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他乐意之至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版四不像肖图今天十码三期必出一期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苏慕烟被他看跌浑身不自在,冷着脸转过头去继续喂隐隐吃鸡蛋羹,就当他是空气。

    对于她这种幼稚的行为,河西爵只是勾勾唇,继续吃着早点。

    苏慕烟喂了几口,小家伙胃口很好,等不及,一直伸手去抓,她有些手忙脚乱的。

    河西爵见状,便走过去帮忙,谁知道小家伙一抬手,将一碗鸡蛋羹全都打翻,直接洒在了河西爵的袖子上。

    “呀,烫到了没有?”苏慕烟都顾不上孩子了,有些着急的问道。

    “没事没事。”河西爵摇摇头,不想让他担心,但那鸡蛋羹的温度还很高,这么洒在他的袖子上,还是有些灼人的。

    月妈听到动静,也赶紧赶过来查看情况,苏慕烟将隐隐交给了她,过去拉着河西爵的手查看,“有些红,肯定烫到了。”

    她不顾河西爵的意愿,直接将他的袖子挽了起来,河西爵都没来得及阻止,那手臂上交错的伤痕就这么落入了苏慕烟的眼底。

    “这是……”

    那伤痕绝对不是被烫出来的,像是被人打的痕迹,看伤痕的情况应该已经有两天了。

    “之前骑马的时候摔的,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河西爵不着痕迹的抽回自己的手,淡淡的解释。

    苏慕烟看了看他,见他不想再多说的样子,也只能打住,沉默着去抱隐隐,并吩咐月妈,再弄一碗鸡蛋羹。

    河西爵上楼去换衣服了,苏慕烟看着楼梯口有些走神。

    ***

    一整天,苏慕烟的心思都有些飘忽,脑海里始终挥之不去河西爵那手腕上的疤痕。

    看得到的,以及袖子里遮掩住看不到的是多少,她不得而知。

    尽管心里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去在意,毕竟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可心里怎么都放不下,总是惦记着,就连跟慕言和李洁玉说话的时候,都有些走神。

    慕言也注意到了,等李洁玉休息之后,拉着苏慕烟到一旁询问,“姐,你还好吗?”

    “我挺好的啊。”苏慕烟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好的样子。

    只是这哪能骗得了跟她一起长大的慕言啊,他拧起了眉头,“前两天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情况?”

    “前两天?”苏慕烟心里一紧,还以为慕言知道了什么,垂下视线淡淡的道,“没什么事啊,就是一点小误会。”

    “可是……”慕言还想说什么,却叫苏慕烟给打断了。

    “都过去了,别问了,都说了只是一个误会,过去了就过去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就先走了,你好好照顾妈,也看着点爸,别在让他去赌博了。”

    “这些我都知道,反而是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嗯,我知道。”

    离开慕家,苏慕烟刚要坐车离开,却碰到一个熟人,也是她最不想碰见的人。

    苏云溪。

    苏云溪对于在这里碰到苏慕烟,一点也不意外,那眼神里甚至有些笃定她会出现在这里一样,直直的走过来跟她说道,“苏慕烟,我们谈谈吧。”

    苏慕烟很不喜欢她这样的语气,但还是淡淡的回应道,“抱歉,我赶时间,也自认为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苏云溪有些生气她这样的态度,心里愤愤不平,“都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你怎么还能这么冷静?你就真的一点都不为河西家着想吗?还是你觉得河西爵能为你这样,你很自豪?满足你的虚荣心了?”

    面对苏云溪的这一番指责,苏慕烟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至于她口中提到的河西家,以及河西爵为她怎么样这种话,她是更加不懂了,只当苏云溪是像以前一样没事找事了,“随你怎么说。”

    刚好车子也在这个时候来了,苏慕烟直接上了车,完全没给苏云溪说话的机会。

    因为是公交车,也是苏云溪最不喜欢的交通工具,她没有追上去,脸上都是愤怒,只能愤愤的瞪着苏慕烟,却拿她莫可奈何。

    回到家,隐隐刚好睡午觉起来,苏慕烟抱着他在院子里完,视线却总是不轻易的往大门看去,心里在期许某个身影会出现在那里。

    可直至她吃完晚餐,又给隐隐洗了澡,陪他玩到累,外面还是没动静。

    月妈也看出了苏慕烟的心不在焉,试探的问道,“少奶奶,你是在等少爷吗?”

    “啊?没有啊。”苏慕烟急忙否认。

    “我都看出来了,你肯定是在等少爷,眼睛都往门口的方向看了好多次了。”月妈一点也没客气的揭穿她的小心思。

    苏慕烟脸颊一热,急忙起身说道,“我有些累了,先回房间了,反正隐隐也睡着了,就劳烦月妈多照看照看了。”

    “去吧去吧,少爷回来了我告诉你。”

    “不用了!”苏慕烟赶紧拒绝。

    月妈笑得更加暧昧了,“放心吧少奶奶,我悄悄通知你。”

    苏慕烟,“……”

    算了,她是没办法说清楚的,还是保持什么吧。

    苏慕烟回房间洗了澡,又将之前看的书拿出来看,奇怪的是,平日里觉得很好看的书,这会怎么都看不进去,心思总算飘忽的。

    就好像是中了邪一样,总算忍不住去惦记那个人,她甚至下意识的将手机放在自己身边,好让月妈能给自己打电话。

    在这种纠结的情绪中,到了快十二点,手机终于响了起来,苏慕烟急忙接了起来。

    “少奶奶,少爷回来了。”月妈的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应该是悄悄给她打的电话。

    “嗯,我知道了。”她努力让自己的语气表现得很平静,“月妈你早点睡吧。”

    “可是少爷说他还没吃东西,让我给他做夜宵……”

    苏慕烟顿了一下,才道,“我来做吧,你晚上还要照顾隐隐,明天又要早起,夜宵我来做吧。”

    月妈自然是巴不得给苏慕烟这个机会了,她可是打心眼里希望少爷跟少奶奶早点和好呢。

    苏慕烟换了睡衣,整理了一下自己就下楼了,跟刚要上楼的河西爵正好打了个照面。

    她愣住,河西爵看到她也有些意外,下意识的问道,“怎么还没睡?”

    他可是听说她睡了,才回来的。

    “我……肚子有些饿了,晚上没吃饱,所以去做点吃的。”苏慕烟随意找了个借口,“你要吃点夜宵吗?”

    “……嗯,多做一点吧,我刚好也没吃完饭。”

    “好,那你先去洗澡,我做好了叫你。”苏慕烟侧身下楼了,没再看他,就好像她真的只是下楼来做夜宵的一样。

    因为时间很晚了,苏慕烟只打算简单的煮个面条就好,去了厨房才想起忘记带拿手机了,虽然没什么重要的电话要打,但手机不在身边总觉得有些不安的,就折返上楼去拿手机。

    路过河西爵房间的时候,她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然后退了一步,隔着门缝往里面看了看。

    河西爵应该是在浴室洗澡,门没有关上。

    苏慕烟犹豫了几秒,最后还是悄悄推门走了进去,她尽量让自己的脚步声放得很轻很轻,甚至还因为紧张而屏住了呼吸。

    心也因为这举动而跳得狂烈,她伸手按着,视线直勾勾的看着浴室的方向,一步步靠近。

    苏慕烟虽然回来住了,但多住在主卧,而每每这个时候,河西爵就会住在主卧旁边的客卧。

    浴室的玻璃是毛玻璃,并不能看到里面的情形,苏慕烟靠近之后就有些着急了。

    她只是想看看,他的身上还有没有别的伤口,可是这门遮得严严实实的,哪里能看见。

    不然躲在一旁,一会河西爵出来,肯定是围着浴巾出来,到时候自然是能看清了。

    可万一自己被发现了呢?

    不行不行,苏慕烟急忙摇头,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那不然还是出去,等下次再找机会算了。

    可心里又有些不甘,而且不踏实,她很肯定,如果自己今晚看不到,那今晚她也别想睡着了,心里总是会惦记着这件事情的。

    到底该怎么办呢?

    苏慕烟一筹莫展,就在这个时候,河西爵说话了,“月妈吗?”

    苏慕烟紧张得差点逃跑,在听到他叫的是谁之后,又案子的松了一口气,看来河西爵是听到声音了,不过却将她当成是月妈了。

    苏慕烟捏着鼻子,学着月妈的声音嗯了一声。

    “麻烦你帮我把浴袍递进来一下。”

    浴袍?

    苏慕烟四周环顾了一下,在床上发现了河西爵的浴袍,过去拿起的时候,心里有些紧张,推门进去他肯定会看到自己的,可她现在又不能离开,进退两难了。

    “你直接递进来就好,我在帘子后面的,你放到洗漱台上。”

    “……嗯。”苏慕烟又捏着鼻子嗯了一声,然后握着门把,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才推门进去。

    河西爵真的在帘子后面,什么都看不见,只看见他的腿,以及哗哗的流水声,根据活动的影子来判断,应该还在洗头,苏慕烟将浴袍放到洗漱台上之后,就悄悄往旁边站了一点,希望能看到里面的一点点情况。

    无奈帘子拉得太严密,她就是看不到,她壮着胆子又往边上靠近了几分,悄悄伸出手指,想要去掀开帘子。

    “月妈,你还站着做什么?我要出来了。”

    苏慕烟,“……”

    她火速逃离,就害怕河西爵出来看到自己,到时候真的是无地自容了。

    等外面响起关门声音的时候,河西爵才掀开帘子,往外看了看,眼底是讳莫如深的神色。

    其实从她一进来,河西爵就知道了,他原本以为她不会进来,谁知道这小女人胆子还挺大,想要偷窥?

    如果换做是平时,他肯定乐意之至。

    可是现在是非常时期,还是不要让她看到比较好,所以就配合她演了这么一出。

    当看到她像个惊慌的兔子逃走的时候,他的心情出奇的好,一扫连日来的低沉和阴霾。

    这女人就是有这样的魔力,一举一动都能牵扯到他的心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