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一百零八章 你与我之间的距离都是路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号平台官网香港澳门马会下载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特别是那称呼,听得莫笙一阵恶寒。

    要不是当着格罗夫的面儿,她不好扫了夜西戎的面子,估计会直接反驳他的称谓了。

    两人的称谓和亲昵姿态,到是让格罗夫有点讶异,好奇的问夜西戎,“特别的人?头像?”

    夜西戎点头承认,“您猜得很准。”

    格罗夫哈哈大笑起来。

    唯有莫笙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两人聊的什么梗,只能保持礼貌的微笑。

    格罗夫说,“不知道为什么,看莫小姐总觉得有眼缘,只是这次在L国的停留太过短暂,想再聚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他有些失落的样子,且不像是伪装出来的一样。

    莫笙到是没接话,这种时候也不适合她去接话。

    谭战这个时候回来了,视线落在了莫笙的腰间。

    那里,正放着夜西戎的手。

    隔着一点距离,莫笙都感觉到了谭战眼底的深沉,想要试着回避夜西戎,却被他搂得更紧了。

    她不禁暗自咬牙,觉得夜西戎又在给自己找麻烦了。

    当着格罗夫的面,谭战也不好表现出什么不满来,只是跟格罗夫说道,“莫笙是我麾下的一员,第一次出席这种宴会,若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好,请格罗夫主席多多包涵才是。”

    “谭先生严重了,宴会就是用来联络感情的,不用那么上纲上线,而且我看莫小姐很大方得体,不错不错。”格罗夫跟谭战碰了杯,两人喝了酒。

    莫笙却在心里微微叹气,好不容易得到的一点信任,被夜西戎这么一搅和,算是彻底的玩完了。

    舒锦倾也对她投来了担心的目光。

    这一场晚宴,对莫笙来说,还真像鸿门宴。

    连舒锦倾这个局外人都看出了眼前的局势有多精致,虽然表面上他们还言笑晏晏着,但暗中的较劲已经不知道烽火绵延多久了……

    你来我往之间,都是一种无形的斗争。

    不过在气势上,谭战还是稍稍逊色了一些,毕竟夜西戎这人,没几个人能压得住的。

    这一点从他当年带上假妆冒充南涧处理国事就足以看出来。

    当然这是前话,知道的人也没几个。

    好不容易熬到宴会结束,莫笙觉得自己的半条命都快没了,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跟着舒锦倾就溜走了,再不敢逗留。

    一回到车上,她就甩掉了高跟鞋说道,“真他妈累!”

    “好久没听到你骂脏话了,看来今晚是真憋屈了。”舒锦倾有点感叹的表示。

    莫笙揉着脚一脸痛苦,“如果他们眼神能射穿人的话,估计我现在就是一蜜蜂窝了。”

    舒锦倾被她的形容逗得笑了起来,从一旁的储物箱里取了个瓶子递给她说道,“拿回去揉揉,会缓解一些的。”

    “谢了。”莫笙不客气的收下了。

    “说说今晚的收获吧。”这才是舒锦倾想要知道的事情。

    莫笙一改方才的放松,立马严峻的表示,“余已词见到我似乎很惊讶,看得出来他与贝飞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别人不知道的事情,我感觉贝家的事情,多多少少都跟余已词有关。”

    舒锦倾单手撑着下巴思索着她的话。

    莫笙又道,“你不是说了吗?贝飞当初本在江城,是突然被叫回国的,可她还没到贝家,就出事了,当时第一个发现贝飞出事的人,就是余已词,我总觉得事情没有余已词说得那么简单。”

    “这么说来,还真有些可疑。”舒锦倾认可的点头,“余已词现在已经彻底甩掉了贝家养子的身份,在圈子里混出名堂来了,而且还有不少的支持者。”

    “道貌巍然的假慈善家,骗取民心而已。”莫笙到是看得透彻。

    舒锦倾打了个响指说道,“问题就在这里,你知道是谁邀请余已词来参加这个宴会的吗?”

    “谁?”莫笙眯着眼睛问道。

    “谭战。”

    莫笙顿了顿,似乎在整理这其中的关联。

    对外,谭战和余已词从没有过关系。

    到是南家的南国集团,跟余已词有着一些合作。

    舒锦倾看出了她的疑虑,解释道,“我也是在看到谭战的名单后才知道他与谭战也有关系,余已词是个狡猾的人,对外他好像跟南家有关系,可谭战是个多小心的人?他怎么可能让一个南派的人跟着自己?还举荐他来参加这次宴会?”

    这话到是提醒了莫笙,让她看明白了很多东西,“我会好好调查余已词的。”

    “现在的重点不是调查余已词,而是在调查的同时,也要防着他。”舒锦倾提出重点。

    莫笙明白这个道理,但她也比较坦然,“目前来说,我毕竟是谭战的人,他应该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吧?”

    “那很难说。”舒锦倾比较谨慎,并且提醒她,“总之你要小心一些,人的本性是不会改变的,他如果真的是对贝飞下手的人,那么也很有可能对你下手。”

    “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莫笙如此答复。

    跟舒锦倾分别,莫笙已到家,洗了个澡后正舒服的窝在沙发里抱着电脑忙碌着。

    页面上都是关于余已词的一些相关资料,一旁的本子上已经写下不少有用的东西了,圈圈点点的,十分详细。

    谭战的电话在中途打了来,莫笙没有接起,只是任由它响着。

    一次之后到是安静了,没有再打来过,莫笙不用想也知道他打电话来要询问什么。

    这种解释,太急切反而没什么说服力,所以她不急于这一时。

    在过了午夜十二点后,她合上电脑,走到冰箱前打开,习惯性的伸手去拿水,却看你见那一冰箱的食材。

    顿了几秒后,她改变了主意,取了一些食材出来,烧了水煮面吃。

    她是当真不会煮饭,但煮面还是会的。

    烧了水丢了面和菜,往碗里一捞,再放点调料就可以吃了。

    味道自然不会太好,但果腹还是不错的,毕竟自己的厨艺也就这样了。

    吃着自己随便煮的面,她到是有些想夜西戎煮的晚饭了。

    能吃到总统阁下煮的菜,也算是一种荣幸吧,估计以后都没机会吃到了。

    莫笙这么想着,客厅窗户的位置却传来了阵阵异响。

    她吃面的动作一顿,脑子里立马想起了舒锦倾的话。

    余已词肯定会有所行动……

    来得这么快吗?

    莫笙放下筷子,迅速折回开放式的厨房,寻找能上手的东西。

    可找来找去,也就水果刀比较合适了,她拿着水果刀小心的往窗户走去,还未靠近,就有人跳了进来,吓得她差点把手中的刀丢了过去。

    要不是看到来人的脸……

    夜西戎?

    夜西戎看了她,也看见了她手上的刀,挑了挑眉说道,“你就打算用这种刀来对付夜闯者?”

    “谁知道是你!”莫笙没好气的说道。

    难得见到她将情绪都表达在脸上,夜西戎到是心情不错,走过来说道,“下次我给你带点合适的防身工具来。”

    “这深更半夜的,你怎么又来了?!”莫笙收起了刀不满的问道。

    “路过。”

    莫笙,“……”

    她走到餐桌前继续拿着筷子吃面,一边吃一边反驳,“虽然整个L国都是总统阁下你的,但不代表我的房间也是您的路吧?”

    夜西戎就假装听不懂她的阴阳怪气,还是很坚持的说道,“当然是路,你与我之间的任何距离都是路,一条通往你心里的路。”

    莫笙差点没被呛到。

    这男人说起这种话来,就一点都不带喘的么?

    夜西戎揉着肩膀坐下,看了看碗里的面说道,“这就是晚饭?”

    “是。”莫笙大方的承认,随便补了一句,“我只做了一份,你别想了。”

    “没关系,我吃剩下的就行。”夜西戎直接将碗端了过来,在她呆愣的片刻还拿走了她手里的筷子。

    莫笙都没来得及阻止,他就已经将面塞到嘴里了。

    莫笙尴尬的咳嗽了一下,眼眸忍不住向上看。

    夜西戎将刚刚吃下的面都吐了回来,放下筷子后很认真的表示,“以后咱们尽所能的在外面吃吧,实在不行就找厨娘做,如果我不忙就我做,总之,你不用做饭了,我还想多活几年。”

    “谁要和你住一起了!”莫笙没好气的说道。

    夜西戎却挑眉,眼神勾勾的看着她,“我刚说我们住一起了吗?原来你想住一起啊,早说嘛,住我家住你家都行,我不挑的。”

    “我挑!”莫笙拿回碗筷去洗碗了。

    夜西戎到不继续惹她了,毕竟惹毛了对他也不好,只是伸手揉着自己的右肩,表情有些不自然的样子。

    等莫笙收回完回头,他才说道,“你这里有镇痛贴或者药酒什么的吗?”

    “怎么了?”莫笙也就随口一问,她这么告诉自己。

    “刚刚教训了几个不顺眼的家伙,伤着了手臂。”

    莫笙实在脑补不出他所谓的不顺眼的家伙是谁,只是过去取了药箱找到里面的镇痛贴过来递给他。

    “你帮我贴啊,我怎么一手贴上去?”夜西戎说完就开始解衣服扣子了。

    本来这动作也没什么,可不知道为何,看着他解衣服的动作,她居然紧张的喉咙发紧,脸颊发烫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