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是我动的手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白姐彩色统一图库免费香港正版四不像生肖彩涂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回到老宅,刚进大厅,凝重的气氛铺面而来。

    河西决有些焦急的看了过来,可也因为有其他族人在,只能欲言又止。

    秦雯红着眼睛,低着头没有说话。

    一个长房的大伯见到河西爵回来了,立马起身说道,“河西爵回来了,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处理好了,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能给大家一个交代,出事的毕竟是你爷爷。”

    “大伯,我总觉得这件事情并不是你说的那样,兴许是一场误会呢?”河西决无奈的解释,这已经不知道是她第几次这样开口了,可这些人就是不听。

    “事实就摆在眼前,你爷爷的拐杖分明被人动过手,而且在发生这件事情之前,他还要赶走苏慕烟的,这件事情还是你你妈妈说的,还能有假不成?”

    “是,爷爷之前是这么安排的,是想送苏慕烟走,但是这不代表他对慕烟就有成见啊,还有,谁会那么傻,把自己送的礼物动了手脚,故意陷害人?你会这么做吗?没人会蠢到这个地步吧?”

    “这……”

    河西爵并没看到苏慕烟,看了一眼河西决,河西决指了指楼上,示意他苏慕烟就在楼上。

    他顿了顿,总算开口,“各位叔叔伯伯,这件事情我肯定会查清楚的,你们稍安勿躁,时间也不早了,都早些休息吧。”

    “对啊,大伯,你身体不好,早点休息好了,事情也急不来的。”河西决软了语调,规劝着众人。

    大概是因为河西爵的话有了安抚的作用,他们嘀咕了几句,还是各自回去了。

    大厅里总算是安静了下来,河西爵让姐姐照顾好母亲,自己则上楼去了。

    苏慕烟被安排在了他的房间,他并没有马上回房间,而是去了书房。

    管家周叔将拐杖递给他看,中心轴的地方,很明显被人动过手脚,所以才会在承受压力的时候,断掉。

    “少爷,要不要报警啊?”管家紧张的问道,“刚刚其他几房的人都说着要报警,是大小姐拦了下来,没让报警。”

    “一会我有朋友来,会查证上面的自指纹,这些东西暂时都不要动,还有,家里的监控全都过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随时跟我汇报情况。”

    周叔明白了河西爵的意思,也就没再过问,去按照吩咐做事了。

    河西爵回到房间,推开门,发现苏慕烟并没有睡,就坐在沙发上,目光直视着门口,似乎早早的在等着他了。

    “还没睡吗?”他关上门,问道。

    “在等你。”

    不知道为什么,河西爵总觉得她的声音有些凉薄。

    累了一天了,此刻的他,不想再讨论任何事情,只想抱着她,只是抱着她,似乎这样才能让自己找回些许力气。

    “早点睡吧,我去洗个澡。”他脱下外套,扯了扯衬衣的领口,往洗手间走去。

    苏慕烟这时站了起来,对他说道,“河西爵,我们谈谈吧。”

    “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我累了。”他并不想谈。

    苏慕烟急了,直接走过去,在他进入洗手间之前拦住了他,“我必须要跟你谈谈。”

    他看了看她,突然伸手捧住了她的脸,低头狠狠的吻住。

    这吻来得太快,苏慕烟无法防备,就这么被他吻了个结结实实。

    男人狠狠的"yun xi"了她的唇,似乎在发泄着什么,最后又咬住了她的唇瓣。

    虽然不是很用力的咬,却也让她疼得闷哼出声,他才放过了她,喘着气说道,“乖乖去床上睡下等我,我洗个澡就来。

    说完,将她微微推开,自己则进了洗手间。

    在他要关上门的那一刹那,苏慕烟快速伸出手挡住了门。

    还好河西爵眼疾手快,没有将门合上,不然她的手就废了。

    男人有些恼怒的打开了门,瞪着她说道,“你疯了吗?”

    “我只是想跟你谈谈。”苏慕烟表情有些倔强。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所以不用谈了。”他背过身去,很想忽略掉她眼底的那种情绪。

    那是他不想看到的情绪,一种视死如归的情绪。

    “不,这件事情必须要谈,而且就现在。”

    “苏慕烟,你是要把我逼疯吗?”河西爵终究还是爆发了,他回头怒瞪着她,“是不是要把我逼疯,你才满意?嗯?”

    大概是被这样的他吓到,苏慕烟愣了愣,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男人带着怒气,直接伸手将她扯入浴室,狂风暴雨般的吻就落了下来,狠戾,又直接。

    这个吻带着怒气,也带着情感,宣泄着他此时内心的不安。

    他只是迫切的想要抓住什么……

    ***

    浑身如被车子狠狠碾压过一样,散了架的疼,让苏慕烟轻吟了几声,挣扎着好不容易才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房间微微泛暖的光线让她有些回不过神。

    自己是在哪里?

    为什么浑身都这么的疼?

    发生了什么?

    在她看清楚自己身处何处的时候,那些记忆才悉数回笼,让她回想起来。

    昨晚,她想跟河西爵开诚布公的好好谈一谈,可那男人最后将她拖入了洗手间……

    脑子里都是她求饶的画面,以及男人一次比一次狠的发泄,她因为承受不住,而陷入了黑暗。

    她忍着酸疼起身,去洗了个澡,又化了个淡淡的妆,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弱。

    镜子里的自己,没有一丝笑容,甚至眼神都是空洞的。

    心里只有一个声音。

    也正是这个声音,在支撑着她去做这些事情。

    衣柜里都是崭新的衣服,她挑了一件颜色看起来比较艳丽的穿上,这才出了房间。

    双腿间的酸痛,让她走路都在打颤,可她很刻意的去忽视了这些。

    人还未到楼下,就听到了留下阵阵吵闹的声音。”不管怎么样,都要让苏慕烟出来说个话,只是你们这些推测不作数的,总之我已经报了警,一切交给警察去处理好了。“

    苏慕烟分辨得出这个声音,也是他昨晚第一个提出的质疑。

    河西决出声打断了大伯的话,“报警之后带来的影响,大伯考虑过吗?我们自己能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让警察来插手?大伯这样,是在怀疑我们姐弟俩吗?病房里躺着的人,是我们的爷爷,我们不会包庇任何伤害她的人,但也不能冤枉了任何一个好人。”

    她的话,说得铿锵有力,足以震慑在场的人。

    大伯没有说话了,大厅里一下子似乎就安静起来了。

    苏慕烟站在楼梯口,安静的站了几秒钟,才继续下楼。

    “有什么想问的,都问我吧。”

    她一出现,就开口说了话,让众人将视线都移了过来。

    大伯好像一下子找到了憋屈发泄点一样,急忙指着她说道,“罪魁祸首在这里,就是她,让她说话好了。”

    “慕烟,你别来参与这件事情。”河西决过来想拉着她上楼。

    苏慕烟挣脱了,倔强的站在那里,视线一一看过众人,最后落在了河西爵的身上。

    他微微眯着眸子,冷厉的眼底闪过一丝痛苦。

    苏慕烟握紧了拳头,强迫自己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继续说道,“问吧,我都一一回答你们。”

    “那拐杖,是不是你动的手脚。”大伯开门见山的质问,没有丝毫的迟疑,“你别想否认,那拐杖是你送给老爷子的生日礼物,他才刚用上,就出事了,而且那上面还有整齐的锯痕,分明是人动过手脚的,你这女人居心不良,居然想陷害老爷子,难道就因为老爷子想把你赶出河西家,你就用这样的手段来报复吗?”

    “大伯,你这样说话已经构成诬陷了。”河西决不悦的提醒。

    苏慕烟看了看大伯,其他人也开始附议起来。

    “老爷子前天给我打过电话,让我给弄一张最近的机票送这女人出国,可她居然没走,还出现在这里,分明是有预谋的。”一个在航空公司工作的族人说道。

    “我听说出事之前,老爷子还单独见了她,后来管家进去的时候,满地都是狼藉,分明是之前发生过争执才会这样。”

    “这女人毕竟不是在苏家长大的,性子和人品多少是有问题的,这件事情我看就跟她脱不了干系。”

    “是啊是啊,这件事情一定是她所谓,你们可不能包庇了这个真正的罪人啊。”

    “要给老爷子讨回公道,将这女人送到监狱里去好了。”

    “对,一定要狠狠的惩罚她。”

    “够了。”河西决终究是忍不住开口,呵斥了众人,“你们都亲眼看到是她害了爷爷吗?”

    “这还需要亲眼看到吗?事实就摆在眼前!”大伯怒不可遏的骂道,“昨晚河西爵不是找人查了那拐杖的指纹吗?在场的人,除了她,就只有老爷子和管家了,不是她会是谁?”

    河西决气得发抖起来,“难道你们会傻到自己陷害自己吗?在自己送的礼物上动手脚?”

    “别说了。”苏慕烟冷冷开口,打断了河西决的争辩。

    “慕烟……”河西决焦急的叫道。

    她冲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在说话,这才缓缓的看向众人,表情十分冷静,没有丝毫被问责的惊慌,“没错,那礼物,是我送给爷爷的,你们质疑我,是有理有据的。”

    “慕烟!”河西决是真的急了,就怕苏慕烟说错话。

    眼下的情况,已经很乱了。

    苏慕烟安抚了拍了拍她的手,“那拐杖,是我动的手脚。”

    “啊……”

    一片哗然。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