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五百零六章 失去资格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今日中国石油股市行情4887铁l算盘资料开奖结果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楼若淳一直都知道,他的心里有人,且那个人不是自己。

    她以为随着时间的延伸,她能慢慢的去取代。

    可现在看来,一切都只是她的徒劳而已。

    付夜白开着车,侧脸清冷。

    而她眼眶里的红他根本就没看见过,她完全没必要去掩饰。

    连日来的春雨,终究被阳光替代,楼若淳看着逐渐明朗的世界走神了许久,在快到家的时候,她幽幽开口,“夜白,你其实很在乎她的吧?”

    车子晃了一下,付夜白抓紧了方向盘,沉着眸冷冷的道,“你在说什么?”

    楼若淳微微的笑了起来,“其实我一直都知道,我从没走进过你的心里,你的心里至始至终,都是她。”

    付夜白有些烦躁的将车停在了路边,自己打开车门下去了。

    他伸手摸了摸衣服口袋,才发现里面的烟已经抽完了,最后只能踹了一脚车子,显然是在发泄着情绪。

    楼若淳就静坐在车里,将他这一系列的反应都看在眼里。

    她竟然已经不那么难过了。

    等付夜白冷静完了回来,她才继续说道,“如果你真的放不下,不如去找她吧,我可以退出的。”

    “以后别说这种话。”他冷着脸重新启动车子,面无表情的补充了一句,“我不喜欢听。”

    回到家,付夜白就冷着脸上楼了,都没和家里人打招呼。

    付染染正吃西瓜呢,看着两人的样子,大概是猜到了什么,便招呼楼若淳过去。

    楼若淳很听话,对付夜白的父母都很好,是个孝顺的孩子。

    等楼若淳坐下后,付染染切了西瓜给她并问道,“检查得怎么样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只是生理痛……”楼若淳心虚的说道。

    付染染愣了一下,又把西瓜拿回来了,“那就不能吃这些生冷的东西了,我一会给你煮点红糖姜茶。”

    “谢谢妈。”

    “你们结婚也三个多月了吧,在家里你就自然点,不用那么拘谨的,夜白这孩子性子有点冷,可能不是个体贴的老公,你若有什么委屈就和我说,我替你去教训那臭小子!”付染染很是仗义的说道。

    虽然当初她曾反对过付夜白和楼若淳的结合,可孩子执意要这样,她也只能接受了。

    两人结婚这段时间里,她也看得清楚,楼若淳是个好孩子,到是自己那儿子对她总是不冷不热的,看得付染染闹心得慌。

    “妈,你多虑了,夜白对我很好的,只是如你所说,他不善言痴,也不喜欢把那些事情表现在脸上,实际上他对我很好的。”楼若淳急忙为付夜白辩解。

    付染染也是无奈了,知道从楼若淳这里问不出什么来,也不为难这孩子了,只是叮嘱她,“既然身体不舒服,那就去休息,什么事都不要做了,家里也有佣人的,根本不需要你去做什么。”

    “好,等我养好一点了,我在多做一些。”

    “做什么做啊,你什么也不用做了,以后我经常带你出去做做美容逛逛街,女人嘛,就应该这样的。”

    和付染染说了一会儿话后,楼若淳才回房去休息了。

    付染染把没吃完的西瓜送到了书房去找付夜白。

    付夜白回国后便举办了婚礼,婚礼之后又逢年节,便一直在家帮衬着。

    节后本打算去父亲公司上班的,结果楼若淳的身体总是不好,这段时间便一直在陪她看病。

    书房里,付夜白正在看K线图,看似很认真的样子,实际上却在走神,连付染染进来都没发现。

    付染染蹙眉看着他,好一会儿才走过去,抬手就拧他的耳朵,“臭小子!老娘给你送水果来,你居然让老娘站着!有没有把你妈放在眼里啊?”

    “妈……”付夜白无奈的叫了一声,伸手拯救了自己的耳朵后才看向她,“你进来都不说话我怎么知道你来了?”

    “还不是因为你在走神,你这么不专心,还怎么看K线图啊,怕是要把老本都赔光了!”付染染取消他,把西瓜往他桌前一放,便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打算和他促膝长谈了。

    付夜白知道躲不过这一遭,只能去面对了,“你放心,我不会把老本都赔光的,毕竟我还要养你们二老呢。”

    付染染傲娇的冷哼了一声。

    其实她知道,付夜白对金融很敏感,去国外修的也是金融。

    几年前他在华尔街试水过一次,可以说是初露锋芒了。

    祁云墨和她说过这事儿,当时祁云墨很引以为傲,说不愁未来没有接班人了。

    “你今天心不在焉的,是遇上谁了?”付染染开门见山的问道。

    付夜白脸色一僵,想要否认的。

    付染染却先一步说道,“你不用骗我,你是我生的,我还能不了解你,肯定是撞见龙家那丫头了吧?”

    付夜白沉默下来。

    一看自己说对了,付染染也是发愁啊,“我真想看看你这脑袋瓜子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既然在乎的人是龙雅熙,又什么要执意和若淳结婚呢?你这不是害了人家姑娘么?”

    付夜白知道自己迟早会面对这份指责,所以他只能承受着。

    “若淳也是个好孩子,你这样多辜负她啊?你是我付染染的儿子,你应该像我这样干干脆脆才对,想当年我和你爸"yi ye qing"生下了你,你爸有婚约在身,我头也不回就走了,反正没男人老娘也能一个人养大你!后来吧……后来若不是看你爸苦等了我七年,我才懒得嫁给他呢。”

    说起自己的往事,付染染一如既往的心直口快,说得好像是被人的事儿一样。

    而且能把"yi ye qing"和儿子直白的联想在一起的人,大概也之后她付染染了。

    好在付夜白已经习惯了他妈妈这种说话方式,不然还真有点接受不了。

    他无可奈何的说道,“妈,我的事和你的事不一样,还有你别总把我形容成"yi ye qing"的产物。”

    “我说的是事实嘛……”付染染丝毫不觉得难为情的,“我知道你的事和我不一样,我是希望你能像我一样,干干脆脆的,别总惦记着那份情,其实感情这东西,太虚无也太不可靠了,你认真了就输了。”

    “所以你到底是想劝我怎么样?”

    付染染大气凛然的拍了拍付夜白的肩膀说道,“我的意思是,你应该洗心革面,好好面对未来。”

    “洗心革面不是你这么用的……”

    “哦,就是改过自新吧。”

    “改过自新也不是这么用的……”

    付染染颇为认真的想了一下,才重新纠正道,“那就是放下过去,人总应该往前看的,你若是一直活在过去,那就只能一辈子痛苦了。”

    付夜白似乎在认真想着她这句话。

    付染染直截了当的将端西瓜来的盘子丢在地上,盘子碎裂开来,弄得付夜白又是一怔。

    结果付染染还很理直气壮的说道,“就像这盘子,碎了就是碎了,你再怎么处理,再把它粘合,它也是有裂痕的,已经无法回到从前的样子了,既然伤害已经造成了,你就应该明白你已经失去了资格。”

    她的这行为虽然有点粗暴了些,但道理还是那个道理。

    付夜白点点头,在付染染正要显摆自己教子有方的时候,他轻轻的提醒了一句,“你刚才摔的那个盘子, 是我爸求了大师好久才定做的,据说单个单价接近四位数。”

    付染染,“……”

    没一会儿,房子里响起付染染的一阵阵哀嚎声,“臭小子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那败家的爹也真是,买那么贵的盘子做什么!”

    “我爸说买贵一点的盘子,你们吵架的时候你就会舍不得摔……”

    付染染再一次气到吐血。

    ***

    楼若淳休息了两天感觉舒服了不少,便想回一趟娘家。

    付染染让付夜白陪着去,他也没拒绝,等楼若淳收拾好了便和她一起出发了。

    出发的时候楼若淳和他说,“其实你不用陪我去的,我自己去就行了。”

    “以后这种话就少说,你一个人回去你妈肯定又要问东问西的,你又招架不住,还是我陪着你 回去吧,能省去很多麻烦。”

    楼若淳有点尴尬,最后讪讪的道,“我妈那人就是这样,态度有些强势,若说了什么不好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我知道。”

    楼若淳的娘家在江城周边的一个小村镇上,开车需要三个多小时。

    到的时候已经中午了,因为楼若淳说过要回来,她妈老早就在路口等着了。

    一来就特别显摆的说道,“看到没,这是我女婿的车,见过这牌子吗?很贵的!我女婿对我女儿很好!我也跟着享福了。”

    楼若淳感觉特别尴尬,不停的拉她,“妈,咱们回去了。“

    “急什么啊,你难得回来,我当然要让他们知道你过得有多好!”杨文淑心里还恨不得去每个人家里溜一圈呢,好让他们瞧瞧,自己的女儿有多出息!

    楼若淳知道母亲的性子,也只能尴尬的陪同了,回头吩咐付夜白先回去。

    付夜白也不喜欢这种显摆,便先走了,留下楼若淳在那拖着杨文淑,“妈,我们先回去吧,你别说了。”

    “我怎么就不说了?当初我们孤儿寡母的,受了多少冷落啊?你爸爸过世的早,我好不容易将你们姐妹俩拉扯大,你姐姐却英年早逝,我唯一的指望也只有你了,你现在出人头地了,还不让我显摆一下?也让那些人冷眼看我的人瞧瞧,到底是谁家女儿又福气!”

    其实楼若淳能理解母亲的想法,当年母亲只生下她和姐姐,在这个封闭的小地方里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父母一直被人瞧不起,说他们没有儿子传宗接代。

    后来父亲还早逝了,只留下她们母女三人相依为命。

    那段时间是家里最难过的时候,父亲的离开,为父亲治病欠下的巨额债务,都压迫得他们快喘不过气来。

    偏偏这个时候,父亲的几个兄弟姐妹还联合起来要侵占她们的房子和土地,还有那个好吃懒做又爱赌博的小叔甚至想逼迫杨文淑就范做他的小老婆……

    母亲当年流过太多的泪水了,所以这会才要让那些人知道,她现在过得有多好,多幸福。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