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五百一十七章 深度对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彩票之家正版资料大全香港特区总站天下彩票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小五手术后的第三天,总算脱离了危险,能转回普通病房了。三寸人间

    这也意味着这一次的手术成功了,龙卿卿的生命得以在延续,这对龙家来说,对龙卿卿来说都是一个迹。

    距离龙卿卿回家也不到三个月了,唐绵绵亲自去寺庙香礼佛吃素。

    而龙雅熙与谢意旻之间也走得更近了。

    期间孟雪瑶问过谢意旻一次,问他与龙雅熙定下来没有。

    谢意旻没给肯定的答案,只说一切顺其自然。

    其实孟雪瑶挺担心的,和谢意旻深谈了一次。

    母子二人坐在院子里,感受着初夏来临前的阳光。

    孟雪瑶亲自泡了茶。

    刚回到江城的那些年,她每天忙碌着整理院子,鲜少过问外面的事,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其实我看得出来,你很喜欢龙雅熙,但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不把你的意思表达出来,你不说,人家姑娘未必知道。”孟雪瑶感疑惑的问道。

    “她心里的那个人还没彻底的离开,我现在表达,只会给她带来压力。”

    “你这孩子。”孟雪瑶听后也是无奈了,“若你能有你爸爸当年一点的冲动,她是你的了,你是什么都不争不抢,只求顺其自然,反而会失去很多。”

    谢意旻却一点都不在意,“我更愿意细水长流。”

    “行吧,我也说不动你,感情的事,你自己做决定吧。”孟雪瑶说服不了,只能放弃了。

    谢意旻下午还要值班,便没和她多坐,起身刚要走,家里来人了。

    门是谢意旻开的,他见到来人,有点意外,“院长夫人?你怎么来了?”

    沈少恭有个影后太太这事儿,医院下的人都知道,谢意旻来医院有小半年了,自然也清楚,所以是认得楚临湘的。

    只是她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门口,谢意旻突感意外。

    楚临湘和谢意旻打了招呼后,有些犹豫的说道,“我其实是来摆放你母亲的。”

    谢意旻看了看她,又回头看了看院子内,最后邀请楚临湘进来,并对还在整理茶具的孟雪瑶说道,“妈,有人来访。”

    “谁啊?”孟雪瑶抬起头来,看到楚临湘后,一下子愣住,手指红的茶杯都差点掉落在地。

    谢意旻见孟雪瑶这么大反应,便知晓是认识的人,礼貌的喝楚临湘告别,“院长夫人,我还要去值班先走了,你们聊。”

    “好。”楚临湘和谢意旻微微点了头,看他离开,才慢慢回头看向孟雪瑶,眼眸里有无数的情绪在涌动着,一瞬间已眼红,颤抖着双唇缓缓的叫出那个称呼,“师姐……好久不见……”

    孟雪瑶也反应过来,同样的泛红双眼点点头,“是啊,好久不见。”

    两个多年未见的人,明明该有那么多的话想说,可一瞬间千言万语,一瞬间如鲠在喉,便什么也说不出了。

    最后还是孟雪瑶先邀着她坐下,她慢慢的给她泡茶喝。

    杏花雨微微落下,伴随着微风,仿佛岁月静好的模样。

    楚临湘轻轻一叹,“师姐,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我很好,我知道你过得很好,儿女双全,事业蒸蒸日,还有个陪伴在你身边宠爱你的男人,看到你如今幸福的模样,我也算是……算是安心了。”孟雪瑶掩着眼里的湿意不住的感叹道。

    楚临湘打量着她的院子,也能从感受到她的内心安宁。

    “对不起。”孟雪瑶又道,表情略微沉重起来,“我一直都欠你一句对不起,迟了三十多年了,总算能说出来了。”

    “都是过去的事了,师姐不必耿耿于怀。”楚临湘急忙说道。

    “欠你的终归是欠你的,不管过去多少年,那也是我欠你的。”孟雪瑶很坚持的说道,“这也是我为何没有去找过你的原因,说到底,是我无颜面对。”

    “师姐。”楚临湘不得不打断她,“过去的事情让它过去吧,别再提了,我今日来,也不是为了和你说当年的事,我只想来看看你,看看你过得还好不好。”

    “我很好。”

    楚临湘也点点头,“看得出来,我听我老公说了,谢医生是个很有才能的人,是沈氏医院特聘回来的高级人才,只是……”

    楚临湘有些欲言又止。

    其实孟雪瑶知道她要说什么,也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便安抚道,“谢家和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我儿子自然也和谢家没有任何关系。”

    “那好。”楚临湘稍稍放了心。

    其实不是楚临湘过于担心,而是南洋谢家那个地方,有多么阴暗,她是经历过的。

    算孟雪瑶现在云淡风轻,恐怕当年离开谢家,也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至于代价是什么,除了孟雪瑶自己,便无人而知了。

    好在她现在很好,谢意旻也很好。

    楚临湘并没有坐多久,两个多年不见的人,未必是有很多话要说的人。

    其实她们只是想确认彼此是否安好,一个眼神,一句问好,已足够。

    离开孟雪瑶家,楚临湘感觉自己突然轻松很多,坐在车里特别给沈少恭打了个电话,“老公,你在班吗?也没什么事,是想你了……”

    两人老夫老妻多年,虽然不及最初的那种浓情蜜意,但感情一直很好。

    不过像今日这样特别打个电话来诉说想念还是许久未曾有过了,沈少恭简直受宠若惊,在电话里追着问道,“老婆,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还是我哪里做错了?如果是的话你一定要跟我说,我改!”

    楚临湘那难得的温情瞬间被沈少恭给消灭了,她气恼的骂了一句,“你错的地方多着呢!你慢慢改吧!没改完别来见我了!”

    “老婆?!!”电话已经被楚临湘给挂断了,沈少恭拿着手机挺无辜的。

    谢意旻敲门进来见他抓耳挠腮的样子,忍不住好的问道,“院长遇什么棘手的事了吗?这么为难的样子。”

    “是啊,挺棘手的。”沈少恭很认真的说道。

    在谢意旻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之前,他先说了,“我老婆生气了。”

    谢意旻完美的笑容有一丝破裂,好不容易才保持住风度说道,“我是来和你说说患者楼若淳的事。”

    “我记得这个患者,不是还在等供体吗?”沈少恭有点意外,毕竟了楼若淳的不是谢意旻的病人,也不是他擅长的病症。

    “是还在等供体,不过我最近发现了合适的供体。”

    沈少恭一愣,“我没听孟医生提起过。”

    谢意旻从沈少恭办公室出来,便去找了楼若淳。

    那会儿付夜白正好不在,是杨淑在陪着她。

    自从知道楼若淳生病之后,杨淑赶过来了,没日没夜的照顾着楼若淳。

    一双眼睛都快哭瞎了,只祈祷着老天爷能保住她这个小女儿。

    谢意旻进来,母女二人都愣了一下,毕竟她们没见过这么一号医生。

    “我是胸外科的医生,我是来看看。”谢意旻主动说明自己的来意。

    “谢谢谢医生关心。”楼若淳看看看他的胸卡后说道。

    谢意旻笑得很温和无害,也容易让人降低防备。

    他给楼若淳详细的检查了一番,又看了记录后,给她们说了很多手术的可能性,当然也告知她们手术的成功率很高。

    这让杨淑很高兴,特别的感激谢意旻。

    他从病房离开的时候,杨淑还特别追了出去感谢。

    “你不用客气,这本身是我们医生的职责。”谢意旻客气的道。

    杨淑的眼眶都红了,“实不相瞒,五年前也是在这个医院,我送走了我的大女儿,现在剩下这么一个孩子,谁知道她也生病了,我只希望她能挺过这一关,我再也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如果淳儿熬不过去,怕我这把老骨头也熬不过去了。”

    谢意旻原本只是来关心一下,没打算多问的,可听杨淑这么一说后,他顿了一下,才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杨女士,其实我查看过你大女儿的病历,当年的情况,并非是绝路,明明还有一线生机的,为什么你们突然选择放弃了?”

    杨淑一愣,大概没想到谢意旻会知道这事吧,表情顿时慌乱起来,“怎么会呢?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怎么可能会放弃,当年医生告诉我说治愈的成功率很低很低,我们迫不得已才放弃的……”

    “当年也有换心成功的案例。”

    “我听说了,是我的女儿没那个福气。”杨淑不愿再多谈的样子。

    谢意旻也只能点到为止,问得再多不合适了,只能点点头。

    待和杨淑告别后他才继续往回走,却被另外的人给叫住了。

    那人是付夜白,他在不远处,等杨淑走了之后才叫了他,“谢医生,有时间吗?我们谈谈吧。”

    虽然谢意旻并不知道付夜白要和自己谈什么,可他还是同意了。

    那是两个男人之间的交流,于情于理,他都得去面对。

    两人约在了天台停机坪,这是医院用来紧急停泊直升机的地方。

    今日的风特别的大,刮得呼啦啦的,卷起了谢意旻的衣角随风翻飞。

    付夜白拿出一支烟问他,“可以抽烟吗?”

    “你随意。”谢意旻不抽烟,所以付夜白给他香烟的时候他婉拒了。

    付夜白点了烟后狠狠的吸了一口,吐出的烟被风瞬间卷走消失不见。

    他的眉宇之间总狠狠的拧着,好像有什么浓得疏散不开的愁绪。

    谢意旻看着地下的人群车流走走停停,也看着那树叶在风不停的翻飞。

    付夜白吸了好几口烟后,才灭掉了烟头开了口,“我不知道你现在和龙雅熙是什么关系,但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对她,她是个很单纯的女孩,是我辜负了她。”

    谢意旻微微挑眉看向他,不意外他会说这样的话,可也不喜欢他说这样的话,所以他没有接话。

    到是付夜白自己自嘲的笑了笑,“其实我早已没了说这些话的资格,可我还是想说一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