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七百四十六章 想动他除非我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马经玄机图2018第49期天空彩彩票与你同行水果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24小时过去了,君彻并没醒来。

    李心念因为太过疲惫,靠在沙发上打着盹。

    护士每隔十分钟就会来检查一次。

    可君彻却没有任何的反应,还是之前的样子,仿佛睡着了一样。

    当护士再一次进来的时候,李心念有些紧张的问道,“都已经过去24小时了,他怎么还没醒来啊?”

    护士一边做检查一边回答,“徐医生不是说48小时吗?这48小时如果没醒来,那只能说明没救了。”#_#67356

    “这……”李心念着急起来,时间一久,她的耐心也已经用尽了,直接出了病房去找徐一夕询问情况。

    徐一夕从昨晚到现在,都没休息过,一直在做实验反应。

    李心念找来,他不得不暂停实验。

    李心念问的,无非还是关于君彻什么时候醒来的问题。

    徐一夕的脸色不大好,但还是耐着性子给她解释,“他这个病史有二十五年了,病因一直没找到过,所以我无法给你准确的答案。”

    “病因都不知道?”李心念很是吃惊,“而且已经有二十五年的病史了?为什么他平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两样?”

    “这个谁都没办法解释,但事实就是这样,其实当年他伤害你的那一晚,也是他病发的时候,可能是因为药性刺激的原因,总之当时的他,做的那些事情,其实并非他本意。”

    这件事情,君彻从不愿多说。

    但徐一夕是他的医生,自然知道这些。

    之前君彻不让他告知任何人,可现在情况的偶已经这样了,徐一夕觉得,还是应该告诉李心念。

    是是非非,留给她自己去判断。

    李心念没想到,当年的事情的背后,事实是这样的。

    当年她最初认识的君彻,虽然有着富二代都有的嚣张狂妄,但本质却没多恶劣。

    所以她才会跟他说了很多自己的事情。

    而她也知道君彻对龙夜爵有恨意,毕竟他的腿,就是因为那场比赛而摔断的。

    只不过因为李心念的劝说,君彻并未计较,反而还跟他做了朋友。

    直至那个晚上,她被关在了那间房子里,再迎接而来的,就是地狱般的恐怖。

    李心念急忙回神,让自己不要去想那恐怖的夜晚。

    “伤害就是伤害了,找这样的理由,说服不了谁。”李心念冷然的道。

    徐一夕眼神一黯,淡淡的道,“君少也是这么说的,所以他从来不解释。”

    李心念心里沉了一下,转身出了病房。

    徐一夕在她身后摇头,有一种淡淡的,又说不上来的情绪。

    只是李心念才走没多久,呼叫铃又大声的响起,徐一夕一看是君彻病房的,急忙拿着听诊器冲了出去。

    还为进入病房,就听到里面传来了阵阵的争吵。

    “你们想做什么?出去!我没允许你们进来!”

    这是李心念在呵斥人。

    徐一夕推开病房门,发现病房里站着好几个黑衣人。

    而为首的那个,正是君耀。

    他傲慢的看向李心念,不理会她的呵斥,“李小姐,君彻是我弟弟,他生病了,我来看看都不可以吗?就算你是他的未婚妻,也没有资格隐瞒君彻的病情吧?”

    “看望他?我看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什么好心!”李心念鄙夷的骂道。

    君耀面不改色,视线却时不时的往君彻看去,“再怎么说,我们也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弟,一家人,六小姐又何必这样形容呢?我是真心来看他的。”

    “真不真心,只有你自己知道!”李心念丝毫不退让,就这么挡在君耀跟君彻的中间。

    君耀试了几次,都被她挡了回来。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身份,君耀早就不客气了。

    他冷冷的扫向不退让的李心念,态度渐渐变得强硬起来,“李小姐,恕我直言,我是君家的当家人,君彻出了事情,我作为大家长,肯定是要看看望的,并且要了解他的状况,你这样不是为难我吗?况且,你还没嫁给君彻呢,也不算我们君家的一份子,所以最应该出去的人,是你!”

    李心念被他这么一说,顿时觉得没了底气,“我不管你怎么说,我就是不准你靠近他!谁靠近,我对谁不客气!”

    “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君耀目光变得凶狠起来。

    徐一夕急忙打破几人的对峙,“我是君彻的医生,病人需要休息,请你们不要争吵。”

    君耀冷冷的看向徐一夕,“你有什么资格说话?滚出去!”

    徐一夕跟君彻的关系,君耀是知道的,所以对他说话才不那么客气。

    李心念见状,不悦的说道,“他是君彻的主治医生,你有什么资格说他?该滚出去的人是你!”

    “主治医生?”君耀嘲弄的笑了起来,“君彻的病有救吗?他就是个疯子,若不是君家的人怜悯他,他早就进精神病院了!”

    “你……”李心念浑身都气得颤抖起来。

    虽然她也不喜欢君彻,但她也听不得别人这么辱骂她。

    “你给我滚出去!我看你才是疯子,疯狗,到处咬人!滚!”李心念抓着一旁的水果就往君耀砸了过去。

    跟在君耀身边的黑衣人挡了下来。

    君耀的脾气也被挑战到了极限,他直接吩咐道,“把这两个人给我扔出去!不要妨碍我接君彻回去。”

    “你敢动他试试!”李心念愤怒的大叫起来。

    但黑衣人已经围了上来,直接将她反剪起来。

    徐一夕想帮李心念,也被君耀带来的黑衣人给制服了。

    这些人都是经过训练的,徐一夕跟李心念根本就不是对手。

    君耀走过去,一巴掌就打在了徐一夕的脸上,“君彻的事情,我以后再跟你算账!我今天是来带君彻走的,以后他的病,就交给我请的医生,而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做你的医生,别再参合他的事情!”

    “你凭什么?”徐一夕试图挣扎,但终究是抵不过黑衣人的强大力道。

    君彻早就看不惯徐一夕了,一直都想找机会对他动手。

    之前因为君彻的护着,他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这一次,又怎么会放过?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年是你在给他治疗,但是你治疗好了吗?没那个能耐,就应该早点滚蛋!”君耀恶狠狠的说道,冷硬的面部因为凶狠而有些扭曲。

    徐一夕又被黑衣人狠狠的教训了一番。

    李心念在一旁受制,帮不上忙,只能气愤的骂着,“君耀,你敢动他试试!我绝对不会轻饶你的!”

    “虽然你依靠年家,但是李小姐,我做的事情只是带我弟弟回去接受最好的治疗而已,你没资格阻止好吗?”君耀冷笑道。

    徐一夕吐了一口血骂道,“他根本就是想害死君少,绝对不会给他救治的!”

    “闭嘴!”黑衣人又是狠狠一拳打在了徐一夕的脸上。

    而君耀冷笑着往君彻走去。

    只要他摘了君彻的呼吸器,再强行带走,君彻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问题了。

    李心念的愤怒也到了极点,她一口咬住了黑衣人。

    黑衣人被咬得吃痛松开。

    李心念发疯一般的冲过去,将君耀狠狠推开,而后挡在君彻的面前,“君耀,你住手!我是不会让你动他的,你想带走他,除非我死了!”

    君耀目露凶光的看向李心念,“是你逼我的!”

    黑衣人再度围了上去,李心念知道自己抵抗不了多久,想拿着手机报警。

    自己颤抖的手,却被人握住。

    虽然那手很冰凉,但却仿佛能稳定她慌乱的心一样。

    李心念急忙回头,看到君彻自己摘掉呼吸器,慢慢的坐了起来。

    她心里大喜,急忙问道,“你醒了?”

    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希望君彻醒来过。

    而君耀的脸色却极为难看。

    君彻慢慢的坐起身,目光清冷无波的看向君耀,嘴角淡淡勾起,似笑非笑,“我亲爱的堂哥,你是在我病房演戏,好让我早点醒来吗?”

    君耀被他讽刺的脸色阴沉,握着双拳咬牙,“我是来探望你的。”

    “那我还要感谢你了?”君彻傲慢的轻笑。

    “……”君耀下颚紧绷着。

    天知道他现在多想冲上去,将君彻打昏带走都好。

    “只是我弄不懂,你这架势真的是来看望我的吗?怎么没带水果呢?而且为什么打了我的医生?甚至还为难我的未婚妻?嗯??”君彻幽冷的目光微微一米,投射出阴狠的光。

    君耀见状,背脊都忍不住发凉,“你弄错了,我并没与为难她,你医生是因为冒犯我,才被打的,至于水果,因为我太着急来看你,所以忘记买了,你若是需要,我马上叫人送来。”

    “不用了。”君彻握着李心念的手紧了几分,又道,“大家心知肚明就好,堂哥就不用找这种冠冕堂皇的说辞了。”

    “……”

    “既然看也看过了,我这样子似乎也死不了,所以请回吧,我要休息了,而且你打扰到我了。”君彻脸色渐渐冷了下来。

    君耀再找不到合适的机会逗留,也知道君彻醒了,他就没办法动他了,只能愤恨不甘的离开。

    李心念僵直着背脊,知道君耀的人离开,才虚软的喘着气,“还好你醒了。” 珠联璧合:痴情暖少宠成瘾:

    君彻松开了她的手,慢慢的往后一靠,“我以为最不想我醒来的人,是你。”

    李心念心里一惊,有些不安的看向君彻。

    此刻的他,目光意味深长,叫她看不透猜不到。

    而徐一夕忍着痛过来给君彻检查身子。

    君彻微微闭上了眼睛,任由徐一夕检查。

    “君少,你现在的状况渐渐稳定了。”徐一夕宣布了进展。

    李心念心里暗暗的松了口气,但也有些害怕起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