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三百二十九章 一生的相守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今期买什么特马准中奖彩票app正规吗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起别人家的孩子,自己的孩子……好像只会折腾她啊!

    真是不能,不能!

    晚的晚餐很丰盛,来了at岛,当然是海鲜大餐了。

    莫笙第一次胃口大开,吃了两大晚饭。

    夜西戎更加确定这个地方适合莫笙修养了,他的心可算踏实了。

    因为第二天得走,这一晚莫笙对夜西戎还是表现出了不舍。

    以前吧,她虽然很不舍,但不会表现出来。

    大概是因为怀孕的缘故吧,她变得更女人了,也更依赖他了。

    夜西戎抱着她睡的,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里宠。

    但莫笙也很懂事,知道他现在的责任有多大,所以早他走的时候,她还起床送行了。

    那会儿,海平面才刚刚有一些微光。

    莫笙和夜西戎告别,两人在海边亲吻,在清晨的海风亲吻着。

    好不容易,两人才不舍的分开,夜西戎说,“好好的修养,周五我过来陪你了。”

    “嗯。”莫笙乖乖的点头。

    直至送他离开后,飞机都已经消失到看不见了,莫笙才慢慢的收回视线,转身沿着木质的小路往回走。

    结果一转身看到了唐绵绵,她正巧笑倩兮的站在那里对她笑。

    莫笙有点羞涩的走过去叫道,“二姐,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在你们接吻之前我来了。”唐绵绵到是不客气的揭穿她,“不过因为看到的画面太美好,不忍心打断,没有出声,一直看着,包括你刚刚的背影。”

    莫笙的脸莫名的红了起来,“二姐又取笑我了。”

    “我哪里是取笑你,是我为你高兴,要知道这世界那么多人,不是每个人都都能嫁给爱情的,你我很幸运,都嫁给了爱情。”

    是啊,莫笙也很同意她的这句话。

    她是幸运的,她嫁给了夜西戎,嫁给了自己的爱情。

    早晨的海边还是有些凉的,尽管莫笙还披着披肩,唐绵绵拉着她沿着木质小路往回走,还和她说起了自己和龙夜爵的故事。

    说她们曾在这座海岛所经历的惊险故事,以及他们情定终身的故事。

    是,他们现在过着所有人都羡慕的幸福生活。

    可他们的感情也曾经历着各种考验。

    好在他们一直保持着爱着对方的初心,才能冲破这些困扰,固执而又坚定的相守在一起,才有了现在让人艳羡的幸福生活。

    又如她和夜西戎,不也是经历了不少的风风雨雨,才有了现在的幸福日子么?

    以后,他们是一生的相守。

    再也没有任何的困难能分开他们了!

    ***

    龙雅熙和杰西卡玩得很好,不过算是这样,杰西卡偶尔还是会闷闷不乐。

    莫笙很关心杰西卡,总是把好玩的给她玩,好吃的给她吃,去哪儿都会带着杰西卡。

    杰西卡知道莫笙肚子里有小宝宝的时候,非常的惊讶,还很小心的凑近去听她的肚子。

    还歪着脑袋看着她,那双星辰浩瀚的双眸里充满了好,“姐姐,你会对你的宝宝很好很好吗?像唐阿姨对她的宝宝那么好吗?”

    “当然会,每个妈妈都会对自己的宝宝好的。”莫笙说道。

    杰西卡却微微蹙着眉,有些犹豫的说道,“可是杰西卡的妈妈没有,杰西卡不知道妈妈长什么样子,也没见过她。”

    莫笙的心顿时狠狠的疼痛起来。

    可能是因为做了母亲吧,在这方面真的很容易触动。

    她把杰西卡抱在怀里说道,“杰西卡的妈妈可能只是有事,不能陪着杰西卡,但她也会像唐阿姨爱着她的宝宝那样爱着杰西卡啊,因为每个妈妈都会爱着自己的孩子。”

    “我不知道。”杰西卡没有感受过母爱,她无法理解这种说法,“我只知道,爸爸对我很好,他很爱我,也很宠我,有的时候我觉得我只要有爸爸的爱足够了,没有妈妈的爱也没关系。”

    “杰西卡……”莫笙心疼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明明还是一个孩子,为什么要承受那么多的东西呢?

    “可是现在,我爸爸不见了,我总担心他也不要我了,像我妈妈也不要我一样……他把我丢在了这个海岛……姐姐……我是不是没人要了?我以后保证会听话,保证不调皮,让我做什么我做什么,让我不出海岛我不出海岛,你可不可以告诉爸爸,让他回来?”杰西卡抓着莫笙的裙摆,哭得小肩一抽一抽的。

    那种感觉,好像是有人在用鞭子抽打着莫笙的心一样。

    她的安慰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她的怀抱也给不了她足够的安全感……

    可她只能做到这么多……

    莫笙抱着她,眼角泪意闪烁着。

    下午的时候,杰西卡生病了。

    莫笙担心得不行,露西娜找来了药让杰西卡吃下后,她退烧睡着了。

    可即使是睡着,她也喃喃的叫着爸爸……

    莫笙终究是看不下去,鼻酸的出了房子,去给夜西戎打电话。

    她希望夜西戎能快点找到杨起,因为杰西卡……真的很可怜。

    孩子还那么小,如果因为这件事情给她造成了心理阴影,莫笙这辈子也会于心不安了。

    接到电话的时候,夜西戎正在车子里,听到莫笙哽咽的声音,急切的问道,“老婆,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夜西戎,你能不能快点帮杰西卡找到爸爸,她真的好可怜……”

    夜西戎安心的同时,也郑重的回答道,“好,我会尽快找到杨医生的。”

    “嗯。”

    “别哭了。”夜西戎轻轻的哄着她,“怎么现在变得多愁善感起来啦?”

    “我才没有……”莫笙心虚的否认。

    “好啦,我现在有点事要去处理,回头我再给你打电话。”

    莫笙嗯了一声,在挂断电话前,飞快的说了一句,“老公,我想你了。”

    她说完,火速挂了电话。

    他们已经结婚有一段时间了,可是莫笙还从没这样称呼过他。

    夜西戎到也没强求过,莫笙这种性子的人,是较慢热,而且她独立惯了,所以很少依赖着人。

    前两天从海岛走的时候,她曾依赖过,那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而现在……她居然叫自己老公了!

    要不是他现在还有紧要的事情要去处理,可能他会不顾一切的去找她,让她当着自己的面再叫一次!

    夜西戎强忍着这种冲动,吩咐司机,“再速度些。”

    他用了最短的时间抵达目的地,那里已经有人在等着他了。

    这个地方,是严家公馆,是严家在凤鸣的一处住所。

    严家家大业大的,在全世界都有不少的分支,类似这种公馆,几乎遍布好几个国度。

    之前夜西戎一直有留意,可是严家公馆一直没人,但今天有消息说,这边有人在出入。

    所以夜西戎当即吩咐人手把这里团团围住,而且是派出了军方的人围住的。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出了什么大事呢……

    夜西戎抵达的时候,张首已经在等着他了,“阁下,我们已经把这里包围了,随时等候你的指示。”

    “查清楚出入的人是谁了吗?”夜西戎沉声问道。

    “查清楚了,是严以惊手下的一个得力助手。”

    “你们先在外面等着,我去看看。”夜西戎抬手吩咐道。

    张首有些担心,“阁下,我陪同您前去吧。”

    “别担心,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在这里等着行。”

    张首只能服从命令,夜西戎只身一人前去敲门。

    开门的人正是严以惊的助手,他见到夜西戎似乎并不惊讶,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总统阁下,不知您到访,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外面层层叠叠的军队包围着这里,一般人早吓得不轻了,可这人却反映对很平淡,一看不是寻常人。

    能成为严以惊那种变态的得力助手,本身应该也不简单才对。

    夜西戎用了最短的时间打量了对方后,才开口,“是我打扰了才对。”

    “我知道阁下是来找严少的,可他像现在并不在这里,你这般轰动,恐怕是要失望而归了。”

    夜西戎微微一笑,“有一句俗语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不喜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我喜欢的是守株待兔。”

    这话让对方有些诧异,随后眼底升起对夜西戎的钦佩。

    能成为一国之主,本并非寻常人等了。

    他一改先前的散漫,恭恭敬敬的邀请夜西戎入室。

    夜西戎也坦然进去了,对方还很恭敬的给夜西戎泡了茶,“阁下请喝茶,我这去给严少打电话,说有贵客到访。”

    “嗯。”夜西戎淡然的应了一声。

    对方回避了一会儿,大概是给严以惊打电话去了。

    夜西戎不疾不徐的喝了茶,等他回来后两人还聊了一会儿。

    当然聊的是时局,是世界观。

    这人能言善道的,有几分才气。

    从谈论他了解到,这人叫邵尧,准确的定位是严以惊的军师。

    夜西戎到是对他很欣赏,几盏茶之后,严以惊回来了。

    外面有所惊动,邵尧立马起身迎了出去。

    那个走在最前面,披着风衣的人正是严以惊。

    他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四个彪形大汉。

    严以惊走在最前面,风衣内穿着白衬衣配西服马甲,很风度的样子。

    只是他的说,也带着白手套,与人总保持着距离的样子。

    脸带着墨镜,虽遮住了那双惊艳的双眸,却也遮不住他精致的容颜。

    以前莫笙曾说过,夜西戎和严以惊都属于那种长得很精致的男人,男生女相,一眼便足以惊艳。

    不过较起来,夜西戎是偏东方的俊美,多几分儒雅。

    而严以惊则是混血儿的那种俊美,多几分狂野。

    两个相貌和气质都出尘的男人见面,便是一道叫人移不开眼的风景线。

    待他走近,夜西戎才不疾不徐的开口,“严少,幸会。”

    “久仰总统阁下风采,今日所见,更是不凡。”

    客套话嘛,谁不会?

    严以惊傲慢的一笑,挑了挑眉说道,“只是我不太懂外面的情形,难道这是贵国欢迎客人的方式?”

    夜西戎淡淡一笑,“严少误会了,外面并非是欢迎人的方式,而是看守人的方式。”

    “看守?这话我不太理解。”

    “不太理解没关系,我可以和严少细细说来。”夜西戎优雅的坐下,双腿,交叠的看着他。

    虽然是微微的仰视,可也给人一种压制。

    三更啦,大家应该看出来了,接下来是严以惊的故事了!应该不会太长!我争取不想写太长!小节名叫《惊起梁尘》,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往后看知道啦~明天看能不能抽空写个小剧场,在微信公众号,写一点夜夜笙歌的小剧场吧,记得关注。晚安。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