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九百六十五章 悔得肠子都青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六合历史开奖记录查询香港正版跑狗玄机彩图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岁月是最公平的东西,会在每个人的脸上留下痕迹,看看现在的秦思悦,哪里还能想到,她当年也是个风韵犹存的美人儿呢?

    秦思悦愧疚的看向唐绵绵,“龙太太,我知道我当年有很多事情做得不对,但是这次,我真的想告诉你,我和我们家的人,都不知道他在哪里去了,我们也在找,不骗你的。”

    唐绵绵看她那泛红的眼眶,就知道秦思悦说的是真话,只能道谢,“没事,那打扰你了。”

    听到她这么说,秦思悦松了口气,急忙想关上门,但龙夜爵却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爵少,我说的都是真的!没有半句虚言!”秦思悦着急的解释,就怕龙夜爵不相信自己。

    龙夜爵对她的解释只当是没听到,淡淡的说道,“你说的是真是假,验证一下就可以了。”#_#67356

    “验?验证?怎么验证?”秦思悦不明所以。

    龙夜爵嘴角冷冷的勾起一个弧度,看得人心里不寒而栗。

    秦思悦都已经下得背脊发凉了。

    一个小时之后,她才明白龙夜爵所说的验证是什么。

    苏家剩下的人,都被龙夜爵的人给控制了。

    苏世杰的父亲本来就有病,这会儿更是气得上气不接下气,秦思悦都顾不上跟龙夜爵争辩了,着急的照顾着丈夫。

    龙夜爵让手下的人将消息全部都放出去了,如果苏世杰能看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回来。

    只是等到傍晚,都没有任何消息回来,派出去的人也查探过了,苏世杰并没有什么仇家,所以暂时无从下手。

    又是一次无功而返,龙夜爵的心情并不好,开车回去的时候,脸上都是严肃的表情。

    这一次反而是唐绵绵反过来安慰他。

    夫妻之间的相处模式不就是这样吗?

    相互安慰,相互携手,共同扶持。

    朱文怡早早让人准备好了晚餐,一等二人到家,就可以用餐了。

    虽然等了很久,却没人抱怨,有的,都是安慰。

    龙夜爵始终想不通,这件事情,怎么会一点蛛丝马迹都查不到呢?

    到底是何人,能做得这么干净?

    ***

    医院。

    乔羽菲拿到了结果,是她用李心念的头发跟唐绵绵的头发做的鉴定报告。

    能拿到唐绵绵的头发,可是费了一些心思的。

    好在她刚住院离开,她在垃圾桶里翻找了很久才找到的,马上让人做了鉴定报告。

    上面显示的结果,让她脸色有些怪异。

    谁曾想到,李心念跟唐绵绵,居然是姐妹呢?

    谁又能想到,唐绵绵居然是年老的外孙女呢?

    这个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却都让他们遇在一起了。

    李心念最开始爱的人是龙夜爵,而龙夜爵却爱上了唐绵绵。

    而唐绵绵跟李心念这对亲姐妹,当初还曾争执过。

    最过的,莫过于唐绵绵两次抢婚李心念吧?

    啧啧,乔羽菲嘲弄的摇头,对床上的年老说道,“我亲爱的外公,你可能没想到吧?当初你那么讨厌的唐绵绵,还帮着李心念对付的唐绵绵,差点被你害死的唐绵绵,居然是你的亲外孙女呢,真是好笑,你知道这个结果,开不开心呢?”

    年老的脸,面无表情。

    或者说,想有表情,却无能为力。

    但他心里明白啊,能听到乔羽菲的话,内心那叫一个后悔。

    当初年非凡将唐绵绵邀请到意大利的时候,他也曾以为唐绵绵就是自己的外孙女,如果不是当时的年龄对不上,恐怕都调查了。

    后来找到了李心念,他才以为唐绵绵不是,再加上帮着李心念抢夺龙夜爵的时候,对唐绵绵根本就没有好感,又怎么会往这方面想呢?

    后来细查之后得到芮芮当初在精神病院还生了一个孩子,而那个孩子,他以为是乔羽菲,毕竟芮芮的玉坠在她身上,也没跟唐绵绵联想在一起过。

    现在乔羽菲这么残酷的揭开了事实,年老又怎么可能不后悔呢?

    只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他躺在这里不能动弹,只能被强迫听乔羽菲说这些气他的话,哪怕气得心里吐血,还是无能为力。

    “哦,你看我这记性。”乔羽菲像模像样的敲了一下自己的头,“你现在哪里会开心呢?你都已经瘫痪了,笑都笑不出来了呢,恐怕连我的话都挺不好吧,哈哈,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报应!”

    年老的心,狠狠一沉。

    乔羽菲继续嘲讽道,“这就是你作恶多端的报应!如果你醒着肯定会后悔得吐血吧?哈哈,我还真想看到你那个样子呢,那真是太有趣了,比看大片还有趣呢,哈哈……”

    乔羽菲无比的高兴,当着年老的面,将那份鉴定报告给烧掉了。

    房间里的烟雾开始弥漫起来,乔羽菲打开了窗户,让烟雾出去,靠着窗户一边欣赏年老那面无表情的脸,心情无比的痛快。

    这时李心念推门进来,被房间里的烟雾弄得蹙起了柳眉,“怎么会有烟雾啊?”

    乔羽菲赶紧把垃圾桶往病床下踢了去,笑着说道,“可能是外面跑进来的啊,刚刚我看到有人在抽烟。”

    “也不像是香烟的味道啊。”李心念疑惑了一下。

    乔羽菲马上转移话题,对她说道,“今天外公的状态还算不错,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来,唉……”

    一提到年老,李心念的心就沉了下来,同样难过。

    只不过一个是真的,一个是虚情假意而已。

    李心念坐在乔羽菲端来的椅子上,握着年老那枯瘦的手,“外公,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年老想回答能,但是他说不出来,连握握手,都不行,哪怕他用尽了全力,却也无法挣脱身体的牵制,只能干着急。

    “外公,我相信你会一点点的好起来的,这段时间,我都会在江城陪你的,你快点好起来好不好?”李心念哽咽着说道。

    乔羽菲在她身后,表情有些幸灾乐祸。

    她心想,年老醒不来最好呢,醒不来,她就不会暴露了。

    不过这种幸灾乐祸,在李心念转过头的时候,又换成了一脸的悲伤,同样乞求着,“是啊,我做梦都希望外公能好起来,说起来,都怪唐绵绵,那女人太恶毒了,居然连老人都不放过,你看我这额头的伤疤,又得去做祛疤手术了。”

    李心念不太喜欢乔羽菲这么说,毕竟这一次不是唐绵绵的话,恐怕她的命也保不住。

    算起来,唐绵绵已经救过自己两次了。

    以前那一次,是有成见在,她没多感谢人家。

    这一次又救了自己,李心念特意让君彻准备好礼物去看唐绵绵的,为的就是亲自表达她的谢意。

    虽然乔羽菲是自己的妹妹,但是……她还是不喜欢她说话的语气,只能说道,“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再提及了,都过去了,还提及做什么?”

    乔羽菲冷哼,十分不爽,“不是我提,按理说,应该将她抓起来的,要不是她靠着龙夜爵无法无天惯了,真将她送到警察局了。”

    李心念叹了口气,“如果是那样,你也早在局子里了。”

    这话,到是让乔羽菲没法反驳。

    李心念又说道,“既然现在大家都平安无事,你就不要再惹是生非了,这几天看你忙着照顾外公也是听有孝心的,继续这样下去,好好好的静一下自己的心,明白吗?”

    “……是。”乔羽菲回答得不情不愿。

    李心念又陪了年老一阵儿,直至君彻打电话来说他已经在来医院的路上了,她才起身,也不忘叮嘱乔羽菲,“我要回病房了,你好好照顾外公,我听小暖说,她下午就过来替换你,到时候你就回去休息一下,明天再来好了。”

    “好,你去。”乔羽菲还巴不得李心念走呢,多她,多碍眼啊?

    还总是教训自己,早就受够了。

    李心念一走,乔羽菲的本性又暴露了,她坐在方才李心念坐的椅子上,轻蔑的睨着床上的年老,“看到没有,不管我做了什么,你的孙子孙女外孙女,都还会把我当成是亲人一样来对待,而你真的亲人唐绵绵,却被他们当成了仇人,多好?高兴吧?”

    高兴!

    高兴!

    他怎么可能高兴!

    年老气得心脏都要爆掉了,可还是不能奈何这个恶毒的女人,只能干着急,只能气得吐血。

    “你呀,早点死吧,死了之后,我拿了你的遗产就远走高飞了,而唐绵绵,这一辈子,都没办法跟年家有任何关系了,哈哈,光是想想,就觉得很爽呢?”乔羽菲越说越得意。

    年老心中愤怒冲天。

    她还想要自己的遗产!绝对不可能!

    可及时他心里这么想,却也明白,那份遗嘱,他早就立过了,的确是有乔羽菲的一份……

    年老后悔啊,后悔得肠子都青了,为什么当初要瞎了眼,把这个白眼狼认了回来呢?

    不然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自己了,的确是报应啊,报应啊……

    李心念在回病房的路上,看到一个带着口罩的护士捂着肚子靠在洗手间的门口喘气,处于关心,她过去询问了一下,“护士小姐,请问你需要帮忙吗?” -珠联璧合:痴情暖少宠成瘾

    “需要……我肚子好痛,求你扶我去一下洗手间好不好?”

    “好,来,手伸过来。”李心念扶着她往洗手间走去。

    “谢谢你啊,你真是个好人。”护士小姐感激的说道。

    李心念正想说没什么,却看到那护士小姐已经摘下了口罩,好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自己脖子一痛……

    护士手中的针管已经扎在了她的脖子上,她的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洗手间里出来好几个穿着护士衣服的人,扎针的那个说道,“收拾一下,带走。”

    “是。”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