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四百三十五章 孩子怎么来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现场报码开奖结果正版马会免费资料大金专注2018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关于杰西卡的事情,杨起也给了解释。

    当年他在凤凰一带当赤脚医生,正好那日去山上找一种叫凤凰花的草药。

    结果却在那里碰到了意外摔下山又陷入昏迷的梁尘,那个孩子,是杨起拼死保下来的。

    可孩子是保住了,梁尘却没了一点气息。

    当时的情况叫杨起都很触目惊心,他以为梁尘已经香消玉殒了,便饱含悲伤的就着身边所携带的挖草药的工具,亲手把她给埋葬了。

    杰西卡因为出生的环境不好,一下山就病了,杨起急忙把她送到了医院的保温箱里守了一个月,才确定她的平安无事。

    不过他也在这个识货发现杰西卡的眼睛和严以惊长得很像很像……

    当时严以惊想过要将杰西卡送回来的,他还特地回到了严家,结果打听之下知道严以惊严禁身边的人提及千寻任何一点事情……

    甚至还有人悄悄告诉他说,千寻背叛了严以惊,让严以惊带了绿帽子,他才会如此盛怒。

    杨起估摸着这个情况自己将杰西卡送回去,怕是会被严以惊摔死,最后只好将杰西卡带走了。

    当然走之前,他也帮千寻小小的报了仇。

    比如说治疗不好严以惊的病,还对外宣布说他是不举等等……

    这些还远远不够,杨起还坑了严以惊一大笔钱,然后卷铺盖桃之夭夭了。

    这就是这些年来,为什么严以惊会满世界找杨起的原因。

    杨起也知道严以惊睚眦必报的性子,所以躲到了龙夜爵的At岛上,这一躲,就是许多年。

    谁知道还是让严以惊把自己找到了,原本杨起还以为严以惊找自己是为了算旧账的,可严以惊居然是为了逼问他千寻的下落。

    杨起当时就震惊了!

    原来严以惊并不知道千寻已经死了!

    他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严以惊,为的就是让这男人愧疚,毕竟谁叫他当年赶走千寻,让她吃了那么多苦呢?

    后来严以惊太卑鄙,也太变态了,杨起招架不住,才将千寻的死讯告知了严以惊。

    那一次,他看到了严以惊的痛苦,他也感受到了这个男人对千寻的爱。

    杨起想,或许他们之间是有什么误会吧……

    可他万万没有想过,千寻居然还活着!

    这一点,杨起特别的好奇,作为一个强迫症患者,他发誓要弄清楚这件事情,所以整日缠着梁尘问。

    可不管他怎么问,梁尘都只有一个答案,“我不知道,摔下山后,我就陷入昏迷,对外界的事情一概不知,醒来后就已经被杨婆婆救了,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失忆。”

    “看来所有的症结,都在杨婆婆那里了……”杨起得出结论。

    “可现在杨婆婆的情况也很特殊,你也问不出来什么。”梁尘叹了口气。

    这也让杨起很挫败,“是啊,关于这个,怕要成为永远的秘密了。”

    梁尘到是看得很开,“现在杰西卡回来了,平安无事,我也别无所求了,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了吧。”

    这番话杨起听着怎么觉得有些不顺耳呢。

    严以惊远远的走了过来,看样子是来寻找梁尘和杰西卡的,杨起知道,自己应该退避三舍了。

    可他还是小小的报复了一下,毕竟他可是个记仇的人呢。

    杨起和梁尘说道,“小尘,其实还有件事情我没和你说。”

    “什么事啊?”梁尘疑惑的看着杨起。

    杨起眼底闪过狡黠的精芒,“我之前曾几度询问过严以惊,他说她和你没有发生过任何关系,我这才误以为孩子不是他的,我觉得这男人好像忘记了什么。”

    梁尘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

    严以惊已经到了,杨起也赶紧溜之大吉了。

    毕竟这段时间,他和严以惊,水火不容!势不两立!

    “怎么了?”严以惊将自己带来的水果递给梁尘,并问道,“杨起和你说什么了?你脸色怪怪的。”

    “有,有吗?”梁尘摆明心虚了。

    这难能逃得过严以惊的法眼,一下子看出梁尘不对劲了,

    但他没有着急追问,而是将果盘打开递给她说道,“这是露姨给你切的,说红枣补血,让你多吃一点。”

    梁尘也是无奈了,苦着脸说道,“露姨最近都着魔了,总是变着方的而给我弄补血的东西,我都吃了好几天的猪肝汤了,这也就算了,平日里的菜也都是炒猪肝,炖猪肝,凉拌猪肝……再吃下去,我感觉自己都要便猪肝了。”

    听到这抱怨,严以惊忍不住笑起来,“她也是为你好。”

    “我知道她是为我好啊,可连着吃这么久,我也很可怜的。”

    “那我一会和她说说。”严以惊到底是心疼太太。

    梁尘当然高兴,但也不忘告知,“你说的时候,态度要温和一点,别像在公司和下属谈论公事一样,露姨对你本来就小心翼翼的,你可别吓着她了。”

    “知道了。”严以惊答应得很干脆。

    可真说的时候,情况又不一样了。

    “露姨,最近的饮食好像没什么变化,换一个吧。”

    “少爷,是我做得不好吗?要不然我去找厨师来做吧,我知道我做的菜不好吃,对不起……”

    严以惊脸颊抽了抽,“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我知道,少爷你不用解释的。”秦露还紧张的打断了他的话。

    “露姨,你误会了……”

    “没有没有,我都懂的,我以后一定更加认真的去准备,尽可能的让少爷满意。”

    严以惊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说话了。

    梁尘听到这对话,真是无奈得翻白眼啊,“露姨,以惊没有怪你的意思,他是说,咱们家的菜单应该更多元化一点。”

    “多元化一点?”秦露努力的理解这个意思。

    “比如……不要每天都是猪肝……”

    “哦,我知道了!”秦露回答得信心满满,“我以后会安排妥当的。”

    梁尘差点信了。

    后来的一周里,她到是没被猪肝折磨了,因为换了更多的食物来折磨她。

    比如黑芝麻,藕,胡萝卜,桂圆肉,黑豆,黑木耳等等……

    据说秦露为了精心准备这些补气养血的食材,还特地去跟中医细心了解过。

    学习成果是,以前她只知道猪肝补血,但现在她知道一堆东西都补血,所以她轮番上阵的给梁尘吃……

    ***

    关于孩子到底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梁尘再没问过严以惊。

    可严以惊却一直在想这件事情,只是无论如何他都想不起来。

    这件事情放在他心里很久,也压抑了很久,让他有些心不在焉的。

    特别杨起每日看到他,都用一种你连你女儿怎么来的都不知道的眼神鄙夷他时,他就更介意了。

    终究是有一天憋不住,去问了梁尘。

    当时梁尘正喝参茶呢,听到这个问题,直接就喷了。

    那一口还喷得挺远的,喷了严以惊一身。

    梁尘赶紧抽了纸巾去给严以惊擦拭水渍,一边心虚的问道,“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件事情了?”

    “事关男人尊严,我当然得弄清楚。”

    “这怎么就事关男人尊严了……”梁尘有点不懂的小声嘀咕。

    “你不知道?杨起每天都拿这事嘲笑我,说我是一个连女儿怎么来的都不知道!”严以惊没好气的说道,他可是憋了许久了。

    梁尘听后特别气恼,恨不得将杨起那个大嘴巴用尖嘴动物堵住!

    让他没事瞎挑拨离间!

    “这和男人尊严没关系,你只要知道杰西卡是你的女儿就好,问那么多做什么。”梁尘的眼神回避着严以惊,脸颊也不由自主的暗红起来。

    严以惊看她这害羞的样子,还心猿意马了一番,差一点被迷惑了。

    好在最后关头清醒过来,正色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一点记忆都没有?”

    “我……”梁尘是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啊。

    但严以惊今天一副必须要知道答案的样子,梁尘也只能和他说了。

    “你还记得我们初次见面吗?”梁尘红着脸问道。

    “记得。”严以惊很肯定的说道,“当时杨起带着你来的,说你是他的朋友,我当时对女人并没太多的感觉,所以没怎么理会。”

    关于这一点,严以惊还挺愧疚了,所以特别补充道,“我当时的情况,太太也是知道的,所以我才没有第一眼认定你,冷落了你,对不起。”

    梁尘愤愤的想,“是啊,你是该和我说对不起!因为那根本不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不是?”严以惊有点反应不过来了,疑惑的问道,“难道在此之前,我们见过面?我怎么没印象?”

    严以惊丝毫没感觉到梁尘的脸色已经变了……也不知道风雨欲来,还在那仔细的想着过去的事情。

    梁尘心里那股子气咽不下去,最后撒了手中的棋子转身就走,懒得理会严以惊了。

    然后……严以惊就悲剧了。

    他太太生气了,生的还是他不知道的气,哄都没办法哄。

    一个下午,他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特别的煎熬。

    能想到的好话都说尽了,梁尘还是不让他进房间。

    最后还是杰西卡看不下去,帮她想了个办法,“爸爸,我有办法让你进妈妈的房间哦。”

    “什么办法?”

    “我可以告诉你,但我们得做个交易。”杰西卡人小鬼大的说道。

    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严以惊也股不得那么多了,一口答应了杰西卡的要求,“你要什么爸爸都答应你,只要你有办法让爸爸进房间。”

    “那就这么说定啦!”杰西卡很是高兴,带着严以惊到了楼下,到了后院,到了大树下,到了梁尘窗户外的大树下。

    她指了指大树说道,“从这里趴上去,再从窗户进去!”

    严以惊,“……”

    好啦,六更啦,晚安啦,大结局倒计时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