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又双叒叕碰到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今晚开码结果什么好今期香港跑狗报彩图1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那熟悉的味道,河西决不用看也知道来人是谁。

    她有些想抗拒,却被那只手直接按住,秦翩然坐在了她的身旁,轻描淡写的说道,“怎么?又想丢在地上踩几脚?”

    河西决,“……”

    这男人果然是记仇的。

    她努力笑了笑,故作镇定的表示,“秦先生说的哪里的话,你好心将衣服给我,我怎么会踩你的衣服呢?你肯定是弄错了。”

    “是吗?”他轻轻的笑了一下。

    明明是很轻的笑声,可河西决愣是听到了,下意识的扭头看着他,然后走神。

    这种画面,曾经发生过无数次。

    秦翩然这样的男人,很沉稳,也很善于隐藏自己的心思,叫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所以很少有这种表露真性情的时候。

    以前河西决也不是没见到过他的笑容,可是每每看到,她就会像上了瘾一样,直勾勾的看着,一点也不掩饰自己心里的那种喜欢。

    这个时候的她,眼睛里就像是有星星一样,像极了大话西游里,紫霞看至尊宝的那种柔情似水。

    往往这个时候的她,是最动人的。

    秦翩然也看向了她,目光深得叫人看不到底,却仿佛有一种旋涡一样,深深的吸附着她的目光,让她移不开眼,只能这么看着。

    这样平静又美好的景色,这么养眼又登对的两人。

    裴依依忍不住拿出手机,将这个画面定格。

    手机微微闪过的灯光,让两人反应过来,河西决迅速移开视线,尴尬的咳嗽了一下。

    而秦翩然则是起身,看了看时间说道,“差不多可以回去了,你们是自己开车来的,还是坐车来的?”

    “我们自己开车来的。”河西决想也没想的说道,顺便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取了下来还给了秦翩然,“谢谢秦先生的衣服,那么,再见了。”

    “嗯,再见。”秦翩然接过衣服穿上,并没多说什么,先一步离开了。

    裴依依走过来好奇的问道,“你们俩刚刚对看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哪有发生什么!”河西决情绪激动的否认,“再说了,光天化日之下,能发生什么?”

    “啊呀,我又没说会发生光天化日之下不能发生的事情,你别激动啊。”裴依依笑着安抚,“不过,你们刚刚那一眼,看得我都动心了,有一种……想谈恋爱的心情。”

    “你多想了。”河西决急忙否认,“别忘了,我现在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一点!”

    “是,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只是随便发表一下感叹,没觉得你们有关系。”

    河西决心里堵得慌,索性不解释了,回去的路上,拿着手机跟小八聊着,借此来转移自己的心情。

    司鄞得知她去了郊外,叮嘱她到家了一定要给自己打电话,关心之情,不言语表。

    看到司鄞温暖的话,河西决才觉得自己似乎正常了一点。

    她想,只要以后避开见秦翩然,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吧。

    可是,这只是她的想法。

    当她们再一次相遇的时候,河西决真怀疑这男人是不是故意的。

    原本嘛,她是来找卓然的,因为好久没来卓然这里了,最近心里有些事情,烦闷得很,就像趁着周末休息,来找卓然聊聊,顺便蹭吃蹭喝什么的。

    谁知道一进去,就看到那正坐在沙发上的秦翩然了。

    要不是当时被他看到了,她真想掉头直接就走。

    “平时你们都忙,一不来,谁都不来,现在好了,一到周末,你们都过来了,还真是对我的一种考验啊。”卓然一边做着点心一边说道。

    河西决不想跟秦翩然坐在一起,就过去帮卓然的忙,看着那些水果,嘴馋的吃了起来,“你这樱桃吃着好甜,还有吗?一会我带一点走。”

    “你这是连吃带拿啊。”卓然看着那一盘子樱桃都被她吃完了,无奈的表示,“我本来要做一个水果慕斯,现在看来,就做一个慕斯好 了,因为水果都被你吃完了。”

    河西决一点都不觉得愧疚,“反正你做出来之后,我也会把水果吃完,你还省力了,还不快谢谢我。”

    被欺负的卓然,不舒服的跟坐在沙发上喝茶的男人说道,“也不知道管管,这嚣张劲,也不知道是谁惯的。”

    被点名的人,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没发表任何意见。

    卓然有些望天,“当我没问吧。”

    河西决尴尬的咳了一下,将最后一颗樱桃留下,放在了他的慕斯上面,“好了给你留一个,总行了吧?”

    卓然,“……”

    因为水果被河西决吃完了,水果慕斯最后上桌的时候,就只有一块有樱桃。

    河西决早就在望着那一块了,无奈卓然上桌的时候,那块跟自己的位置正好相反,放在了秦翩然那一边,她不得不放弃,打算去拿另外一块的,谁知秦翩然直接将那块慕斯推了过来,放在了她的面前。

    河西决眨了眨眼,看了看那蛋糕,却没勇气去看秦翩然的表情。

    卓然回来,两人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吃完了蛋糕,河西决胡乱的找了个理由要走。

    秦翩然也在这个时候拿起了外套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也先走了,下次再来。”

    “你们一走两个都走,留我这个孤寡老人一人吃饭?”卓然看着两人,不敢置信的问道。

    但两人显然当没听到他的话,直接走了。

    河西决是想先一步离开,这样就能避免跟秦翩然一起出会所的。

    可不知道是自己腿短还是他腿太长,紧赶慢赶的到了外面, 他还是追上了。

    “开车来的?”秦翩然随口一问。

    “对。”河西决坚定的点头。

    其实她并没开车来,是坐车来的。

    秦翩然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去取车了。

    河西决赶紧去路边找车,想趁他还没来的时候,先坐车离开,谁知道老天爷就是故意要跟她作对,车子愣是没有,眼看着秦翩然已经开车过来了,河西决有一种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的心情了。

    秦翩然的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了她的面前,打开车窗说道,“今日限号,你的车应该开不出来,除非它会飞。”

    河西决,“……”

    怎么忘记这一茬了……

    当场被揭穿,河西决那叫一个抑郁啊。

    偏偏那个揭穿他的人,还一点歉意都没有,直接说道,“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我……”

    不字还没说出口,他的眼神扫了过来,河西决又一次奴性发作,双腿不争气的上了车。

    河西决恨死了自己这被他吃得死死的感觉了,偏偏又改不了,只能暗自懊恼。

    到了家,她下车说了谢谢,他便离开了。

    一切来得快,去得也快,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冷风吹过,河西决只觉得脖子一冷,缩了缩脖子想,一定是自己多想了,他就只是发挥自己的绅士风度将自己送回来而已,没有任何别的意思,没有!

    周末河西决约了苏慕烟陪自己去一趟医院复查,可到点的时候,隐隐有些发烧,河西决赶紧让她带孩子去儿童医院了,自己则一个人前往医院。

    还是上次卓然介绍的那家医院,去挂了号之后,她正在等着,没想到,又见到了熟人。

    当那个熟悉的身影一出现的时候,她就有些头皮发麻,怀疑自己出门的时候,没看黄历,总是这么命犯太岁呢。

    她想避开的,但秦翩然的视线已经看了过来。

    河西决摸着自己的心想,长痛不如短痛,与其一直躲着,倒不如坦然去面对,说不定以毒攻毒,就真的过去了呢?

    这么一想,她镇定了一点,然后扬着笑走了过去,“秦先生,咱们又又又见面了,还真是巧巧巧呢,你说,江城这么大,咱们接二连三的遇上,这样是不是太巧了?真让我怀疑,是不是有人有心所为。”

    秦翩然假装听不懂她的暗讽,淡淡的说道,“我带我妈来这里做个检查,如果你觉得这也是巧合的吧,那就是巧合吧。”

    “额……”河西决顿时有些无地自容,豁出去的打了一拳出去,又打在了棉花上,反弹得她泪流满面啊。

    “伯母什么时候来江城的?是身体不舒服吗?”河西决撇开自己的尴尬,关心的问道。

    “嗯,她的身体一直都不好,这冬天一到,就大病不断小病连连的,所以带她来医院做一个全面的检查,之前她一直不肯来,这一次总算说动了她,才带她来这里的,这医院是卓然介绍的。”秦翩然简单的说了一下。

    河西决没注意到他说道卓然,而是担心伯母的病情,“那你带我去看看,我已经好久没去看伯母了。”

    秦翩然走在前面,嘴角微微的勾了一下。

    到了病房,河西决一进去,就看到秦夫人正在跟小护士说话,“我说,你们别给我做这么多检查,我没事,就是有些咳嗽而已,我身体好着呢,我还要抱孙子呢,身子骨可硬朗了。”

    “老太太啊,咳嗽也需要治疗的啊,再说了,您儿子叮嘱过,要给你做全面检查的。护士耐心的跟秦夫人解释着。

    “妈。”秦翩然走过去,叫了秦夫人。

    秦夫人的眼睛不怎么好,但还是依稀能看到的,自然也看到了跟在他身后的人,惊喜的叫道,“呀,西决,你来啦?我正跟翩然说,我都到江城来了,你就跟西决说一下,让她来看看我, 我可想她了,他说去打电话,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啊,快过来。”

    河西决看了一眼秦翩然,心想,他才没给自己打电话呢,只是碰巧在这里遇上的而已。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