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二百三十三章 在乎的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掌上168e990988藏宝阁开奖资料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莫笙明白,这是谭战给自己的见面礼。

    或者说,是示好。

    毕竟之前他那么卑鄙的试探了她,再加这些时日来莫笙对他的冷淡,谭战必定得拿出一点诚意来示好才行。

    让莫笙好的是,谭战会拿出什么样的东西。

    她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谭战,然后拿起那份件打开来,当着谭战的面看了起来。

    谭战慢条斯理的给自己倒了杯茶,慢慢的品了起来,很气定神闲的样子。

    莫笙猜测这份件,应该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她看到第三页的时候,果然发现了问题,惊愕的看了一眼谭战。

    谭战微微挑眉,看向莫笙,似笑非笑的问道,“看到问题所在了?”

    “这份件你怎么来的?”莫笙戒备的问道。

    “我自然有我的手段。”谭战放下杯子,慢慢的开口,“而且以我的身份,要查到这件事,更容易才对。”

    莫笙也认可这一点,谭战更容易,夜西戎还要容易。

    因为夜西戎从头到尾没参与过这件事情,而谭战,是当初参与这件事情的核心人员之一。

    这份问题件,其实是一个命令。

    而这份命令来源,是当时还是总统的南涧。

    谭战说,“实不相瞒,当年我曾秘密调查过贝家,原本是安全局的安排,可我还没将查到的结果告知面的时候,这份件下来了,直接给了贝家致命一击,导致我后来的调查结果也变得不重要了,虽然我还是报了,但最后贝家却以这样的名义追责了,再无后续的问题了。”

    也是说,当年谭战都还没来得及下手,南涧先一步入手了?

    莫笙不敢全然去相信谭战,但也明白时至今日,谭战已然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

    之前说了,这次谭战得拿出诚意才行,所以虚假程度更少了。

    “贝家这事儿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南涧轻易以好这样的方式定罪,这各种理由,值得你去好好想想。”谭战用手指在桌子轻轻的敲了两下提醒她,“当然,我只是推测,也不一定我说的是正确的,而我身边的人大多也是这么认为的,毕竟在贝家出事之后没多久,南涧退了下来,推夜西戎去了,而他则迅速创立了南国集团,一个功成身退的功臣,在位期间曾反对商人那一套利益论的人,为什么会在退位后迅速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呢?”

    莫笙陷入了沉默。

    而谭战不疾不徐的给她倒了杯茶,才继续说道,“这些年来夜西戎越来越稳,其不乏南国集团在背后的支持,Z界派别混乱我相信你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我与夜西戎,的确存在着隐形的竞争关系,这样是我为何想让谭家迅速起来的原因,当然这不是我的野心,而是一种制衡,我希望谭家能强大到与南国集团,与夜西戎保持一种制衡的关系,这样才能稳定局势。”

    莫笙实在不明白谭战为何要跟自己说得这么深入,但她明白,谭战这么做无非是希望跟她交心。

    交不交心这事儿暂且不说,莫笙现在只想弄清楚,南涧当时为什么要提前下达这份件。

    如果这是谭战的阴谋,那很显然,谭战成功了。

    莫笙和谭战告别后,内心里其实一直在纠结着这件事情。

    下午开会的时候,她都有些不在状态,难得让项目组的人准时下班,而她也准时下班回家。

    刚进家门夜西戎打电话来了,语气和平日里一样宠溺。

    莫笙应付了两句,估计他有些忙,电话里还听见萧政在催促他的声音,所以他并没去注意到莫笙这里的异常,只是交代她要早点休息后便挂了电话。

    莫笙把那份谭战给自己的件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再查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和新闻报道之类的,关系链面完全吻合。

    而贝家,对外公布的也确实是经营不当,以及资金链断链后导致的一系列蝴蝶效应。

    件甚至写明了亏空的数据,与莫笙接手后得到的数据大致相似。

    所以这份件的真实性非常高!

    莫笙感觉事情陷入了一个死循环,查来查去,问题好像又到了南涧这一边。

    她一时间理不清楚,有些烦闷,便下楼开车出去了一圈。

    这一圈,不轻易溜达到了格罗夫的小院,莫笙看到熟悉的环境后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开了这么远了。

    既然来了,她多少应该进去打个招呼。

    格罗夫正在修一把琴,听狗子在叫,便起身出来看了看,见是莫笙,还惊讶了一下,“莫笙,你怎么来了?”

    “路过,进来看看,您还没休息啊。”莫笙有些尴尬的打招呼。

    “还早呢。”格罗夫看了看时间,估摸着莫笙是下班后没过多久来这儿的,便招呼她进去,嘘寒问暖了一番。

    得知莫笙还没吃饭,他又马去厨房做吃的。

    在他问及莫笙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菜,莫笙有点怅然的点了赛螃蟹。

    听到这个菜名,格罗夫还笑了一下,“ 你跟夜西戎还真是默契,他每次点菜也总点这道菜。”

    再听到夜西戎的名字,莫笙又有一种压抑的感觉。

    格罗夫非常迅速的做了赛螃蟹喝一碗香气四溢的面条,看得莫笙胃口大开,将一整碗面都吃完了,连赛螃蟹都吃得差不多了。

    吃饱后,那压抑的心情鬼使神差的好了不少。

    格罗夫洗了碗筷后出来,莫笙正在逗狗,他倒了热茶给她问道,“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不介意的话,可以说来听听。”

    其实莫笙根本不知道从何说起,而且这事儿太过复杂,牵扯的人又都是很紧要的人,跟格罗夫也说不明白的。

    可看格罗夫那眼神,她便开了口,“如果你发现你很在乎的人的亲人有可能是你的仇人,你会怎么办?”

    格罗夫蹙了蹙眉,有些担心的问道,“会让你受伤吗?”

    莫笙有点不明白格罗夫的意思。

    格罗夫急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如果会让你受伤,我希望你能退避开来,我不想看到你受伤。”

    这话,让莫笙心里有些被关怀的温暖。

    她没有感受过父爱,也不知道父爱是一种什么样的爱,但能有个像格罗夫这样的长辈关怀着,好像也挺好。

    莫笙摇摇头,“我不会受伤,我担心的是,我喜欢的人会受伤。”

    “其实你在担心他的时候,他也在担心你,两个人之间是这么相互的。”格罗夫帮她分析着情况,“在我看来,这世所有的事情都有着它自己的因果关系,如果当真是对方的亲人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他一定会因为自己种的因而尝到自己的果,你大可不必在意那么多。”

    “那你呢?罗格。”莫笙突兀的问道。

    或许她自己都没想过会问这样的问题吧。

    格罗夫还愣了一下,随后却笑了笑,“我现在不正在尝着自己的果吗?”

    末了他还安抚莫笙,“你呀,不要想那么多,不要让自己背负那么多,车到山前必有路,任何事情都没有个绝对的时候,如果真的是跨不过去的坎,那何不尝试着好好的沟通或者了解一番呢?或许这样,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莫笙当晚住在了格罗夫这里,这里的院子只有四个房间,一个客厅,一个是厨房,还有一个是存放工具的地方,唯一的卧室,格罗夫让给了她,他自己则睡在了外面的客厅里。

    这是她第一次和陌生人单独相处,可却异常的安心。

    早醒来,格罗夫做好了丰盛的早餐。

    莫笙出来的时候,他还有些不安的站在餐桌前,对她努力的笑着,“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把自己会做的都做了一点,你尝尝看,喜欢吃什么吃,不喜欢的不吃。”

    格罗夫已经热情到让莫笙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不停的感谢。

    格罗夫却摇头说,“小笙,你不用跟我客气,我这一辈子都每个子女什么的,所以不太懂跟孩子应该怎么相处,如果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你可以告诉我。”

    所以,他把自己当成孩子。

    这种宠溺的感觉,让莫笙有些眼眶泛红,只能低头不停的吃东西来掩饰自己的紧张。

    这个早餐,是她吃得最饱的一顿,走的时候,格罗夫将先前他们采摘的干蘑菇递给她说道,“我后来又去采了一些晒干了,你拿回去后有时间煮来吃,里面有详细的处理方式,你一定要按照面的做,不然容易引起食物毒。”

    莫笙看了一下,盒子里放着一张纸,面整整齐齐的写着注意事项,可见格罗夫在这件事情有多认真。

    莫笙再三谢过,才离开了这里,走的时候,她开到车子的后视镜里,格罗夫一直站在原地挥手。

    那感觉,像是父亲在送女儿出远门一样,哪怕车子已经走到看不见了,他也依旧在挥手,视线依旧停留在前方。

    这次来,莫笙真的收获了很多,好多她无法去理清的东西,好像也有头绪了。

    当天班莫笙迟到了,吴崖担心的问了她,莫笙只说路堵车了。

    开会的时候,前几日一直难以攻克的问题,莫笙已经想到了解决方案,说出来的时候,整个项目组的人都鼓掌起来,为莫笙的能力喝彩。

    问题既然攻克了,他们也能下个早班了,该去约会的去约会,该回家看看父母的看看父母。

    这些,都是莫笙交代的。

    整个项目组的人都受宠若惊,他们精明的莫总什么时候这么接地气,这么会关心员工了?

    当然他们还是很高兴的,一个个飞奔离开公司。

    莫笙也收拾东西下班回家,夜西戎归期未定,莫笙打算在他回来前,单独见一面南涧,把事情摊开来问一问。

    这是她想的解决方式,直接略过夜西戎,是不想让他为难,也能直面跟南涧沟通。

    不管结果如何,至少她先拿出诚恳的态度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