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要走的人留不住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今年开奖图片记录今晚有什么生肖必开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问那么多做什么,吃饭。”秦雯端菜出来,冷着脸说道。

    河西决意识到情况不对,没再说话,而河西爵已然上楼,直至晚餐结束,都没下来过。

    隐隐由秦雯照顾睡下,从隐隐房间出来的时候,河西决就在一旁的阳台上坐着。

    秦雯走了过来,将一旁的毯子给她披上,“这么冷,坐在阳台上做什么?”

    “我记得,爷爷最爱坐在这里了,我以前问过爷爷,为什么总喜欢坐在这个位置上,爷爷说,这里的视野是家里最好的位置,他喜欢坐在这里想事情,很多时候一直想不通的事情,坐在这里,也就慢慢的想通了。”

    秦雯意识到自己的女儿有心事,跟着坐下问道,“西决,是不是你跟秦翩然发生什么事情了?”

    “妈,以后我的人生里,大概没有这个人的存在了。”河西爵的声音有些凉凉的,如这凉凉的夜色一样。

    秦雯有些吃惊,“你们……怎么了?”

    河西决淡淡的笑了笑,淡淡的夜色下,她的面容有些模糊,可那眸子,却异常的清冷,“没有我们,只有我,你呢,以后可以给我安排相亲了,把这全江城的青年才俊,都给我网罗来吧,我河西决,要选驸马了!”

    “怎么说话的。”秦雯蹙了蹙眉,看女儿那勉强的笑容,颇为心疼,“如果你真的放下了,妈妈觉得,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这苦恋,是最辛苦的,我不想我的女儿这么苦。”

    河西决将头靠在秦雯的肩上,就像小时候一样,嗅着属于妈妈的问道,心里多少是有些温暖的,“妈,你说,我跟我弟弟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在情路上,总是走得这么坎坷呢?”

    秦雯如鲠在喉,都是自己的儿女,她才是最心疼的哪一个。

    她伸手,抚摸着河西决的头发,安抚道,“没关系啊,你们总会遇到,对的那个人,总会幸福的。”

    河西决没说话,只是这么看着远处,天气越来越凉了,她的心,似乎也越来越凉了。

    秦雯回房间后,河西决来到了弟弟的房门口,犹豫了一会,还是敲了门。

    她知道,这个夜晚,不只是她没睡。

    河西爵开了门,大概早知道是她,并没多问,折身回到了方才坐着的位置。

    房间里一股酒味,茶几上摆了好几个空酒瓶,河西决大致瞄了一眼,估摸着没少喝。

    她自发的去酒橱取了杯子过来,到了一些酒,坐在他对面,“这天气,的确适合喝酒。”

    河西爵并没理会她的话,而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虽然适合喝酒,但也要少喝,你这样下去会喝醉的。”她还是忍不住劝道。

    “我有分寸。”他的声音有些嘶哑,眸光依旧冷冽。

    河西决当然知道他有分寸,可她还是担心,“你是不是知道她会走?”

    他点了点头,没有过多表情,也叫人看不清他的心思。

    “刚才我跟妈聊了一会,她似乎知道苏慕烟会走。”河西决叹了口气,“不过她没说为什么她会走。”

    “要走的人留不住。”河西爵放下酒杯,起身往浴室走去,“我要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河西决看了看手里的酒杯,又看了看他合上的浴室门,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自己不是来安慰他的吗?

    为什么……他看上去很淡定的样子?

    难道是自己多想了?苏慕烟的离开对他来说,可能并不算什么?

    最终,河西决还是带着满脑子的疑问离开了。

    苏慕烟走后第一天,河西爵跟平时看上去没什么不同,他照常上班,还为公司拿下了最重要的一个案子。

    秦雯不放心,中午的时候让月妈准备了鱼汤,开车去了河西爵上班的地方。

    河西爵刚开完会,秦雯叮嘱她将汤喝了,不好浪费了母亲的心意,河西爵还是喝了。

    秦雯是看着他喝完的,心里才算踏实了,“儿子,妈妈其实一直在等着你来质问我,可你一直没有,我反而心里不安了,慕烟,是我帮她离开江城的,你要怪,就怪我吧。”

    “妈,你回去吧,我这里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河西爵没有半分要怪她的意思,只言自己很忙。

    “儿子,你……你真的没事吗?”秦雯不放心的问道。

    河西爵抬眸,定定的看着她,似乎是为了让她安心,用以往顽劣的口吻回答道,“你看我这艘像有事的样子吗?”

    “……”这种感觉,秦雯说不出来,总觉得有事,可表面上看上去,又什么事都没有。

    “你儿子这么优秀,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要实在不放心,我明天就给你带一打的儿媳妇回来。”河西爵戏谑的表态。

    秦雯脸一黑,拍了他一下,“谁要一打的儿媳妇了?我只要苏……”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秦雯立马打住,紧张的看了看河西爵。

    他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双手在键盘上飞快的忙碌起来,还跟她说道,“妈,我这里真的很忙,儿媳妇的事情,等我忙完了再说好吗?你先回去吧,晚上我不会来吃饭了,你们别等我,替我照顾好我的宝贝儿子。”

    “……好。”

    秦雯最终还是走了。

    她一走,河西爵的世界似乎就安静了下来。

    那原本忙碌的双手,此刻却无力的垂落下去,整个人重重的靠在椅子上,周身没有一点力气。

    这才第一天,他就这么难过了吗?

    苏慕烟走的第二天,河西爵参加了明子遇儿子的满月宴。

    因为明子遇妻子是当红歌手叶倾城,以至于这场满月宴吸引了不少媒体的关注。

    原本都是要携带女伴参加的,奈何河西爵没有女伴,便单独前往,朝南亲自送他去了酒店,快到的时候,接到了河西决的电话。

    “你没女伴我没男伴,咱俩凑合一下吧。”

    宴会基本上都是熟人,龙夜爵唐绵绵他们几个也都聚齐了。

    可有熟人的地方,也总会被问及想要忽略掉的事情。

    付染染不知苏慕烟已经走了,左右没见到,便多问了一句,“慕烟怎么没跟你一块儿来?上次她问我要的那个儿童学步车有货了。”

    唐绵绵咳嗽了一下,拉了拉闺蜜一把。

    付染染是个聪明的人,一下子就明白过来,陪着笑说道,“我直接给你送到家好了。”

    好不容易,付染染才找到机会躲开了,拉着唐绵绵问道,“他们两个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嗯,大问题。”唐绵绵肯定的点点头。

    付染染摸摸自己的脑袋,“我这阵子忙着上货,都没关注这些,好尴尬。”

    “我看河西爵的状态还行,只要不提苏慕烟,就没什么事。”唐绵绵到是看得仔细,“你也别觉得过意不去,你不说,总会有人去揭这伤疤的。”

    唐绵绵这话说得没错,付染染不说,总会有人去揭这伤疤,这不,总有碍眼的人会出现。

    商洛作为一米传媒的新任总监,受邀出席这场宴会,本来只是来走个过场的,谁知见到了河西爵。

    原本她想避开,毕竟这男人招惹不起。

    可是方才,她不小心听到了唐绵绵跟付染染的那番对话,那种想要去奚落的冲动,让她走到了河西爵的面前。

    商洛养着自认为很得意又不张狂的笑容跟河西爵举杯,“二少,我是商洛,很抱歉,上次的事情,是我没弄清楚,误会了你太太,所以想跟你和你太太当面道歉呢。”

    河西决才觉得这宴会很无聊,那些前来搭讪的男人也很无趣,正想提前回去呢,谁知就有一只小白兔送上门来找虐了。

    她不是什么善茬,对不喜欢的人,自然不会心慈手软。

    河西决笑眯眯的挽着河西爵的手臂问道,“这位……”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商洛,才轻轻浅浅的开口,“穿着东北棉袄裙的小姐是谁啊?那个商洛?没听说过呢,服务员吗?”

    出席这种宴会,女人们都会精心打扮自己,作为一米传媒的千金,自然得走在时尚的前沿,毕竟是作为公司的门面出席这次宴会。

    可自己这身上昂贵的礼服,却被河西决讽刺为东北大棉袄,怎么能不叫商洛生气。

    “河西小姐大概是眼拙了吧,我这可是“遇”最新款的礼服。”

    “哦,我仔细看了一下,还真是。”河西决到是认可的点了点头。

    商洛正要得意,只听河西决又说道,“可能是商小姐身上的暴发户标签太浓了,所以把衣服的亮点都掩盖了,真是可惜了,好好的一件礼服……”

    商洛被讽刺得脸色青一块白一块的,自知自己不是这河西决的对手,只能不接话,而是看向一直没说话的男人,“二少,你太太呢?我是来跟她赔礼道歉的,上次的事情是个乌龙,是我弄错了。”

    河西爵摇了摇手中的酒杯,慢慢的扬起了唇,墨眸里却酝起一场风暴,“跟她道歉,你也配?”

    商洛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河西决笑得花枝乱颤,“这宴会也不是那么无聊嘛。”

    河西爵却已然没有了兴致,放下酒杯说道,“我先回去了。”

    “我跟你一起走。”她可不想单独留在这里,可是才走几步,她的脚就停下来,走不动了。

    河西爵被拉住,他不解的回头,看到自家姐姐目光呆呆的看着前面,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狡黠。

    她这样子,河西爵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世上,大概只有一个人,能让她姐姐露出这样的表情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