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 还是我自作多情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王中王特网站187今日三d焰舞字谜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河西决正在心里愤愤不平的想着。手机端

    陈局长一点也不看人脸色,依旧劝着酒,“河西小姐,你这是不给我面子么?喝一点酒而已,而且这还是红酒,我们部门有个女职员出去谈合作,那都是喝茅台二锅头,一点都不含糊的,多有诚意啊。”

    “陈局,你看你说的,我哪敢不给你面子啊。”河西决觉得自己的脾气快要忍不住了。

    “那喝啊,是一点红酒而已。”陈局长已经将酒杯塞到了她的手。

    河西决是被迫接下的,看着手的酒杯,她觉得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了。

    正要发作,手的酒杯一下子被人夺走了。

    河西决扭头,便看到了一脸冷然的秦翩然。

    被截胡的陈局长,发现又是秦翩然,脸色一下子不好看了。

    “她说了喝不了酒,如果陈局一定要喝,那我陪你喝吧,喝多少都没问题。”秦翩然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陈局长脸色一阵青白,尴尬的说道,“秦先生,这是我与河西小姐的事情呢,你来喝,好像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与河西小姐也算是旧相识,她叫我一声秦叔叔,我理所应当的应该照顾着她一些。”秦翩然说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直接套用了河西决刚才对她的称呼。

    河西决想,这算是报复吧?

    她可一点不想他帮自己,看陈局长没台阶下,直接说道,“秦叔叔,还是我来喝吧,陈局长的一番诚意。”

    秦翩然冷冽的扫了她一眼,这一眼,冻到了骨子里。

    河西决心里那一点小小的倔强,这么被生生的给熄灭了,乖乖的退到了一旁,任由他给自己挡酒。

    可她心里那叫一个气啊,这算个什么事啊?

    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呢?

    他只是横了自己一眼,那点好不容易被她克制了几天的奴性,怎么这么冒出来了呢?

    真不争气,河西决可要点脸吧!

    她气得想跺脚,而陈局长再一次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能跟秦翩然喝了这杯酒,兴趣顿时全无,随便找了个理由,放下酒杯走了。

    陈局长一走,河西决隐忍着的怒气也爆发了,直接夺走了秦翩然手的酒杯,愤愤的瞪着他,“秦翩然,你这算什么?我可不需要你帮,收起你那副假惺惺的样子,我不需要。”

    因为周围还有其他人,秦翩然蹙起眉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直接伸出手,拉着她走。

    “你干什么?”河西决惊恐起来,想挣扎,无奈他抓得太紧,根本挣脱不了。

    “老实点。”秦翩然低低的喝了三个字,便拉着她继续往前走。

    河西决老实了一点,也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作,只能跟他走了。

    秦翩然带着她到了后面一处僻静的阳台,才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

    河西决恼怒的甩开了他的手,瞪着他质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你的那个男朋友呢?怎么不见了?这种场合,他不帮你挡酒的吗?”秦翩然有些生气的问道。

    一提到司鄞,河西决更来气了,“我男朋友去哪儿了要你管啊?再说了,我不愿意喝,他敢灌我酒不成?”

    “你别无理取闹。”

    “我怎么无理取闹了?秦翩然,我真弄不懂你,你不去好好陪着你的安小猪,在这里做什么?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你也没资格管,是你要撇清我们之间的关系,那你你何必出手帮忙呢?”

    河西决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这么多怨气,在这一刻完全无法克制自己,只想爆发,再爆发。

    “我没有管你,只是做为路人,在这个时候,也会伸出手帮忙的,是你自己想太多了。”秦翩然冷冷的解释。

    河西决自嘲的笑了起来,“你看,不管过去多久,我还是这么自作多情,也对,都自作多情十几年了,也不差这一次,那你当是我多想了吧,所以现在,请你滚,别管我的任何事情,当我是个路人甲,也不需要你秦翩然来出手帮我!”

    到最后,她还是歇斯底里起来。

    秦翩然神色难明的看着她,在看到她要伸手去抹眼泪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抬手,先一步将她的眼泪抹掉。

    河西决像是被烫到一样,迅速往后退,“秦翩然,你没听懂我的话吗?我让你滚,别管我。”

    “阿娇。”他轻轻的叫了这个名字。

    河西决发了疯一样,将自己的耳朵捂住,“不许叫,我不要听,我不想听,你走,你走啊。”

    河西决埋着头,蹲在地,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耳朵,恨不得此刻马跟这个世界隔绝。

    她想一个人躲一躲,想将自己所有的悲伤都隐藏起来,想慢慢的舔舐自己的伤口。

    她的骄傲她的自尊,虽然早一不值了,但也想保留最后一点尊严。

    耳边安静了,她甚至听不到自己哭泣的声音,她想,他已经走了吧。

    河西决松开了耳朵,因为太用力,耳朵被耳坠刺得有些痛了,也让她清醒了不少。

    她起身,想要靠着围栏喘个气,可刚起身,被人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她想,自己这是出现了幻觉吧?

    ***

    苏慕烟在宴会找了一圈,都没找到河西决,正要给她打电话,接到了河西决打来的电话。

    “慕烟,你能来接我一下吗?”

    电话里,河西决的声音那么的虚无,让苏慕烟紧张起来。

    河西决极少有失控的时候,可每一次失控,似乎都跟秦翩然有关,她询问 好了位置之后,去找河西决了。

    最后,她在宴会后面的阳台找到了河西决。

    虽然这两天江城的天气有些回暖,但仅仅只是穿着礼服,坐在这阳台,还是会冷。

    苏慕烟一出来,感受到了那冷气,而河西决的身,披着一件男士外套。

    那外套很眼熟,苏慕烟一眼认出来了,那是秦翩然的外套。

    她的心一下子明了,走过去扶着河西决起来说道,“姐,你还好吧?”

    “我没事。”河西决摇摇头,“外面应该没多少人了吧?”

    “嗯。”苏慕烟点点头。

    “那我们回去吧,我的腿有些麻了,你扶着我一点。”河西决交代着。

    苏慕烟小心的扶着她出了酒店,家里安排来的车子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了车之后,河西决闭着眼睛靠在椅子没说话,好像是睡着了一样,苏慕烟没有询问什么,给了她安静的时间和空间。

    到家秦雯他们已经睡下了,河西决直接回了房间,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慢慢的慢慢的让自己的理智拼凑回来。

    宴会发生的事情,她到现在都清晰记得,可恍然又觉得,这只是一场梦。

    但为什么,手的衣服这么的真实呢?

    河西决抱着那衣服,心里很不是滋味,又气恼的丢在了地,去狠狠的踩了几脚,一边踩一边骂,“秦翩然,你这个混蛋!你真是这天底下最混蛋的男人!我好不容易要甩开你了,过我河西决的人生了,你又出现做什么?”

    可是骂完,发泄完,那件衣服最终还是被她捡了起来,不舍的抱在怀里,哭得像个傻子。

    早班,她的眼睛很肿,秦雯担心的问了两句,河西决只说是昨天喝太多水给糊弄了过去。

    一整天,她都是心不在焉的着班,裴依依敲门进来,她都只是懒洋洋的看了一眼。

    裴依依窝在沙发里吃零食,“哎呀,你这里的零食品种也太少了,我想吃薯片啊,这个酸梅太酸了,我可吃不下去。”

    “我可没让你吃。”河西决没好气的说道。

    听她这语气,裴依依好的挑了挑眉,“西决,你又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做什么?那个什么司鄞,把你甩了?”

    “去你的。”河西决白了她一眼,“你才被人甩了。”

    “既然没被人甩,你干嘛一副我失恋了的样子啊?”裴依依嘲笑她。

    河西决摸了摸自己的脸,茫然的问道,“我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对,你的脸,写着四个硕大的字,我,失,恋,了!”裴依依伸出手指,象征性的点了四下,指出了这四个字的位置。

    河西决懊恼的用头去磕办公桌,“依依啊,你说,我怎么那么不争气呢?”

    裴依依一看她这状态,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吃着零食漫不经心的问道,“是不是又碰到秦翩然了?”

    “嗯。”

    “你的理智又战败了?”、

    “嗯。”

    “他说什么了?”

    “什么都没说。”

    “那你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裴依依声音都高了几分,随后有释然,“也对,在他面前,你什么时候占到过便宜啊?每次他都还没用技能呢,你直接死亡了,真是不争气啊。”

    “嗯。”不争气。

    “还嗯呢?能不能拿出一点你身为河西家大小姐的脾气来?”

    “不能。”她懊恼得不行,“在他面前,我没脾气。”

    裴依依,“……”

    裴依依将她的零食丢在了桌子,插着腰说道,“不行,我不能看着你这样要死不活的,我得帮你一把。”

    “嗯?”河西决有气无力的看着她。

    “起来,我带你去扳回一城。”裴依依直接过去,将她从桌子拧了起来。

    “怎么扳回一城啊?你带我去哪里啊?”河西决都没反应过来,被裴依依给带出了办公室。

    “去了你知道了,总之,今天要让你赢一仗才行。”裴依依信誓旦旦的表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