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一千零一章 我只管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新版跑狗图86期香港正版挂牌最快资料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这个消息,让唐绵绵猛然清醒过来,一敲脑门说道,“你不说我还忘记了,当初你用李心念的生日作为密码,我还好奇过,这个生日到底是谁的,原来是李心念的……”

    一听到她提这个,龙夜爵的脸都绿了,“想到哪儿去了,当初那些密码都是她设置的,跟我可没关系。”

    “你没反对不是吗?”唐绵绵哼哼道。

    龙夜爵无力的翻白眼,他是解释不清楚了。

    当年,他就是懒得弄这些,毕竟当初一心都在事业上,哪里想过儿女情长?

    若是知道这件事情会对以后有影响,他可是打死都不会用那个密码!#_#67356

    当初李心念每天都来烦自己,他不堪其烦,只能让她随意进入了,因为那样,自己至少能清净点,总不能她每次来,自己都要去开门什么的吧?

    当然,这可不能让唐绵绵知道,龙夜爵只能放在心里想想了。

    言归正传,龙夜爵这么一说之后,唐绵绵也把两件事情串联了起来,也就得出了一个结论,“李心念还真有可能是夜西戎的姐姐,缘分还真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啊。”

    “别人的缘分我不管,我只需要我们的缘分就行。”

    唐绵绵抿嘴偷笑,“是。”

    ***

    是夜。

    南涧忙完公事,在回庄园的时候,顿了一下,吩咐司机突然改道,到了他另一处隐秘的住所。

    这里,也正是李心念和司司所在的地方。

    他们到这里,也已经有大半个月了。

    时间能消磨一切,李心念从最初的强烈反对,到现在的渐渐接受,慢慢冷静了下来。

    虽然每天还是会想着,应该怎么离开这里,怎么跟君彻联系上?

    分开的这一个多月里,她发现自己脑子里想的人,都是君彻。

    也才发现,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深深的爱上了君彻。

    这种爱,跟当初对龙夜爵那种盲目的爱很不一样,是让心里甜蜜,必有回响的爱情。

    又是一个日落,李心念坐在窗户上,看着外面暮色渐渐沉寂下来,心里又少了一丝希望。

    君彻,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见到?

    “小姐小姐,先生回来了。”小荣急匆匆的跑来说道。

    距离上一次南涧回来,已经是十天之前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李心念急忙从窗户上越了下来,还差点摔了一跤。

    “小姐,你小心点。”小荣急忙扶着她。

    “我没事,他现在在哪里?带我去见他!”李心念激动的说道。

    小荣解释道,“先生刚回房间去洗漱去了。”

    “那就去大厅等着。”李心念当即决定。

    出了房间,正在下楼的时候,李心念碰上了上楼的沈良辰。

    经过了这二十多天的相处,沈良辰对李心念没那么抵触,但也没什么好态度就对了。

    李心念也不怎么理会沈良辰,到是每天都会去陪司司。

    小家伙对她已经有了感情,每次见到她就笑,弄得李心念很是疼爱这个孩子。

    哪怕知道这孩子是唐绵绵的,她也没有了芥蒂。

    两人擦身而过,谁也没跟谁说话。

    到了大厅,小荣看了看离去的沈良辰,才跟李心念说道,“小姐,你有没有发现,沈小姐最近很嚣张啊,特别是在你面前。”

    “没注意。”李心念才没那个功夫去关注沈良辰呢。

    “其实不止是在你面前,私底下,她对我们也是这样的,很趾高气昂的,当自己是这里的主人一样了。”小荣有些小小的抱怨。

    毕竟,她也是吃过沈良辰亏的人,多少会有点怨气。

    李心念随意的翻看着杂志,也没怎么关心小荣说的什么。

    小荣自说自话起来,“其实她这么得意,是因为知道了一个消息,才开始嚣张起来的。”

    “嗯?什么消息?”李心念漫不经心的问道。

    小荣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看到之后,才凑过去说道,“她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消息,知道自己是南涧先生的女儿,这才把自己当大小姐一样高高在上的。”

    李心念翻看杂志的动作一顿,挑眉看向小荣,“她是南涧的女儿?”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先生的事情,我们这些做下人的是不能过问的,不过沈良辰那么得意,估计这件事情是八九不离十了。”小荣语气微酸的说道。

    李心念冷哼一声,“管她是不是,她敢在我面前得意试试!”

    “也是,她再得意,也不敢在小姐面前嚣张的,毕竟你也是先生的贵客。”小荣赶紧奉承着。

    李心念白了她一眼,“你有见过我这种贵客吗?自由都被限制了,还是被强行带来的。”

    小荣囧了一下,小小的解释,“我也是听管家这么说的,先生吩咐,一定要好好伺候好小姐的,如果不是贵客,不会有这样的待遇,先生可是很少这么关心别人的。”

    “好了,别给我洗脑了,你们先生再好,都跟我没关系,因为我对他,只有讨厌!”李心念反感的说道。

    小荣只好保持沉默了。

    而此时楼上,沈良辰被管家带到了南涧的房间。

    南涧已经换上了家居服,正在喝咖啡,听到敲门声之后说了一声请进之后,便站到了窗户边。

    这个窗户是大落地窗样式的,从这里能将前方一大片的景色都尽收眼底。

    而这一片美丽的景色之中,有一半是多肉植物。

    沈良辰到这里来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也知道这男人对多肉植物有一种近乎变态的喜爱,喜爱到所有住的地方,都会有这样的植物。

    “南先生,你找我?”沈良辰进来之后,小心翼翼的开口。

    南涧转身,看向刚进来的沈良辰,眉目冷峻。

    接触到他的视线,沈良辰莫名紧张,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司司,是你的孩子吗?”南涧问道。

    沈良辰心里狠狠一紧,十分惶恐,不懂南涧为何忽然会问这个问题。

    司司自然不是她的孩子,但她想到了苏世杰之前告诉自己的事情。

    南涧很重视这个孩子,他能保住命,全靠这个孩子。

    现在他这么问,是不是代表,他开始怀疑了呢?

    万一她知道实情,自己会不会被灭掉?

    虽然到南涧这里的时间不长,但多少还是知道一点这男人的底细。

    用权势滔天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他是l国的总统,既然是总统,便是掌握着生杀大权的人。

    自己无依无靠,无权无势的,他要掉自己的命,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南涧肯放过她,离开他的庇护,自己还是死路一条,龙夜爵也不会放过她的。

    所以沈良辰很紧张,但心里也有了一些底,便沉着的回答道,“是的。”

    南涧眉头微微蹙了一下,随后道,“你出去吧。”

    “……好。”沈良辰很不安,但不得不退下。

    等沈良辰一走,南涧才拿出手机按下了一个号码,“萧政,帮我再做一次亲子鉴定,沈良辰的。”

    吩咐完之后,南涧又一次站到了窗户边,看着那些夜灯下的多肉植物。

    他会有这样的癖好,紧紧是因为睹物思人。

    这些肉肉的小植物,芮芮喜欢。

    这二十多年来,他就靠着这些植物,来寄思。

    这种心情,又有谁能懂呢?

    小荣战战兢兢的送茶上来,敲门之后,等候南涧的吩咐。

    南涧同意之后,小荣才走了进去,给他递上了茶水。

    “她还没睡吗?”

    “啊?”小荣惊吓了一下,没想到先生会突然跟自己说话,随后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又急忙点头,“嗯,小姐在大厅的。”

    “知道了,你去忙吧。”

    “是。”

    小荣小心的推出房间,关上门之后,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心里还是有些胆战心惊的,想来,先生想必是看穿了她的用意。

    的确是李心念吩咐她这么做的,不过好在先生没有动怒。

    十分钟后,南涧下楼来了。

    李心念已经翻看过五六本杂志了,根本没什么心思看,见到南涧下楼,立马站起身看向他。

    南涧面不改色的走了过来,在她面前坐下,“你在等我?”

    “是的。”李心念大方的承认,“从到这里来之后,你就很少出现,我试图联系过你,都失败了,知道你回来了,我又怎么会错过呢?”

    言外之意,她没有莽撞的闯入他的书房,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

    南涧淡淡的笑了笑,“你跟你母亲不像,你母亲的性格,很温和。”

    “……什么意思?”李心念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说,一时间愣住,没理会过来,只能呆呆的看着他。

    南涧抬抬手,示意她道,“坐下吧,正好我也有事要找你。”

    李心念安然的坐下了,毕竟她再怎么着急,也是没用的。

    既然南涧愿意跟自己谈了,她也不用急于一时。

    安心坐下之后,李心念目光淡淡的看向南涧,有些冷,有些质问,“南先生,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认识我母亲?”

    “嗯。”南涧委实不喜欢她叫自己南先生的称呼,为此,眉头又一次蹙了起来,稍显不悦。 ㊣:㊣\\、//㊣

    李心念无视他这种冷然,继续追问,“你突然提及我母亲,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先说另外一件事情吧。”南涧双手交叉放置在膝盖上,目光清冷,眉目冷然,“你的丈夫,君彻先生找来了。”

    “真的?”李心念吃惊不已。

    她就知道君彻会找到自己的!

    可欣喜之后,李心念又有些紧张了,南涧说君彻找来了,那意思就是说他对君彻了若指掌。

    若他要为难君彻,或是图谋不轨的话,君彻在明处,南涧在暗处,对君彻而言是很不利的!

    她的脸色顿时就沉冷了下来,急切的问道,“你想做什么?他是我丈夫,请你不要为难他!”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