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男人心才是海底针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守北疆一般是什么守的彩库宝典1.2.8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轻轻一举,就够她抢个半天了。

    “你还给我!”徐一一抢了半天没抢到,只能松开低沉的怒吼。

    就好像愤怒的小狮子一样,双眸泛红,也不知是委屈,还是愤怒。

    洛非墨仔细辨认了一番,确定了盒子里的东西,才惊讶的说道,“你居然买到了这幅拼图?”

    “还给我!”她俏脸一阵青白,特别是在被他辨认出来之后,更是无地自容。

    “叫什么叫?这不是赔给我的吗?既然是赔给我的,我为什么要还给你?”洛非墨直接绕开她,就要往里面走。#_#67356

    徐一一着急的跟了上来,试图抢回东西,一边解释,“不是赔给你的!”

    “不是?”他惊讶的看向她。

    这分明是他那被徐一一弄坏的拼图样板啊。

    徐一一咬着唇点头,很肯定的回答,“不是,现在可以还给我了吗?”

    洛非墨冷笑起来,双眼越来越眯起,“还?你把弄坏我的那副拼图还给我,我就还给你。”

    “你……”徐一一气得说不出话来,“你无理取闹!”

    弄坏的东西,怎么可能还原。

    付出的心,又怎么可能收回?

    洛非墨笃定了这个道理,更加肆无忌惮的说道,“所以,这是我的,是你赔给我的,你没资格拿回去!”

    徐一一又气又急,可也奈何不了洛非墨,只能红着眼眶说道,“你是洛世集团的继承人,洛家的大少爷,还稀罕这么一副拼图吗?”

    这讥诮的话,让洛非墨心里很不爽,回过头来问道,“就算我是洛世集团的继承人,洛家的大少爷,钱多到数不清又怎样?就不能稀罕这幅拼图吗?况且本就是你弄坏了我的拼图,我现在要求合理的赔偿,不为过吧?”

    “这一副真的不行,我下次再赔给你,不行吗?”

    “抱歉,没有下次,这东西我还真要定了。”洛非墨放下狠话,便转身离开,留给徐一一的,是一个无情的背影。

    也对,他的温柔一向都只是针对唐绵绵的。

    徐一一难过的抱着双臂,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付姐姐说,这样的拼图很难找,几乎可以说是绝迹了。#6.7356

    这一次能找到,完全是因为那个店主跟她是推心置腹的朋友,才会卖给她。

    现在洛非墨抢走了,她还拿什么去送给深哥哥?

    混蛋混蛋混蛋!

    每次都欺负她,自己到底是哪个地方得罪他了,至于他这么针对自己?

    晚餐的时候,龙宸羽听到自家妹妹又去找付夜白玩了,板着脸不高兴。

    而龙雅熙在面对自家那喜怒无常的哥哥时,自动选择忽视。

    泛着他经常生气,而且还是莫名其妙的那种,她早就淡定了。

    到是唐绵绵见小家伙板着脸,便问道,“怎么了?是今天老师训导你了吗?”

    “老师为什么要训导我?”龙宸羽不屑的问。

    “就是……他教的你不会,所以训导你啊。”唐绵绵理所当然的说道。

    龙宸羽淡淡的看了一眼唐绵绵,才傲慢的回答,“老师只会说我已经没什么可教你的了,你还是……回家自学吧。”

    “什么意思?”唐绵绵理解不过来。

    洛非墨不自在的咳嗽了一下,解释道,“意思是,他的知识量已经超过老师的了。”

    唐绵绵,“……”

    这么逆天,真的好吗?

    龙雅熙将一大颗的肉丸塞进嘴里,结果一时不慎哽住了。

    龙宸羽的忍耐也到了极限,端起水杯就往她嘴里塞,“龙雅熙你给我听着,下次再背着我去找那小子,看我怎么揍你。”

    “呜,嗝,呜呜,嗝……呜呜呜呜……”可怜的龙雅熙,面对威胁的时候,连哭都哭不出来。

    凭什么不让她去跟夜哥哥玩啊!凭什么!

    唐绵绵对这控妹心很重的龙宸羽,已经无话可说了。

    小公主白天太疯了,刚洗过澡就不住的打盹,唐绵绵抱着她上了床,又一次邀请龙宸羽,“宸宸,跟妈妈一起睡吧,妈妈好久都没抱着你睡觉了。”

    龙宸羽连眼皮都没抬一下,“龙雅熙睡觉姿势很不雅,妨碍到我了。”

    “……”这一次又被嫌弃了。

    邀请任务宣告失败,唐绵绵已经习惯了,并不觉得难受,而是躺在床上等电话。

    为什么要等电话,她自己都不知道。

    明知道已经离开了龙夜爵的控制,可为什么想他,却是自己做得最多的事?

    电话又在昨天那个点响起,这一次唐绵绵没有犹豫,直接接了起来,快得她都没有擦觉到自己的行为,“龙夜爵?”

    “嗯?”男人的声音很沉的样子,不知是疲惫,还是困乏。

    可却因为这慵懒,低沉性感得要命。

    唐绵绵心都漏跳了一拍,才支支吾吾的说道,“还没休息吗?”

    “刚刚午休。”

    “哦。”唐绵绵响起这个点,意大利正是午后时分。

    “你就哦一声?”

    “不然呢?”

    “比起这个哦,我喜欢那个哦。”男人忽然低沉的说道。

    唐绵绵起初没反应过来,还别扭的说道,“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区别很大。”他知道她没听懂那意思,还故意说道。

    唐绵绵顿住半响,才明白过来,这男人说的是什么意思!

    脸色一红,说话也支支吾吾起来,“没事的话,我要挂电话了!”

    “……”

    时间仿佛停顿了几秒,电话那头并没有声音。

    唐绵绵甚至一度以为是断了线或者网络差,还拿开仔细辨认了一下,确定还在通话中,又试探的问道,“龙夜爵?”

    “你不是要挂电话吗?”他终于开了口,声音清清冷冷,没有了刚才的慵懒。

    唐绵绵听不得他这样清冷的声音,怕他是生气,赶紧解释,“那个……我的意思是你在休息一下吧,我也要休息了。”

    “你回宁城……了?”

    这个问题,让唐绵绵心里一慌。

    她该怎么回答?

    而龙夜爵在这停顿的半响就已经明白,沉了声说道,“我要去开会了,挂了。”

    “龙夜爵……”

    嘟嘟嘟。

    手机传来了忙音,便恢复待机状态。

    唐绵绵的柳眉蹙了起来,看着手机好久,既是松口气的感觉,又是紧张。

    他是擦觉了什么吗?

    听那口气,应该没擦觉。

    那为什么像生气了?

    她回宁城,不是他知道的事情吗?

    他去意大利的时候,分明已经允许了,她真的离开了,他又这幅样子是什么意思?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依她来看,是男人心海底针还差不多。

    自己就没弄懂过这男人的心思。

    算了,不去想这些繁杂的事情了,唐绵绵将手机一丢,抱紧了小公主,开始数绵羊了。

    ****

    徐一一在洛非墨的窗户下站了好久。

    入冬的夜晚很冷,但却依旧无法阻止她要找回那副拼图的决心。

    只是这男人怎么还不睡觉?

    搓了搓手臂,又哈了一口气,却始终缓解不了寒冷带来的刺骨感觉。

    “混蛋!这么晚还不睡!是不是在看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啊?”她忍不住抱怨,又抬头往窗户看上去。

    窗户却忽然打开来徐一一避之不及,就这么猛不丁的被上面的人浇了一盆水下来……

    那水还是冰的!

    让本就冷得发抖的她,这一下更是如坠冰窖了。

    靠!

    洛非墨这混蛋还能再卑鄙点吗?

    洛非墨倒了一盆水,才漫不经心的往草地看去,故作惊讶的问道,“呀,你怎么在下面?”

    徐一一攥紧拳头,用尽了自己的制止力,才没冲上去找他算账!

    “我在修剪草坪!”她咬着牙说道。

    这理由有多不可信,她自己都不忍直视。

    到是洛非墨轻笑起来,“你这么勤快,看来我得给你涨工资了。”

    “那最好不过!谢谢你这个大肚的老板了!”

    “记得修剪好点,晚安。”洛非墨挥挥手,将窗户关上。

    徐一一这才跳脚起来。

    以为她不知道他房间里根本就没水盆这一类的东西吗?

    这男人就是故意的!

    知道她在外面,所以才接了水直接浇下来,为的就是警告她,他知道她的意图!

    混蛋混蛋!

    徐一一瑟瑟发抖的回房间,赶紧往水龙头下凑,开了天热水,缓解一下自己已经快没知觉的身体。

    本来打算偷的,看来是行不通了。

    而且经此一事,洛非墨肯定将拼图给藏了起来。

    她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跟着男人谈判了。

    距离深哥哥生日只有三天了,也就意味着她还有三天的时间,找他要回拼图。

    不择手段,也必须要讨回来!

    “哈秋!”徐一一重重的打了个喷嚏,才揉着鼻子,再一次诅咒这卑劣的男人今晚滚下床!

    隔天一早,陈秋华做了早餐,大家都落座了,唯一没有徐一一。

    唐绵绵好奇的问道,“妈,一一还没起床吗?”

    “可能吧,以前都是她准备早餐的,今天没准备我就准备了,我去看看。”陈秋华擦擦手,便去了徐一一的房间。

    没多会儿就急急忙忙的赶来,脸色慌张的说道,“不好了,一一生病了。”

    生病了?

    “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唐绵绵放下筷子,站起身来往徐一一的房间走。

    只是还没走两步,身边就闪过一个身影,速度快到差点撞翻了她。

    她惊讶的挑眉,回头看向饭桌前的人。

    原本还在淡然用餐的洛非墨,不见了。

    龙宸羽波澜不惊的抬起头,优雅的用餐巾纸擦拭着嘴唇,才慢慢的说道,“一一应该是感冒发烧了。”

    陈秋华惊讶的看向他,“宸宸,你怎么知道的?”

    她还没说是生什么病呢。

    “因为她昨晚被某人淋了一盆子的凉水,感冒也不足为奇了。”龙宸羽气定神闲的解释。

    唐绵绵在听到他的解说之后,更加疑惑,“是谁这么无良?居然在大晚上的浇了一一一身冷水?太没公德心了吧?诅咒他走路摔跤!”

    “碰!”

    抱着徐一一的洛非墨,华丽丽的摔倒在了走道里。^_^67356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