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我希望喝喜酒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星云娱乐送6元救济金香港马会综合资料一二三份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本来就不能放过!”陈墨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她疑惑的看向母亲,“只是这样?她有没有说别的什么?”

    “没有了。”萧云芳选择隐瞒。

    但陈墨很了解她,知道事情绝对不可能这么简单,追问道,“她肯定还说了别的什么,不然你不会犹豫的。”

    “不管她说了什么,我现在的立场都站在你这边。”

    “妈,事有轻重缓急,如果她用很严重的事情来威胁你呢?”陈墨上次跟母亲聊过之后,很是清楚姜颖这个人有多恶毒。#_#67356

    当初萧云芳带着他们姐弟俩到了江城这个举目无亲的地方,不也是拜姜颖所赐吗?

    那女人,手段多着呢。

    拗不过陈墨的追问,萧云芳只能说道,“她的意思是,如果你执意要告季知夏的话,他们季家也能找到人抱住她,我们占不到什么好处。”

    这到是事实,陈墨懂现在的社会是个什么状态。

    可……她心有不甘啊,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不对,真的只是这么简单?”陈墨半信半疑的看着萧云芳。

    “她说季小刚让我还他人情,当初救你父亲和你外公的人情。”

    当年的事情,陈墨是知道一点的,但没想到那个救父亲和外公的人会是季小刚。

    “所以这么多年来,姜颖对你为所欲为,伤害你甚至赶走你,都是因为这件事情对不对?”陈墨很了解萧云芳,所以才会这么问。

    萧云芳没回答,但是她的沉默,已经代表了她的答案。

    母亲这些年来的委屈,陈墨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因为心疼萧云芳,她才早早的放弃上学,而是去工作,后来陈晨又生病了,这个价几乎是风雨飘摇,再经不住任何的折腾了。

    以她对姜颖的了解,那女人绝对不是那种善罢甘休的人,关于这一点,季知夏完全是继承了过去,母女俩完全一个性子。

    如果季知夏这一次真的被影响道,恐怕姜颖不会善罢甘休的。

    到时候,母亲的日子肯定就更难过了,她到是可以保护自己,但是母亲呢?

    再则,打自己的是那个叫成哥的人,季知夏只是在旁边说了几句,并未出手。

    怎么看,都是自己没证据!

    为了让这件事情平息下去,为了让母亲和陈晨以后有个安静的生活环境,这一次,她就忍了吧。

    陈晨的状况才好一点,可不能被姜颖逼得走投无路才是……

    想到这些,陈墨的心里稳沉下来,抬眸看向萧云芳,“妈,你答应姜颖吧,我不对季知夏追责,只要她以后不再来骚扰我们。”

    “不行。”萧云芳摇头拒绝,“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可不能便宜了姜颖的女儿。”

    “她当时也没出手。”陈墨解释道,“而且我不想以后的日子不安宁,陈晨也需要好好养病,以后大家相互制衡,才能相安无事,井水不犯河水。”

    她也受够了那种被欺压的日子了!

    “可是……”萧云芳还很犹豫。

    陈墨已经决定了自己的态度,“这件事情就这么办,而且……季知夏很快就会玩火自焚!”

    “为什么这么说?”萧云芳奇怪的问道。

    陈墨没多做解释,反正她心里主意已定。

    等景染跟莫成宇到病房看望陈墨的时候,她的状态已经好了很多。

    因为肋骨断了两根,头部有脑震荡的痕迹,其他的,陈墨的身体状况已经稳定下来了。

    景染听了之后,总算彻底放心了,交代陈墨道,“你现在就得好好养病,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得养一百天才行。”

    “一百天不得折磨死我么?我感觉半个月就足够了。”陈墨半开玩笑的说道。

    莫成宇的视线落在她脸上,眉峰蹙起,在其他人没说话的时候,开口询问,“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会被龚玉成抓着殴打?他又为什么要绑架你?”

    听到这些问题,萧云芳有些紧张。

    陈墨看了她一眼,让她别紧张之后,才对莫成宇解释道,“因为之前我得罪过他,所以这次怀恨在心吧。”

    “只是这样?”莫成宇分明不信,“那他是一个人作案,还是团伙?”

    “一个人。”

    陈墨肯定的答道。

    景染有些惊讶的看向莫成宇,这跟莫成宇和自己说的状况,好像不一样。

    莫成宇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你确定是一个人吗?”

    “也不是那么确定,我是被对方敲晕绑走的,迷迷糊糊醒来看到手机就想给你们打电话,还没打通呢,手机就被踹下楼摔烂了,然后又昏迷了。”陈墨知道莫成宇不好骗,只能用这种话来解释。

    虽然他还是半信半疑,但是陈墨都这么说,他也不是当事人,便只能听信,并道,“警局那边,已经有人在守着龚玉成了,他现在还没交代任何有用的信息,你这边到时候也会做调查,你如实说便是,其他的,我会帮你处理,不会让那人逍遥法外的。”

    “嗯,谢谢你。”陈墨由衷的感激道。

    这个话题总算过去了,萧云芳松了口气,不小心碰翻了一旁的水杯,水流得到处都是,她心虚的道歉,又赶紧去收拾。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到莫成宇的视线往这边看了一眼,萧云芳愈发紧张了。

    陈墨赶紧说道,“妈,你小心点。”

    “嗯,是。”

    莫成宇对景染说道,“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你在这里陪一下陈墨吧,回去的时候跟我打电话。”

    “好。”景染乖巧的点头,目送莫成宇离开。

    陈墨开玩笑的说道,“人都走了,背影都已经看不到了,你还在看啊?你可是来看我的啊。”

    景染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墨墨,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疼啊?”

    “当然疼。”陈墨皱着小脸说道,“我总算体会到当年你的那种感觉了。”

    说到当年,景染到觉得好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梦醒了,一切都回到原点了。

    她说道,“如果可以,还是不要体会才好啊。”

    死过一次的人,都对死亡的感觉刻骨铭心。

    两人聊了一会话,陈墨的几组药水也输完了,状态比较疲惫,景染便让她休息,自己则去看望爷爷。

    莫成宇也在莫老的病房,见到她上来,问道,“陈墨休息了?”

    “嗯,爷爷好点了吗?”景染看了看病床上的莫老,轻声问道。

    莫成宇微微的点了点头,“少恭说,情况已经稳定了,你来之前他刚睡下。”

    “那我在这里陪陪爷爷吧,你去忙公司的事情吧。”景染贴心的说道。

    这次的事情对公司的影响有多大景染不知道,但她知道肯定不会很小,可自己又没什么能力帮她,只能这么默默的分担了。

    “也好,你就在这病房里,哪里都不要去,晚点我来接你,如果饿了的话,就叫外卖。”莫成宇拿着外套起身。

    景染也起身去送他。

    出了病房,莫成宇便将她抱住。

    很用力的那种拥抱,叫景染愣了一下,随即也抱住了他。

    “等我来接你。”莫成宇还不忘交代。

    景染肯定且点了头,“好。”

    他才松开了她,若不是在人来人往的过道,他还想吻一吻她。

    “那我走了,你进去吧。”

    “嗯,我看你走,再进去。”

    莫成宇忽然间就有了一种不舍的感觉,明明只是分开一下下而已。

    以前他总嫌弃龙夜爵为了一个儿女情长不顾一切,现在看来,自己也是那一类人了。

    只是公司现在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他不得不离开,转身,脚步走得十分沉重,就好像有个很吸引他的磁场在拉着她一样。

    送走了莫成宇,景染才回到房间里,默默的陪伴莫老。

    莫成宇下了楼,给严风打了电话,让他通知公司各部门在会议室里等着,自己过去便直接开会。

    迎面,沈少恭走了过来,见到他打招呼,“成宇,你去哪里?”

    “去公司。”莫成宇说道。

    沈少恭知道他很忙,毕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有什么帮忙的地方,跟我们几个说,不要自己硬撑着,莫伯伯这边我会上心了,对了,还有那个陈墨,我也会上心的。”

    “嗯,你做的已经够多了,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下次请你喝酒。”

    “那必须的。”沈少恭笑着说道,“而且,我希望这个酒,是喜酒。”

    莫成宇也轻扬着唇瓣,回答道,“会的。”

    “那你去忙吧。”他挥挥手。

    莫成宇微微的点了头,才离开,只是才走了两步,沈少恭又叫住了他,“对了成宇,原本我帮你安排这周三的手术,看现在这个情况,我就帮你往后延吧,等你公司和事态平息之后再做好了。”

    “应该能抽出时间。”莫成宇显然不赞同往后延。

    “可周三我得给陈墨做第二次手术。” /~.*[email protected]++

    “……那就往后延一下吧,看你哪天有空,尽快。”莫成宇只能妥协。

    沈少恭马上点头,就怕他反悔似得,“好,我一有空就通知你,你等我消息好了。”

    “好。”莫成宇急匆匆的走了。

    沈少恭舒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还好我找了个蹩脚的借口,不然……”

    他起身很像劝莫成宇的,但是劝不住,只能找这样的理由来推脱了。

    莫氏股价如大家预料的一样,在周一,差点跌至谷底。

    公司里的员工们都是焦头烂额,也忙得昏天暗地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