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二百二十三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今晚的特马是多少号小鱼儿2站是什么网站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赛螃蟹!”夜西戎还很重磅介绍了这个菜,“你肯定以为是螃蟹对不对?”

    莫笙的表情却有些怔住。

    夜西戎没见到自己要的效果,愣了一下问道,“怎么了?不会你知道这道菜吧?”

    莫笙点了点头,眼神沉了下去,也没了晶亮亮的星星。

    “这道菜……有什么问题吗?”夜西戎有些担心的问道。

    莫笙又摇摇头,努力笑了笑说道,“我妈会做这道菜。”

    这还是夜西戎第一次听到她提及她的家人,因为从没听她说起,夜西戎还以为……

    “那什么时候能吃上你妈妈做的这道菜呢,我到是很期待了。”夜西戎揽着她的肩膀问道。

    “我都很久很久没吃到了。”莫笙勉强的笑了笑。

    夜西戎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格罗夫端着菜出来了,还介绍了一下,“赛螃蟹,试一下吧,这可是我的拿手菜,我每次都会做的。”

    说是赛螃蟹,其实就是一盘炒鸡蛋。

    因为炒的方式和调料不一样,所以吃起来的时候,会有一种螃蟹肉的味道,所以被称之为赛螃蟹。

    莫笙看了看那盘菜,犹豫了一下,才伸筷子去夹了一块吃到嘴里。

    就是记忆中的味道,味蕾让她仿佛穿越到过去,吃到了莫离做的赛螃蟹。

    只是莫离的脸上并没有笑容,还有些失落的样子。

    莫笙哄着妈妈说道,“妈妈,我最喜欢吃你做的赛螃蟹了,可不可以多做几次给我吃?”

    每每这个时候,莫离就会冷下脸来拒绝,“偶尔吃一次就行了,还想多吃几次,不费时间吗?吃饭,别说话,规矩都忘了?”

    那时候的小莫笙,即使委屈得想哭,可还是强忍着眼泪,安安静静的吃饭。

    年少时他们过的比较清贫,很少能吃上肉,鸡蛋也自然是奢侈品。

    但莫离一年总会做两次,一次是在莫笙生日的时候,一次就是在莫离生日的时候。

    所以一听到赛螃蟹这道菜,莫笙总会想到很多画面,像是一种仪式感,在心里沉淀着。

    说起来,很快就是母亲的生日了,她也好久没回去了。

    “莫笙,你还好吗?”夜西戎担心的叫了她。

    莫笙瞬间从回忆里回过神来,看了看夜西戎,知道他在担心自己,才笑了笑说道,“我没事啊,这菜很好吃。”

    格罗夫已经去厨房继续忙活去了,莫笙起身说道,“我出去透透气,有点热。”

    夜西戎知道她是想出去调整心情,便给了她自由的空间,“好,外面有点凉,别待太久,而且我会想你的。”

    “好。”莫笙出了房子,外面已经彻底天黑了。

    因为天气好,这会儿天空中繁星点点,特别美丽。

    乡下的空气也特别的好,耳畔都是虫鸣声,伴随着轻微的风声,好似能把人的烦恼都抚平。

    莫笙抬头看着星空,想起了小时候的自己。

    那会儿她没什么娱乐,每天都是学习学习,骨子里不认输的觉得只有学习,才能改变现在的生活状况。

    但这样的学习也会有疲惫的时候,每每这个时候,她就会仰起头隔着小小的窗户看着外面的星空。

    那一会儿,好像所有的烦恼都会消失不见,再次攒足了劲,继续学习。

    想一想那会儿的目标其实很简单,就希望能靠着自己有出息,带给母亲更好的生活,让她也能享享清福,不用每日劳累了。

    她现在……是做到了。

    只可惜……那个应该享福的人,却感受不到了。

    莫笙拭去眼角的泪意,正打算收拾好情绪回屋,突然被人拥入温暖的怀中。

    那是夜西戎双手撑开了自己的衣服将她整个人抱入怀中,衣服里都是他的温暖,让她瞬间回暖,扭头看向他,“怎么跟出来了?”

    “你出来得太久了,我坐不住,就出来找你了。”夜西戎老老实实的说道。

    “才没有多久。”

    “可你离开一秒我也觉得是很久啊。”夜西戎理所当然的说道。

    莫笙居然无法反驳,转身抱住他的腰,继续依在他怀里说道,“这里的星空好漂亮。”

    “嗯,是很漂亮。”夜西戎也认同这一点,只不过,他还有后话。

    “可都没有我怀里的你漂亮,在我眼中,你就是最美的,谁也比不上,连风景也比不上,你在,就能吸引我所有的目光……”

    这腻歪的话,莫笙是真听不下去,赶紧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制止他继续说下去。

    当然,夜撩撩不撩人,那还叫夜撩撩吗?

    两人相拥在这片星空下,让格罗夫都看得有些迷离了,好似想到了什么伤心往事一样。

    莫笙和夜西戎在外面呆了一会,便回到屋子里,格罗夫已经做好所有的菜了,摆了满满一桌子,特别的可口,看得人食欲大开。

    夜西戎坐下后忙碌得不行,全程都在给莫笙夹菜,“莫笙,这个好吃,你多吃点,还有这个,这个是土鸡,鸡汤很香,还有这个蘑菇,是从山里采的,特别鲜。你多吃点,对身体好。”

    格罗夫在一旁看得笑意盈盈,而莫笙很不好意思,推了好几次,夜西戎还是那么热忱,她也无奈,只能放弃,任由他去了。

    结果格罗夫还劝她,“难得见到他这么热情的对一个人,还真是刷新了我的认知,要知道,他以前很冷的。”

    “有多冷啊?”莫笙还真没见识过。

    “我听说过一个段子,说夜西戎的,他去慰问妇联的人,一个打扮得特别美丽的女主持人问他,阁下你觉得淡妆好看还是浓妆好看,你猜他怎么回答?”

    莫笙摇摇头,乖乖的等候答案。

    格罗夫自己都笑了起来,“他说,化妆就是化妆,还有淡妆浓妆吗?既然是淡妆,又为什么要化妆?而且他觉得涂个口红就是浓妆,弄得人家主持人很尴尬。”

    莫笙还从不知道夜西戎有这么一面,猛然听格罗夫这么说起,没忍住一下就笑了出来。

    气氛无比的轻松,夜西戎就喜欢看莫笙笑,平日她压力太大,心事太多,脸上很少出现笑容。

    而今晚,大概是气氛到了,大家都卸下心房,他也能更靠近她,看她露出真诚的笑容了。

    酒逢知己千杯少,说的也许就是这一刻吧。

    夜西戎送来的那点红酒,没多会儿就见底了,格罗夫又去酒窖把自己珍藏的酒搬了出来。

    夜西戎特别惊艳的问,“上次你不是说这酒不会打开的吗?我可是找你要了好久你都没答应。”

    “现在是莫笙来了,你能比么?”格罗夫理所当然的说道。

    夜西戎居然无法反驳了。

    不过格罗夫还是有些怅然,“这酒,说起来有些故事了。”

    “什么故事?说来听听?”夜西戎顺口问道。

    大概是感情到位了,格罗夫说起了往事,他说道,“我呢,也年轻过,也曾想夜西戎这样,为爱冲动过,放现在可能就叫年少轻狂吧。”

    “是吗?”夜西戎还有点怀疑。

    “你怀疑我是吧?我知道外面的很多人都怀疑我,毕竟我终身未娶,还有些个媒体啊,说我是GaY,这些我都知道的。”格罗夫像是在说别人的八卦一样,很轻松,“那时候媒体采访我,就问我这个问题,久了我就烦了,索性跟他们说我不喜欢女人,所以就有这么个误会了,这以讹传讹的,现在说我喜欢的是女人大概都没人信了。”

    这大概就是谎言说了一千次就会成真吧,等说真话的时候,已经没人相信了,大家都去相信谣传的东西。

    格罗夫就是这种感受,“我哪里是没有喜欢的人呢?我有喜欢的人呢。”

    他的表情变得有些迷离,“她很美,也很温柔,唱歌很好听,我时常在午夜梦回,听见她的歌声……”

    格罗夫说得有些零零散散,可莫笙和夜西戎都听得真切。

    格罗夫在年轻的时候,曾经遇上过一个他倾慕一生的女人,那个女人很美,很温柔,唱歌也特别好听,最关键的是,脸上总挂着笑容,让格罗夫初次见面,就惊为天人。

    他们之间发生过一段很缠绵的故事,但最后为什么没能在一起,格罗夫没有细说,直说是命运的捉弄。

    再后来,他再也遇不上动心的人了,好像这一辈子,就只够喜欢一个人。

    这些年来,他时常会想起那个他心动的女人……

    夜西戎问他,“既然你这么喜欢,又为什么不去找她呢?”

    “她……过世了。”

    莫笙心里咯噔一下,怪夜西戎问得这么深,让格罗夫难过了。

    但格罗夫却笑笑说没事,“她只是到另外一个地方等着我,我和她总会见面的。”

    不知道为何,听到这里,莫笙总有些鼻尖发酸,感动到想哭的感觉。

    她以为自己这颗心,不会再为别人而动容的。

    可能是格罗夫的爱情故事,太过感人了吧。

    这酒,也是他为她亲手酿造的,放了很多年头了,可却一直没能有人与他一起喝这酒。

    一瓶酒,很快就见底了,几个人也微醺了。

    夜西戎和格罗夫畅饮,莫笙也喝,但喝得比他们要少许多,所以是三人之中稍微清醒一点的那个。

    她给炉子里加了燃料,又收拾了一下桌子,找来毯子给两人搭上。

    夜西戎呢喃着叫了一声,“莫笙,你,你少喝点,宿醉后会头痛的……”

    “这个傻瓜。”莫笙轻轻的念叨了一句,自己都喝醉了,还好意思说别人呢。

    不过即使是这样,他说的也是关心自己的话,让莫笙忍不住低头亲了亲他的脸,又被他压着的手取了出来,给他垫了个抱枕,让他趴得舒服点。

    再看格罗夫,他仰躺在椅子里,已经醉得迷迷糊糊的了。

    莫笙给他盖毯子的时候,他突然伸手抓了一下莫笙的手。

    这举动,吓了莫笙一跳,急忙想要抽回手。

    格罗夫却抓得更紧了,莫笙还以为吵醒他了,正要说话,却听格罗夫呢喃着叫道,“阿离,阿离……是你吗?”

    阿离?

    是他爱的那个女人吧,莫笙猜测道。

    然后轻轻的推开了他的手,给他盖好毯子。

    她抬头看见格罗夫眼角滑过的眼泪,心里有些触动。

    大概是爱得太深,才会如此思念吧。

    是什么样的感情,让他用尽一生去思念那个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