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四百四十六章 靠近与疏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牛发网2O18一共154期张牙舞爪,打什么生肖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晚餐已经送到桌子许久了,菜都已经凉了,可严以惊却动都没动过。

    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对面,之前梁尘常坐的位置。

    那里摆放着和他一样的菜色,可位置却空空如也。

    气氛一度很沉默……

    佣人们都战战兢兢的,躲在严以惊所看不到的地方候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情况僵持不下,佣人们都求救的看向管家,希望他能做个表率,让这件事情赶紧结束。

    不然今晚,谁也别想休息了。

    管家无奈,只能鼓足勇气前去,恭恭敬敬的说道,“严少,饭菜已经凉了,我去给你换新的吧。”

    “不用了。”严以惊冷冷的打断了管家的话,“把酒醒着,送到书房。”

    然后他便起身离开了餐桌,管家心里有句话欲言又止,可最终也只能按照他的吩咐去做。

    晚餐到底是撤下了,从头到尾都没人吃过。

    管家按照严以惊的吩咐去醒了酒,端楼送去书房。

    书房里有着和往常一样的光线,可那个原本应该如往常一样忙碌的人,此刻却坐在位置,看向了房间的另一边。

    那里,是梁尘窝着看书的地方,与这边办公区域的严峻不同,稍显温馨一些。

    原本黑色的皮质沙发,也在今天被更换成了米色的布艺沙发,只因为降温了,冬天快来了。

    这是出现在这栋房子的第一件浅色系家具……

    与这书房的装潢格格不入,可严以惊却是这么安排了。

    管家将酒送到了他书桌前,小心的叮嘱道,“少爷,你晚餐没吃,空腹要少喝一些酒,伤胃。”

    严以惊置若未闻,给自己倒了一杯后便喝了起来。

    管家并没有马离开,而是站在一旁看着严以惊犯愁。

    一瓶醒好的红酒,没一会儿被他喝光了。

    可严以惊并没有要停息的意思,继续吩咐他,“再去开一瓶。”

    “少爷,喝酒要适度,不然会伤身子的。”管家真是冒死在谏言。

    严以惊冷眸一扫,被便砸在了管家的脚边,“什么时候我喝个酒都要被限制了?”

    “少爷,我这不是限制你,是为你好……”管家冒着冷汗解释道。

    只是这种解释,严以惊不会听,“去拿酒。”

    管家知道自己无力劝说,只能去给他准备酒。

    严以惊这么连着喝了两瓶酒,红酒后劲大,他已经有些醉了,可还是让管家去准备酒。

    “少爷,时间不早了,你还是休息吧,这酒,改日再喝。”

    “快拿酒来!”

    严以惊几乎是低吼。

    又一个被砸在了管家的脚边。

    管家只能再次离开,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去酒窖拿酒,而是直接去了梁尘的房间。

    虽然时间已晚,可梁尘还没休息,她正坐在窗户看着外面的夜色发呆。

    房门响起,她还愣了一下,有些紧张的问道,“谁啊?”

    “千寻小姐,是我。”

    外面传来了管家的声音,梁尘松了一口气,便下了窗户去开门,礼貌的问道,“这么晚了,是有什么事吗?”

    “千寻小姐今晚还没用餐,我怕你饿着,所以准备了一些夜宵,请千寻小姐下楼用餐吧。”管家的表情永远都是那样,平静无波,叫人看不住什么情绪。

    梁尘看了看时间,已经晚十一点了,以前这个点,管家和佣人们大多都已经休息下了。

    晚餐的时候,她和请自己去用餐的佣人说自己不饿,所以不用餐了。

    可她不知道因为自己的拒绝用餐,让这些人担心了,这么晚了都还没休息。

    梁尘到底是良心有些过不去,便答应了管家,“好,我马下来,谢谢你了。”

    “好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管家便转身离开了。

    梁尘穿了一件外套在外面便开门下楼了,她觉得这么晚了,应该没其他人了,所以也不用像白天那么顾忌。

    可是她的想法彻彻底底的错了!

    整栋房子灯火通明的,所有人都没有休息,包括严以惊!

    在他催促管家再去酒窖取酒后,管家却空手回来了。

    他正要发怒,管家却十分平静的告知他,“千寻小姐下楼去吃夜宵了,少爷晚餐也没用,要不也去吃点夜宵吧,总喝酒要好。”

    “……我不吃。”严以惊冷然的拒绝了。

    管家听后也不多劝,“那少爷早些休息吧,我先去给千寻小姐准备夜宵了。”

    说完,他便转身开门离开书房,可才走到房门口,听背后传来了严以惊的声音,“……我饿了。”

    “少爷想吃什么?我去准备。”管家转身,仿佛是他早预料到的结果一样,所以并没太惊讶,还是那稳沉平静的样子。

    “随便准备点什么行。”

    “是。”

    管家下楼去吩咐佣人准备,没一会儿准备好了夜宵。

    严以惊下楼来了,起初没见到梁尘,表情还有些严冷,眼看要发作。

    梁尘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那原本嚣张而旺盛的火焰,瞬间偃旗息鼓了。

    管家吩咐佣人将餐点桌,然后对梁尘说道,“千寻小姐,请入座吧。”

    梁尘定定的站在那里,看着严以惊有些纠结。

    她躲了严以惊一整天了,从早餐到晚,本以为已经躲避过去了,却不想还是在这一天快结束前碰了。

    那种溃败的心里让她低下了头,避开了严以惊的视线,心虚的入了座。

    晚餐很可口精致,可她却迟迟没动,一直盯着晚餐发呆。

    严以惊到是开始用餐了,一如既往的慢条斯理。

    “你吃饭是用眼睛吗?”

    也不知过了多久,严以惊还是开口了,打破了这片沉默。

    梁尘便赶紧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她想用最快的速度吃完然后和严以惊说晚安再躲回自己的房间。

    这幅小心思被严以惊看了个真切,但他没有阻止,只是继续吃着饭。

    明明晚一些开始吃的人,却先吃完了,梁尘急忙和严以惊道谢说晚安,想迅速溜回自己的房间。

    严以惊却不疾不徐的开口道,“你今天在躲着我。”

    “……严少多想了,我没有躲着你,我只是有些不舒服。”梁尘慌乱的找着借口。

    “为什么躲着我?”严以惊素来都喜欢有问题当面解决,说话也很直接。

    梁尘觉得自己的假笑都快维持不了了,“我没有躲着你,我是真的有些不舒服,胃口不好而已……”

    “还记得我们之间的合约吗?”

    合约?

    梁尘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严以惊放下筷子,优雅的擦拭了嘴角后,才抬眸,如同猎人看猎物一样看着她并说道,“是我们之间的口头约定,你要随叫随到。”

    “……记得。”

    “记得好。”

    只说完这句后,严以惊便楼了。

    梁尘被他丢在了餐厅,一脸茫然。

    佣人陆续开始收拾餐桌了,而管家则过来和梁尘说道,“千寻小姐,我想和你谈谈。”

    梁尘都不知道管家要和自己谈什么,但显然她避不开,只能点头答应。

    佣人们退下了,只留管家和梁尘的时候,他才面无表情的说道,“虽然我不喜欢千寻小姐,但你毕竟是少爷邀请来的客人,我自会照顾周到,这阵子发生的事情我也都看在眼里,我不知道千寻小姐接近少爷有什么目的,但我希望千寻小姐也不要影响到少爷。”

    不是指责,只是平铺直叙的话,却叫梁尘一阵难堪。

    她从来都没有立场,不管是自我的认知,还是管家的看法。

    也是这样的认知和看法,让她骤然清醒过来。

    面对她的沉默,管家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说道,“少爷很少与外界接触,虽然在事业获得了成功,但是在其他领域,却是一片空白,作为一个照顾了他十几年的老管家,只希望千寻小姐不要打破这种平衡。”

    这是管家给的要求。

    他说完,便离开了。

    可梁尘却站在那里久久没有回神……

    回到房间后,她的心更加慌乱了。

    今日的疏离,是因为昨晚做了一个她想都不敢去想的梦。

    她梦见自己和严以惊牵手走在那片美丽的花园里,两人都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她更梦见严以惊和她说,“你是特别的。”

    醒来后她一头冷汗,可却有着巨大的失落感。

    这种失落感能让她保持清醒,所以她避开了严以惊。

    管家的一番话,更是让她明白了自己的立场。

    她与严以惊,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所以……不要妄想什么了吧。

    ***

    梁尘到是恢复如常了,可严以惊却出差了。

    又是一个星期未归,这一次凌晨很感谢这样的距离,让她渐渐冷静了下来。

    这期间,她接到老邓约见的电话。

    和管家说了一声后,她出门了。

    这是她住到这里半个月来,第一次出门,再见到外面的纷纷扰扰,她才有种如梦初醒的感觉。

    与那安静的世界不同,这里的纷纷扰扰干扰人,却也能让人保持清醒。

    茶馆里,老邓问她,“你在那边半个月了,事情进展得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梁尘没有过多的解释,只给了这四个字。

    老邓点了点头,算是满意她的回答。

    可梁尘却显得纠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要我帮你们拿什么了吗?”

    老邓听闻后却只是摇头,“现在还不信,这才半个月的时间,严以惊不可能会信任你,你完成不了这个任务。”

    “可是……”

    “我你了解他。”

    梁尘沉默了。

    见她失落,老邓也不忘鼓励,“但是你能得到他的许可住在他的房子里,这已经是一种很大的进步了,你大可不用着急,事情总要慢慢来,才能稳求胜。”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