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宠妻无度,倾城狂妃 »  083我只是在担心他们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版香港数码挂牌彩图522888香港马开奖结果

小说:宠妻无度,倾城狂妃作者:唐瑾熙
返回目录

    留在原地的倾城好笑的看着逃跑一样的人,嘴角越发的上扬,果然知道啊,不过,我们不急,慢慢来,我就不信,你可以躲着我一辈子,我一定会知道真想的,不过想想突然觉得,这两兄弟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啊,越想越不甘心,突然迅速的蹲下,痛苦的哀嚎,“哎呦,好痛啊。”

    “怎么了,”上一秒还了无踪影的人此刻却蹲在倾城的眼前,后者眉眼含笑,淡淡的说了一句,“怕哥哥跑的太快迷了路,叫回来重走一下,”少哲果断泪奔,他就知道,多了个妹妹,不止多点幸福,多点关心,还要无时无刻的防着她,以免她惦记自己和兄弟。

    “谁让你都不说的,哼,”倾城不满的冷哼,站起身,拍拍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尘扬长而去,留下洛少哲一人欲哭无泪。

    第二日,倾城一行人站在老者的门前,“师傅,小五要走了,您真的不肯出来么,”倾城有些难过,难道真的不想在见见自己么,还是说,心里的秘密,比自己还要重要,有些伤感的看向屋内,依旧毫无声响。

    “走吧,也许,我们还有再见面的机会,我想,他是怕见到了难免伤心,”想着老者的虚弱,心中权衡,一定要尽快出去,好找人将他送走,否则真的可能会性命不保。

    “也许是吧,走吧,”说完,率先转身,却有不舍的转过头,含着泪,一步步的远离。

    竹林外,一只肥硕硕的胖鸽子停留在树枝上,倾城迷蒙的看着它而后惊呼,“快,少哲,把它给我捉下来,”后者闻声,足下轻点,信鸽已然出现在洛少哲的手中。

    “胖胖,真的是胖胖”

    “是你的,”少哲看着激动的倾城觉得好笑,不过胖胖,还真是符合它啊,真是怀疑它是怎么飞过来的。

    “恩,是我养的,可爱吧,”说完,小心的摘下脚踝处的信笺,却在打开后,眼前一阵眩晕,险些跌倒。

    “怎么了,”小心的扶着倾城,洛少哲不解的结果手中的信笺,不可思议的睁大双眼,织寒不解的问道,“写着什么,怎么都是这种表情,难道是家里”

    “将军府出事了,”剪短的说着,织寒不解的看向纸条,只见上面写着,‘城儿,不要再回来,快走,越远越好,’织寒担忧的看向小姐,却发现她在震惊之下很快平稳自己的心神,小心的开口,“小姐,我们”

    “回家,”坚定的说着,“胖胖不知道什么时候飞到这里,却无法进入,我担心爹爹已经遇难,我们快马加鞭回去,”说完,大步的离开,留下面面相觑的二人。

    少哲追上快速离开的倾城,小心的劝解,“听我一句,将军府现在情况未明,他能在阿洵的眼皮下出事,只能证明一问题,阿洵那里同样出事了,倘若你相信我,我们去找阿洵,他一定会有答案的,也许,他已经救下了将军府的人。”

    “我不信,我要回家,爹爹是在什么样的心情下,写下这个信笺,我怎么可以放着他们不管,那是我的家人啊。”

    “相信我,”坚定的看着倾城,“我们先去前面的小镇打听一下,然后再从长计议,不然,玉将军的一片苦心,不是白白浪费了么。”

    “我,”倾城突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可是又放不下心中的担忧,转身对着织寒说道,“织寒,你觉得呢。”

    “他说的有道理,我们先观察一下再回去,不要辜负了将军的一片心,”织寒心中虽然不喜欢洛少哲,可是却也明白,倘若邺城真的变天,那么小姐现在回去无疑是找死,要是将军府真的落难,自己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姐再回去被擒呢。

    “希望他们一切平安,”口中默念,一行人不在做声,静静的离去。

    巫淮山,当初玉倾城遇难的地方,早已没有了当日打斗的痕迹,却有着不可磨灭的记忆,“再往前走,就是我们当初下脚的客栈了吧,我们是要回去么。”

    “恩,”少哲点头,“别院是不能去了,也许我们前脚进去,后脚角救被擒了,我们易容去客栈,这样方便打听事情,也有利于我们下一步的行动。

    “好,希望家里已经没事了,”倾城希冀的说着,看着远处的家乡,心中越发的不安。

    回到客栈的三人,少哲将织寒派出去打听一切事宜,而自己则带着倾城小心翼翼的回到洛家别院,看着毫无动静,满是灰尘的院落心有失落,开口说道,“看来,很久没有人来过这里了。”

    “为什么要支开织寒,”倾城不解,少哲似乎有心事。

    “倘若将军府真的出事了,织寒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阿洵,我是你的哥哥,你一定会相信我,可是织寒不知道,他不会相信我,还有一点,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不想你有功夫的事情公诸天下,那样,你的处境会更加的危险,”少则认真的解释,是啊,她会相信自己,自己更加相信阿洵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可是,织寒不会相信,倘若自己这件事是真的,怕是织寒会第一时间拿着大刀来砍自己。

    “你处处为我想,那有没有想过,一旦出事,你怎么办,”不安的说着,自己一定要尽快将解药研制出来,绝对不可以让他和自己一起去死。

    “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小姑姑,唯一的亲人了,我不爱护你,我去爱护谁。”

    “未来的嫂嫂啊,”调皮的说着,看着少哲在自己翻墙倒柜的找东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是做贼呢还是做贼呢。”你未来嫂嫂在哪都不清楚呢,你就不要惦记了,快来,帮我抬一下,”说完,倾城上手帮忙,洛少哲献宝一样拿着东西在倾城眼前晃来晃去。

    “这是什么?”

    “是一个可以救命,又可以知道消息的东西。”

    “你的身上不是有一堆信号弹么,做什么回来翻这些。”

    “那些信号弹,不止可以将阿洵找来,还可以把敌人找来,而我手中这些,只有我的心腹知道,包括阿洵,”得意的说着,与倾城小心的离开,来到郊畔,在倾城惊讶的目光中点燃信号弹,而后静候佳音。

    “这样就可以么。”

    “恩,只要我的人还在这里,就一定会尽快赶来的,我们只需要等着便好,倘若不在,我们在另想他法,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安下心来,相信我,我一定会为你查个水落石出,玉将军是什么情况下写下那封信笺的,与玉家现在的状况。

    玉倾城眼睁睁的将日出盼到日落,终于见到几个类似于额貌似流氓的人走来,真的不是玉倾城识人不清,只是,那几个一副嘻哈象的人,真的不像好人啊,只见他们走到少哲面前,略有歉疚的开口,“公子,我们来晚了。”

    “还有人在监视你们。”

    “是,公子猜的不错,揽风楼内讧,苏公子下落不明,不过,有一事很奇怪,便是玉家,”来人不清楚少哲身边站着的便是玉家的宝贝千金,毫无芥蒂的说着。

    “那你们是怎么出来的,”少哲并不急着知道答案,反而好奇他们是怎么溜出来的。

    “呵呵,呵呵呵,”云寒傻笑,有些不好意思有外人在场,“老办法,”难为情的说着,后者面露无语,倾城却不知所谓。

    “真有你们的,怎么样,有没有我们下脚的地方。”

    “公子请,我们一切已经安排妥当,”说完,领着二人离去。

    倾城跟着几人走左右拐的,终于停在的一座院落面前,”公子,请。”

    “走吧,”说完,带着倾城进去,满意的看着院落,果然不错啊。

    “公子,这就是引起事端的罪魁祸首,”少哲坐定后,云寒将当日的告示交给少哲,后者眉头越皱越紧,心中不安,这个东西,当日是阿洵亲自签下的,为何会流露出去,揽风楼内到底是怎么了,还有阿洵,是真的失踪了,还是回去了,自己,是该好好的去查一下了。

    “这个是什么,为何爹爹会和揽风楼做交易,”倾城不解,疑惑的开口。

    “是到如今,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这是当初玉将军与揽风楼,也就是阿洵做的交易,帮助玉将军偷梁换柱,演一场戏给你们的皇帝看,可是,我不解,这个东西怎么会传出去。”

    “苏洵,”小心的开口,喉咙似乎有些干涩,“他是不会这么做的,是不是,”倾城的心中突然害怕起来,不希望一切是他做的。

    “一定不会是的,阿洵的心你应该明白,他为了你,三番五次与人为敌,为了你,连命都可以不要,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你不要担心,我想,云寒那里有答案的,”说完,将目光转向云寒,后者会意,开口道,“没错,半年前,揽风楼不知道因为什么,苏公子离开,后来,这封交易书便昭告天下,将军府一家蒙难,可是,奇怪的是,元无止并未着急将玉将军处置,而是关了起来,直到一个月前,元无止下令将将军府满门抄斩,就在斩首的前一天,玉将军被人劫走,将军夫人再去刑场的路上突然消失,下落不明,剩下的,除了几位玉家公子,死的死,关的关,而那些公子小姐却消失了,我们也有打听过,不过,没有任何消息,不过,我们在玉夫人消失的地方,捡到了这个,”说完,将手中的竹交给少哲,后者眉头微皱,“似乎很眼熟啊。”

    “是,这个东西是祁国皇室之物,他的身上也有一个,”云寒小心的说着,因为,他并不清楚,公子身边的人,是不是玉倾城。

    “可是,”少哲想问着什么,却终是没有说出口,继而说到,“全力追查玉将军与其夫人的下落,还有,想办法通知阿洵,我在这里,至于其他,我想,你知道还有什么。

    “是,属下明白,这就去办,还有,公子,我们曾经跟着一只胖鸽子想要追寻他们的下落,可是那货太狡猾了,我们跟丢了,”汗颜的说着,让一只畜生给耍了,真是不甘心啊,不想想也是,人家的鸽子都是用飞的,谁能想到,这只死胖子居然趁着大伙不注意,偷偷的走了,没错,就是安安静静的走了。

    “你们什么时候看见鸽子的,”倾城紧张的说着,那是不是就可以证明,父亲是在什么情况下发出的信息。

    “大概二十几天前,因为我们夜探的时候,发现这只鸽子停在玉将军的身上,所以,后来我们发现它在空中盘旋,才会想办法跟着它,却不想,被它溜掉了,”有些懊恼的说着,这算不算是自己人生中的一大污点啊。

    “那也就是说,爹爹实在安全的,自由的情况下发出的信号,可是,爹爹为何不早些发出来呢?”倾城不解,胖胖一直在爹爹的手上,可是为何不早些发出来,那样,岂不是会前功尽弃么,这不是爹爹的作风啊。

    “我想,胖胖很多人都认识,玉将军一定是担心有人跟着它找到你,后来因为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在不放心的情况下,放出白鸽,也多亏了它聪明,可是,摆脱掉我的人,似乎有些不明智啊,”哭笑不得的说着,这都是什么事啊,要不是它自作聪明,云寒也许早就找到了自己,想到这,环顾四周,突然开口,“找几个稳妥的人,去帮我接一个人送到寒室,小心的照顾,不要被人发现了。”

    “是,公子,既然您回来了,就先休息几天在调查吧,云看看您气色很不好,”关心的说着,自己的公子,什么时候会有这样的神态,难掩的疲惫。

    “我没事,我就不留在这里了,有事情就去客栈找我,不过,要切记,一定要小心,尽快找到阿洵,我想,他也许会知道事情的真像。”

    “属下这就去办,公子一定要小心,因为,不止有人在找玉倾城,似乎还有人在找您,”不放心的说着,心中有些担忧。

    “无碍的,也许是因为我是同玉倾城一起失踪的,他们才会想找我,去吧,小心不要被人发现了,”说完,拉着玉倾城离开院落,回去时,织寒早已等候多时。

    “什么时候回来的,”倾城看着面色不佳的织寒心中了然,定让是打听到什么了。

    “回来有一会了,没有看到你们,想着可能是出门了,小姐,有消息了。”

    倾城心中突然希望,他的消息,和少哲的不一样,那样,爹爹还在家中,等待着自己的归去。

    “劫走夫人的,是祁国皇室的人,并且并且,”织寒有些为难的说着,小姐真的可以承受么,还是说,小姐早已忘记。

    “并且什么,”看着吞吞吐吐的织寒,倾城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紧张的看着织寒,“是什么。”

    “小姐,还记得君延给你留下的烟火么,”说着,自怀中拿出一张今日才得到的画,倾城看着画像,突然觉得呼吸有些困难,是他,真的是他,自己,过果然太傻。

    拿出怀中的信号弹,心中苦笑,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原来,他早已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可笑的是自己,还以为一切都是缘分,而身边的少哲惊讶的那烟火,不可思议的开口,“这个东西,你哪里来的,”少哲记得,织寒好像提到一个叫君延的人,那是谁,他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是别人给我的,难到你认识。”

    “我不知道给这个东西的人是谁,但是我却知道,祁国拥有这个东西的人。”

    “是谁,”倾城不解,难道还大有来头,等等,心中突然闪出一些光亮,织寒说,娘亲被皇室的人劫走了,难道说,君延是

    “祁国皇帝,慕容延,”不解的说着,难道倾城认识他,还是说,他自己也付出了行动。

    “那是不是说,一切的相遇,都是安排好的,包括我去祈福,”心痛的说着,自己,该怎么办,原来,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才会造就今日的局面。

    “不好说,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这个东西的来历,我还是那句话,大将军失踪,也许有人知道原因,云寒已经去想办法联系了,我们再等等,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大将军,再找到你娘亲,我想,他们捉了你娘,一定是想用她威胁谁,或许就是那个带走大将军的人,”认真的分析,少哲心中希望人,是阿洵带走的,这样,不管日后如何,倾城都会看在这件事的面子上,做出妥协。

    “我明白,我不会乱来的,我只是希望,他们都没事,哪怕受点伤,只要活着就好。”

    “我明白,眼下,最重要的就是你的安全,我想,有人已经知道我们出现了,”听着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少哲暗恨自己的大意,却不想,下一秒冲进来的人却爽朗的笑了起来,“多谢织寒带路,不然我们要找到你们,还真要费一番功夫。”

    屋内三人均是疑惑,织寒突然明白过来,是啊,自己那么心急的打听将军府的事情,怎么会不落入有心人的耳中。 -宠妻无度,倾城狂妃

    “不要轻举妄动,我带着你们突围,千万不要为了一时之气,让自己陷入两难境地,”少哲小声的开口,深怕倾城乱来。

    “我不会的,我还要留着命去见爹爹呢,”倾城小心的向后退去,下一秒,三人破窗而出,因为没有了马匹,只能拼命的甩开身后的人,却不想,中途遇人相救,成功的脱险。

    “阿洵,真的是你,”少哲开心的说着,本以为这一次又要错过,没想到,这样也可以遇到。

    “不是我,你们的命还在么,”见到阔别已久的兄弟,苏洵真的很感激上苍,庆幸他们都平安的活着,自己收到信号的那一刻还不敢相信,现在,却真的放心了,却不想倾城紧张的看着自己,而后认真的问道,“我爹爹你可有见到,”说完,紧张的等待着答案,后者看向少哲。

    “我们得到消息,说玉将军被揽风楼的人带走,我们在想,是不是,”少哲看着苏洵,微不可查的摇头,后者会意,有些难过的开口,“对不起,我赶到的时候,玉将军已经被人救走了,对不起,”歉疚的说着,却发现,倾城的眼中蓄满泪水,刚要开口,便被少哲打断,“不怕的,我们在找找,既然你爹爹可以给你发信号,就一定是安全的,不要灰心,相信我。”

    “我没有灰心,我只是在担心他们,放心吧,我不会倒下的,我不为了自己,也会为了你照顾自己的,”伤心的说着,最后的希望破灭,说不难过事假的,可是,能怎么办,以前的自己可以无所顾忌的去查探,可是现在,真的要拿洛少哲的命做垫背么,倾城扪心自问,她做不出来。而苏洵与织寒却不明白,倾城的话是什么意思。

    ————————————————————————————三更到,下面的,会是一章一万字,看起来很爽哦,希望大家喜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