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演给唐小姐看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开奖结果现场开码六合2018年今晚开奖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所谓的艺术品,珍藏品,在他们眼里,都是可以用钱来等价交换的。

    铜臭味十足。

    这就是唐绵绵不喜欢拍卖会的原因,不过是有钱人的游戏而已。

    从刚刚进来到现在,已经半个多小时了,唐绵绵已经从刚刚的惊慌之中,稳定下来。

    身侧的男人从进来之后,没说过一句话。

    俊脸冷沉着,连眼神都没看她一眼。#_#67356

    但唐绵绵能感觉到男人的气压很低,似乎在生气。

    生气?

    唐绵绵冷哼了一下,该生气的认识她吧?

    他在不爽什么?

    一想到刚才的场面,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想要询问一下的念头,瞬间就被打消。

    气气气,气死你算了。

    她才懒得管。

    这么一想,她心安理得的看向台上,拍卖会已经快开始了,主持人已经上台,在说着致辞。

    而龙夜爵,的确在生气。

    既生她的气,也生自己的气。

    为什么要心软的去帮她?

    这没心没肺的女人,就应该狠狠逼迫一下,她才会明白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只有他龙夜爵,再无其他。

    可事实证明,唐绵绵已经没心没肺到一个境界了。

    从进来到现在,她都没开口说一句话。

    摆明是不想理会他!

    但越是这么想,他心里越不是滋味。#6.7356

    特别是在看到身旁的人,专注的看着台上的主持人之时,更是气结。

    那主持人有他好看吗?有他帅吗?有他有钱吗?

    深吸了一口气,他站起身来,对她说道,“我出去一下。”

    “嗯。”唐绵绵淡淡的点头,双眸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

    男人双拳一握,咬咬牙,转身离开了。

    拍卖会后/台,有着不少的持枪保镖。

    毕竟每一次拍卖的,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安保是很严密的。

    跟龙夜爵合作的安保,是整个亚洲最出色的保全公司,也是他的好友,慕翼城。

    慕翼城几年前撇开家族企业,出来单干之后,就开了‘卫’这个极具闻名的保全公司。

    这一次,慕翼城在知道白痕来江城之后,特别找了拍卖会的借口,来了江城。

    美其名曰是视察,实际上是为了谁,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不过龙夜爵会到后/台来,到是让慕翼城有些意外了,抽着烟眯着眼问道,“怎么?心情不好?来一支?”

    龙夜爵接过他手里的烟,抽了起来,透过烟雾看向忙碌的的人,“这一次你确定她会来吗?”

    “当然。”慕翼城轻笑起来,细长的眼睛还带着继续狠戾,“这一次,我一定要让她知道,我慕翼城不是那么好惹的。”

    龙夜爵轻笑起来,喷了一口烟雾说道,“其实我怀疑你到江城,不是为了白痕。”

    “胡说!就是为了她!”慕翼城恶狠狠的说道。

    但龙夜爵还是那种漫不经心的笑,看得慕翼城是各种愤怒,“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龙夜爵!”压抑的怒气,已经快要爆发,只是转念一想,又变了表情,挑眉问道,“这个点儿,你不是在前面翻云覆雨吗?怎么有空到这里来?心塞了?那女人害的?”

    慕翼城口中的男人是谁,两人也都心知肚明。

    龙夜爵将烟头狠狠的按灭在了水晶烟灰缸里,才站起身来说道,“这一次我要拍下‘foeverlove’。”

    慕翼城的眼睛瞪大,“你疯了?你不知道那是厄运之钻吗?”

    “你也信那些东西?”龙夜爵轻蔑的笑起来,很不以为意。

    但慕翼城的想法不一样,他只是摇头,“不是信不信的问题,总觉得这东西就特么的不祥。”

    “再说吧。”龙夜爵转身,看了看外面的会场,又招手叫来了经理。

    见到大老板,经理诚惶诚恐,“boss有什么吩咐?”

    “那个主持人,换掉。”龙夜爵淡淡的说道。

    经理一脸茫然,“那主持人不错啊……为什么要,好,换掉。”

    在龙夜爵的眼神扫来之前,他赶紧闭上了嘴。

    而龙夜爵在吩咐完之后,便出了后/台。

    慕翼城对龙夜爵这种无厘头的行为,十分无语,安慰的拍了拍经理的肩,“他大姨夫来了,不要在意。”

    大姨夫……来了……

    经理已经呆滞了。

    唐绵绵本就对拍卖会不感兴趣,在这里坐着,也是因为龙夜爵威胁她来的,可现在倒好,这男人一走了之,也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左等右等一直不来,她也无心等候,便打算起身去寻找。

    只是才走出会场,就听到一旁传来了暧昧的声音。

    “爵少……不要脱人家衣服嘛……唔……好热……”

    爵少?

    是她知道的那个爵少吗?

    唐绵绵心里一沉,微微侧目看向角落的黑暗之处。

    那里,曾经也上演了这么一幕。

    而且主角还是她。

    可现在,那里换了人,但男人,好像还是同一个。

    声音有些像许轻轻的,唐绵绵不确定,毕竟很轻,很喘。

    但她可以确定的是,里面正在发生难以启齿的事情。

    离开,快离开。

    她的心里有个声音在督促她。

    可那双腿,就是不听使唤的往里面看。

    借着微弱的灯光,能勉强看到男人的背影,以及女人的朦胧脸庞。

    的确是许轻轻。

    而那背影,也是唐绵绵最熟悉的背影。

    她心里莫名一痛,赶紧转身,强迫自己离开,并且走得很快,就好像那么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着她一样。

    几近逃离。

    当脚步声远离,黑暗的角落里,龙夜爵放开了许轻轻。

    许轻轻一个不留意,被他推在了一旁,痛得闷哼了一声,娇嗔道,“爵少,你也太不怜香惜玉了。”

    “这是支票。”男人拿出支票簿,随扯了一张给她。

    许轻轻翘着红唇结果,放在唇瓣吻了一下,才笑道,“爵少出手真是大方呢,下次有这么好康的事情,再叫我哦。”

    说罢,她踮起脚尖,趁其不备,在他颈项间的衣领上吻了一下,落下一个红痕。

    龙夜爵嫌弃的推开,“你干什么?”

    “人家奉送的嘛,毕竟你给了这么多,还没碰到我,多不划算啊。”许轻轻理所当然的说道。

    龙夜爵唇角抽了抽,转身冷漠的走掉,都没回头一下。

    许轻轻轻笑起来,将支票收到手包里,这才心满意足的打算离开。

    只是,还没走两步,就听到冷冽的声音响起,“我是打断你的腿呢,还是斩了你的手?更或者,把你这张美艳的脸庞划破呢?”

    许轻轻浑身冰凉,吓得差点跌倒在地,手中精致的手包也醉落在地,颤巍巍的叫了一声,“三,三爷……”

    “还认识我?看来眼睛还没瞎,那怎么就不长脑子呢?”男人阴郁的声音,在走道里响起,听得人毛骨悚然。

    许轻轻赶紧低下头,以向男人臣服的姿态,低头说道,“刚刚,刚刚是爵少说陪他演戏的,并没有碰到我。”

    “演戏?”男人的声音清扬起来,“唐绵绵?”

    “嗯,演给唐小姐看的。”

    许轻轻忐忑不安的回答。

    ****

    唐绵绵几乎狼狈的逃回了会场,脑子里都是刚刚的画面。

    他跟许轻轻在亲热。

    还是在他们曾经有个亲密的地方。

    不,不要去想,唐绵绵,你为什么要去想这些,为什么要难过?

    你不是已经要离开了吗?

    既然选择离开,他总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女人,难道她都要这么难过么?

    为什么会难过……是因为太在乎吗?

    这个问题,在她原本渐渐平静的心里,激荡起巨大的浪花,再无平静之日。

    双手拽紧了手里的提包,眼神慌乱不堪。

    “绵绵。”龙夜辰的声音,忽然在她身侧响起。

    唐绵绵一颤,有些慌乱的看了过去,脸上还是惊慌之色,也不知是为了龙夜辰忽然出现,还是因为方才的事情,“你,你怎么来了?”

    “绝世发了邀请函,所以过来了。”龙夜辰回答道。

    他的身侧,带的是唐绵绵没见面过的女伴。

    并不是龙夜辰的未婚妻,宁双凝。

    “那,那你难道不知道这是龙夜爵的地方吗?”唐绵绵担忧的问道。

    龙夜辰淡淡的笑了笑,目光却分外寒冷,“我怎么会不知道?”

    “那为什么……”

    “为什么会来是么?”龙夜辰打断了她的话,浅扬起唇,“我是做缩头乌龟的人吗?”

    也是。

    唐绵绵能理解龙夜辰的行为。

    就如她一样,明明不喜欢这里,可还是得来。

    而这一切的无奈,都是因为龙夜爵这个男人。

    他总有一种让人被逼疯的感觉。

    唐绵绵压下心里的怒气,对他笑了笑,“希望你今晚有收获吧。”

    “你有喜欢的吗?”龙夜辰答非所问。

    唐绵绵摇摇头,“我对这些本来就不感兴趣,怎么会喜欢?”

    龙夜辰想想也是。

    唐绵绵本就不是个物质的人,这些拍卖品就算价值连城,恐怕因为无法引起她半点兴趣。

    本来还想买点东西送给她,就当是……离别的礼物。

    想到离别,男人的眼神沉了沉。

    唐绵绵大概也知道他联想到了什么,便安慰的笑道,“总有人是过客,不是吗?不要多想,好好看吧,绝世的拍卖会,出手的都不是寻常东西。”

    “嗯,这些年只顾着忙碌,还很少有这样的时刻呢。”龙夜辰也轻松起来。

    难得她愿意跟自己多说话,他哪会心情不好。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唐绵绵看了看他的女伴,然后靠过去轻声问道,“宁小姐呢?”

    宁双凝?

    龙夜辰摇摇头,声线很冷,“不知道。”

    唐绵绵无力的摇摇头,“她其实对你是很上心的,何不回头看一下呢?”

    龙夜辰沉冷的剑眉拧了一下,脑海里蹦出一张秀气的小脸,似乎在更他怒吼。

    龙夜辰,我那么喜欢你,你喜欢我一下会死啊。

    他失笑的摇摇头,怎么会想到她?^_^67356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