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二百八十八 章可以不去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白小姐蓝月亮中特网0149香港王中王吃草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安义迅速回神,赶紧小跑着去开门了。

    爵少对唐绵绵,其实还未忘情吧。

    只是……

    唉。

    这其中的纠葛,又有谁能够理解呢、

    这五年来,爵少就像个机器人一样,把自己抛到工作中,不眠不休,夜以继日的工作。#_#67356

    把绝世一点点的做了起来。

    这其中的艰辛,又有几个人能明白?

    龙夜爵将唐绵绵轻柔的放到了床上,才抹了抹额头的热汗,吩咐安义,“想办法弄一碗醒酒汤来。”

    “啊?这个点……我去哪里……我去,我这就去。”本来还打算抗议一下的安义,在见到龙夜爵的表情时,赶紧闭了嘴。

    而龙夜爵则去浴室取了热毛巾,过来给她擦脸。

    这女人酒劲上来了,脸颊一片艳红,看得他有些口干舌燥。

    用了极大的制止力,才让自己不被诱惑。

    可醉了酒的唐绵绵,却没那么安分了。

    酒劲上来,浑身发热,有些难受的扯着衣服,“热,好热……”

    “别动!”龙夜爵一把按住了她的手,制止她做出出格的动作。

    可唐绵绵哪里是个安分的主?

    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唐绵绵顺势攀上了他的手,往他怀里倒去,“好热啊,非墨,把空调开小一点啦……”

    “……”

    世界仿佛在这个时刻安静下来。

    龙夜爵的手,狠狠一收。#6.7356

    下一秒,他毫不留情的将她扔回了床上。

    虽然摔得很重,但唐绵绵也没有醒来,扭动了几下,便憨憨睡去。

    安义这时弄了醒酒汤过来,“爵少,醒酒汤来了。”

    话才说完,他立马觉得房间里的气氛不对劲。

    他张张嘴,想说什么,却又发现自己有些词穷。

    而龙夜爵顺手接过他手中的醒酒汤,往睡着了的唐绵绵脸上一泼。

    哗啦一声……

    安义毛骨悚然起来。

    他他他……他才离开了一会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爵少……又翻脸了?

    刚才不是还好好的么?安义欲哭无泪的想。

    而床上被泼的人,有些难受的撑起身来,抹着脸上的汤汁。

    她在睡觉啊,谁这么没公德心,往她脸上泼东西啊?

    难道是小家伙儿?

    搞不好!

    毕竟还是不懂事的年纪。

    “非墨!非墨!”她没睁开眼睛,就开始叫名字。

    安义有一股撞墙的冲动。

    他想,他明白爵少为啥变脸了。

    感情……是因为别的男人啊。

    “好好睁开你的眼睛看清楚!”龙夜爵咬着牙道。

    唐绵绵一听到这声音,跟安义一样,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她好像有些……断片了。

    刚才睡得迷迷糊糊,好像做梦了,梦见跟洛非墨在烤烧烤,然后……

    唐绵绵怯怯的睁开眼睛,看向床边一脸阴霾的男人,张张嘴,竟然不知道自己改说什么。

    安义在龙夜爵身后给她使眼色,意思是你说点好话哄哄爵少吧。

    可好话是什么?

    应该怎么说?

    她好久没说好话,已经不会说了。

    两人就这么对峙着,安义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想偷偷溜出去,免得被这两人之间的战火给牵连。

    可才转身,还没开始走呢,就听到龙夜爵吩咐他,“备车!”

    “爵少,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安义小心翼翼的问道。

    “去许轻轻那边!”

    龙夜爵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完这句话的。

    安义头皮一阵发麻,又不好说什么,只能点头,“好。”

    他转身下了楼,才找回了自己的呼吸,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刚刚好险。

    而房间内,唐绵绵坐在床上,好似忘记了自己脸上的狼狈,就这么看着龙夜爵。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刚才吃烤肉的时候,不是都还好好的吗?

    还是……因为她喊了洛非墨的名字,素以惹了他这样生气。

    为什么会生气?

    吃醋?

    他吃醋?

    这个念头,才唐绵绵的心中翻涌起来。

    龙夜爵为什么要吃醋?难道是因为还在乎她吗?

    可……他的所做作为,不像是在乎她的样子啊。

    她脑子里一片混乱,有些头痛的揉着眉心。

    而龙夜爵转身进了更衣室,哗啦啦的扯着东西,没多会,便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出来。

    俊逸非凡的身影,是任何女人见了都会尖叫的男性魅力。

    唐绵绵心尖一跳,有些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而龙夜爵只是淡淡的撇了她一眼,便转身去开门。

    那一刹那,她忽然开了口,“你去哪里?”

    “刚才耳聋了吗?”他冷冷的反问。

    “可以……”她咬咬唇,说得很艰难,但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可以不去吗?”

    这话一出,她自己都觉得惊讶。

    这算是挽留吗?

    因为不想让他走,所以摒弃了自己内心那些复杂的东西,只想说出这些心理的话。

    尽管说出口之后就后悔,因为怕嘲笑,因为怕受伤害。

    说过要将自己的心冷冻起来,谁也无法靠近,谁也无法!

    一想到这里,唐绵绵心里一冷,马上补充道,“算了,那是你的自由,你去吧。”

    说罢,她下了床,往浴室走去。

    身上的黏腻真的很不舒服,就跟他那冷冷的视线一样。

    在浴室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她才失去支撑的蹲在地上,咬着唇,闭着眼睛,却怎么都无法抑制眼泪的横流。

    门外的男人,站在原地许久,许久……

    唐绵绵泡了一个热水澡,觉得舒服多了,才过着厚厚的浴巾出来。

    身子所有的力气都好像被抽干了一样,走路都没力。

    打开门的时候,她是做好心理准备的。

    他不可能会听自己的话,更不可能会留下。

    只是打开门之后,她又被惊讶到了。

    那个她以为会离开的男人,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端着笔记本电脑在忙着什么。

    唐绵绵站在门口,怔愣了许久,都没能回过神来。

    龙夜爵微微侧目看了过来,脸色有些看不懂,“洗那么久,是想让我等死么?”

    “额,我,我以为你……”她不安的揉着浴巾的边沿。

    男人眸子一热,别扭的扭头,“看来得把浴室的浴缸拆了,省得你浪费水。”

    唐绵绵,“……”

    浴缸比水要贵好吗?

    这男人到底会不会算?

    太任性了!

    唐绵绵转身进了更衣室,刚才进去的时候,忘记取睡衣了。

    而龙夜爵合上电脑,也进了更衣室。

    唐绵绵正巧在换衣服,门忽然被他推开来,吓得往后一退。

    结果悲催的跌入了衣柜之中,姿势非常的不雅,她脸颊通红,赶紧扯着毛巾遮盖自己,气呼呼的看向男人,“你进来之前都不会敲门吗?!”

    “你全身上下哪一处我没看过?”龙夜爵呲之以鼻,取了自己的睡衣,在唐绵绵震惊的眼神之中,出了更衣室。

    房间静默了一会儿,唐绵绵才气得叫了一声,“混蛋!”

    这男人太恶劣了。

    她气呼呼的穿上了睡衣,这睡衣其实算是家居服。

    住进来的时候,便发现这里有按照她的尺码准备的一些换洗衣服。

    很齐全,且都是大牌。

    估计她一天一件,都可以穿到明年夏天。

    不用想,又是龙夜爵这个土豪任性了。

    她出了更衣室,听到了浴室传来的口哨声。

    龙夜爵好像心情不错的样子……

    刚才不是还很生气的么?居然用醒酒汤泼她……

    唐绵绵看向床上的茶色痕迹,秀眉一拧,转身会更衣室取了床单和杯子过来更换。

    等到换好,龙夜爵也差不多出来了。

    照例是手里一条干毛巾扔给了她,“擦头发。”

    简短利落的话语,让唐绵绵听得牙痒痒。

    她都还没休息一下好么?

    咬咬牙,她只能认命的过去,给擦头发。

    天知道,她自己的头发还湿漉漉的呢。

    龙夜爵等到头发擦得差不多的时候,一伸手,将唐绵绵拉到了自己怀中。

    这一变动,吓得唐绵绵惊叫一声,就稳稳的跌入了他怀中。

    很温暖的感觉,她心里一荡,一抬头,便对上了他似笑非笑的薄唇。

    “你头发好了,我去弄我自己的头发。”唐绵绵做势要起身。

    龙夜爵却伸手固定住她的腰,让她动弹不得。

    两人的姿势很暧昧,气氛也很暧昧。

    唐绵绵心跳紊乱,脸颊酡红,想要挣扎,又因为在他的重要部位上,不敢随意动弹,只能尴尬的看着他,“我说,我要去擦自己的头发了。”

    “这腰,怎么比以前都要细?是没吃饭么?”龙夜爵答非所问。

    腰细?

    以前?

    分开之前,她怀着孕,腰肯定会粗一些好吗?

    唐绵绵忍不住翻白眼。

    而龙夜爵的手,往上一攀,“不过这里大了很多。”

    “!!!!”

    唐绵绵慌得一下子站起身来,可却没注意到身后的情况,整个人往后跌去。

    龙夜爵想救,也晚了。

    她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痛得五官都拧在了一起。

    龙夜爵收回了要拉她的收,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让你乱动。”

    “你……”唐绵绵揉着后脑勺,真想踹他一脸。

    她都摔得七晕八素了,能被幸灾乐祸吗?

    咬咬牙,她站起身来,揉着被摔疼的屁股,一瘸一拐的往床边走去。^_^67356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