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迁就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最快历吏开奖记录kj金凤凰开奖现场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差不多吧。”

    “如果我学你,恐怕身边会有更多的女人。”莫成宇一针见血的指出了他的弱点。

    季之东被他呛得脸色沉了下来,“所以你就找那么个女人来气我妹妹?我看你对那女人也未必是真心的,不过是害了她而已。”

    “哦?”莫成宇微微挑了一下眉。

    季之东被他看得心虚,转头就走,“反正我该说的都说了,你看着办。”

    直至他上车离去,莫成宇都没再说过话,而车子也始终停在那里,没有动过。#_#67356

    好一会儿,他才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帮我找一个叫陈墨的代驾。”

    对方把电话告知了他,他又打了这个号码。

    电话很久才接了起来,里面的声音有些沉,但还是很礼貌的问道,“请问是要叫代驾是吗?”

    “我是莫成宇。”他直接报了自己的姓名。

    陈墨一愣,看了看手机上的号码,又靠近耳朵边,不确定的问道,“是……我认识的那个莫成宇?”

    “你认识几个莫成宇?”

    “就一个……”

    “你在哪里?”

    陈墨看了看四周,随后报出了地点,“在湖滨广场旁边的小吃街街口,你有什么事情吗?喂,喂?”

    电话已经切断了,陈墨打开了通话记录,看着那号码,最后在屏幕上按了几下,便将她的号码存入了电话薄中。

    已经快到秋天了,又下了一场大雨,此时的街道上还有些微微发凉。

    而陈墨站着的街口位置,又是风最大的地方,没多会就将她头发吹得凌乱起来。

    第二个电话进来,她迅速接起,“莫成宇你找我有事吗?”

    “啊?代驾?是我是,不过……我现在在帮别人代驾,你可以找一下其他人,嗯,抱歉。”

    挂了电话,陈墨又开始等了起来。

    虽然莫成宇没说他到底回不回来,可她还是下意识的在这里等,哪怕推掉了自己好不容易才有的活儿。

    ***

    季之东回到酒店,看了看时间,其实还早,七点,正是江城最热闹的时候。

    来这里的时间虽然不长,可他已经把整个江城都熟悉了一遍。

    知道哪里的早餐最好吃,哪里夜场最好玩,哪里的妞最正点。

    原本很热闹放肆的生活,在几天前,突然间就归于平静了。

    起因,无非是因为景染。

    他以前有过无数女人,自己都数不清了,各式各样的,性格各异的。

    不管有多难搞,他总是能拿下。

    久而久之,他已经没了那种兴致。

    这一次碰上景染,他好像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死了好久的心突然复活了一样。

    那种感觉,是别的女人从没给他过的。

    所以不管景染多嫌弃,多冷漠,他都还是想靠近。

    哪怕她不跟自己说话,只是看一眼,那一天都觉得特别满足。

    之前的两次偶遇,他本就一直念念不忘,甚至又一次还梦见了这么个名字都叫不出来的女人。

    第二天一早醒来,发现裤子湿了的季之东头一次囧得想撞墙。

    后来他又开始放纵自己,找很多的女人,以为这样能麻痹自己。

    可当再一次遇上她的时候,那些所谓的坚持都不堪一击。

    季之东丢掉了手里的遥控器,起身就出了酒店。

    不管多晚,他还是想去看看她。

    腾龙苑。

    景染刚刚回来,一整天的时间,她就坐在莫氏总公司对面的咖啡厅里,或多或少是希望能看他一眼吧。

    只是距离太远,她并没能看到,心里有些发空的回来,靠着门突感无力。

    刚缓过劲来,打算洗个澡就睡下了,身后却传来了敲门声。

    她蹙了蹙眉,不用去看,也能猜到这敲门的人是谁。

    只是她不理会,对方也不在乎,依旧固执的敲着门,而且一声不一声响。

    景染知道,自己若再不开门,这男人肯定又要用昨天那一招,到时候自己还不是得妥协。

    无奈,她只能一脸疲惫的打开了门。

    一束火红的玫瑰出现在了她的眼前,男人故意捏着嗓子说话,“猜猜我是谁?”

    “季先生,已经很晚了。”景染无奈的提醒他。

    “猜得这么快?看来是心里有我哦。”季之东放低花束,对她灿烂一笑,“送给你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不喜欢。”她拒绝得干脆。

    从头到尾,她拒绝他都是这么干脆。

    只是好像没什么效果而已。

    “不喜欢吗?那明天换其他花好了。”季之东随手就把花丢到了一旁的垃圾桶,又把另外一边的东西拧了起来,在她眼前一晃,“这个你总归喜欢的。”

    “我不……”

    景染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季之东打断了,“别跟我说你不喜欢,我都问过林阿姨了,她说过你最爱这家的黑森林蛋糕。”

    她冷了他一眼。

    “一直站在门口吗?赶紧请我进去,一起吃,我买了双份。”

    说完季之东就要推门,景染快速接过他手中的蛋糕,又急速的关上了门,对着门外傻眼的男人说道,“谢谢季先生的蛋糕,不过时间不早了,我要休息了,你也回去吧,晚安。”

    季之东,“……”

    看来今天是进不去了,季之东失笑了一下,随后跟着道了一声,“那,晚安。”

    景染听到门外的人走了,这才放下心来,看了看手中的蛋糕。

    的确是她爱吃的,只是……她没什么胃口吃而已。

    价格不菲的蛋糕随手就被她丢到了垃圾桶里,也将季之东的一番心意,丢弃了。

    楼下,季之东又坐在车里抽烟,视线直勾勾的看着景染房间的窗户,脑海里想着此刻的她到底在做些什么?

    洗澡?

    还是在吃他买的蛋糕?

    后者的可能性估计不大,那女人,心思狠着呢,说不要就不要的。

    他也是脑抽了,刚才路过花店的时候,硬是冲动的进了花店,买了最具代表爱情的红玫瑰。

    并且是很有寓意的九十九朵。

    送玫瑰这种事情,他做过,但不是亲力亲为。

    以前为了泡妞,他送了不少,都没费什么心思。

    而且后来的那些女人,他也根本不屑送花了,随便带她们去逛逛街,或者买点名牌包什么的,对方就死心塌地了。

    烦。

    现在呢,遇上对手了。

    和女人,不好泡,可他偏生喜欢,而且还喜欢得紧。

    季之东自己都弄不懂这种感情,明明认识没多久,怎么就觉得死心塌地了呢?

    他想起白日里自己劝妹妹的那番话,明明对方不喜欢你,你还死心塌地的喜欢有什么用?

    季知夏的回答是什么?

    有了她,其他任何人都看不上了,眼睛里只能容得下她,也只想娶她,不管谁反对都没用,心已经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

    真是该死的准!

    他把烟嘴狠狠的往外一丢,拿着手机又给小李打电话,“我让你给我问的房子搞定了没有?多少钱都不是问题,只要你能帮我弄到,给我办好了这件事儿,好处少不了你的,放心吧。”

    现在这社会,都是见钱眼开的人,对方一听说有好处,自然马不停蹄的去办。

    而季之东,已经等不及想搬到景染对面跟她做邻居了。

    到时候,他看她还怎么拒绝得了。

    现在不喜欢,没准儿以后就喜欢了。

    小吃街。

    陈墨在冷风中等了四十多分钟,总算等到了莫成宇。

    因为揽胜去维修了,他开了其他车,很低调的一款奥迪。

    都是车停到了面前,她才发现是他,急忙弯腰往里面看,脸上都是笑。

    莫成宇打开窗户对她说道,“我过去停车,你等我一下。”

    “好。”她乖巧的答道。

    反正都等了这么久,也不在乎再等一会儿了。

    莫成宇将车停靠在车位之后,才往她走了过来。

    陈墨努力整理着自己一头凌乱的头发,想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

    白天被公司解雇之后,她连剩下的工资都没能拿到,用老板的话来说,没让她赔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虽然已经受过很多委屈,但那一刻,陈墨还是没忍住哭了。

    下午饭都没吃,打电话问了问陈晨的状况,就来上班了。

    也不知道眼睛还红不红,会不会被看出来。

    莫成宇走过来,看了看里面的小吃街,不免又被勾起一些记忆。

    “莫少,你找我有事儿吗?”陈墨先开口问道。

    “嗯。”他淡淡的点了头,“吃饭了吗?”

    “还没……”

    “那边吃边谈吧。”

    他往小吃街走了去,陈墨赶紧跟上。

    小吃街里的东西很多,而且价格低廉,是陈墨最喜欢的地方。

    只是因为从小就过得拮据,她连小吃街这种地方,都很少来。

    莫成宇走了几步,回头问她,“你想吃什么?”

    她看了看前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臭豆腐。”

    男人沉铸寡淡的五官闪过一丝异色,眼底深处有着点点星芒,不等陈墨看清,便转身往臭豆腐的摊位走去。

    陈墨有些后悔,为什么不说淑女一点的食物,偏偏说臭豆腐这种重口味呢?

    肯定没留下什么好印象了。  bAnFu-(.*)sheng. com 珠联璧合:痴情暖少宠成瘾

    只是说都说了,现在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陈墨只能后悔的跟上。

    到了摊位前,热情的老板招呼两人,陈墨为自己要了一份,又小心的询问他,“莫少,你吃吗?”

    “来一份吧。”他点了头。

    陈墨心里顿时一喜。

    以莫成宇这身份,肯定是没吃过这种东西的。

    可他却坐在了这里,还在她的询问下要了一份,是不是……他对她,也有一点迁就呢?

    一个人愿意迁就另一个人,这就是一种很深刻的意思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