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三百六十八章 简单的小幸福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好逸恶劳是指什么动物本港快訊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梁尘知道自己没拒绝的可能,所以都没说话。

    到是邵尧问严以惊,“关于远梁的事,近期需要去接触吗?”

    “再说吧。”严以惊现在只想和梁尘安静的待在一起,其他的他可不想管。

    等邵尧退下去之后,梁尘才问他,“远梁的合作你不是已经放弃了吗?”

    “放弃到不至于,只不过看他们的表现了。”严以惊这话说的棱模两可的。

    可梁尘听懂了,意思是,如果梁海和汪凤莹母女能做个正常的人,他也不会放任不管的。

    而这些,都是建立在梁尘的信任。

    如果梁海但凡聪明一点,他都不会看着远梁倒闭的。

    梁尘靠了过去,微醺的靠在他怀里。

    严以惊自然的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过了好一会儿,梁尘才想起一件事情来,“对了,你是怎么拿到我户口簿的?”

    那天他说带自己去登记,梁尘还以为他在开玩笑呢。

    知道他 带她到了民政局,梁尘才说道,自己没有带户口本。

    严以惊说他早准备好了,所以他们顺利的登记了。

    因为发生的意外事情太多,梁尘也没来得及一个个去理清。

    现在回来了,邵尧提到了梁家的人,她才想起这件事情来。

    严以惊闭着眼睛感受着和她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并回答她,“和汪凤莹谈了点条件,拿到了。”

    “什么时候的事啊?”梁尘有点惊讶。

    “你去照顾杨婆婆的时候吧。”

    梁尘,“……”

    原来那个时候,他已经拿到户口本了!

    所以他让她去找他,是奔着登记去的?

    那为什么还让她先完成巴安娜的工作呢?

    虽然这个工作也确实给她带来了丰厚的汇报,可这好像并不是严以惊的作风啊?

    梁尘想问这件事情的,只不过还没机会开口啊,被严以惊给吻倒了。

    最近这男人致力于向她证明自己有没有障碍这种事情,让梁尘是有急又羞啊……

    和梁海的见面安排在第二天,不过地方并不是梁海选的,而是梁尘选的。

    当然,梁尘所说的地方,最终选择的人是严以惊。

    一家高级私人会所,不会有太多的人,梁尘能放心点,毕竟他的体质很特别。

    梁海到了后,见到这会所,有些惊愕。

    所以一见到梁尘的时候,特别激动的问她,“梁尘,你怎么能进这个会所?你知不知道这个会所的入门会员费要两百万?你哪里来的钱?”

    “严以惊给我办的。”梁尘很坦白的告诉他,“还有想问的吗?”

    “你……”梁海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过他眼睛很尖,一下子看到了梁尘手的戒指。

    一颗很大的粉钻戒指。

    粉钻和蓝钻一样稀有,所以价值不菲,梁尘手这颗,一看是极品,若是股价的话,怎么说也要几个亿……

    那一刻,梁海恨不得直接夺下来……

    可他忍了下来,还算淡定的坐下和梁尘聊天,“你这几天去哪里了?我为什么一直联系不你?你的手机为什么一直打不通呢?”

    “去了一趟外地,手机……次丢了,换了个新的,没怎么注意,大概是碰到哪里了吧。”梁尘解释道。

    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打不通,只能这么解释了。

    梁海虽然有些不满,但还算平和的说道,“下次别这样了,我会担心的额。”

    梁尘来可不是为了听他说这样的话,她很直接的问道,“戒指呢?你带来了吗?”

    “当然带来了,不过你得告诉我,这戒指是谁的,我才会给你。”梁海很执着于这个问题。

    所以梁尘很不能理解,“这戒指是谁的,和你又没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你只需要告诉我行了,怎么你现在这么不信任我了?好歹我也是你父亲……”梁海又想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了。

    梁尘都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了,“戒指是杨婆婆的,所以我得还给她,还有,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父女情谊吗?”

    “梁尘……你不能原谅我吗?那一次我真的是逼不得已……”

    “戒指。”梁尘真不想多谈。

    “小尘……”

    “戒指!”

    梁海看了看她,最终只能把戒指拿了出来递给了梁尘。

    当他张张嘴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梁尘已经起身出去了。

    他都没能说一句再见……

    而梁尘回到了车子里后,严以惊给她整理了一下头发说道,“现在去医院吗?”

    “嗯,我想把戒指亲自还给杨婆婆。”

    “好。”

    严以惊陪同她去的医院,这几天都是陈院长和护工在照顾杨婆婆,梁尘一来,杨婆婆正好醒来,正在和护工争执呢,“我才不吃药,我又没病,如果你们再逼我,我……我不住院了!”

    “婆婆你快点吃吧,吃了药啊,你会好了,你能找到碧落了。”护工用这个去哄杨婆婆。

    果然是屡试不爽的,杨婆婆马变了脸,“真的?吃了药能找到碧落了?”

    “当然。”

    “那给我吃!快给我吃!还愣着做什么啊!”

    她还催催起来了。

    梁尘进来,杨婆婆刚吃完药了,一见到她立马惊喜的说道,“碧落碧落你来啦,我找你好久了,你去哪里了啊,怎么都不来找我?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得很辛苦啊?”

    看这情况,应该是杨婆婆把自己认错了,梁尘已经习惯了,她拿出戒指给杨婆婆说道,“婆婆啊,这是你的戒指,我现在给你带啊。”

    “碧落,你找到我们的家了吗?我想回去了,我一点都不喜欢这里,他们都很坏!”杨婆婆拉着梁尘说个不停,“我还是喜欢我们的家,那里风景可美了,还有很多海鸟,它们还会围着碧落飞呢!”

    “婆婆,我是梁尘。”

    “不,你是碧落。”

    “我是梁尘。”

    “碧落!”杨婆婆一口咬定,“你看,你还给我戒指呢,这戒指是你给我的呀,你说这是家乡的石头,只要带在身,总有一天能回到家乡的。”杨婆婆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可是我都戴着这么久了,为什么我还是没能回到我的家乡呢?碧落,你想不想家啊?”

    杨婆婆靠着梁尘哭了起来,这个时候,她只能抱着她安慰了。

    安抚了杨婆婆好一会儿,她才睡着,梁尘也能松一口气了。

    看看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她急忙出了医院去找严以惊。

    他还在车子里等着,从她刚才离开到现在,都一直在等着。

    梁尘看到他,心里踏实了。

    “现在可以去吃饭了吧?”

    “嗯,吃什么呢?”梁尘已经期待起来。

    “彭锦瑟推荐了一家不错的餐厅,我们去看看吧。”

    “好的。”

    餐厅确实不错,而且是三百六十度转向的海景餐厅。

    梁尘以前听说过,那是刚开业那会儿梁韵在念叨的,梁韵一直心心念念着,可最终都没能来。

    如果梁韵知道她这会儿在这里用餐的话,大概是要气死的吧。

    梁尘也无暇去想无关的事,她现在只想和严以惊好好的享受这种时光。

    整个餐厅,如她所料,只有他们这一桌。

    起说他浪费,梁尘更担心的是他的身体,所以她便觉得一点都不浪费了。

    但还是建议往后尽可能的在家里吃,安全又放心,关键是还省钱啊!

    严以惊听她说着这些琐碎的小事,嘴角微微扬着。

    原来和那个对的人在一起,即使是听她吐槽这些小事,也是一种简单的小幸福。

    当然他没有告知她,家里的厨师,不这里便宜。

    这种美好的时光一般都会有个happyend的,可这一次,这个happyend被打破了。

    陈院长打电话来说,杨婆婆不见了!

    梁尘一听急了,急忙和严以惊赶到医院去询问情况。

    医院那边也在调查这件事情,看了很久的监控录像,才发现杨婆婆是被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给带走的。

    梁尘担心得不行,陈院长一直在那里说,“那人为什么要带走杨婆婆啊?难道是她的亲人吗?可我没听说她有亲人的啊?”

    “院长你别着急,我会找到杨婆婆的。”梁尘沉着眸说道。

    等她回头去找严以惊的时候,严以惊告知她,杨婆婆是被梁海带走的。

    梁尘特别不能理解了,“为什么啊?他为什么要带走杨婆婆啊?”

    “这个……我目前不太清楚。”严以惊没告诉她自己的推测。

    到是梁尘自己说道,“难道他又想威胁我吗?为什么他还是这样?”

    “他……威胁过你?”严以惊眼眸冰冷的问道。

    梁尘崩溃的捂着脸,“以前有过……可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今天见面的时候,他还跟我道歉的啊……”

    “好了别哭了,不会有事的,他带走杨婆婆,肯定是有什么用意的,我这让人去沟通。”严以惊安抚着梁尘。

    这会儿的梁尘,心里真的很失望。

    对梁海的失望,对那个家的失望。

    严以惊吩咐下去后,没一会儿邵尧打电话来了,告知两人,严以惊带着杨婆婆不知道去哪里了,联系不。”

    “家里呢?梁韵她们知道吗?”梁尘急切的问道。

    “正在了解。”

    “可以让我和汪凤莹通个电话吗?”梁尘看向严以惊,征求的问道。

    严以惊点点头,并让邵尧联络汪凤莹。

    没一会儿电话打通了,汪凤莹听说梁尘找她,还挺意外的,所以和梁尘通话后第一时间问道,“梁尘,听说你现在红了,怎么?还想起我们了?我还以为你早忘记这个家了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