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奇怪女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四不像神兽简介2018精准四肖期期中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这一怒,让不少胆小的人开始退缩。

    南涧慢慢的往前走,那些人就一点点的往后退。

    南章等人是亲眼看着南涧将那么一群人给逼退下来,他们好半响都没反应过来。

    还是南明先开口,“三叔,你也别怪二叔他们太莽撞,他们也是关系则乱,毕竟这有关l国的大业。”

    南明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南章收起惊慌,镇定的问道,“是你躲在楼上这么久,我是让我的人去请你下楼来而已,这没有什么不妥。”

    “这作风跟二哥还真像。”南涧冷冷的笑了起来,犀利的眸子扫过众人,“这些年来我对你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看在你们都是我南家的人,不是什么过激的事情,我都可以忍,但一味的忍让,却让你们得寸进尺了是吗?”#_#67356

    南章被这么逼问,有些心虚,“我都说了,只是请你下楼来,因为你在楼上躲得太久了。”

    “三叔,我作证,二叔真没有别的意思。”南明在一旁帮南章说话。

    南峰也猛点头,“三哥,一码事归一码事,我们来找你,是为了求证你到底是真是假而已,你不要去扯其他事情好不好?”

    南涧冷冽的眼神扫了过来,让南峰识相的闭了嘴。

    他看向南明,“还有你,南明,别以为你的那些小动作没人知道,我没有戳穿,是希望你能知难而退。”

    “三叔,你这话我就听不明白了。”南明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南涧没有跟他争论,直接走到主位上坐了下来,“你们今天来的目的,我还不清楚吗?想把我从大位上拉下来是吗?然后呢?谁有这个能力坐?”

    “这……”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谁都不好开口。

    哪怕是南章,也不敢说我可以坐。

    “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样做的后果?l国内乱的事情传出去,会引来多少灾难?你们想过吗?”

    面对南涧的质问,没人能答得上来,全都沉默着。

    “你们有钱有势,就算发生事件,你们都可以安全离开,可那些没有能力的百姓呢?你们想过他们的处境吗?没想过是吧?因为你们从来都只为自己着想,而不是为他们着想!看看你们那副嘴脸,有什么资格站在我这里?都给我滚!”

    南涧的一同怒火,吓到了不少的人。

    心虚的,瞎参合的,都趁机滚了。

    可那几个发起事件的人,却不甘心了。

    南章更是咬牙坚持,哪怕在面对南涧这样质问的时候,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三弟,我就是想知道你到底是真是假而已,你只需要回答我刚才的那个问题就行。”

    “我若是回答出来了,你打算怎么办?”南涧冷笑着反问。

    南章愣了一下,一时间回答不出来。

    南涧翘起腿,冷蔑的看向他,“不知道?还是想不到?我来告诉你好了,如果我是假的,那么你,就能得到我的位置,得到至高无上的权利是吗?然后呢?把你看不惯的人,得罪你的人,以及对你不服从的人,没有利益可图的人,都除掉是吗?”

    “你,你别危言耸听,我没有那么打算!”在南涧的逼问之下,南章慌乱起来。

    但他这话,却足够将南涧提出的前半部分质疑全都印证了。

    那些跟南章有过过节的,或者利益冲突的人,都是脸色一变,纷纷坐不住了。

    个个起身告辞,惹来南章的愤怒,“你们要做什么?你们干什么?来的时候不是说好的吗?你们给我站住!”

    只是没人再听他的话,全都离开了。

    南章气得不轻,回头瞪向南涧,“你这个冒牌货,还好意思在这里糊弄人是吗?我今天非要揭穿你的真面目!赶紧说吧,你到底是谁?我或许还能饶你不死。”

    “二哥,如果我是真的南涧,你又会怎么办?或者说,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南涧并没因为他的愤怒而动容,依旧气定神闲。

    南章慌乱起来,“反正你就是假的,这个假设不成立!”

    南峰也在一旁点头,承认这一点。

    他们也是有很十足的把握,才会这么贸然前来的,自然不会给自己留后路。

    到是南明,仿佛想到了什么,表情一冷,“三叔,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就先告辞了。”

    南章十分吃惊的看向南明,“南明,难道你也……”

    “二叔,我是真有事,对不起。”南明歉意的说道。

    南章却不领情,“他们没那个胆子就算了,你也这样,我还真是小瞧了你。”

    “二叔,你别多想,我就是有紧急的事情而已。”南明并没打算多解释,看了一眼自己的那些人,他们全都明白过来,纷纷离开。

    剩下为数不多的人,见到南明都离开了,也不敢再逗留,又走了一批。

    前后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里,该走的都走了,只剩下南峰兄弟俩孤军奋战了。

    “既然二哥不想知道这个假设的立场,那就等一会告诉你好了,现在我们返回来,回答你最初的那个问题,关于我们在一年前的约定。”南涧眯起黑眸,暗芒闪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一年前跟我约定的事,是想让我把南峰一直在争取的那个项目给你。”

    “哥,你怎么这样?”南峰一听就急了,“你不是说那个项目给我做吗?”

    “我……”南章没想到南涧会把约定说出来,他是料定他是假的,才敢这么理直气壮前来的。

    南峰气得有些红了眼,“哥,我以为你是真心支持我的,没想到你私底下还有这样的打算!”

    “你别听他误导,我的意思是,这个项目给我做,让他给你弄更大的项目。”南章着急解释。

    可这个时候,解释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南明不再,那个约定是真是假已经没办法验证了,全凭南涧说了算。

    再加上南章的自乱阵脚,反而让自己露出了马脚,没办法解释清楚了。

    兄弟反目,是迟早的事情了。

    这一下,南章跟南峰彻底败了。

    哪怕南涧不出手,光他们兄弟俩的互相数落,就足以让南涧渔翁得利了。

    事情就这么圆满的解决了,连李斯特都觉得惊讶,在人都走完之后,他才走上去对他说道,“西戎少爷,你简直太厉害了,料事如神啊!刚才的时候我真的被吓到了,以为这一次我们都挺不过去了。”

    被询问的男人则是笑而不语。

    李斯特还在絮絮叨叨着,“我都吓得一头冷汗了,还好西戎少爷有魄力,惊险过关,我得赶紧去通知绵绵小姐她们。”

    “李斯特,你什么时候单子这么小了?”男人轻笑着问道。

    李斯特一愣,随即吃惊的看向他,“你……”

    楼上,响起了夜西戎揶揄的声音,“虽然我觉得我也与有破例,但是李管家,你这一次夸错人了。”

    “这……是怎么回事?”李斯特根本就没反应过来,而后又吃惊的叫道,“先生!是先生!先生你回来了?”

    “嗯。”南涧点点头,有些疲乏的坐回座位上,“去给我泡杯热茶,我平时爱喝的那种。”

    “好,好,我这就去。”李斯特兴奋的去给南涧泡茶去了。

    他没想到,先生居然回来了。

    太好了,只要先生回来了,一切就都好起来了。

    龙夜爵已经给唐绵绵打电话让她回来了,此时她们已经在路上,十分的急切。

    夜西戎还顶着跟南涧一样的容貌,看着真的南涧出现,他有些不自在,对龙夜爵叫道,“姐夫,让你的那些化妆师来一下吧,我觉得我应该卸妆了。”

    “好,卸妆比上妆还辛苦,你可能得忍受一下了。”

    “那不叫事。”夜西戎现在是无事一身轻,心里也舒坦了一些。

    转身就看到还坐在书房里的贝飞。

    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外面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她却云淡风轻的坐在那里玩手机,好像跟她没关一样。

    可自己父亲,又是她亲自带回来的。

    夜西戎想不通,最后还是进了书房,坐在她对面,蹙眉看着她。

    贝飞也任由他这么看着,并没说什么。

    只是盯得太久,让她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便抬起头看向他。

    那双眼睛,冷得叫人感觉到一阵寒冷。

    夜西戎蹙起眉头,不得不开口,“贝飞小姐,今天真的很感谢你能及时出现,帮我解了围。”

    “我没有要帮你。”贝飞冷冷的开口,眼神平静清冷,“我只是跟唐绵绵做了一个交易。”

    “你知道她叫唐绵绵?”夜西戎有些吃惊。

    贝飞淡淡的点头,“调查过。”

    而且是特地的调查,当然,以她的性子,是不会说的。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不过跟她能做什么交易?”夜西戎好奇起来。

    贝飞又垂下了清冷的眼眸,无比云淡风轻,“这跟你没关系。”

    “……” ㊣:㊣\\、//㊣

    好吧,他这叫自讨没趣。

    以为自己是一个很冷的人,没想到还遇上了一个更冷的人。

    他看看四周这些价值连城的礼品,愈发的对贝飞好奇了。

    ***

    唐绵绵跟李心念赶了回来,见到大厅里的南涧,纷纷激动得红了眼眶。

    南涧也起身,仿佛忘记了自己的疲惫,看着她们,再看看她们身后的年应芮,一时间也动容万分。

    “阿南。”年应芮还不知道南涧出的那些事情,所以比唐绵绵她们情绪要冷静了很多,“今早为什么要送我们离开啊?我以为你遇上了什么危险。”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