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二百六十二章 物归原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34909开奖结果资料最安全的彩票销售平台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第二天,罗格离开,莫笙和夜西戎没有去送行。!

    可等莫笙到公司的时候,便收到了一份来自罗格的快递。

    莫笙带着疑惑将快递打开,见里面是一个u盘,她脸电脑后打开里面的东西看了起来。

    莫笙越看,越心惊。

    里面的东西,是她一直在查的,可怎么也没查到的。

    那是一份当年彻查贝家的详细记录,而彻查的人,便是谭战。

    让莫笙心惊的并不是谭战本人,而是这份秘密件的结果。

    里面记录了贝家当年的各种违规事件,重点是他们有叛国的嫌疑。

    根据件最后记录的时间来看,在谭战正要去深入调查叛国嫌疑的时候,贝家被南涧下令直接封了。

    这是莫笙之前所得到的信息,贝家原本会出更大的事,可在大事爆发前,南涧先一步下手了。

    莫笙无法想象,如果南涧当年没先下令的话,贝家现在会是个什么样子……

    很有可能早万劫不复了!

    还有那份件……签署了南涧名字的件……

    她那时候,还以为是南涧忘恩负义,为此还和夜西戎诀别了一次……

    可到头来,事情并非是她所想的那样。

    她不是愚钝的人,从这面大可以看出,在这件事情,南涧先下令,看似是给了贝家致命一击,实际是一种保护行为。

    只可惜没人能理解而已,一直以来都是她误会了。

    莫笙很愧疚,可在愧疚的同时,也无法去理解这份东西的真实性。

    到底这事儿是真是假,贝老已过世,自然无从对证。

    而重点,根据记录来看,谭战也没有查到有用的信息才对。

    莫笙煎熬的等了几个小时,估摸着罗格应该下飞机了,才急切的给罗格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罗格接了起来。

    他的声音有些冷,也有可能是隔着电话的缘故,莫笙问答,“罗格先生,我想知道,您给我的那份件,是怎么得来的?”

    “谭战给我的。”罗格如实告知。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莫笙不明白。

    “你看了之后,有什么想法?”罗格没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我有点混乱,我需要一点时间去理清这些东西。”

    罗格沉默了几秒后才说道,“这份件的真实性有待考察,但贝进这人,我并不信任。”

    夜西戎曾说过,罗格是个黑白分明的人,他不喜欢的人,会不喜欢,不算他曾经有多出色。

    所以听到这些评价,莫笙没有去解释什么,或者她根本没有解释的机会。

    “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莫笙最终答复道,“打这个电话来,其实没有别的意思,是想和罗格先生说明下,不管谭战和你提出了什么样的条件,我都希望罗格先生能不忘初心,坚持自己的立场。”

    “是你告诉我说,在商场,最重要的是信任,如果没了信任,合作自然会瓦解,这个道理,我一直谨记,也希望罗格先生能坚持,不需要为了感激而妥协,我不需要,我相信你也不需要。”莫笙说完,道了个别,便挂了电话。

    语气和态度始终不卑不屈,这便是她的态度。

    其实拿到这东西,莫笙心里已经联想到了罗格和谭战之间的交易,谭战是个多狡猾的人,如果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利益,又怎么可能将这么重要的东西给罗格呢?

    莫笙这么着急的打电话,只是希望罗格能明白这一点,现在停止,还能来得及。

    最后的结果怎么样,她没有那个能力去管控,只是尽所能了。

    ***

    莫笙没和夜西戎说这份秘密件的事,她压在自己手里三天,三天后,她做了决定,趁着南涧来公司视察,单独和南涧见了一面。

    当他把这份东西给南涧看的时候,南涧似乎并不意外,而是淡淡的看着莫笙问道,“你给我看这份件的意思是什么?”

    “一直以来,我对您都有一种误解,可又很钦佩你的能力和气度,所以一直有点困惑。”莫笙不卑不屈的开口,态度很诚恳,语气也很平静。

    毕竟是她深思熟虑后的想法。

    她顿了顿,抬眸看着南涧,见他依然是淡然从容的模样,便更加钦佩了,“可在看到这份件后,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也看清了从前的自己有多愚钝无知,我希望您能原谅我。”

    莫笙深深的鞠了一躬。

    南涧还是那么平静无波的看着她,在她起身后,才缓缓的问道,“我想知道,你是以什么身份,在和我说这些。”

    莫笙抬眸看着她,良久,她才开口,坚定而从容,“我是贝飞。”

    南涧眉头微微动了动,像是得到了什么保证一下,才慢慢开口,“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是贝飞。”

    这个答案,莫笙已经想到了,所以南涧说出来,她并不觉得意外,很自然的接着说道,“所以您力排众议聘请我做南国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并且给了我很多的权利,在公司的决议,也从未有过反对,都是支持。”

    “对。”南涧大方的承认。

    “您创立南国集团,其实是为了接手贝家的产业,哪怕那时的产业都处于烫手山芋的状态。”

    “嗯。”南涧再次点头。

    “您将所有原本隶属于贝家的老员工们都留了下来,给了他们一个保障。”

    “嗯。”

    “您这些年来一直在收购和贝家曾经有关的相关产业,包括这次kr的出售,您选择性购入的,也大部分是和曾经贝家有关的东西。”

    “莫笙,你的确聪明。”南涧总算露出了笑容,一种近似欣慰的笑容。

    那一刻,莫笙只有感动。

    她再一次鞠躬,“谢谢您。”

    ***

    和南涧交谈后,一直郁结在莫笙心里的东西,在那一刻都烟消云散了。

    从今往后,她所要面对的,都是光明的一切。

    她给舒锦倾打了个电话,想把这些都告知舒锦倾。

    可电话接通后,她有不知道从何说起。

    舒锦倾擦觉她的情绪不对,担心的问她,“莫笙,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莫笙有些哽咽,“舒舒,其实我一直都错了。”

    “嗯?”舒锦倾有点迷惑。

    “其实南涧,一直在帮贝家,而他聘请我做执行官,也是为了物归原主。”

    舒锦倾到底是震慑到了。

    这件事不管是放到何时,都足以让人震慑,也足以让人钦佩南涧的气度。

    这天底下,能有几个人做到如南涧这般的呢?

    所以舒锦倾能理解莫笙此刻的惭愧感,他劝道,“莫笙,你别觉得愧疚,未来的日子还长呢,你有足够的时间去表达你的感激。”

    “嗯……”莫笙点着头。

    “再说了,你和夜西戎这关系,以后怎么样也得称呼他一声父亲吧,多的是孝敬的机会啊。”

    莫笙再一次点头,“嗯。”

    “你可行了吧,安慰你我还得往自己伤口撒盐。”舒锦倾终究是憋不住开始吐槽了,“别多想了,冷静冷静,然后好好开始你自己的人生,精彩着呢。”

    “嗯!”莫笙这一次的回答,肯定了很多。

    “你到是精彩了,我呢?”舒锦倾开始郁结了,“我这边,都被关在实验室里好几个月了,这次结果出来了,又失败了,教授都气得跳脚了,你说我可怎么办啊?喂,喂?莫笙?”

    “嘟嘟嘟……”

    “友尽!”舒锦倾气得跳脚。

    可也只能气得跳脚,但同时,他也为莫笙感到高兴。

    这丫头,总算能看道幸福的苗头了。

    这边,莫笙挂了电话后,不假思索的拨出另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她问道,“师傅,我想问一下,我之前放在您那儿维修的手镯,可修好了?好了啊?那我现在能来取吗?好的好的,我马过来,谢谢您啊师傅。”

    莫笙激动的挂了电话,然后直接开车去那家首饰店。

    她此时的心情,非常的轻松,也是这几年来最轻松的时候。

    连摔坏的镯子都已经修好了,一切都是最美好的时候啊。

    到店里后,老师傅将手镯取了出来,递给莫笙看。

    莫笙仔细的看过,老师傅手艺精湛,在摔碎的地方,用一种很特殊的材质连接在了一起,同时又起到了装饰的作用,细看之下,如同飞鹤身的一线黑羽,浑然一体,完全看不出曾经摔碎过。

    她特别感激老师傅,说了很多感谢的话。

    老师傅说,“因为知道这东西对你们很重要,所以我一直在想着要怎么去修补好这首饰,费了些时间,可算修好了,现在看到你满意了,我这颗心啊,也踏实了。”

    “谢谢您。”莫笙再次感谢。

    老师傅挥挥手,“姑娘,别客气啦,还记得你当时送来的时候,我看得出来你对着首饰的感情,现在的人啊,对首饰都是喜新厌旧的,一点感情都没有,你说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不珍藏呢?以后可要好好的保护了,有的东西也不是一直能修的。”

    “嗯,谢谢师傅的教导。”

    “对了,西总那戒指啊,我也打造好了,回头你跟西总说一声,让他来取一下。”老师傅说道。

    夜西戎还做了戒指?

    这事儿,莫笙到是不知道。

    不过她很开心,像是发现了什么小秘密一样,“师傅,要不,我给取回去吧?”

    “那可不行,那是西总的呢。”老师傅还是很有立场的。

    莫笙想了想,便给夜西戎打了个电话,“夜西戎,我在首饰店呢,师傅跟我说,你做了戒指,已经做好了,我想帮你取回去,他说要你的同意才行。”

    “原本还想给你个惊喜呢,怎么还被你发现了?”夜西戎也是无奈,“那你把电话给师傅吧,我和他说说。”

    莫笙便将电话给了师傅,也不知他跟师傅说了什么,老师傅将戒指递给了莫笙,还不忘称赞道,“这戒指啊,很特别,也很适合你,定做的时候,西总都将详细的尺寸给了我呢,你回头带着试试,应该很合适。”

    莫笙想不通夜西戎到底什么时候量过自己手指的尺寸……等见面了她问问好了。

    莫笙欣喜的谢过老师傅后,出了首饰店,车后她又给夜西戎打了电话,“今晚你能早点下班吗?”

    “嗯?”

    “我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莫笙强调了一遍。

    她可是很少用这种语气说话的,夜西戎自然答应,“好。”

    “那……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本来想卡个节点的……结果越卡越多,怎么都卡不了,结果三千五百字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