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大哥要照顾苏溪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6668开奖历史结果综合布线毕业设计论文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我跟你一起去吧。”之前被祁云墨训斥的楚云昕开了口,主动说道。

    唐绵绵话已出口,不好拒绝,只能点头,“好。”

    龙夜爵看了一眼祁云墨,却见他没什么反应的样子,只好让唐绵绵跟着去。

    一出包间,外面的冷空气便袭来,惹来唐绵绵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她搓了搓自己的手臂,说了一声,“好冷。”

    楚云昕原本温软的笑容,渐渐沉了下来,即使还在笑,却不达眼底,“唐小姐,能不能借一步说话?”#_#67356

    身份忽然从嫂子变成唐小姐,唐绵绵还真有些不习惯,但还是礼貌的点点头,“可以。”

    从她刚才主动提议说要陪她,她就能感觉出来。

    两人找了个安全通道,十分僻静,但却有一些冷。

    再有几天就是平安夜了,江城市今年的冬天来得比较晚,雪也还没有落下。

    但这个点,站在安全通道,也确实够呛。

    楚云昕站定,似乎揣度了一会儿,才说道,“唐小姐,你能告诉我一下付小姐在哪里吗?”

    “谁?”她愣了一下。

    “付染染。”楚云昕直接说了名字。

    唐绵绵心里微微眯了眯眼睛,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在外人面前一向都很大方得体的女人。

    以前,她觉得楚云昕一定是那种知书达理,端庄贤淑的大家闺秀。

    是她们这种小门小户羡慕的名门贵媛。

    可这一刻,她却感觉到了楚云昕的凌厉,淡淡的笑了笑,“染染虽然是我闺蜜,但她离开得太突然,甚至连我都不联系,我又怎会知道她去了哪里?”

    “是吗?”楚云昕微不可见的冷笑了一下,“唐小姐可能误会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让你转达一下付小姐,祁家不可能接受一个没有名分的女人生下的孩子,如果她硬要生的话,就要与祁家断绝任何关系,也别企图用孩子来夺走什么。”

    唐绵绵不怒反笑,“我看你是误会什么了,染染真要是想要得到什么,你现在,就不可能站在祁云墨身边了。”

    说完,她转身,淡然的离开。

    徒留楚云昕一个人站在楼道里面色阴沉。#6.7356

    这个唐绵绵,原来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好对付。

    本来自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可她只是一句话,就能将她打的溃不成军。

    不仅没套出付染染的下落,反而被她嘲讽了一句。

    讽刺她在祁云墨的心中,根本什么都不是!

    她咬咬牙,不甘的看着唐绵绵离开的背影,眼神眯了眯,“我总会查到她的去处,别得意。”

    进包间的时候,唐绵绵跟苏溪不期而遇。

    两人心都有着芥蒂,连点头之间,都是一种虚伪的敷衍。

    唐绵绵忽然觉得好累。

    自己嫁给龙夜爵,本来只想过简简单单的梁恩生活,而不是这种水深火热的日子。

    苏溪到底是谁,她到现在都没弄清楚。

    还有照片上的红裙女子……

    一切的一切,都好像一堆乱麻一样,在自己面前狠狠的拧着,纠缠着,怎么都解不开。

    她忽然就觉得累了。

    回到包间,显然没什么精神,缩在沙发上,连游戏都没兴趣打了。

    龙夜爵跟莫成宇他们随意的聊着,不时扭过头来看看闷不做声的小女人。

    她从刚才进来到现在,就极少说话。

    眉头轻轻蹙了一下,龙夜爵低声问道,“累了?”

    “嗯,有点。”她的眼里闪烁着一些细细碎碎的光,让人看不透彻。

    这还是龙夜爵第一次看不透彻她,不免皱起了眉头,跟莫成宇他们交代了几句,便带着她先行离开。

    苏溪至始至终,都没能跟龙夜爵说上话,等到龙夜爵一走,便发了疯的喝酒。

    龙夜辰跟河西爵怎么都劝不住,只能任由她去了。

    大家都明白,她心里不是滋味。

    龙夜爵跟唐绵绵二人才到家,唐绵绵去了浴室洗澡。

    龙夜爵便接到了龙夜辰的电话,说是苏溪喝醉了,在皇都闹着不走。

    龙夜爵没什么耐心,直接丢了一句,你一个大男人这种事情都搞不定?

    龙夜辰看着站在顶楼边缘的苏溪,只能狠下心说道,“她要跳楼,你自己看着办吧。”

    本想直接挂了电话,应道龙夜辰这么一说,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

    深邃的眼眸,闪过几分复杂的神色。

    最终,他拿起了外套,直接开车,往皇都走去。

    唐绵绵在浴室里洗了个热水澡,才觉得舒坦了一点,出来的时候,却发现房间空无一人。

    心里怔了一下,汲着拖鞋去了对面的书房。

    可惜,书房里很黑,依旧是空无一人。

    “去哪里了?”她疑惑着,回到房间拿着手机,给龙夜爵打电话。

    电话却提示关机……

    一种隐隐的不安,在心里蔓延开来,她呆坐在床上,心神不宁。

    明明没了应酬,回家都打算休息了,怎么会在自己洗澡的时候,人就不见了?

    咬咬唇,她又给安义打去了电话。

    安义的回答是不知道,没有联系过爵少。

    难道是去老宅了?不然他不可能走得这么匆忙才对。

    唐绵绵又给老宅挂去了电话,电话是徐伯接的,老爷子已经睡下了,没听说大嫂也会去的事情。

    这就奇怪了,唐绵绵敷衍过了徐伯,拧着柳眉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走着。

    电话打不通,也找不到人,会去哪里了?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龙夜辰打了一个电话过来,“嫂子,你先睡吧,苏溪出了点事情,大哥要照顾苏溪,应该是不能回来了。”

    “苏溪?”唐绵绵握着手机的手,微微一紧,仿佛什么东西,重重的跌落在地上。

    他走得那么匆忙,甚至没有跟她打声招呼,就是为了苏溪?

    而且还要照顾一整晚,甚至没想着给她打一个电话?

    心里莫名的难过,她低低的应了一声,若有似无。

    龙夜辰一听语气不对,便关心的问道,“大嫂,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呢?你们忙吧,我要休息了。”

    她淡淡的挂了电话,在断音的那一刹那,终究是哭得泣不成声。

    压抑的哭声,细细碎碎。

    她不是小气,就是一种难过。

    本来就很在意的事情,结果他还这样做,这无疑是给了她一刀,痛得无法呼吸。

    没有了她,才惊觉,自己的日子,都是以龙夜爵为中心的。

    一旦没有了他,什么都变得乱七八糟起来。

    太依赖一个人,就会如此。

    她想要一个人安静安静,将手机关了机,才虚软无力的依靠在床上,任凭地板的冰凉,蔓延全身。

    白天,还如此幸福,可到了夜晚,就是另一翻天地。

    没有安全感的幸福,终究是不持久的。

    ***

    龙夜辰收了线,看了看刚刚坐下来的龙夜爵。

    苏溪这么一闹,确实够折腾人。

    任谁都无法想象,明明是那么纤细的女人,却有那么大的胆子,站在二十八楼的天台上,吹风。

    龙夜爵一路狂飙的赶到,河西爵都差点给跪了,“你赶紧的吧,我们的话,她都不听啊!”

    龙夜爵将身上的衣服解开,脱下来扔给了河西爵,只穿着单薄的衬衣往吹着冷风的天台走去,一边叫着苏溪的名字,“苏溪,你在做什么?”

    “爵哥哥。”苏溪忽然甜甜的笑了起来。

    但眼神明显很空洞,没有焦距。

    这是喝醉酒的表现。

    他在心里低咒了一声,回头看向河西爵等人,“你们都是傻子吗?给她喝这么多酒!”

    河西爵很无辜的嘀咕,“她心情不好,喝点酒,我们根本拦不住。”

    再说了,苏溪是为龙夜爵而难过,他们根本才是最无辜的好不好?

    龙夜爵咬咬牙,转过头又收敛了怒气,难得沉住气的开口,“苏溪,回来,那里危险。”

    “危险?”苏溪很是疑惑,“不会啊,这里好凉快的,还能看整个江城市的夜景,我小时候最喜欢看夜景了,特别是在念园的楼顶,就能远眺江城市的夜景,多美啊。”

    一听她提及念园,龙夜爵的脸色又沉了几分,“赶紧回来,别胡闹了。”

    “爵哥哥,小时候我们都盼着长大,可长大后才发现,大人的世界一点都不好玩,我好想回到小时候,我们无忧无虑的生活在一起,没有烦恼,没有喧嚣,还没有唐绵绵,你知道吗?我一点都不喜欢她,真的,一点都不喜欢。”

    “你喝醉了。”龙夜爵明显有了怒色。

    “我才没有!”苏溪站起身来,纤细的身子因为站起来的力道,摇摇晃晃了一下。

    这可惊呆了后面的一群人,特别是河西爵,“龙夜爵,你他妈说点好话会死啊?你没看到她现在喝醉了吗?别刺激她行不行?”

    龙夜爵只觉得眉心直跳,沉下了心中的怒气,再度开口,“你要跟我聊小时候,也别站在这里,先下来,我们慢慢聊,成吗?”

    “不要。”苏溪的小性子起来,扭着头再度看向前方的色彩斑斓,“我不喜欢她住在念园,不喜欢她站在你身边,不喜欢你对她笑,更不喜欢你抱着她对别人宣告她的身份,这一切本来不属于她的!”

    “苏溪!”龙夜爵警告的开口。

    “龙夜爵!我他妈求你了,你不要刺激她,行不行!”河西爵这下是真的怒了,若不是自己求不回来苏溪,他早给他两拳了。

    龙夜爵忍着怒气,没有发作。

    龙夜辰跟着上前,劝着苏溪,“苏溪,你先下来好不好?这上面太冷了,你不是说不喜欢寒冷的感觉吗?你穿得太单薄了,会感冒的。”

    苏溪却淡淡的笑了笑,十分飘渺,“感冒才好,感冒,就会有人照顾,有人关心了,这八年,我过得好累,好累,好想休息。”^_^67356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