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九百九十九章 奇怪的关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不起眼的暴利小生意4887开奖现场直播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不管是助理,还是你们先生,我现在就要知道我太太在哪里!”君彻的态度已经强硬了起来,“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虽然受制于人,但他君彻也不是那么容易认输的。

    李斯特见无法劝阻,心里十分着急,再次拨打了南涧助理的电话,这一次,连助理都不接听了。

    这让君彻十分愤怒,他起身就要往门口走去,并扬言,不会就这么坐以待毙,他必须要主动出击了。

    “君先生,先生吩咐过,你不能出这个庄严的。”李斯特小跑着追了过去。

    君彻回头就是一拳,重重的打在了李斯特的脸上,“谁都别拦着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_#67356

    “君先生……”李斯特顾不上自己的伤势,开口劝阻。

    “抱歉,我回来晚了。”一个低沉的嗓音响起,打断了二人的对峙。

    一听到这声音,李斯特顿时松懈下来,急忙弯腰行礼,“先生。”

    “去处理一下伤口吧。”南涧淡淡的对李斯特说道。

    “谢谢先生。”李斯特行了个礼,才转身离开了。

    君彻目光直直的看着进来的男人,这应该就是夜西戎的父亲了,因为他们父子二人,很是相似。

    龙夜爵看了夜西戎一眼,才起身走向南涧,唐绵绵急忙跟在他身后,小心的看着这刚进门的男人。

    虽然无声的看着,却让她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

    不愧是l国的总统阁下,这气势,与一般人就很不一样。

    随意的一个眼神,都有着尊贵不凡的气势,可以预见他平时万人之上的模样。

    而此时的南涧,目光就落在大厅里,唯一一个没有关注他的人身上。

    那个正在吃着葡萄的唯姨。

    “西戎,这葡萄很甜,我喜欢吃。”唯姨专心致志的吃着葡萄,时不时的还跟夜西戎聊两句。

    夜西戎的注意力都被南涧吸引走了,所以没回答。

    唯姨便没再问,继续吃着葡萄,天真无邪得让南涧恍惚看到了第一次遇见她的时的情形。

    “芮芮……”他口中呢喃出声,虽然不大,却足够让跟过来的唐绵绵听到。

    她惊讶的看着南涧,又回头看向唯姨,很是意外。

    难道唯姨就是芮芮?

    这也不是没可能的,毕竟,她的思绪是不正常的,弄错也是情有可原。

    “南先生,请否回答我一下,我的妻子在不在你手里?”君彻冷冽开口,目光直直的看向南涧。

    龙夜爵也开了口,“还有我儿子司司,我想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南涧将外套递给了助理,这才正色的看向询问自己的二人,“坐下说吧,我知道你们有很多要问我的。”

    说完,他便直直的往唯姨这边走了古来。

    脚下步伐岁稳定,但他的心,却没那么稳定。

    唯姨也感觉到了他的视线,有种熟悉又热烈的感觉,这是让唯姨不安的因素,她不由自主的往夜西戎那边靠了靠,“西戎,我怕。”

    “妈,我在的,没事。”夜西戎揽着唯姨,这才冷冷的看向南涧,眼眸里有警告的意思。

    南涧只得在二人对面坐下,而君彻跟龙夜爵等人,也相继坐下。

    既然南涧说了要坐下来谈,那就坐下来谈好了,不急于这一事。

    南涧好不容易才从唯姨身上,将视线收了回来,看向君彻道,“心念很好,你放心,过几天你们就能见面了。”

    “好不好那是你说的,我没见到,不会相信你的。”君彻冷冷的回击。

    对于君彻这强势的态度,南涧则显得淡然镇定,“心念是我女儿,我自然会对她好。”

    “什么?”

    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都很吃惊。

    特别是君彻,他从没想过,整个人居然是李心念的父亲!

    那就是说……李心念跟夜西戎是亲姐弟了?

    这跨越也太大了,叫人完全理解不了。

    南涧肯定的说道,“所以你大可以放心,她既是我女儿,我又怎么可能会为难她呢?只是现在她不在此处,你暂时没办法见到。”

    “不可能的,你怎么会是心念的父亲呢?”君彻还没接受这个消息。

    “你觉得我像是那种随便说说的人吗?”南涧反问道。

    君彻被这个问题问住了。

    南涧是什么身份?

    l国的总统阁下,自然不会随便说这样的慌,所以,他就是李心念的父亲!

    这个消息让好多人都没回过神来,连唐绵绵都被惊愕到了。

    龙夜爵是最先冷静过来的那人,他并不在乎李心念是不是他女儿,他只在乎司司,“南先生,那我的儿子司司呢?”

    “他很好,过几天就会让你们见到的。”

    “我想我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的,我是来带走司司的,他是我儿子,你没有权利带走他!”龙夜爵态度强硬起来。

    之前没跟李斯特翻脸是因为,他还不清楚南涧的目的。

    而且司司就在他手上,自己自然是要小心一些的。

    南涧听闻之后,只是微微蹙着眉头,“司司暂时不能跟你走。”

    “我刚才说得很清楚了,我不是来征求你意见的!”龙夜爵已经开始动怒了。

    唐绵绵拉着他的手,也开了口,“南先生,司司是我们的孩子,我希望你能看在我们作为父母思念孩子的份上,让我们把司司带回去吧,拜托你了。”

    “你的孩子?”南涧黑眸微微眯了一下。

    唐绵绵点了点头,被他打量,没有半分的退却,依旧很坚定的看着他,“是的,司司是我们的孩子。”

    “我暂时还不了解情况,不过我留下司司,是跟他的生命有关,等到我确定他生命安全无虞之后,才能放人。”

    “什么意思?”龙夜爵跟唐绵绵都紧张起来。

    南涧还来不及回答,助理就走了过来说道,“阁下,理事会来电。”

    “我知道了。”南涧起身,单手扣着西服扣子,对几人说道,“我还有点事情,抱歉,失陪了。”

    “等等,你话还没说清楚!”唐绵绵着急的站起身来。

    龙夜爵直接几步越了过去,拦住了南涧的去路。

    一直没说话的夜西戎,也开了口,“就算总统阁下很忙,也不至于连一点事情都说不清楚吧?”

    面对几人的质疑,南涧面不改色,“我这边是真的很忙,所以只能抱歉了。”

    “是啊,很忙,忙到二十多年都可以不闻不问。”夜西戎嘲讽的冷笑起来。

    南涧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随后看了唯姨一眼。

    唯姨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让南涧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回头,他道,“抱歉。”

    说完,他越过龙夜爵就要走。

    龙夜爵直接抓住了他胸前的衣襟就要质问,一把枪抵在了他的头顶。

    是南涧的保镖,而且不止一个,全都虎视眈眈的看着龙夜爵。

    唐绵绵尖叫起来,“你们要干什么!放下!”

    南涧也微微蹙了眉头,“放下。”

    “先生……”为首的保镖还想说什么,却被南涧瞪了回去。

    龙夜爵眯了眯眸子,危险的看着南涧。

    南涧还是那么淡然,面对龙夜爵的这番激动,平静的开口,“我是真的有急事,等我处理完了,会给你们一个解释的。”

    “龙夜爵。”唐绵绵害怕的拉着他,让他不要跟南涧起冲突。

    权衡利弊,龙夜爵松了手。

    南涧面不改色的整理完衣服,便跟着助理离开了。

    那些保护南涧的保镖,还是戒备的看着龙夜爵,确定他不会有什么过激的行为之后,才放心的跟着南涧离开。

    大厅里,又一次安静下来。

    唐绵绵舒了口气劝龙夜爵,“你别冲动啊,万一他们不讲理怎么办?”

    刚才那一下,她是真的吓着了。

    比自己被枪口对着,还要惊吓。

    龙夜爵只得握住她的手,让她安心,“好了,没事了。”

    “嗯,不管怎么样,我希望大家都安全。”唐绵绵到现在都还有些惊魂未定。

    夜西戎的脸上很阴沉,一直坐在唯姨身边,薄唇紧抿着。

    唐绵绵知道,此时他才是最难受的那个。

    李心念是南涧女儿的消息,让君彻到现在都还一片混乱。

    南涧此次走之后,唐绵绵再见到,是第二天中午了。

    经过了一个晚上的冷静思考,唐绵绵对南涧这个人,多了几分好奇。

    原本她就是随处走走,毕竟在房间里闷着也是闷着。

    哪知道就这么遇上了南涧。

    此时的他,正专注的看着前方,那申请,跟唐绵绵初次见他时很不一样。

    即使隔了一点距离,唐绵绵还是能感觉到,那流动在南涧眼眸中的,是情意。

    是谁?

    让南涧看得这么专注呢?

    唐绵绵轻轻的移动脚步,顺着南涧的视线看过去,这一看,大为惊讶。

    而此时,南涧也发现了他,眉头微微的拧了起来,似乎很不喜欢她的出现,打扰了自己的宁静。

    唐绵绵尴尬的点点头打招呼,“南先生。”

    “我刚回来。”南涧解释道。

    唐绵绵愣了一下,才想起他是在给自己解释,怕她误会南涧早早回来,而不去见他们了。  [ban^fusheng]. 首发

    她尴尬的笑了笑,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由着他去误会了。

    不过她时而还是偷偷的看看南涧方才看的人,正是唯姨。

    此时的唯姨,正在前方的一大片多肉花园里,打理着那些花。

    唐绵绵还极少见到这样的唯姨,安静,且唯美。

    与那些色彩艳丽的多肉相互映衬,成就了一副美丽的画面。

    唯姨完美的侧颜,让唐绵绵竟然有一种想把这画面记录下来的冲动。

    正这么想,她听到身侧的咔嚓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