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五百三十四章 一面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年7月14日邦伞第一场至尊报2018年图库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南洋谢家,这个霸占着南方商业命脉的大家族,已经风风雨雨三百多年了。

    追溯到最早时期,据说是某个掌握大权的王爷。

    哪怕是现如今,谢家老宅也依旧是从前王府的模样。

    虽后期经过多年修葺,已经不复从前的模样,但那高门红瓦依旧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谢意旻从江城回来后,便一直住在这里。

    老宅内有王府花园和各个分宫居所,繁文缛节甚多。

    当年谢家的祖辈,也就是那位风光一时无两的王爷,移居到南方后,很是想念京城的一切,便仿建了这个王府。

    当然,既是仿建,自是比不得紫禁城,顶多也就算个迷你的紫禁城罢了。

    时代变迁中,当代建筑也渐渐演变成了现在的水泥森林,也崛起了无数的世家豪门。

    不过比起谢家,都不算什么。

    老宅虽然比不得现在那些大型庄园,但里面的花园景观也很是别致。

    正逢中秋时节,花园里的菊花开的正艳,与高墙红花相互衬依,别有一番景色。

    亭子里,谢添正在喝茶赏菊,旁边坐着的是他的姨太太。

    说是姨太太,其实是没什么名分的"qing ren"罢了。

    自从谢添的发妻去世之后,他有过无数的女人,长到如孟雪瑶跟了他十几年,上一任离开的女人不过三个月便被抛弃。

    而现在这个,据说才到谢家一个多月。

    至于年岁嘛……叫谢添一声爸爸是搓搓有余了。

    “天爷,茶泡好了,你尝尝。”

    说话的,正是谢添最近宠着的姨太太,名字叫什么到不记得,不过谢府里的人都会唤一声芳姨太。

    谢添看上芳姨太,是因为她这一手泡茶的技术。

    谢添今日心情不怎么好,喝一口茶似乎被烫到了,直接把杯子丢在桌上骂道,“你是想烫死我吗?”

    芳姨太赶紧道歉,“天爷别动怒,我不是故意的,我再给你凉一凉。”

    “行了行了。”谢添没好气冷了她一眼,回头问身边的随从,“蒙格,你确定通知到他了?”

    蒙格肯定的回答,“天爷,我亲自和意少说的,我确定他听见了。”

    “行,那我就好好等等。”谢添又让芳姨太泡茶。

    芳姨太战战兢兢的继续泡茶,心里祈祷着谢意旻能赶紧过来,别一会牵连到她就不好了。

    在谢添喝了两壶茶后,谢意旻总算姗姗来迟。

    他面色微冷的走近,双眸深邃如海,“天爷。”

    “怎么?放任你在外面自由了十多年,就忘记谢家的规矩了?需要我好好教教你吗?”谢添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谢意旻并没被他这样的恐吓吓到,依旧淡定从容,“方才有事耽搁了,所以来得迟了些。”

    “今天我心情好,不与你计较。”谢添黑眸一眯,“今日叫你来,是让你看看这个。”

    谢添微微抬手,蒙格急忙将文件袋递给了谢意旻。

    谢意旻并没马上打开看,等谢添继续吩咐。

    “这是Lt的资料,你好好看看,我要你一个月内拿下Lt。”

    谢意旻多少了解一点关于Lt的事情,也知道谢添让他一个月内拿下是有意为难。

    他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所以并不会太慌乱,沉着的问道,“谢家原本对Lt的产业不感兴趣,怎么天爷忽然要收了Lt?”

    “没什么,就是看不惯他的存在而已。”谢添说得意味深长。

    谢意旻便不再有异议,收下了那份文件,“我会竭尽所能。”

    “行,下去吧。”他翘起腿,变得无比悠闲起来。

    芳姨太急忙过去给他捏腿。

    谢意旻冷眼转身离开,穿过花园和长道回到自己的住所,却见住所里来了客人。

    他被安排在谢府最后面的小院里,仅有一个院子三间房子,也是谢府最角落的地方,一般人不会来这边的。

    况且这个人,还是谢府的帝少,谢添的堂弟谢狄。

    谢意旻见到他略微有些讶异。

    谢狄却背着右手,正用左手在拨弄着摆放在花坛上的一盆金丝菊。

    那一丝丝的菊花被他悉数的扯落在地,再也难显名贵。

    谢意旻的到来,也没影响到,直到他亲手把一盆菊花拔光,这才拍拍手转身看向谢意旻,“早就听闻你回来了,却一直忙于公事没能亲自回来看看,小意,欢迎你回来。”

    谢狄伸着手,噙着笑,微风不动。

    他与谢添同是兄弟,可性子却全然相反。

    在外人眼里,帝少是个很好相处的人,敦亲仁厚,对身边的人也都极好。

    在谢家,很得人心。

    而天爷,往往是雷厉风行,性格凛冽,从不对谁假以辞色,手段上更毒辣专横一些。

    可就是这么性格迥然相反的两人,把谢家的产业一步步扩大,也一步步巩固了谢家南洋大鳄的地位。

    按理说一山不容二虎,谢家这种情况肯定是要出问题的。

    可奇怪的是,他们这两位座山虎,却能和平共处,相互掣肘。

    说到底还是谢家老爷子厉害,知道制衡之术,才能维持谢家现在的平静宁和,哪怕只是表面上的宁静平和。

    谢狄鲜少住在老宅里,哪怕他在老宅里有个很重要的居所。

    他这次回来,不逢任何节日,也不是谢家什么重要的日子,实在有些奇怪。

    谢意旻揣测着他的用意,也回以礼貌的问候,“二叔,好久不见。”

    “嗯,刚才等你的时候,闲来无事,觉得这金丝菊有些艳了,配不上这住所的颜色,所以帮你拔了,不用谢我。”

    谢意旻面无异色的点点头,“我也觉得金丝菊不衬这里。”

    “是吗?”谢狄微微一笑,“看来我们还挺有共同见解的,比起这种金丝菊,我到是觉得那白菊,更适合。”

    说完他不知从哪儿取出一朵小白菊,走到谢意旻面前,亲自别在了他的西服口袋上。

    然后端详了一下说道,“嗯,很适合你。”

    谢意旻低头看着胸前的小白菊,眼眸渐渐瑟缩起来,好似有一场狂风暴雨在他心里席卷。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谢狄拍拍他的肩,也不知算不算安慰,然后离开了。

    谢意旻的视线一直落在小白菊上,那场风暴最终以眼角滑落而下的泪珠坠地而结束。

    他抓紧了手中的文件,转身就出了住所,直接去找谢添。

    在谢意旻走之后,谢添本打算在亭子里好好躺一会儿的,无奈心情实在有些浮躁,就把人都赶走了。

    包括伺候他的芳姨太也被他骂走了,一个人站在亭子里走着神。

    谢意旻匆匆赶来,见到谢添,急忙过去叫道,“天爷,我有件事情想和你商议。”

    对于谢意旻的去而复返,谢添本也疑惑,可看到他衣服上的小白菊,眉头顿时皱了起来,隐隐动怒,“谢意旻,你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诅咒我?”

    谢意旻微微低下头,没解释,而是直接说明来意,“我想见她最后一面。”

    “谁?!”谢添明知故问,可声音却拔高了几分。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谢添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他面上,恶狠狠的骂道,“谁允许你这么跟我说话的?”

    “半个月。”

    谢意旻好歹也在谢家过了十几年,对这里的规矩清清楚楚。

    他要得到什么,就必然要付出什么,而且是加倍的付出。

    谢意旻抬眸看着谢添,一股凛然,“半个月,我刚你拿下Lt,你让我回去见她一面。”

    谢添看着他许久,然后勾着唇笑了起来,“好,我答应你,你可以回去见她最后一面,但我只给你十天时间,十天内,我要得到Lt。”

    谢意旻一咬牙,“好。”

    “去吧。”谢添挥挥手,好似在大发善心。

    谢意旻转身便走,没有半刻停留。

    他以最快的速度买了机票赶回江城,到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一场秋雨一场寒,他来得太急,忘记了江城和南方的温差之大,冷得有些发凉。

    只是他顾不上这些,直接打了车去了目的地。

    先前胸前的小白菊,早已被他取下,一直窝在手心里。

    白菊经受不住手掌的温度已经渐渐凋零,好像随时都会散去。

    所以他一直抓着,不敢松开,也不愿松开。

    到了孟雪瑶修养的山居,他看到了龙雅熙的车子。

    他没有片刻迟疑,急忙进了大门。

    那会儿龙雅熙还守在孟雪瑶病床前,她现在已经离不开人了,昏昏沉沉的,醒来便会看向龙雅熙。

    龙雅熙能给的答案就只有摇头,然后她又沉沉睡去,如此反复。

    她一直在等谢意旻,已经好几天不曾进食了,全靠营养液在续命。

    谢意旻推门进来,也带来了一阵阵寒风和秋雨的湿意。

    龙雅熙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猛然回头,那一瞬,她便红了眼眶。

    是谢意旻,他回来了。

    原本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说的,可到头来她却哽咽得说不出来。

    一个多月不见,他清瘦了很多,连下巴都变尖了很多。

    变化最大的,是他脸上的笑容,再也没有了,被冰冷取而代之。

    谢意旻走近,龙雅熙主动让开了位置,让他能看得更清楚。

    孟雪瑶昏睡着,没有一点反应。

    谢意旻抓紧了孟雪瑶冰冷的手,那双手,几乎只剩下了一层皮。

    那张原本气质冷艳的脸,也因为病痛的折磨而不成人形。

    他抓着手,害怕的叫了一声,“妈。”

    不知是不是这一声她等了很久的称呼唤醒了她,孟雪瑶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有些朦胧的画面,“是小意吗?”

    “妈,是我,我回来了。”

    孟雪瑶挣扎着想要起身,谢意旻赶紧去扶她。

    龙雅熙也帮着他。

    待孟雪瑶靠在谢意旻的怀里后,她才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小意,妈等到你了,等到你了……”

    “嗯。”谢意旻强忍着悲痛,慢慢的说道,“我知道你已经很累了,累了就休息好不好?”

    孟雪瑶似乎点了一下头。

    而谢意旻依旧握着她的手抱着她护着她,“我会陪着你,一直陪着你,像你小时候守着我那样守着你。”

    龙雅熙已经泪眼模糊,她看见孟雪瑶的手慢慢的松开,也看见孟雪瑶缓缓闭上了眼睛。

    连脸上那抹最后的笑容也渐渐沉淀了下去……

    谢意旻闭上眼睛,眼泪滴落下去,他低低的叫了一声,“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