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八百章 这叫跪得容易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今晚恃码开奖结果查询彩票分析软件下载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小张,“……”

    原来……少奶奶爱吃榴莲这种重口味的食物啊?

    但是以前怎么没听说过啊?

    小张满心怀疑,但也不忘跟她聊天,“我有个亲戚,是专门做水果的,他知道哪里的水果最好,少奶奶要是喜欢吃榴莲,我让他给你留最好的金枕榴莲呀。”

    “我不吃。”

    “那这个……”#_#67356

    唐绵绵冷艳一笑,“给你们家爵少准备的。”

    小张,“……”

    他为什么背脊突然凉飕飕的呢?

    小张不敢再说话了,将唐绵绵送回帝豪之后,就赶紧离开。

    还不忘跟自己家少爷通个气,“少爷,少奶奶特地给您买了榴莲,当时她说的时候,表情有点怪呢。”

    正在翻看文件的某人动作一顿,不确定的问道,“榴莲?”

    “嗯,很大一个!”

    小张特地强调了这一点,连安义都忍不住喷了。

    很大一个的榴莲啊……

    真是忍不住想给唐绵绵点赞。

    龙夜爵回到帝豪,因为提前得到了小张的通知,他也有所准备。

    一进去,就发现唐绵绵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仔细的研究着什么。

    龙夜爵不动声色的走了过去,像往常一样叫她,“媳妇儿,吃饭了吗?”

    “吃了。”

    “我还没吃呢,怎么不等我一起吃?”

    唐绵绵抬眸看向她,“我以为你今天有应酬,所以没等你。”

    好吧,龙夜爵现在不在意晚餐的事情,而是她面前那个硕大的榴莲,“你买的?”

    唐绵绵诚实的点头,“嗯,还花了我不少钱呢。”

    “有切好的,怎么不选那种?这个你还得自己切开。”龙夜爵诚恳的建议。

    唐绵绵却微微一笑,“切好的,肯定会少了很多乐趣。”

    乐趣……

    龙夜爵忽然觉得背脊发凉,得赶紧找合适的理由离开才行,“我上楼去洗澡,你继续研究吧。”

    “等一下,你帮我把它抱上去好了。”

    “榴莲抱上去做什么?会有味道的!”龙夜爵赶紧反对。

    “没事,我不打开,不会有味道的。”唐绵绵再一次微笑的保证。

    龙夜爵又一次恶寒了。

    他戒备的看了她好几眼,才上前去抱榴莲,甚至还在心里盘算着,一会要不要故意摔倒,把榴莲摔坏了也好。

    臭一下,总比跪榴莲要好吧?

    “你小心点,别摔着了。”唐绵绵适时的提醒龙夜爵,“不过摔了也没事,皮总会在。”

    龙夜爵,“……”

    为什么他怎么听,都觉得是在针对自己呢?

    难道今晚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吗?

    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楼,龙夜爵将榴莲放在茶几上,这才正色的看向唐绵绵,“媳妇儿。”

    “嗯?你不是要去洗澡吗?快去啊。”唐绵绵又开始研究起榴莲来,还催促他去忙活自己的。

    “那个,坦白,能不能从宽处置?”

    唐绵绵收回一直放在榴莲上的视线,淡淡的看向龙夜爵,“坦白?坦白什么?”

    “白天在市政大厦外的事情,我可以解释的。”

    “哦。”

    哦?

    就这样?

    龙夜爵心又悬高了几分,“她当时退出了竞标会,所以我去了解一下情况,你也知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嘛,她现在是我的对手,我肯定是要了解一下的,结果她跟我说要做最后的告别,了断过去,就……抱了。”

    唐绵绵淡淡的挑眉,但还是刚刚的语气,“哦。”

    又是哦?

    为什么龙夜爵更不安呢?

    “不是说好坦白从宽的吗?”

    “你太天真了。”

    龙夜爵顿时有种不好的感觉。

    唐绵绵甜甜一笑,“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这话你没听过吗?”

    听过。

    只不过以前是他对别人说。

    龙夜爵哪里想过,自己也有这么一天啊?

    人的一身,果然是有起有落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唐绵绵是他的克星!

    既然都是克星了,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龙夜爵认命的抱起榴莲,郑重其事的说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这个是吧?我跪!”

    唐绵绵淡淡的看着他,没说话。

    龙夜爵一咬牙,往地上一放,就要跪了上去。

    “慢着。”唐绵绵在他跪上去的前一秒开了口。

    他从没觉得这两个字有这么动听过,灵活的站起身来,兴奋的看着她,“所以我不用跪了吗?”

    “看在你这么诚心认错的份上,这次就算了,但是你要记住了,下不为例!”

    龙夜爵如获大赦,一把抱住了她,重重的吻了上去。

    就知道自己媳妇儿是个深明大义,又温柔善良的好媳妇儿!

    唐绵绵本来就只是想吓吓他而已,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抱一起就算了,还上了新闻。

    也不看看那些记者怎么写的,她现在又不是以前了,出去总要面对人的。

    这新闻一出,那些人都是怎么看她的?

    所以必须要警示一下龙夜爵才行!

    龙夜爵的生扑也渐渐变了味,唐绵绵浑身软得不像话,就这么任由他上下其手。

    可今天爵少心情好,抱着她转了个方向,就自己躺下,让她在上面,并诱惑他道,“帮我解开衣服。”

    “不要……”

    “乖。”

    唐绵绵被动的让他拉着手解衣服,眼睛惊慌的闭上。

    耳畔传来了龙夜爵呼吸急促的声音。

    十分钟后,唐绵绵猛然睁开眼睛,按着手下感觉到的东西问道,“龙夜爵,这是什么?!”

    龙夜爵,“……”

    该死!

    一碰上她,就忘记自己的正事了。

    唐绵绵气愤的扬了扬手中的东西质问,“说啊,这是什么!”

    “……跪得容易……”

    唐绵绵,“……”

    她真的真的真的很无语!

    “你还真是出息了!居然还知道这叫跪得容易?”

    龙夜爵干咳了一下,“那个,这是安义良心推荐的,我也是从他那里才知道,这叫跪得容易。”

    “……”

    真是一丘之貉!!

    “今晚你给我睡沙发!”唐绵绵气呼呼的将那跪得容易砸在了龙夜爵的俊脸上,起身往大床走去。

    龙夜爵那个幽怨啊。

    早知道就不应该听信安义的话了。

    什么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混蛋!看他明天不扣他的奖金!

    出的什么馊主意!

    只是,就算再幽怨,他也只能睡沙发了,因为他知道,媳妇儿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看看还冲动的自己,生生被打断的滋味,真不好受啊!

    他暗自在心里决定,明天不仅要扣掉安义的奖金,还要将他的产假都给销了!

    此时正在给老婆熬汤的安义,忽然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

    简爱已经胖了整整一圈,肚子大的不像话了,预产期就在下个月了。

    听到安义这个喷嚏,不免嫌弃的蹙眉,“你是不是感冒了?感冒了可别在这里,免得传染给我。”

    被嫌弃的安义,“……”

    自从老婆怀孕之后,他就沦为了这个家最最最最最不重要的一部分。

    随时随地,都会被赶出门的,真是心塞塞的。

    ***

    君彻将李心念送回了家。

    并且,是年老所在的那个家之后,就开车离去。

    李心念打他电话,他也不接,问了路西法和徐妈,都说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这让李心念有些担忧起来,连跟年老下棋,都没了心思,总是输。

    年老不得不打断棋局,关切的问道,“心念,是不是心里有事?”

    李心念回过神来,有些不自在的点头。

    “江城塔这个项目输了就输了,年轻人总要受一些挫折能成长,这次我们输了,下次就更有经验了一些,不要那么大压力。”年老语重心长的劝着李心念。

    “我知道的,外公。”李心念其实从刚才回来到现在,想的都不是失去项目这件事情,而是君彻。

    年老又咳嗽了几下,徐侯赶紧给他弄了暖炉过来。

    虽然气候还不是很凉,但对身体不怎么好的年老来说,就如同寒冬了。

    虽然一直有在调理身子,但病情就是不见好。

    李心念将棋盘收了起来,让徐侯拿了药过来,守着年老吃药,“外公,你的身体一直不好,如果国内实在不能治疗,我们去意大利吧。”

    “人老了就这样,不用在意的,我没什么大碍。”年老摇摇头,“对了,菲菲呢?最近怎么很少见她?”

    “她不是每天都回来吗?怎么会??”李心念有些意外。

    年老蹙了蹙眉。

    徐侯解释道,“菲菲小姐很少回家,就算回来,也是醉得不省人事的。”

    “这样啊,那我明天问问,看看是什么情况。”李心念急忙说道,就怕年老太担心。

    年老看了一眼徐侯,徐侯就从一旁的木盒里拿了一叠照片出来,李心念接过,有些不解的看向年老。

    “这啊,是我让徐侯准备的名单,上面的人都是青年才俊,小康家庭,我的意思,是给菲菲找个好的归属。”

    李心念随意翻看着手中的照片,“菲菲她是什么意思?”

    “她好像不愿意。”徐侯不悦的说道。

    年老安排这件事情,就已经很费心了,结果乔羽菲还不接受,徐侯自然看不惯。

    再加上她平时在家里作威作福的,底下的人都对她有意见。

    徐侯巴不得乔羽菲赶紧嫁出去呢,恶习太多了。

    “我找机会劝劝,她的年岁的确不小了,有个归宿,外公也能放心。”李心念体贴的说道。

    这时门外传来了阵阵声音。

    是乔羽菲的。

    她从楼下上楼,一到房间就发飙,“你们到底会不会收拾房间?谁让你们动我的东西了?滚出去!”

    哐的一声,好像是什么东西砸碎了。

    伴随着佣人的惨叫声,传入了书房里。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