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三百七十五章 两个都是疯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版马会传真内部图库香港百乐彩总公司开奖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而昨夜狂欢的游艇,也在这个时候抵达。

    沈少恭第一时间下了游艇,往沙滩上跑了过来,楚临湘尾随其后。

    当他看到龙夜爵这么不顾一切的给唐绵绵坐着心脏复苏和人工呼吸之时,心中十分震惊。

    在沈少恭的记忆之中,从未见到龙夜爵哭过。

    他们甚至一度以为,龙夜爵是个没有眼泪的男人。

    可这一刻,沈少恭才知道,这个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年的认知,在这一刻被改写。#_#67356

    他蹲了下来,对龙夜爵说道,“爵,你冷静点,我来。”

    “唐绵绵,你给我醒过来!醒过来!”龙夜爵好似没听到沈少恭的话,继续给唐绵绵做着手中的动作。

    一刻都不愿停息。

    沈少恭无奈,只能翻看了唐绵绵的眼睛,在放在她颈项边感应了一下,才舒了口气,对疯了一样的龙夜爵说道,“爵!你冷静点!她没事,只是昏过去了。”

    “昏过去?”

    龙夜爵呆呆的看着沈少恭。

    沈少恭再次肯定点头,“对,只是昏过去了,你不要这么紧张。”

    “好……好……好……”他松懈下来,放开了手,眼前一黑,直接倒下。

    “爵!”沈少恭惊叫起来。

    蓝修赶紧过来帮忙,并给沈少恭解释,“爵少中了两枪,背部和小腿各一枪,已经撑了好久了。”

    “疯子!”沈少恭撕开了龙夜爵的衣服,看到上面触目惊心的伤口,只能说出这两个字。

    疯子。

    龙夜爵是个疯子。

    唐绵绵也是个疯子。

    蓝修也这么认为,很肯定的点头,“这两个都是疯子!”

    *****#6.7356

    “你说,她会不会失忆啊?”楚临湘看着病床上昏迷着的唐绵绵。

    都已经过了三天了,还没醒过来,真叫人担心。

    简爱到是很乐观,“只要还活着,失忆什么的无所谓啦。”

    “失忆了就不会设计了啊。”

    简爱,“……”

    要不要这么见到粗暴?

    “那还是不要失忆比较好!她可是我的摇钱树啊。”简爱立马改变了态度。

    楚临湘被她那逗趣的话弄得笑了出来,“我去问问少恭,看看是怎么回事。”

    “好。”简爱点点头,坐在沙发上继续等。

    虽然已经等了三天了,但她还是每天都来报道。

    唐绵绵在江城没多少熟人,她也算她的其中一个朋友了。

    没多会儿,楚临湘回了病房,小脸还有些微红,气息不稳的样子。

    简爱疑惑的问道,“沈医生的办公司就在隔壁啊,你怎么喘上了?”

    “这个……”楚临湘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还不是因为沈少恭那只色狼,又动手动脚的,她可是好不容易才逃脱过来的。

    简爱好像明白了什么,一副了然的模样,“你当我没问吧,不过你跟沈医生的感情真好。”

    楚临湘脸颊热得快融化了,只能支支吾吾的说道,“少恭说没什么大碍,因为撞到头部,所以才会持续昏迷,至于什么时候醒来,还不确定,得看她自己的身体机能了。”

    “唉,好好的一个生日,怎么就遇上这事儿了?”简爱都想不通了,“那些人呢?怎么处置的?”

    “落在蓝修跟慕翼城手里,能有好下场吗?”楚临湘不置可否的回答。

    简爱想了想,而后点头认可了她的说法,“肯定没什么好下场。”

    “不过那闵二被放回去了。”楚临湘无奈的说道。

    “什么?”简爱瞬间就愤怒了,“他可是罪魁后手!怎么能放他离开?”

    “闵二本身不算什么,只是他后面的人,得卖点面子。”楚临湘只能说这么多了。

    简爱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什么都不懂,毕竟三十来岁了,看的,目光也长远了一些,才点了点头,“懂了,谁都有为难之处嘛,不过龙夜爵肯定不会散罢甘休的。”

    “那是肯定,据说是做了交换的,反正吃亏的是闵二,他回去未必会有在这边的日子好过。”

    想想也是。

    这个世界上,阴暗的一面有很多很多,只不过不为人所知而已。

    叹了口气,简爱又看向病床的上的唐绵绵,“糖糖已经够苦了,还遇上这样的事情,老天爷太狠心了。”

    “谁说不是呢。”楚临湘也感叹。

    简爱看了看楚临湘,这个任何一个地方都精致得像洋娃娃的女人。

    据说也遇上过很多很多的事情,甚至坐了好多年的轮椅,现在才拥有了属于她的幸福。

    果然,每个人都不容易。

    好在她跟安义没遇上这么多的磨难,这么一想,她瞬间就觉得自己幸福了。

    “龙夜爵呢?”简爱从进医院开始,就没见到过这男人,只知道他受伤了。

    楚临湘摇摇头,也是一脸的茫然,“不知道,本来是一起回来的,可后来他就不见了,也不在沈氏医院。”

    简直直觉有问题,但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只能给安义打电话询问一下龙夜爵有没有去公司。

    安义的回答是龙夜爵已经将事务都交给他在处理,人没出现过。

    “奇怪,龙夜爵去哪里了?”简爱自言自语的收起了手机,起身去给唐绵绵嘴角蘸水润一润。

    唐绵绵的睫毛轻轻颤了颤,正好被简爱看到,她惊喜的说道,“糖糖?糖糖?”

    头好痛,眼皮好沉重,身子像是散了架一样……

    她这是怎么了?

    还未睁开眼睛的唐绵绵,脑子渐渐开始恢复了运行。

    耳边有人在叫着,好吵,都不是她想听到的声音。

    “绵绵,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楚临湘也轻轻的叫道,顺带按了呼叫铃。

    终于,她睁开沉重的眼皮,努力看清楚眼前的视线。

    刺眼的光,让她无法适应,只能闭上眼睛缓和一会,才慢慢睁开眼睛。

    楚临湘,简爱,沈少恭,以及不少的医生护士围在床前。

    “唐小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沈少恭一边检查,一边询问。

    唐绵绵没力气说话,只能用点头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没什么大碍,你现在只是身子有些虚,好好休息就没事了。”沈少恭检查完之后,做了一个结论。

    楚临湘跟简爱都大松一口气,止不住脸上的欣喜之色。

    “谢天谢地,终于醒了。”简爱双手合十,满脸的感激,“糖糖,你还认识我吧?没失忆吧?”

    唐绵绵眯了眯眼睛,有些无辜的看着她。

    这一看,吓得简爱一个哆嗦,“你,不会真的不认识我了吧?”

    楚临湘听到这回答,惊愕得围过来,“绵绵,你,你不会真的失忆了吧?”

    唐绵绵只是睁着眼睛看着她们。

    两个女人急得团团转,简爱一个劲的着急,“怎么办?要不去叫医生再来看看?”

    “好,我这就去叫少恭。”楚临湘着急的转身。

    唐绵绵在关键时刻伸手拉住了她,微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没有失忆?你没有失忆?”简爱激动起来,恨不得扑上去给唐绵绵一个熊抱。

    唐绵绵再次点点头,然后有些头痛的闭上了眼睛。

    后脑勺的地方,撞上了礁石,真的很痛。

    刚刚只不过是说不出来话,没想到这两人会急切成那样子。

    确定没事,两人也安分下来。

    知道第二天早上,她才再次醒来。

    病房里只有仪器的声音,简爱跟楚临湘都已经回家了,只有一个私人护理在守着她。

    见到她醒来,立马过来温柔的问道,“唐小姐,请问需要什么帮忙?”

    “……”她努力张张嘴,可却发现说不出话来。

    “唐小姐?”看护有些疑惑的叫道。

    她呆呆的看向看护,而后指指对面的水。

    看护明白过来,迅速给她倒了一杯温度适中的水递给她。

    唐绵绵用吸管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每一次吞咽,都很艰难,但实在太渴了,顾不上这些疼痛,也将一大半杯水喝得干干净净,才觉得好受了一些。

    “唐小姐,沈医生说你今日可以吃一些流食了,你们家的保姆估计一会就给你送粥过来,你吃一点吧。”看护微笑着说道。

    她说的应该是晓月吧,唐绵绵点了点头,依旧没说话。

    看护只觉得奇怪,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唐小姐,你,你没办法说话吗?”

    唐绵绵在她惊讶的目光中点点头,指指自己的喉咙,又摆摆手,表示自己说不出来。

    看护惊愕了一下,才着急的说道,“那我去跟沈医生说一下,你等一下。”

    说罢,看护急急忙忙的出了病房,只留下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发呆。

    她的声带很疼,可能是溺水呛着了,但为什么说话不出话来?

    她又昏迷几天了?

    ……龙夜爵呢?

    为什么没看到他?

    一切的一切,她都想问,可就是说不出口。

    沈少恭很快就赶了过来,给唐绵绵做了一系列的检查,最后说道,“唐小姐,你应该是声带受损,再加上重度脑震荡引起的后遗症,所以暂时无法说话,不过不要紧张,这样的情况只是暂时的,之后会好起来的。”

    唐绵绵点了点头,并没有很紧张。

    一双清澈的眼睛,犹犹豫豫的看着沈少恭,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沈少恭当然知道她的心思,但却没有明说什么,又叮嘱了一些要注意的事项,才离开了病房。

    至始至终,他都没提及龙夜爵的事情,这让唐绵绵心里很是不安。

    没多会儿,晓月送了粥过来,见到唐绵绵醒来,高兴不已,唧唧咋咋的说了一堆的事情。

    唐绵绵安安静静的听着,不时吃一小口小米粥。

    晓月已经掌握了她的口味,这小米粥熬煮得十分符合她胃口。

    再加上几日未进食,她慢慢的吃了小半碗,身子也有了一些体力。

    晓月已经从看护那里知道唐绵绵暂时不能说话,所以总是自言自语,偶尔问一个问题之后,又自己敷衍过去,生怕触及到了她心里的不安。

    唐绵绵终究还是按耐不住,伸手在晓月面前晃了晃,打断了她的自言自语,比划了一下,大概是要笔和纸。^_^67356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