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他很重要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四肖王中王官方网站2017香港马会历史记录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君彻的调查有结果了,一得到消息,他就直接赶往一号庄园。

    这几天修葺祠堂的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大概是因为谭思思没来找茬的原因。

    谁知道前脚刚到,还没见到君临人呢,谭思思后脚就到了。

    大概是这两天谭思思实在找不到办法了,索性来这里一哭二闹三上吊了。

    以前几年都不回来一趟,今年都来好几趟了。

    谭思思不知道君彻来了,直奔祠堂的方向,一过去就开始撒泼,坚持大师的说法,这里动不得,风水不好什么的。

    佣人一说这事,君彻就过来了,那会谭思思正当在前面,像极了那日的君伦,不过她要张扬一些,插着腰骂道,“我是君家的人,论辈分我才最有说话权,我说不能动就不能动!”

    君越有些无奈的说道,“小妈,这是二哥的意思,你若是真的有什么意见,可以去找二哥说说,二哥说不弄,咱们就不弄了。”

    “你闭嘴!这君家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你就跟你那贱人母亲一个得性,只知道趋炎附势,以前君耀在的时候,你是怎么巴结奉承我的?现在好了,我儿子出了点事,你就瞧不起我了是吗?”谭思思是逮着谁就跟谁发脾气。

    君越哪里招架得住,直接不敢说话了。

    谭思思恶狠狠的对工人说道,“我劝你们现在赶紧离开,以后也别再接这种活儿,不然会不得好死的!”

    工头头痛啊,他想着给君彻打电话,结果君彻就来了。

    谭思思也看到了君彻,心里还咯噔了一下,但当着众人的面,还是不忘摆谱,“君彻你来了?那正好,我现在跟你说,这个祠堂不能动,一动就要出事的,你都出车祸了,怎么就不记着这个教训呢?我听说你跟李心念的关系也很僵吧,都要离婚了对吧?这也跟动了这祠堂有关系,那大师说了,一但动了这里,不仅会妻离子散,还会家破人亡。”

    “那我到要试试,到底会不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了。”君彻冷笑着回答了她。

    谭思思气得跺脚,“反了,你们都反了,一个个的,都是疯子!”

    “比起这些,我更好奇的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小妈如此紧张修葺祠堂的事情呢?难道这里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看来我得好好查一查才对。”君彻不疾不徐的说着话,眼神深得叫人看不到低。

    谭思思到底是心虚了,一听君彻要调查这里,就眼神闪烁,没了底气,只能嚷嚷,“反正这里不能动,你要查就去查好了,如果你执意坚持,出了什么事情可别怪我没提醒!”

    说完她一脸恼怒的走了。

    君彻下令继续,君越看着君彻的背影,蹙着眉若有所思。

    他折返回来,找到了君临,君临还没开口说话呢,就被他一拳头打倒了。

    君临被打得猝不及防,身子狠狠的偏向了一旁,嘴角溢出了血迹,却只是淡淡的抹了抹,然后冷笑着看向君彻,“二哥,我不懂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派人跟踪心念做什么?”君临厉声质问。

    君临讶异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君彻会这么快查到吧,不过只是那么短暂的一下,就恢复如常,面不改色的说道,“与其这么防着我,倒不如想想如何保护好你的女人。”

    君彻眯着眼睛看着他,目光深深,情绪难明。

    君临吐了一口血,这才收拾起情绪,继续说道,“二哥,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至少不会成为你的绊脚石,如果你不信我,可以防着我,总之我对你,对二嫂,没恶意。”

    “坏人的脸上不会写着我是坏人。”君彻冷笑起来,“最好你安安分分,不然,我可不念及什么血缘关系,你应该知道,君家早就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一说了。”

    君彻走了,躲在一旁的君越,小心的走过来,紧张的问道,“三哥,你还好吧?”

    “死不了。”他不悦的说道,有几分恼怒的意思。

    君越战战兢兢的问,“你真的派人跟踪二嫂了?为什么啊?”

    “问那么多做什么?好好做好你的事情就行,其他的别管。”君临心里前所未有的闷,自然就懒得跟君越解释了,转身就出了一号庄园。

    君越前后被骂,只觉得无辜,但也没办法,谁叫他是家里最小的那个呢?

    一般最小的,永远都是被欺负的那个,他好像已经习惯了。

    ***

    谭思思没能阻止修葺祠堂的进度,一离开庄园,就接到了电话。

    一看到那个电话,她就忍不住颤抖,“我已经努力了,但是现在真的拿君彻没办法。”

    “我会想别的办法去阻止的,我一定尽力。”

    挂了电话,谭思思一脸冷汗。

    她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如果阻止不了祠堂的修建,说不定自己真的会一无所有,到时候别说救君耀了,恐怕自己都会自身难保。

    一想到这个可能,她就不敢再怠慢了,急忙拨了电话出去,“帮我查一下李心念在哪里。”

    既然君彻这边入不了手,那就从李心念那边入手好了。

    媒体最近不是报道了吗,君彻跟李心念出现了感情危机,具体是个什么情况谭思思目前还不得而知,但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去试探试探了。

    趁着遥遥午休了,李心念便提议去附近的商场买东西。

    商好佳一听去超市,就来劲了,火速换了衣服跟李心念一起出门了。

    他们去了附近的一家大型连锁超市,李心念出门前就准备好了清单,一一的挑选着清单上的东西。

    商好佳也推着购物车跟在后面,走到薯片区域的时候,就走不动了,指着上面的薯片名字说道,“姐,你知道我名字怎么来的吗?说起来挺狗血的,当年我们村长买了一台黑白电视,那可是全村第一台电视啊,所有人都去围观,我妈那时候怀着我呢,大着肚子也去了,结果人一多挤来挤去的,肚子就疼了,然后就生下我了,据说我就在村长家大院生的,当时几个女人用床单围起来,当时电视里正在放广告,有人问我爸,取个什么名字好,他接着广告就说道,商好佳,然后我就叫商好佳了,那时候我的名字可牛逼了,比什么大花,二丫狗蛋要洋气多了,结果后来到城里来,发现小姐们都用英文名,我那个商好佳一下子就土到不行了,我那个气啊,就给自己改了一个英文名,叫雪梨,是不是洋气了很多啊?”

    李心念每次听商好佳的故事都忍不住想笑,这丫头大概上辈子是开心果精转世吧,所以才会这么逗趣。

    “既然这么有意义,那买一点好了。”李心念大方的说道。

    商好佳火速的往购车里塞,那行为,好像生怕李心念会反悔似的。

    看她这样,李心念都要开始怀疑她刚刚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了,真不是为了骗薯片才取了这么个名字?

    两人满载而归,让超市的人送上门之后,就出了超市。

    李心念去取车,让商好佳在那里等自己。

    可她到了停车场,就遇上熟人了,一个她并不怎么想遇上的熟人。

    谭思思。

    谭思思让人查到了李心念的行踪就火速赶过来了,早早的在她车子前等着了。

    “小妈,你有什么事吗?”李心念谨慎的问道。

    以君彻对谭思思的防备,这个人肯定不简单的,她自然要防备一点。

    “也没什么事,就是前两天看到新闻说你跟君彻在闹离婚,我这不关心晚辈嘛,就想了解了解,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谭思思努力的笑着,可她一点都不知道,自己脸上的笑容有多假惺惺。

    “那谢谢小妈的关心了,我们很好。”李心念微微笑着,神色平静无波。

    谭思思盯着她,多希望看出破绽,但至始至终都没看出半点,只能说到,“话是这么说,但这无风不起浪的,宁城的媒体大多都是君家的,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报道自己家的事情,心念,你要是有苦可千万别藏着掖着,小妈也是女人,能理解女人的心思,我怎么说也是个长辈,如果真的是君彻对不起你,我可以帮你教训教训他的,你也知道,他妈走得早,他又坐过牢……”

    谭思思的话都还没说完被李心念给打断了。

    她变了脸,阴沉沉的瞪着谭思思,“小妈,我尊重你是长辈,所以从来没说过什么过分的话,上次你带人到家里闹,我也忍了,但是,在我面前说君彻的不好就是不行,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不是你这种局外人可以参与的,我建议你还是管好自己的事情,连自己儿子都没教好,有什么资格教别人?”

    “你……”谭思思大概是没想到李心念也会有这么疾言厉色的一天吧,一时间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还有,君彻对我来说很重要,就像我对他来说也很重要一样,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可以指指点点的,收起你那些假惺惺的关心,我不需要。”

    “你这女人还真是不识好歹是吧?”谭思思火了,直接就开骂了,“我看你才是最不要脸的那一个,当年被君彻给QJ了,结果到头来还嫁给了他,还给他生孩子,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横?我要是你,我没脸活到今天。”

    李心念的伤口突然被人残忍的揭开,疼得她脸色惨白起来。

    这件事情是她心里永久的创伤,不能碰触,所以一直被她小心翼翼的保护着。

    可现在,就这么血淋淋的被谭思思给揭开了。

    疼,很疼。

    这是李心念唯一的感觉了。

    所以床上运动到底算不算一种运动呢?欢迎关注琉璃的微信公众号哦,有抽奖活动,喵~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