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宠妻无度,倾城狂妃 »  倾城狂妃 200来生,嫁我可好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5年彩票开奖分分彩开奖历史彩票控

小说:宠妻无度,倾城狂妃作者:唐瑾熙
返回目录

    “回来,”乔子染双目微闭,什么时候能回来,此去九死一生,倘若让倾城知道了,恐怕又会生气的吧,耳边回想起陆离之前的话,“倘若我回不来,答应我,子染在,倾城在,我把我的命交给你,答应我,好好保护,不要告诉她事情的真相,”想着,眼角不禁有些湿润,为何又是自己背负着生死,他不想,眼睁睁的看着陆离去送死,却无能为力,曾经的倾城,让自己眼睁睁的看着她去送死,如今,难道真的要让自己看着他看着时间流过,握紧桌角的手紧紧的握起,还有三个时辰,为何自己宁愿期盼,永不落日。

    “乔子染,你怎么了,”云轩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安,想着离去的陆离,担忧的开口,“是不是,陆离有些危险。”

    “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天黑后,一切就会有答案,”艰难的说着,心中默默祈盼,“陆离,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另一边,玉倾城心中不甘的坐在荷花池边,她多怕,他们在家会受到伤害,他多怕,乔子染知道了自己失踪了,会不管不顾的出来,可是,到头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人家明知道你不见了,却还不紧不慢的送药,想想怎么那么委屈呢。

    “丫头,是不是谁欺负你了,”身后,响起一声浑厚的声音,倾城诧异的转身,“伯父。”

    “是不是染儿又欺负你了,回头我帮你教训他,”看着泪眼朦胧的倾城,心疼的开口,是不是她知道了什么,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不起,因为我,让你承受如此变故,是倾儿不好,”歉疚的开口,看着乔天宇两鬓斑白,明明应该安享晚年,平安度日,却因为自己被乔家所救而被牵连。

    “傻丫头,伯父怎么会在乎那些,伯父在乎的,就是你和染儿的安全,只要你们好,伯父就别无所求了,告诉伯父,是不是他伤你心了,”回想着倾城失忆的那一年,其实,倘若不是洛少哲他们找到她,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了,可是,那个洛少哲为了救自己,已经生死不明,看着眼前的倾城,应该还不清楚,心中思量,既然不知道,倘若可能,就这样吧。

    “不是他,是他们,倾儿是不是好没用,”泪眼婆娑的开口,为什么他们都要瞒着自己,自己怎么可能那么沉不住气。

    “他们,”乔天宇疑惑的开口,“还有那个陆离,”想着儿子的师弟,微微无奈,为何这几个孩子的命运如此多舛。

    “是啊,都不和倾儿说实话,我再也不要理他们了,”负气的说着,想着乔子染刚刚说的话,越发的烦闷。

    乔天宇看着倾城的模样,却嘴角上扬,傻丫头,怎么就没发现呢,“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好不好,”后者微微点头

    另一边,陆离小心的躲过巡卫,他在赌,赌洛少哲在苏洵手中,倘若情报没错,洛少哲重伤,可是自己没有想明白,倾城为何无事,屏住呼吸,小心的走好每一步,他不是不清楚,这种事情应该晚上来做,可是,他等不了,倾城同样也会等不及,虽然很不便,但胜在身手在那摆着呢,还是安全的到达洛少哲曾经的房间。

    房间里,苏洵小心的擦拭着洛少哲身上的伤口,陆离眉头紧皱的看着一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心中有些了然,是啊,洛少哲是苏洵唯一的兄弟,即使反目,也不会恩断义绝的,如今,洛少哲重伤,苏洵会难过,也在情理之中,可是,不知道他情况如何,自己能不能安全的将人带走。

    “少哲,你倒是醒过来啊,你是不是在怨恨我,伤了那么多人,可是,你拼着最后一口气也要见到我,不就是想知道答案么,你起来,你起来我就告诉你,”苏洵有些颤抖的说着,看着依旧未醒的人很是担心,他身体还有阴阳蛊呢,这样下去,连累了倾城,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身后,想起破空声,却没有时间躲避,下一秒,陆离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不解的开口,“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你没有第一时间叫人捉我,就证明,你还没想赶尽杀绝,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倾城有多痛苦,”眼神看向chuang上的人,“他怎么样了。”

    “不管怎样怎么做,我都没办法救醒他,对不起,既然你来了,他交给你了,带走吧,也许你和乔子染会有办法。”

    “你,”陆离有些震惊的看着苏洵,为什么和自己想的不一样,苏洵亦正亦邪,可是,如今这样,满眼伤痛,却是自己没有想到的。

    “要不是我,你家也不会落难,少哲要不是为了我,也不会重伤昏迷,如今,我已经不在奢望什么了,只求少哲可以醒来,求求你,救救他,我知道,你可以的,”恳求的看着陆离,他以为,自己做的好,倾城就会回到自己身边,可是,陆离说得对,最后,伤她最深的,就是自己,也许,事情是该有个了结了。

    “我想知道为什么,”陆离看着眼前的人,他想不明白,苏洵到底是怎么了,此刻,他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的累了,想要放下了。

    “答应我,不要告诉小五,就让她继续恨着我吧。”

    “你若不说,我现在立刻带你们回去,让倾城自己问。”

    “不要,”苏洵有些激动的反抗,看着自在必得的陆离,痛苦的闭上双眼,缓缓开口,“我只是想为小五,为少哲做点什么,所以,背着少哲离开,却也不想,半路被人伏击,而后中了摄魂术,之后做了什么,我并不清楚,我只是还记的,少哲一身是血的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清醒过来,可是,少哲在也没有醒过来,陆离,答应我,救活他。”

    “你发现了。”

    “小五失踪一年,当我找到她的时候,我就知道,可是,我不想放弃,我也在努力,虽然所有的事情都因我而起,但是心底的爱,是无法抹去的,直到乔子染伤了我,小五虽然一直陪着我,却也告诉我和少哲,不许动乔子染,那个时候,我就敢肯定,不管小五有没有恢复记忆,她都不在是我的了,是不是好傻,明知道,却依旧在努力,以期望有一天,小五会回到我身边。”

    “其实,倾城以为她爱的是你,却不知道,每次她害怕,第一个想的都是子染,我带走她将近两个月,她每天拿着的都是子染送给她的佩玉,只是,她自己不清楚罢了,”无奈的说着,情字伤人,可是,倾城的心,只有一个,苏洵在最好的时机遇到倾城,却意外的遗落,子染在倾城最无助的时候出现,给了她温暖,住进了那个不大的地方,也许,曾经倾城爱的确实是苏洵,却在一次次的伤害后,变得退缩,直至将自己隐藏。

    “不管怎么样,最后一次,我都会帮她,走吧,答应我,救活少哲,不要告诉他,就让他以为,苏洵已经变了,不再是他的兄弟,”艰难的将目光撤离,经此一别,后会无期,也许,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那个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走进自己的生命,与自己一起出生入死,此刻,却因为自己,差点断了生机。

    “苏洵,其实,你可以离开的,”陆离有些不忍,虽然他不喜欢苏洵,因为他总是给倾城带来危险,但是,却无法袖手旁观。

    “不可能了,也没有机会了,回去吧,照顾好倾城,我相信,乔子染一定会比我照顾她的,”不舍的说着,再见了,他的爱,再见了,所有的一切。

    “玉淮扬在哪里,”看着眼前毫无求生*的人,陆离无奈的摇头,哀莫大于心死,也许,苏洵不是没有了生机,而是他自己放弃了。

    “还没打探出来,但是,我会在最短的时间找到,别说了,走吧,”不忍的看着少哲,“对不起,你终是因为我,命悬一线,织寒说得对,我除了会给你带来危险,什么也做不了,少哲,以后不会了。”

    “对不起,”说完,抱起少哲,心中苦涩,对不起,我不能让你再回到倾城身边,那样,她会死的,你们注定没有结果,倾城虽然偏向子染,却无法对你无情,为了倾城,我只能舍弃你,苏洵,倘若有下辈子,我一定还你一个一心一意的妹妹,不会再让织寒干扰倾城,最后爱上子染,不忍的看向苏洵,将其穴道解开,“保重。”

    “你也是,”看着二人离去,苏洵的心,似乎死了般沉寂,“小五,来生,做我妻子可好,”哀伤的看向远方,那里,有自己与倾城最欢乐的时光,有着自己与少哲最平静的生活,脑海中回想起少哲曾经的话,“倘若有一天厌倦了,记得告诉我,就算与天下为敌,我也会带你离开,”眼角,似乎有些温润,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对不起,永别了,忘记那个让你们伤心的人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