连点头,从他自身角度来看,拥有朱雀内甲和龙血浸体两大优势,确实令他在战斗时每每能够与实力强过自己的对手抗衡。身体的强悍令他更能将精力着眼于进攻。

    滕蛇看着姬动认真点头的样子,再次嘿嘿一笑“既然你同意我的说法,那么,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我就会帮你提升身体素质,让你的抗击打能力大幅度增加。…小动动,我问你,在抗击打能力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姬动直接摇头“还请滕蛇前辈教我。”滕蛇道:“最重要的就是如何能够化解对方的攻击,让对方攻击中带给你的伤害最小化。来,你打我一拳。”

    “好。”姬动毫不犹豫的答应,面对丁火神兽,他有什么好顾忌的,他要是能伤的了滕蛇,腾蛇能从远古时期活到现在?

    步跨出,姬动整个人的精气神在瞬间就提升到了巅峰,千锤百炼的烈阳噬一拳轰出。丙午元阳圣火如习炸弹一般瞬间从他拳头上爆开,炽热的气息充斥着疯狂与傲岸。

    从静止到攻击,整个过程快如闪电,能在一瞬盯就将气势、力量、魔力调整到如此程度,可见姬动在这一式烈阳噬上下了多少苦“小动动,来真的啊!”腾蛇戏毡的一笑,也并不闪躲,眼看着那剌目的金『色』火焰就轰到了他身上,他却并没有散出自身的极致阴火来抵抗。

    在姬动看来,他和滕蛇的差距虽然天差地远,但他所拥有的丙午元阳圣火毕竟是极致阳火,就算是滕蛇也必须要通过魔力来抵抗。可事实上,情况却和他想象中大相径庭。

    眼看着烈阳噬即将降临到滕蛇身上,滕蛇的身体突然轻微的扭动了一下,那一瞬间,姬动只觉得整个空间都出现了变化似的,他的意念分明已经锁定了滕蛇的身体,但此时却有一种锁定在空处的感觉,说不出的难受。

    这一拳还是轰击在了滕蛇身上,当姬动的拳头与滕

    蛇身体表面那深蓝『色』的鳞片接触时,他清晰的感觉到,种滑不着手的触感伴随着起伏不定的波动传来,他那高度凝聚的丙午元阳圣火竟然就那么分散开来,光芒虽然变得更加强烈,可实际上作用在滕蛇身上的却是少之又少。

    “咦。”滕蛇也是轻咦一声,身体再次抖动了一下,一股莫名的潜力传出,这才将烈阳噬所附带的吸扯力甩开。

    你这攻击技能不错啊!”滕蛇赞赏的说道。要知道,他可是天干神兽之一,真正的神兽级强者,与九冠魔师等同的存在,能够得到他这一句赞誉,可见烈阳噬的强悍。

    姬动还是第一次遇到自己全力一击极致阳火命中对手,对手却仿若无事的情况。对滕蛇之前的话,不禁更是信了几分。

    滕蛇道:“有意思,有意思。你这技能和普通的阳火技能不司,竟然不是向外爆,而是向内爆,有很强的吸扯力,并不会因为阳火的爆炸力而令对手弹开,反而会迟滞在你的攻击下,如果我没说错的话,这接下来应该还有后招吧。这可是相当强悍的近身攻击魔技。”

    姬动老实的道:“后面还有两式叠加攻击,我也可以通过丁火与之结合产生出双属『性』组合技的效果。”

    滕蛇嘿嘿笑道“现在不是研究魔技的时候。你刚才攻击我的时候感觉如何?”

    姬动道:“有种用不上力的感觉,似乎是打在了空处,绝大部分魔力都被卸掉了,而我的极致阳火属『性』是肯定伤不到您的。”

    滕蛇道:“这就对了。这就」是我所说的抗击打能力。不但要抗得住敌人的攻击,同时也要尽可能化解敌人的攻击。如果州才我趁机反攻,一百个你都已经死了。强大的防御能力,不只是能够阻止敌人伤害到自身,更是能够制造反击的机会。打『乱』对手的攻击节奏。”

    姬动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先前在滕蛇化解丁他攻击的时候,他分明有种连接不上烈阳三连击的感觉。

    滕蛇道“给你做这个示范,就是让你更有信心接受我的壬练。

    什么时候你也能做到我这种程度,就算你的防御出师了。在攻击力上,我比不上朱雀,但是,在防御上,朱雀却要比我差的远了。想要拥有我这样的防御力,要一点,就是要拥有远常人的柔韧『性』。

    韧『性』永远要比刚硬好的多。只有足够的韧『性』,才能让你在对敌时持续防御。你这年纪,筋骨还算柔软,我今天裂,来好好帮你练练韧『性』。不过,你可要有点心理准备,会有那么一点点痛苦。”

    姬动点了点头,道:“滕蛇前辈,我忍得住。您来吧。”滕蛇所说的理论为他开启了另一扇修炼的大门,尽管滕蛇说的并不多,但却已经从理论和实践上为他证明了效果。

    滕蛇那十奈米长的身体略微扭曲了一下,奇异的一幕出现了,他那原本粗如水缸般的本体竟然迅缩小,长度虽然不变,但几次呼吸的上失,竟然变得只有手臂粗细了。

    蓝光一闪,姬动根本没看清楚它是如何动作的,滕蛇就已经来到了近前,深蓝『色』的光芒几次闪烁,姬动只觉得自己的四肢和腰部已经无法动弹。滕蛇的身体分别缠绕在他的大臂,小臂,大腿、…小腿,腰和脖子上。

    “忍着点,我可要开始了哦。”滕蛇听上去有些不怀好意的声音响起。下一刻,姬动才明白,这位天干神兽口中所谓的一点点痛苦代表着什么。

    咔吧,咔吧,咔吧。巨力司时从四肢传来,姬动顿时倒地,他的四肢同时向身后扬起,在滕蛇那强韧的身体作用下,几乎是形成了一个反弓形。

    姬动只觉得自己会身骨骼随时都有可能碎裂似的,巨大的痛苦如同海『潮』一般涌入脑海之中,哪怕是他那样强健的身躯都在这巨力的作用下变得有些扭曲起来。

    大腿,肩膀和腰部的骨骼似乎被极致的抽拉着,已经到了破碎的边徽不错啊!看来我还你了。你这身体可比普通人强多了。”滕蛇有些意犹未尽的说道。紧接着,一层淡淡的光晕从滕蛇身上亮起。姬动身体再变,四肢和头部被同时向外伸拉开来,变成了一个大字型。与刚才那仿佛要折断一般的感觉再次不同,这一次的痛苦甚辜犹有过之,他的四肢和颈椎仿佛都要被强行撕扯掉一般。剧烈的痛苦令姬动的身体一下子就被汗水浸透了。

    但是,就算是这样,他依旧咬紧牙关,一声也没有哼出来,能够清晰的看到,他两腮部位肌肉隆起,那是牙齿紧咬到相当程度的体现,双拳更是已经攥握得出一阵骨髓劈啪声。

    强烈的痛苦还没有来临,滕蛇显然没有就此结束的意思,他那缠绕着姬动的身体猛然剧烈的抖动了一下,姬动只觉得一股充满寒意的热流瞬司从四肢百骸传入自己体内,紧接着,就在那大力之下,他所有的骨髓都出一阵牙酸的爆鸣声,在咯咯声响中,这些骨骼竟然自行脱开。他的身体也被诡异的拉成了比正常情况长出一半的异象。

    试问,当一个人的骨髓全部从相连处被卸开是一种怎样的痛苦?姬动的双眼顿时变成了红『色』,双手再也无法攥紧,整个人都变得柔软了,骨骼再也无法支撑肌肉,而是被完全砷拉开来。此时的他,看七去已经毫无人形,双手指甲一瞬间就刺入了掌心之中。

    接下来,滕蛇所做的一切令姬动充分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他的身体就在滕蛇那十余米长的身躯作用下,不断被押拉成各种样子,一股股充斥着寒意的热流也不断随着这个过程涌入体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