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我随手买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金码会一金马会救世网2017年开奖记录查询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这一次,河西爵没有阻拦,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离开。

    朝南见慕言走了,才进来有些不满的说道,“二少,你对这个小子太客气了,要我说,直接一顿揍,他肯定什么都说了。”

    “他怎么说也是苏慕烟的弟弟。”河西爵丢下这句话,便起身离开。

    朝南细想了一下这句话,突然有一种被塞了满嘴狗粮的感觉。

    ***

    又是一个噩梦的夜晚,苏慕烟惶恐的从噩梦中醒来,房间里正亮着暖黄的灯,让她一下子找到了些许温暖。

    河西爵端着一杯热牛奶进来,看她醒来,便说道,“月妈以为你没睡,多准备了一份,你顺便喝了吧。”

    “……好。”苏慕烟不知他说的真假,但这个时候她真的需要一杯温热的牛奶。

    或许是有了这杯牛奶,也或许是因为有他在,苏慕烟喝完之后,心里安稳了不少。

    这一刻,她居然不想河西爵马上就离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她的想法,还是她多想了,河西爵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抱着电脑在一旁忙碌着。

    苏慕烟躺在床上,眨着眼睛,没有了睡意,耳边都是他打字的声音,听上去很忙的样子,她不好打扰,好几次都想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办公,但最后话还是忍在了嘴边。

    到是河西爵忙碌之中抬起头,发现她并没有睡着,轻声问道,“怎么了?我吵到你了?”

    苏慕烟赶紧摇头,“可能是刚刚睡太久了。”

    “书房的无线坏了,所以借用你这里的无线用一下,你睡吧,我尽量不吵到你。”

    苏慕烟嘴角动了动,很想告诉他,即使书房的无线坏了,自己这房间的无线也足够覆盖他的房间,不需要逗留在这里的。

    但她没有揭穿,两人都有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吧。

    苏慕烟不想他离开这房间,却不好明说。

    而河西爵想借着这个理由陪伴她,所以就这么安静的陪着。

    苏慕烟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而这一晚,她再没做那个梦,接连几日都困扰着她的噩梦,今晚却没有再打扰。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苏慕烟递给河西爵一盒药膏,当男人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她只能尴尬的解释,“这个药膏有很好的祛疤作用,你试试吧。”

    河西爵接过,看了看她,最后淡淡的说道,“一点点小伤,不需要这么麻烦,不过你的心意我还是心领了,谢谢。”

    “你用那么客气,我只是随手买的。”

    河西爵,“……”

    苏慕烟赶紧去了厨房,假意去帮月妈的忙,实际上是怕自己脸红得没脸见人。

    河西爵盯着手里的药膏看了好久好久,最后小心的将药膏收了起来。

    苏慕烟在河西爵出门后不久,也去了公司,日子似乎跟往常没什么不同。

    只是她总觉得同事们看她的眼神总有一些不同,也不知道是自己太敏感了还是怎么,中午吃饭的时候,助理像往常一样来叫她去吃饭,她刚准备收拾一下跟着去的时候,接到了慕言的电话。

    慕言到公司来找她了,这会就在大门外,苏慕烟婉拒了助理的好意,下楼去找慕言。

    慕言极少来公司找她,这说明他有很重要的事情找自己。

    苏慕烟都顾不上收拾办公桌就下楼了,见到慕言的时候,他正一脸焦急。

    “怎么了?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苏慕烟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苏谭轩,怕他又像上次那样惹出什么事情来。

    慕言看了看周围,还有其他人在,便说道,“姐,你还没吃午饭吧,我们一起找个饭馆吃饭吧。”

    “行。”苏慕烟带着慕言去了附近一家经济又实惠的餐厅,还没来得及点菜,慕言就攥着她的手说道,“姐,昨天河西爵来家里找过我了。”

    “他找你?”苏慕烟有些不解,“为什么?”

    “他……”慕言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到是把苏慕烟给惹着急了,“到底怎么了?他找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他……问我了一些很奇怪的问题。”

    “奇怪?”苏慕烟愈发的疑惑了。

    就平时河西爵跟慕言并没什么交往,见面的机会也是屈指可数,所以她实在想不到河西爵能有什么问题需要去问慕言的。

    如果实在有的话,那就是跟她有关了。

    可苏慕烟又怕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万一河西爵问的不是自己呢?

    “你到是说啊,到底问了什么奇怪的问题?”苏慕烟着急的催促他开口。

    慕言咬着唇,脸都憋红了,才说道,“他问我知不知道什么二十六号。”

    苏慕烟心里狠狠一沉,惊慌的看向慕言,“你说……他问你二十六号?”

    “嗯。”慕言点点头,“所以我觉得很奇怪,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告诉你,姐,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没……没有……”苏慕烟难掩脸上的惊慌之色,“他还问了其他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就问了这个。”

    “那你是怎么回答他的?”苏慕烟迫切的问道。

    慕言抿着唇摇摇头,“我都不知道这个是什么,能怎么回答他。”

    苏慕烟心里稍微松懈了一些,紧张的端着杯子狠狠的喝了一口冰水,放下杯子的时候,手都还在微微的颤抖着。

    如果前两天在书房里听到他的那通电话只是意外的话,那么这一次,苏慕烟很肯定,河西爵一定是知道了什么。

    不行,她不能再这么坐以待毙了。

    以河西爵的能力,要查什么的话,是肯定能查到的。

    到时候,东窗事发,就不是她能左右的了。

    一想到那个结果,苏慕烟就心里发慌,直接拿着包起身对慕言说道,“我突然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你自己先吃饭,如果河西爵还有什么事情找你的话,你什么都不要说,记住了,什么都不要说,还有,叮嘱一下爸妈,让他们也不要说。”

    “姐,你这么着急,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对不对?”慕言恨想帮她,可无奈自己能力小,只能看着姐姐这么无助,心里很是愧疚。

    “没什么事,姐会处理好的,你先吃东西吧。”苏慕烟走的时候,还付了餐费。

    离开餐厅,在走回公司的路上,苏慕烟的心里都是一片凌乱的。

    以前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都没有这么慌张过,唯独这一次,她真的慌了,而且是六神无主的那种慌乱。

    刚回到办公室,顾北来找她说工作的事情,她也走神的厉害。

    顾北见状,试探的问道,“慕烟,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有啊……师兄,你继续说。”苏慕烟努力让自己表现得很冷静。

    “可是……”顾北指了指她面前的一堆纸团。

    那是苏慕烟紧张的时候才会有的小习惯,会把纸撕成碎片再拧成一团团的小纸团。

    这个习惯顾北是知道的,那时候还是楚狂歌参加全国校园歌手大赛决赛的时候,顾北带着苏慕烟给楚狂歌加油,当裁判要通知结果的时候,她就下意识的做了这个小动作。

    顾北特意问过,苏慕烟才说是紧张所致,所以他一直都记得。

    只是这么多年来,她的这个习惯还没改变,所以方才顾北一看到她这个小动作,就知道她肯定是遇上什么事情了。

    苏慕烟慌乱的将纸团收拾好,很牵强的笑了笑,“我……真的没事。”

    “慕烟,是不是前两天的事情,还没处理好?可是我看网上已经没什么新闻了啊。”

    “前两天的事情?”苏慕烟愣了愣,“什么事情?”

    “你不知道吗?”顾北惊讶无比。

    “我应该知道吗?”她是愈发的不明白顾北在说什么了。

    顾北看她的表情不像是装出来的样子,才肯定她是真的不知道,不禁有些懊恼,“看来我是好心办了坏事,也对,像老板那么睿智的人,肯定会把这件事情处理好,把你保护好的才对。”

    “师兄,到底是什么事情啊?你到是说啊。”苏慕烟是真有些着急了,完全不知道顾北在说什么,所以急切的想要知道,前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像是老板打了谁,被人公布到了网上,各大新闻媒体都大肆转发,你也知道现在的新闻媒体,都喜欢夸大其词,再加上网民们的看热闹心里,算是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吧。”

    尽管顾北说得很平淡,可苏慕烟也能明白这其中的风起云涌。

    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其他豪门之中,可能只是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可这件事情发生在河西家,那肯定是一场很大的风暴,毕竟牵扯到官场,牵扯到河西家,牵扯到爷爷。

    爷爷一生戎马威望在外,本就一身正气,且容不得河西家出一点点的丑闻,对家里的每个人都要求极为严格,这一点苏慕烟是知道的。

    所以出了这件事情,爷爷自然会大怒一场,后果是什么,苏慕烟似乎已经想到了。

    那些手臂上的伤痕,似乎也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她心里突然就狠狠的疼了起来,比起这些,她被关着的那三天真的不值一提。

    爷爷当时得多生气啊?

    河西爵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啊?

    他做的这一切,不过都只是因为她,可她呢?

    在那三天里,将这个人恨了个彻底,却不知道他为自己忍受了这么多。

    “慕烟,你……还好吗?”顾北发现苏慕烟情绪不对,紧张的问道。

    苏慕烟摇摇头,眼泪还是没能忍住掉了下来,她有些不自在的撇过头去,抬手将眼泪拭去,才微微颤抖着说道,“谢谢师兄告诉我这些,我对这些一无所知。”

    “那你……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那么紧张?”顾北没有忘记自己的出发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