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唯一拿她没办法的女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7年输尽光全年资料金码会救世网内部资料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像江城河西那样的家族,离婚肯定是有原因的,你也不好好想想。”

    “那只是她的过去,我不在乎。”邵阳语气很坚定,丝毫没有因为友人的嘲讽而动摇。

    “你还真是冥顽不灵,那种破鞋你也喜欢!”

    邵阳的这位朋友大是因为喝了点酒,说话有些口无遮拦了。

    邵阳气得正要与他争执,却不想一个酒瓶直接砸在了友人的头上。

    动手的人,正是听了一会的河西爵。

    被砸的人痛得嚎叫起来,“谁?谁啊?!”

    邵阳看清来人是谁,惊愕了一下,“河西爵?”

    “说话的时候注意点,不然下一次,就不是几瓶砸脑袋了。”河西爵狠戾的说道。

    那凶狠的样子,委实吓到了邵阳和他的两个朋友。

    再加上河西爵的身份显赫,他们自然是不能比的,即使被砸了,也只能哆嗦的看着他,不敢说话。

    “还有你,离她远一点!”河西爵目光凶狠的看向邵阳,狠决的威胁他。

    邵阳没在说话,只是扶着友人问道,“你还好吗?我送你去医院吧。”

    他们这算是为自己找了借口,赶紧溜走了,不敢招惹这个大爷,这里毕竟是江城,没他们说话的份。

    沈少恭刚来,正好就看到了河西爵这发狠的一幕,忍不住摇头说道,“你这暴脾气,动不动就动手,出了事可怎么好?”

    河西爵沉了沉眸,取了纸巾擦拭着手,冷冷的道,“放心,我有分寸。”

    “你啊你。”沈少恭很无奈的摇摇头,“你应该学学龙夜爵,整人都不露痕迹的,叫人有苦都说不出才对。”

    “我去取酒,你先去包间等我。”河西爵折返去了酒窖。

    没多会回来,沈少恭已经在包间喝着了。

    只是因为发生了刚才的事情,河西爵的心情显然被影响到了,一个劲的喝了好几杯酒。

    沈少恭知道他心情不好,也没劝酒,有的时候男人是需要酒精来让自己舒服一点的,等他喝的差不多了,他才开口问道,“说吧,刚才是因为什么而动怒?”

    河西爵没有回答,继续喝酒,脸色却阴沉了不少。

    沈少恭微微勾唇说道,“让我来猜猜好了,能让你这样动怒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了,能让你动怒之后还不愿提及的,范围就更小了,是苏慕烟吧?”

    河西爵烦闷的踹了一下桌子。

    沈少恭打了一个响指,“一猜就中,真没点悬念,说吧,那几个人怎么招惹苏慕烟了?”

    “你说,一个女人离了婚,别人会怎么看?”河西爵有些烦闷的问道。

    沈少恭楞了一下,大概没想到河西爵会这么问吧,随后笑了笑反问他,“怎么了?你突然这么为别人着想,我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你今晚怎么那么多话?直接回答我不行吗?”河西爵突然有些烦躁。

    沈少恭赶紧投降,“好好好,不过你这个问题,到是有些深意,你知道这个社会对女人来说,本来就是不公平的,说什么男女平等都是扯淡,男人骨子里的那点劣根性,是不可能一下子就改变的,所以一旦离婚,吃亏的还是女人。”

    河西爵沉默下来,心情很是沉重。

    “女人一旦离了婚,那是真的把自己置之死地了,不仅要忍受世俗的异样的眼光,还会因此而掉身价,我医院的一个护士长,结婚前可是万人迷,多少男人喜欢,追求的人都排着队呢,可是后来所嫁非人,离婚后,再次相亲,对象最少都比她大一轮,什么歪瓜裂枣都来了,你说这对女人来说,是多大的打击?”

    说到最后,沈少恭都只能叹气了。

    这社会,本就是不公平的。

    “那她为什么要离婚?”河西爵烦闷的问了一个无解,也困扰了他许久的问题。

    沈少恭到是有些意外,“是她提出离婚的?”

    “嗯。”

    “……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

    河西爵抓了一把头发,心里的浮躁感更强了,“我怎么查,怎么问,她都不说,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知道一开始你们结婚,你和她都不是很愿意,可是后来你们不是好了吗?都生了隐隐,还有什么不能坚持下去的?”

    “结婚的时候是她不愿意,算是我半强迫吧。”河西爵闷闷的将当年的事情说了出来,“可能表面上是我们双方不愿意,我只是那时候拉不下来脸而已,不然你以为我家里的人真能强迫我娶一个我不想娶的人啊?”

    沈少恭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而后肯定的点头,“说的也是,你的性子我们几个都是知道的,从小到大都叛逆,要不是后来……”

    说到那件事,沈少恭顿了一下,赶紧转移了话题,“所以离婚是她提出来的?并且,你不知道什么原因?”

    “我想过很多种可能,比如她放不下过去,比如她根本就不愿意嫁给我。”河西爵再次喝下一整杯酒,才继续道,“可是这都只是我想,她不说,离了婚好像我已经彻底从她的世界剔除了一样,我们之间唯一的联系,就只有隐隐了。”

    沈少恭是真没见到河西爵这么绝望过,也知道这一次苏慕烟对他来说,有多打击。

    他叹了口气,只能安慰道,“你都说了,你还有隐隐,所以你们之间还是有机会的,别那么绝望。”

    “希望吧。”河西爵并没抱太多的希望,最近他已经利用好多次隐隐了,可并没能让苏慕烟回头,他根本就无从下手。

    苏慕烟,是让他唯一没办法的女人。

    两人离开皇都的时候,碰到了一个不算熟人的熟人。

    君彻。

    宁城君家的继承人,之前君家内斗,最后君彻得到了实权,做了君家的当家人,这几年也将君家打理得有声有色,足以证明他的实力。

    君彻也识得两人,特别是沈少恭,见到他,直接过来打招呼,“沈医生,河西少爷,好巧。”

    “君少,你这个点是下半场?”沈少恭半开玩笑的问道,“我建议你最近还是不要喝太多酒。”

    君彻连连点头,“沈医生的吩咐,我一直有遵守,这酒局,也有人提我喝酒。”

    “嗯,那就好,今天我做了一例手术,具体情况我到时候跟你分析,我相信对你是有帮助的。”

    “有劳沈医生费心了。”君彻再次道谢。

    河西爵就在另外一边,没有听两人的谈话内容,等到两人说得差不多了,才过来跟君彻道了别,坐车离开。

    君彻的助理梁友棋上来在君彻耳边低语了几声,“君少,那个河西少爷,似乎有些面熟。”

    “为什么这么说?”君彻有些意外。

    梁友棋虽然跟了自己很多年,但应该没跟河西爵见过面,就算是见过面,梁友棋也不应该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梁友棋一时也想不起来,“我也觉得奇怪,就是觉得有些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又想不起来。”

    “可能是你多想了吧。”君彻看了看时间,“走吧,别让合作方等太久。”

    “君少,其实这个合作案,你完全不用自己亲自前来的啊……”梁友棋有些想不通,“而且夫人想给小少爷小小姐过生日,你作为父亲还是应该到场的才对……”

    “闭嘴,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说话了?”

    被君彻一呵斥,梁友棋不好说什么,只能老老实实的跟着他去了酒局。

    君彻的确有按照沈少恭的吩咐,没有喝酒,全程都有人帮他挡酒。

    等到结束酒局,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梁友棋送走了所有人,才过来扶君彻,“君少,你还好吗?”

    “没事,我休息一下。”君彻疲惫的靠着椅子,眉心紧蹙,大抵是身体有些吃不消了。

    这种感觉,最近越来越强烈了,跟在他身边的梁友棋是最清楚的。

    他去给君彻找热水吃药的时候,拿了手机发了个信息。

    收件人是李心念,内容其实很简单,就是汇报一下君彻的情况。

    其实这是君彻默许的,内容也是按照君彻的意思去做的,大概是为了让李心念安心吧。

    回来的时候,君彻已经恢复如常,吃了药起身出皇都回酒店。

    中途君彻睁开眼睛,看到一处熟悉的对方,突然叫他停下。

    君彻打开车窗,隔着夜色看着对面的位置。

    梁友棋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眼里微微一黯,急忙说道,“君少,时间不早了,你还是回去休息吧。”

    君彻收回视线,闭上了眼睛,微微点了头,梁友棋这才开着车离开方才的地方。

    在红绿灯转弯的时候,他突然踩了个急刹车,对君彻说道,“我好像想起我在哪儿见过河西爵了。”

    “哪里?”君彻睁开眼睛看向他。

    “就在wild。”

    君彻墨色的瞳孔狠狠一缩。

    梁友棋再次肯定的说道,“对,没错,就在wild。”

    也就是刚才君彻停车注视的地方,那对君彻来说,是一个噩梦。

    “你确定?”

    “嗯,确定!”梁友棋肯定的点点头,“几年前你让我来wild查当年的事情,所以出入过几次,又一次就碰到了河西爵,他当时烂醉如泥,被两个黑衣人扶着去了一个房间,因为我不小心撞了一下,所以还很小心的道了歉,才对他有些记忆。”

    “河西爵家是红门,他怎么可能回去wild这种地方?”这才是君彻最质疑的。

    梁友棋摇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我真的肯定我在那里碰到过他。”

    “这事你知道就好,别说出去,毕竟跟我们也无关。”君彻脸上回复了冷然,冷冷的吩咐道。

    “我知道了,君少。”梁友棋赶紧应允。

    毕竟,河西家可是不好招惹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