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二百七十八章 是谁已经不重要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马报20172018年73期特马诗句是什么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夜西戎有些意外的问道,“为什么突然想吃意面?”

    贝飞想也没想的说道,“因为是你……”

    她突然停下,愣在了那里,然后把这一句话给删除了,又重新输入了一遍。

    “因为想吃了啊。”

    “好,家里的食材可能不齐,回头我点个外送,你现在在家吗?能收到的吧。”

    “在呢,刚刚不是还拍盆栽的照片了吗,我不在家能在哪儿?我又没地方可去。”

    这话听去好像是在抱怨一样,夜西戎便回道,“过几天我带你出去走走吧。”

    贝飞想也没想的回答,“好啊。”

    夜西戎突然有一种在和莫笙说话的感觉,因为贝飞是不可能这么好说话的。

    难不成她又喝酒了?

    可是家里的酒,不是都被他搜走了吗?

    他在担心的同时,又有些犹豫,其实她这样的状态很好,总她冷傲拒人与千里之外的时候要好很多。

    夜西戎知道自己这个想法有些自私了,可人总归是有那么一些自私的。

    他在外送APP选购了一些食材让送货门,然后才出门开车前往贝飞的住所。

    等他到的时候,食材还没到呢,是贝飞亲自开的门,见是他,还说了一下,“你不是有钥匙的吗?自己进来好了啊,我还以为是外送的人到了呢。”

    夜西戎其实在仔细打量她,没见着她脸泛红的样子,自然也分辨不出她到底有没有喝酒。

    空气似乎也没有酒精的味道,他虽疑惑,也不好过问,便自发的去了厨房,打开冰箱处理着现有又需要的食材。

    贝飞在一旁帮忙呢,虽然也没什么可以帮的。

    在夜西戎转身去炉灶那边忙活的时候,贝飞回头问他,“这个洋葱要怎么切啊?”

    “我来切。”他稍稍回头说了一句,“你放那里我来处理好。”

    说完又回过头去继续忙活起来……

    贝飞却盯着他的背影有些走神……

    脑子里好像出现了一幕很陌生的画面,她巧笑倩兮的趴在他的肩看着他做菜。

    偶尔还调皮的低头去咬他的耳朵,惹来男人的反击,将她从背滑落下来,直接捧着她坐在了台子,报复的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唇……

    那画面太过羞涩,让贝飞自己的脸颊也迅速发热起来。

    她心虚的收回视线,正想着找个什么借口离开这里,和他保持一点安全距离的时候,门铃响了。

    贝飞急忙说道,“肯定是外送到了,我去取。”

    “你慢点,东西有点重,拧不动的放着我来拿好。”

    “重?你买什么了?”贝飞一边走一边好的问道。

    “买了点红酒。”

    贝飞愣了一下,虽然不知道这男人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去开门了。

    门外果然是外送的人,有一大袋子的食材和水果,还有一箱红酒。

    说是一箱,其实里面两瓶。

    贝飞认得这个牌子的红酒,很难买到的年份酒,包装极为精致,是进口小牛皮打造的仿古箱子,拧在手很有质感。

    贝飞像是看见什么惊的事情一样,惊喜的对夜西戎说道,“我这是有口福了吗?这酒可是很难得的。”

    “看来你很喜欢喝酒。”

    “嗯,我喜欢红酒,而且女人喝一点红酒,气色会很好。”贝飞打开箱子,将两瓶红酒取了车,那在手里欣赏着,“以前我喝过一次这样的红酒,后来一直念念不忘了,可惜怎么也买不到,我以为市场都没有了。”

    “这是我在一个朋友那儿取的,他喜欢窖藏这些东西,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他那里有不少的好酒。”

    贝飞急忙点头,“那你一定要介绍我们认识,这可是好口福的机会啊。”

    在两人说话期间,夜西戎已经做好了意面和一些精致的小菜,配新买的酱汁和几朵小花,整个气氛来了。

    贝飞看了看餐桌,总觉得缺少了什么,然后迅速转身去了卧室。

    夜西戎还回头看了一眼,等她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两杯香薰蜡烛。

    她冲着夜西戎晃了晃说道,“之前找录音笔充电线的时候看到的,没想到能用,这么好的气氛,不点个蜡烛,真是说不过去。”

    当她摆放好蜡烛后,用打火机点燃,又去关了大灯,整个客厅的气氛来了。

    贝飞入座,看着桌子那边的夜西戎,露出了一个很醉人的笑容,“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浪漫?”

    “有。”夜西戎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说道。

    贝飞的笑容荡漾得更开了,“我也感觉到了。”

    以前的她,出入过各式各样的高级餐厅,感受过最顶级最浪漫的服务,可她却从没感受到什么叫浪漫。

    在刚刚那一刹那,她点燃蜡烛,抬头看向烛光的夜西戎时,她瞬间感觉到了。

    这种感觉对她来说是新的。

    对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在这一刻都好像变成了慢放的动作,她看到了每一个细节,也看到了他眼底深深的柔情。

    隔着烛光,他看她的眼神很温柔。

    贝飞居然有了一种害羞的感觉,下意识的低下头。

    夜西戎端起酒杯和她碰杯,在杯子碰撞的那一瞬间,他们之间的心好像也在发生碰撞一样……

    贝飞觉得有什么东西随着这种碰撞碎掉了……

    如果问现在的贝飞,意面是什么味道,她肯定会回答,是浪漫的味道。

    同样的,如果问她那么昂贵的红酒是什么味道,她也会回答,是浪漫的味道。

    难怪有人说,酒不醉人人之醉,这几句话一点都没有夸大的意思,她真的感受到了。

    在这样的气氛下,在他深情的眼眸,在这良城美景下,她觉得自己是谁真的已经不重要了。

    她是莫笙,也是贝飞。

    ***

    夜西戎是等贝飞睡着后,他才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里。

    其实他完全可以留下来的,可他却还是选择离开,是因为他怕自己陷进去。

    今晚的一切都太过美好,让他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

    无数次的感觉坐在对面的是莫笙,而不是贝飞,无数次的想要去疯狂的亲吻她的唇。

    好在他最后克制住了,原本吃完饭打算离开的,是贝飞拉着他撒娇不让走,要他一直陪着她。

    他安静的陪着她,直到她睡着。

    这样的她,也只有在喝醉的时候才会出现。

    所以他在来的时候,又让外送的人去帮自己取了两瓶酒来……

    酒的效果有了,可他却陷入得更深了。

    第二天贝飞醒来,心情格外的好,还化了一个美美的妆,连阿蒙来接她的时候,她都是喜笑颜开的和阿蒙打招呼。

    最让阿蒙惊愕的是,即使坐在车里,她也会不停的露出笑容……

    这种笑容看在不懂的人眼里,会觉得有些傻了。

    阿蒙思来想去,还是关心的问了一句,“笙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直在笑?”

    “难道我不应该笑吗?”贝飞笑着问她,把阿蒙直接给问懵了。

    “还是我笑起来不好看?”

    阿蒙急忙摇头,“笙姐可是我见过的而最好看的女神了,怎么可能不好看,笙姐怎么都好看。”

    “你会拍马屁。”

    阿蒙嘿嘿的笑了起来,“看来笙姐这是有好事啊。”

    贝飞看着窗外流逝的景色,良久才回答道,“是啊,有好事。”

    贝飞的好心情一直延续到了工作,连同事们都被感染到了。

    曹禺教她的时候,回头一眼看见傻笑着的贝飞,这笑容太过感染人,让徐思也忍不住露出笑容问道,“莫总,你这是有什么好事情吗?看你心情不错的样子。”

    徐思在一旁打趣道,“师兄你只剩聪明了,连莫总为什么高兴都不知道么?”

    贝飞笑着问徐思,“说得好像你知道似得。”

    曹禺也附议的点点头。

    徐思很胸有成竹的笑道,“我当然看得出来啊,莫总啊,这是思春了。”

    “噗……”正在喝咖啡的贝飞喷了一桌子。

    曹禺讶异得不能理解,“这样?”

    “这样?”徐思挑眉,随后又摇头,“算了,师兄你这颗万年铁树怎么可能明白这种感情呢,你继续做你的木头吧。”

    被看穿心思的贝飞只能装作忙碌了……

    等曹禺的课完后,她手里的事情也处理得差不多了,贝飞有了一点空闲的时间。

    她将先前画了的一些设计草图调了出来,然后专注的在电脑画着设计图。

    之前她还找不到一点设计的感觉,可这两天,她的感觉特别的多,所以贝飞总照着时间将她所想的东西画出来。

    在灵感充沛的情况下设计出来的东西,果然是充满了灵气的,贝飞很喜欢这种感觉。

    一般这个时候,没人来打扰贝飞的,可今天却有不速之客造访。

    因为对方的身份不好回绝,吴崖只能敲门进来征求意见,“莫总,谭战谭先生来访。”

    “谭战?”贝飞只觉得这名字熟悉,但她现在并不想见,便拒绝,“说我不在。”

    “莫总,他可是副总统,如果不见的话……好像有些不合适。”

    “副总统我要见吗?”被打扰的贝飞本来不悦了,结果对方还拿身份来压人,她可不吃这一套,“说我不在,管他是谁,算是总统来,我也……算了,你这么去跟他说吧,说我不在。”

    吴崖即使觉得为难,但还是去回话了。

    谭战其实刚从国外回来,他第一件事是来找莫笙,和莫笙打好关系。

    毕竟他很想拿到格罗夫手里的那个大项目。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莫笙居然不见自己!

    虽然她助理说她不在,可谭战心里没点数怎么可能会直接过来……

    谭战即使被拒绝了,也保持风度的说道,“没事,是我冒昧来打扰的,下次我会记得和莫总约个时间的。”

    “谢谢谭先生理解。”吴崖也客套的说道。

    谭战只是笑了笑便离开,其实一转身,他的脸色不变了,眼睛彻底的阴沉下来。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国外奔波,国内的局势他虽然了解,但却不够掌握。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