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忍不住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年119期新版跑狗怎么在手机上买彩票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莫成宇带着莫老跟景染走了,陈晨感叹了一句,“还真得谢谢这莫爷爷,他帮了不少的忙啊。”

    陈墨点头,“的确帮了不少,如果这一次不是他,我都不知带该怎么办了。”

    “你们挺有缘的,而且他时常看着走神,但又不是男人看女人的那种目光,挺奇怪的。”陈晨刚说完,陈墨就瞪了过去。

    “想什么呢?”

    “没有啊,我只是实话实说嘛,要不是他看你的眼神很慈爱,我肯定会想歪的,毕竟这豪门世家里,爷孙恋又不是没有……啊,姐,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吗?”陈晨被陈墨敲了好几下,赶紧求饶。

    陈墨又打了两下骂道,“叫你多看点书,别一天看些乱七八糟的新闻。”#_#67356

    “表舅,你看我姐啊,打得可真狠。”陈晨向表舅求救去了。

    表舅顾城笑了笑说道,“谁叫你乱说的。”

    “表舅,你还是我表舅吗?见死不救啊……”

    大概是因为萧云芳的情况稳定下来了,姐弟俩的心情轻松了不少。

    顾城见到这和谐的姐弟俩,也是欣慰。

    可在这欣慰之中,又有些心事重重。

    萧云芳是下午傍晚的时候才醒来的,说了一会话之后,陈墨送陈晨回酒店。

    病房里就剩下顾城跟萧云芳二人。

    顾城不禁有些感叹,“表姐,我们已经二十几年没见了,没想到再见面,却是在这里,你可要保重自己的身体才行啊。”

    “唉,给你添麻烦了。”萧云芳有些不好意思。

    顾城连连摆手,“你可别这么想,我们是亲人,你是我表姐,相互帮忙本来就是应该的。”

    萧云芳点了点头,看着顾城,也经不住感叹,“岁月不饶人啊,一转眼,我们都是快五十的人了。”

    “是啊,当年见面的时候,你刚结婚,正是最好的时候呢。”顾城也忆起了当年的事情,随后又问道,“对了表姐,刚刚那个叫景染的,是谁啊?”

    “是墨墨的朋友。”萧云芳表情明显变了变。

    “原来是朋友,可能是我看花眼了吧,我居然觉得她有些像小表妹。”顾城自言自语了一下。

    萧云芳沉默着没回答,而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顾城却是想起了伤心往事,忍不住感叹,“小表妹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了,却没想到红颜薄命,真的是……可惜了啊,这些年来,我偶尔能梦到她,还是当年最漂亮时候的样子,还会叫我表哥,却不想那一次的告别,居然是最后一别啊。“

    说到自己的妹妹,萧云芳也是心里难受,眼眶都有些红了,“可不是吗?我偶尔也会梦到她,要是她还在的话,该多好啊,我们就团聚了啊。”

    “是啊。”顾城重重的点头。

    “其实……”萧云芳张张嘴,又有些欲言又止。

    顾城看向她,“怎么了?”

    “其实吧,景染,有可能是我妹妹的孩子……”萧云芳还是说了出来。

    这话,足够让顾城一惊,“怎么可能?”

    “我也不太确定,就是在她那里看到了萧婉的手链,才猜测的,而且她是孤儿的身份被莫家收养的,算起来,可能性很大。”

    顾城连连惊愕,“如果是小表妹的女儿,你为什么不相认呢?”

    “现在她的生活很好,很平静,我不想去打扰,而且萧婉已经不再了,我不忍心让景染刚找到亲人,就知道自己母亲去世的消息,这对她来说,是一个打击,而且我们这边,就剩下一个姨妈和表舅了,有什么可相认的呢?不打扰,就是最好的祝福吧。”萧云芳心事重重的说道。

    顾城明白她的顾虑,的确,如果景染刚找到亲人,却发现自己的妈妈已经过世了,这不算是什么好的事情吧。

    “虽然事实是这样,可是……”顾城不知该怎么说。

    萧云芳又道,“况且我现在的情况,跟她相认,不太合适。”

    这算是萧云芳的自卑吧。

    顾城知道这个表姐的性子是多倨傲,这些年来她的日子并不好过,可她没有找任何人帮忙过,都是自己独自撑着,所以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去跟景染相认。

    “你总是这样,把所有的事情都自己扛着,多累啊。”顾城都心疼起来,“不告诉就不告诉吧,只要知道小表妹的女儿还活着,就是一件好事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萧云芳点点头,“我知道的时候,也很高兴,那一晚还梦见了萧婉。”

    “唉,是我姑姑亏欠你们姐妹俩的。”顾城忍不住叹气。

    萧云芳的脸色却是一变,“不要提她。”

    顾城知道她对自己姑姑有心结,都这么几十年了,她还是没有原谅。

    到也不是怪萧云芳,怪只怪自己的姑姑当年做事,太过分吧。

    “我跟萧婉从小就明白一个道理,我们是被妈妈抛弃的孩子,所以这一辈子,就当没有妈妈了,所以不要提她。”萧云芳语气很冷的强调。

    “好好好,你现在养伤要紧,不开心的事情就不提了。”顾城直接掠过,就怕让萧云芳不高兴。

    ***

    陈墨在回医院的路上,一直在想着景染刚刚说的话。

    她原本是想问问景染想不想找回亲人,并且把最坏的情况都说了,可是景染的态度还是那样。

    最后还说了一句什么莫爷爷跟莫成宇不是那样的人,会对她好?

    为什么会对她好?

    这句话,怎么都说不通啊。

    难道有更深的含义?

    莫成宇到江州……

    莫老的无条件对自己好……

    以及那天早上在车站外等着自己的他们……

    陈墨心里猛然一震,停下了脚步,呆呆的站在那里,有一种手脚冰凉的感觉。

    雪下得更多了,她站在雪地里,浑身冰冷。

    萧云芳等了很久,才见到陈墨回来,而且还一身湿漉漉的样子,叫她担忧的问道,“墨墨,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陈墨没有多说,而是歉意的对顾城说道,“表舅,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我送你回去吧。”

    “没事没事,反正我跟你妈妈好多年没见,正好多说一会话呢。”顾城起身,又对陈墨说道,“你赶紧换衣服吧,可别感冒了,天气凉,多注意点,我明早再过来看你,记得打电话告诉我什么时候能吃东西,我让你舅妈准备点鸡汤什么的。”

    “谢谢表舅了。”陈墨感激的道。

    顾城又叮嘱了几句,才离开,关上门,陈墨靠在门上,有一种无力的感觉。

    房间里的空调,让她冰凉的身子渐渐回暖,可脸上的苍白,却没那么容易回来。

    她有一种浑身无力的感觉。

    萧云芳一直看着陈墨,发现她表情不对劲,关切的问道,“墨墨,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赶紧把衣服换了吧,千万别感冒了,这里很冷的,再把温度调高一点。”

    “妈……”陈墨打断了她的话,眼神有些发空的看向她,“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什么问题啊?先换衣服再说!”萧云芳有些急了。

    要不是自己躺着不能动,这会儿肯定过去把她拉着去换衣服,因为着急,她又牵扯到了自己的伤口,痛得闷哼了一下。

    陈墨赶紧过去,按着她说道,“你别乱动,伤口上还压着止血沙包呢。”

    “那你赶紧换衣服啊……”

    “我会换的,你先回答我的问题。”陈墨固执的说道,眼神直勾勾的看着萧云芳,有些不安,“妈,我……是不是不是你生的?”

    萧云芳一怔,有些慌乱的看向她,“你……”

    “之前你需要输血,我去给你献血的时候,那护士跟我说的,说我们的血型不对。”

    萧云芳脸色白了白,在陈墨那希冀的眼神中,还是点了点头,“嗯。”

    陈墨失落的垮下了手,知道是一回事,从她嘴里亲口承认,又是另外一回事。

    “那……我真正的家人是谁?”陈墨听到自己的声音那么的凄凉。

    萧云芳担心的看着她,急切的说道,“墨墨。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要相信,我是你的妈妈,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我一直都把你当做我自己的女儿,没有别的心。”

    “我知道……”陈墨双手捂住脸,难过的哽咽起来,“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觉得难受,妈,妈……”

    她叫了两声,哽咽得更厉害了。

    萧云芳恨不得自己能起床,去安慰她。

    可她现在除了躺着,却什么都不能动。

    她只能对她说道,“墨墨,别难过,你就当你是妈生的好不好?”

    “妈……”陈墨终于还是没忍住痛哭起来。

    萧云芳颤巍巍的抬起手去给她抽纸巾,一边也有些哽咽的安慰,“你还能叫我一声妈,妈就当你是答应了,墨墨,以后我们还跟以前一样相处好吗?”

    “嗯。”陈墨接过纸巾,抽抽噎噎得无法说话,但还是艰难的问道,“那……是不是我是莫家的孩子?”

    “你,你知道了?”萧云芳很是吃惊的看着她。

    看萧云芳这表情,就已经是肯定了,陈墨再一次有些崩溃,“为什么?为什么啊?”

    “墨墨,你别这样,你听我说……”

    “不要说,我不想听了,我想安静一下。”陈墨捂住耳朵,很明显还是接受不了的。

    萧云芳赶紧说道,“好好好,妈不说了,你别哭了好不好?”

    陈墨也不想哭的,可就是忍不住。

    这一个晚上,两人谁也没能休息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