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一千八百五十一章 换一个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46888香港凤凰玄机网最新彩票开奖号码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早李心念起床的时候,龙夜爵跟唐绵绵已经到了。

    大概是身体不适,又吃了一些药的缘故,所以起来得有些迟。

    见到两人和梁友棋在一起,李心念便知道二人为何过来了。

    早餐是唐绵绵亲手做的,遥遥和拉拉已经吃过了,她招呼着李心念过去吃早餐。

    “绵绵,又让你们为我的事情奔波了。”李心念食不知味,对唐绵绵很愧疚。

    “说了不用和我这么客气。”唐绵绵能体谅她现在的压力有多大,“现在你什么都别想,好好吃东西才是。”

    只不过是一个晚不见,李心念憔悴了很多,眼睛里都布满了血丝,可见昨晚她有多难安。

    龙夜爵跟梁友棋出去了,唐绵绵让管家带孩子们去楼玩,自己则陪着李心念在客厅等着。

    十点一到,那些人已经来了。

    谭思思跟在这群人后面,并没有第一个走进来。

    昨天气焰很嚣张的林董一进来 说道,“君彻呢?让他出来说话吧。”

    君彻并没回来,李心念自然给不了交代,只是说道,“君彻不在,你们有什么跟我说吧。”

    林董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着她,“你是在戏弄我们?你们夫妻俩还真有意思,一个玩消失,一个在这里装无辜,真把大家都当猴耍是吗?”

    “是啊是啊,摆明了是耍弄我们的,这样的人怎么还适合当财团的决策人?”

    “把他投了算了,我们换一个决策人。”

    “对,换一个决策人!”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还不如君耀当初在的时候呢,起码他不会无缘无故的玩消失,贿赂那些人也只是为了让财团能拿到那些资源而已,本质还是为公司好的。”

    “你这么说也对,当初他被抓走的时候我觉得很惋惜,从老董事长过世之后,君耀一直协助他父亲将财团打理得井井有条,后来他父亲出事,他接管财团,一直尽心尽力,君彻出狱之后,他也对他照顾有加,尽职的做着一个大哥的职责,没有任何过错啊。”

    大家都开始怀念起君耀的好,这个时候谭思思站出来,感激的说道,“谢谢你们对耀儿的认可,听到你们这么说,我这个做妈妈的,很感动,他做得还不够好,以后如果还有机会,还请各位前辈们多多指点。”

    “谭董啊,你别谦虚啦,大家都是明眼人,心知肚明着呢。”林董也跟着带节奏。

    唐绵绵冷眼看着这一切,也将这些人的关系看了个大致。

    “说这么多,大家心里应该都有自己的想法了。”叶董转移了话题,看向李心念,“我们已经给了足够的时间了,既然君彻不珍惜这个机会,那么,我们也应该有对策了,少奶奶,现在董事会的人都在这里,大家决定在开一次董事会,举手投决新的决策人,而君彻,将被撤职。”

    李心念早知道是这么个结果,闭眼睛努力的让自己冷静。

    唐绵绵握了握她的手,才看向那些人,“虽然我个局外人,但旁观者清,所以看得回更清楚一些,你们只是因为君彻没有出现在公司,决定重新选取决策人,这个说法完全说不过无,君彻接任财团以来,是给财团带来损失了吗?”

    并没有人能回答唐绵绵这个问题。

    她看向提出重新选取决策人的林董,“事情是你提议的,你应该会更有想法才对,那请你帮我解开这个疑惑吧,君彻接任以来,财团是盈利还是亏损?”

    “这个……”林董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看了看谭思思。

    唐绵绵冷笑了一声,“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吗?要么盈利,要么亏损,这么简单的问题都答复不来?”

    “你都说了,你只是一个局外然,所以我们的事情,不需要你来参与。”谭思思没好气的说道。

    说完,她又不悦的看向李心念,“心念,不是我说你,君彻不出现,你找个局外人来做什么?这让别人怎么看我们君家?”

    面对谭思思的指责,李心念慢慢的吐了口气,这才抬眸,看向了众人,“忘记给你们介绍了,这位是我的亲妹妹唐绵绵,她所说的,也正是我想问的,如果你们更换君彻决策人的身份仅仅是因为他没能及时出现在你们众人面前的话,那我也不介意将这个内情透露出去让所有人知道,这个财团有多荒谬。”

    “你这话是怎么说的?我们也没有提太过分的要求吧?”

    大概是李心念的话太过有震慑力,其有人开始畏缩了。

    谭思思横了对方一眼,才对李心念说道,“常言道,家丑不可外扬,你觉得这么做有意义吗?”

    “这句话君彻也跟我说过,当初大哥被抓入狱的时候,外面的人对他各种诋毁,说是他为了争夺权力陷害大哥入狱的,君彻也从没去解释过什么,但根本原因是什么,小妈自己心里不是有数吗?”李心念反问谭思思。

    谭思思从没想过,一向柔柔弱弱李心念,也有这种带刺的时候,一下子被反驳得哑口无言。

    一旁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唐绵绵,真心忍不住想给自己的姐姐点个赞。

    真当他们好欺负是吗!

    “如果你们都觉得,让一个有商业犯罪前科的人拿来继续做你们的财团决策人是对财团好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毕竟你们都不在意财团的声誉,不在乎你们自己的利益,我又何必在意?说到底,君彻现在手里的股权,算不做财团决策人,卖出去或者自己出去单做,以他的能力,不会现在更坏!”

    李心念字字珠玑,将自己的态度表达的清清楚楚。

    她将问题彻底的丢给了众人,让他们自己深思熟虑,拧不拧得清,全靠自己的能力了。

    谭思思好不容易煽动起来的人,这么被李心念几句话给震慑回去了,心里很是不爽,死抓着她要的那一点,“我们约没说君彻做得不好,我们只是要他出来稳定稳定军心而已。”

    “小妈,这个军心,是怎么不稳定的,你不是应该更清楚吗?”李心念不疾不徐的说道。

    谭思思脸色一沉,有些恼怒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质疑我的意思吗?”

    “我并没有质疑,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你们都是我的长辈,不是应该我更清楚吗?”李心念说完,顿了顿,又道,“君彻这阵子一直在为财团开拓新的市场,所以忙得连家都不能回,我你们,更想见到他,可是他为了财团的事情,连家都顾不了,我真不知道他牺牲了这么多,有什么可值得的。”

    林董一阵汗颜,“这个……是我们没考虑到那么多。”

    “我知道,人嘛,都是自私的,所以我希望你们能更自私一点,看看自己的利益,到底谁好谁坏,谁能带给你们更多的利益。”李心念将自己想说的都表达完。

    “那个……谭董,要不我们再等等吧。”有人小心的询问谭思思。

    谭思思心里一阵怒火烧,自己费了那么多的心思,好不容易才让他们开始对君彻起了怀疑,现在因为李心念的几句话功亏一篑,她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

    她怒瞪了一眼询问自己的人,这才冷冷的看向李心念,“我不知道这些话是谁教你说的,毕竟这不像你的作风。”

    说到这里,她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唐绵绵,意思是,唐绵绵是哪个妖言惑众的人呢。

    唐绵绵表示无辜。

    李心念说道,“我只是说了最基本的东西,不需要谁教。”

    “你一个没有背景的人,只不过是龙家的养女而已,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教我们?”谭思思到底是跳脚了,将怒火全都撒在了李心念的身,“别忘了,君彻当年是怎么对你的!我相信大家都还不知道吧?”

    关于这一点,李心念从没为自己解释过。

    一来是因为自己嫁给君彻,一切都是从简。

    她与君彻的过去太过刻骨,所以她不想让众人知道,所以一直对自己的身份都有所隐瞒。

    以至于现在外界都猜测,她李心念那只是一个大户人家领养的孤儿而已,没有身份背景,才会愿意嫁给一个因为QJ罪被判入狱的男人。

    但谭思思是知道的,因为当年是她找人查了李心念的事情,所以一口咬定李心念当时是未成年,才让君彻被判决了那么多年的牢狱。、

    现在她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无非是想让李心念难堪,想让她看清楚自己的地位。

    唐绵绵一看到李心念脸色惨白,特别是谭思思说的这些话,生生的揭开了李心念的伤疤,气得直接过去给了谭思思一巴掌。

    谭思思被打的懵了一下,捂着脸一脸震惊的看向唐绵绵。

    唐绵绵冷厉的说道,“我姐姐也是你这种人能随便指指点点的?”

    “你,你算什么?”谭思思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唐绵绵尖锐的质问道,“你竟敢打我!”

    李心念怕谭思思伤到唐绵绵,拉着她挡在自己身后,一点也不示弱的看向谭思思,“我说了,她是我妹妹,她打你也只是因为你做了过激的行为!“

    “ 你们……”谭思思气得说不出话来了,然后直接哭喊道,“打人啦,你们给我评评理,帮我做个证啊,她们打我!”

    “打的是你。”唐绵绵不依不挠的说道,“谁都有痛处,你恶意揭开别人的伤疤,该打。”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