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二百一十八章 永远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z二四六开奖直播现场今晚3d试机号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舒锦倾被吓到了,急忙过去将她扶了起来担心的问道,“小笙,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莫笙像是没有意识一样,任由舒锦倾将她安顿在了沙发,又急急忙忙去找了热毛巾来给她暖暖手和脸。品書網

    她不说,舒锦倾只能自己去推测,语气里都是焦急,“小笙,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跟我说说成吗?”

    莫笙呆呆的看着一处,眼神像是没有焦距一样,空洞得可怕。

    “你和夜西戎吵架了?”这是舒锦倾能想到的最坏的事情了。

    大概是因为听到了这个名字,莫笙有了一点点反应,慢慢收回视线,落在了舒锦倾担忧的脸。

    “是我,看清楚了吗?”舒锦倾急忙说道。

    “舒舒……”她叫了叫他,声音和她的眼神一样空。

    “发生什么了?”舒锦倾想弄清楚原因,因为只有这样,他才知道该怎么去帮莫笙。

    “我……知道了一件事情。”莫笙有些艰难的说着。

    大概那件事情让她极度害怕,所以她伸出双手抱住自己的双膝,整个人蜷缩成一团,“我知道当年在贝家发生什么事了。”

    “当年?”舒锦倾在辨别着这个量词。

    “小时候,我曾坠湖过……在……在贝家庄园外的那个人工湖,刚落成的时候,我掉进去了……”

    回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莫笙说这些的时候,仿佛自己正在亲身去经历那些事情一样,纤细的身子都开始害怕的颤抖起来。

    “小笙!别想了!都过去了!那都过去了!”舒锦倾突然大声制止她。

    可莫笙像是没听到一样,依旧好怕的瑟缩着,话不成话,调不成调,“好冷……那一年……真的很冷,凤鸣都飘了雪,百年难得一见啊……”

    “小笙!”舒锦倾害怕的拍了拍她的脸,“看着我,别去想了,都过去了,你现在还好好的活着。”

    大概是这样的举动,让莫笙渐渐回神吧,她已是满脸泪痕,“舒舒,我好害怕。”

    “没事了没事了,你现在还好好的,说明那次并没出事。”舒锦倾抱住了她。

    这会儿,莫笙像是个攀住浮木的漂流者,她好怕的抓紧了舒锦倾,“这些年来,我总梦见自己沉溺在一片暗无天日的大海里,里面充满了各种可怕的怪物,无论我怎么挣扎怎么摆脱,都无法冲出水面,只能被黑暗不停的吞噬……我以为是我压力所致,原来……只是因为我曾经经历过这些,才有这样的恐惧,它根植在我的心里最深处,揭露了我最害怕的事情……”

    舒锦倾腾出一只手来抽了纸巾去给她擦眼泪,动作很轻柔,大概是怕伤到了她。嘴里也不停的安抚,“那都是过去,现在已经没事了,都过去了,你以后都会好好的,不会再发生那种事情了。”

    莫笙崩溃的哭了出来,虚弱得不堪一击,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冷静沉着,她哆哆嗦嗦的说道,“我五岁醒来后发现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身边除了妈妈,便没一个认识的人了,连我妈妈都告诉我妈都没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只说我生了一场病,好了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些,舒锦倾都是知道的,他也以为简单如此。

    可他没想到在这层遗忘的背后,曾藏着这么阴暗的过去。

    “是贝瑞,是贝瑞将我推下湖的。”莫笙的声音突然又变得尖锐起来,“是他,刚刚我努力想着这件事情,想到头痛欲裂,喝了好多好多的冷水后,才慢慢冷静下来,也是在这个时候,想起了贝瑞那张可怕的脸……是贝瑞害我变成现在这样的……”

    “小笙,你听着,现在贝瑞已经死了,没有人能再伤害你了,他已经遭到了报应,你别去想了。”

    莫笙哭累了,所有的力气都用尽了,最后只能痛哭在舒锦倾的怀里。

    舒锦倾一点点的安抚,曾经他也是用这样的安抚让莫笙渐渐挺了过来。

    好久好久,莫笙的眼泪才总算止住了,舒锦倾想起身去给她倒一点热水,换一下早已经冰冷的毛巾。

    可才刚刚动一下,被莫笙极为害怕的抓住了。

    那双眼睛,像是被惊到的小鹿一样,惶恐不安的。

    舒锦倾只能打消离开的念头,安抚的说道,“我不走,我陪着你。”

    莫笙抓得更紧了。

    舒锦倾知道,她是真的被吓到了。

    这是她多年的一个梦魇,这些年来,她一直在找寻原因,看过很多医生,可都没能解决。

    现在突然真相大白了,她崩溃的大哭一场也是情有可原的。

    压抑了很多很多的情绪,也能在这场大哭里释放。

    他相信,经此一事后,莫笙能变得更强大。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莫笙轻微的呼吸声,和舒锦倾担忧的眼神在流淌。

    墙的时钟指针指向十一点,舒锦倾刚打算出声询问她要不要吃点东西的时候,房门传来了声音。

    大概是安静太久了,舒锦倾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的看着门口的位置,而莫笙干脆没有反应,大概是因为哭累了吧。

    等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舒锦倾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夜西戎。

    他已经看见了两人。

    一个房间,两个人,一男一女,那么公然的拥抱在一起。

    这画面怎么看,都会叫人误会。

    等舒锦倾意识到的时候,他急忙推开了莫笙,紧张的站起身来说道,“那个……你别误会。”

    夜西戎眼眸寒光一闪而过,他收回冷厉的视线,低眸换了鞋进屋,放下外套和包才回头看向无煎熬等待的舒锦倾,“时间不早了。”

    “哦,对,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小笙还没吃东西,你帮她弄点吃的吧,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舒锦倾说完行了个礼,便换了鞋离开了。

    其实他很担心,怕夜西戎会误会,而且那个画面谁看谁都会误会。

    可他又不好解释什么,夜西戎又下了逐客令,他只能离开了。

    房间里,莫笙孤孤单单的坐在沙发,双眸微红的看着夜西戎,心里已经准备好迎接他的质问和愤怒。

    可夜西戎并没有先发火,而是看了看一旁的水瓶,和脸色惨白的她,马明白她现在的情况,坐到她身边捧着她的脸问道,“莫笙,你怎么了?”

    “……我没事。”她的声音很沙哑。

    “你哭过了?”

    “……”知晓瞒不过,莫笙只好点头。

    夜西戎心里一沉,心疼的将她抱在怀里问道,“发生了什么?”

    莫笙根本不知从何说起,而且现在她没有一点力气和精力去解释过去的事情,甚至不愿去提及和回忆。

    所以面对夜西戎的问题,她只能用沉默来对待。

    夜西戎多少是了解她性子的,知道她很多时候不愿开口,哪怕心里很难过,便安抚道,“你不想说不说,但要答应我,不要再哭了,也不要再难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只要你转头,我在。”

    永远。

    他在心里默默的加了一个词。

    莫笙靠在了他怀里,无言的伸手圈住了他的腰。

    夜西戎抱着她,低头看着她闭着双眼的模样。

    因为哭过,秀气的鼻尖还泛着红,眼皮也有些肿肿的,却丝毫不减她的美,反而都了几分柔弱,惹得他愈发的怜爱。

    他这么抱着她好一会儿,谁也没说话,只是安静的陪伴。

    好一会儿,莫笙才轻轻的开口问道,“刚刚……舒锦倾……你别误会……”

    “我没误会。”夜西戎知道她不是个善于解释的人,但她最后还是开口了,哪怕还没找到说辞,但至少解释了。

    所以他先一步告知她自己的态度,“我没误会,莫笙,我说过相信你的。”

    这种信任,让莫笙很是感动,她睁开双眼,扬起小脸看着他,“夜西戎,你一定很爱我吧?”

    “不。”夜西戎回答道。

    在莫笙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又开口,“我一定很爱你,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嗯。”感动在心里爆发开来,莫笙兴起想要亲吻他的冲动,她也当真仰头这么做了。

    头一次她这么主动,并且那么冲动的想要亲近他。

    夜西戎又怎么可能拒绝呢?

    他难得被动的感受着这女人对自己的占有,任由她吻着自己的唇。

    吻技一如既往的生涩,可却让他觉得魅惑得要死,撩得他七晕八素的,很想直接将她扑倒……

    莫笙停下了,然后靠在她耳边喘着说道,“从没有人这么信任过我,夜西戎,你做到了,刚刚的画面,换做是谁也会误会的,你为什么没有误会?单纯的因为爱我吗?”

    夜西戎点头。

    莫笙还有些质疑,他便逗趣的说道,“当然,还有我自己的自信,你是我的,不管是谁,都不可能把你从我手里抢走,算是舒锦倾,也不行。”

    “你还真是霸道。”莫笙看着他的脸,心里温暖鼻尖发酸。

    “不过,我还是想了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崩溃成这个样子?”夜西戎开始正经的询问了。

    他没有在第一时间询问,是怕莫笙的情绪还没调节好,所以愿意忍着所有的疑问等她开口。

    莫笙下意识的想回避,“没有……”

    “你喝了那么多冰水,这个量只有在你极度崩溃的时候才会使用的,重点是,你喝了那么多,却还是哭了,说明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你叫了舒锦倾来,是因为你信任他,愿意和他说你现在的痛苦,尽管如此,可我还是吃醋,我说过,我希望你在遇事情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第一个人是我,哪怕你现在还做不到,以后慢慢做到也没关系……”

    这仿佛是一场躲不开的交锋……

    如果她没有经历刚才的那一场崩溃,也不会像现在这般无力,连解释的力气都没有。

    所以她只是沉默。

    “莫笙,你爱我吗?”

    “嗯。”

    “你爱我吗?”他想听到她说出来。

    莫笙看了看他,然后做了一件自己从没做过,又从不敢去想的事情。

    https:///html/book/19/19108/l

    https:///html/book/19/19108/l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