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六百七十六章 心有春风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奇人透码四码中特买马资料图2018,109期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经过前两天的事,顾之欢以为南时见还会再为难自己。

    可事实证明她真的想多了,接连一周,她都没能见到南时见。

    不管是提前预约,或者是去南国集团门口等也好,都没有再见到过南时见。

    前台xiao jie很客气的告知她,“我们时少那可是个大忙人,刚回国,事情多着呢,哪有时间见顾xiao jie呀。”

    大概是这种奚落的话听得太多了,顾之欢已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微笑着和前台xiao jie道谢后,便默默离开。

    既然见不上,那她也没必要纠缠,回到事务所好好的做自己的事情便好。

    她以为自己的心也会随着时间沉寂下去,哪怕刚被撩拨起的涟漪也终究会淡去。

    可结果却因为一则新闻而波动起来。

    宁宁素来八卦,每到下午忙完了手里的活儿,就会在网上看八卦。

    什么娱乐明星,豪门世子,她都感兴趣。

    这不,她都顾不上吃薯片,大叫了一声,“我的天呐!南国集团的总裁居然这么帅!”

    平时顾之欢对这种八卦完全不感兴趣,甚至看都不看一眼的。

    可她听到了那两个敏感的字,下意识的往她的电脑屏幕看过去。

    电脑屏幕上那人,可不就是南时见么?

    宁宁一边摇头一边感叹,“极品啊,真是极品,这么极品的男人,怎么就被猪给拱了呢?”

    顾之欢心里一动,退出画图界面打开了网页,在搜索引擎里输入了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名字。

    南时见,南,时,见……

    这个名字,曾魂牵梦萦了那么多年,却还是能拨动她的一池春水。

    把新闻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后,顾之欢便明白为什么这则新闻会被宁宁看到了。

    因为南时见登的,是桃色新闻版面。

    从照片上来看,南时见和一个女子相拥亲密,几乎是面贴面了,偶尔一个角度看上去好像情侣在亲吻一样,极尽缠绵。

    细看的那一瞬间,顾之欢似乎被灼了眼,迅速关掉了页面,表面平静无波,只有那握着鼠标的手还在微微颤抖着。

    “这种新闻看看就算了,像南时见这种豪门公子哥儿,换女友的速度比换衣服还快。”宁宁双脚一蹬,滚轮椅子便滑到了顾之欢身边。

    她挤眉弄眼的问,“欢欢姐,要打个赌么?”

    “打什么赌?”顾之欢重新打开了绘图页面,开始在上面画起图纸来。

    “就赌这南时见什么时候换女朋友!”宁宁真是有够八卦的,“我赌一个星期!”

    “不赌。”

    “欢欢姐,赌嘛。”

    “不赌。”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宁宁不依不挠,“就赌一罐汽水。”

    “随便你。”顾之欢索性关了电脑,丢下一句后便开始收拾东西了。

    宁宁好奇的问,“你这么早就下班吗?还不到点呢?”

    留给宁宁的,就只有一个倩影了。

    宁宁无所谓的耸耸肩,回头继续去看极品男人去,毕竟八卦版正讨论得热烈,都在好奇这个和南时见耳鬓厮磨的女人到底是谁。

    顾之欢并没有回去,出了公司后,她犹豫着发了一个信息出去。

    对方很快便给她回了电话,特别惊讶的问道, “欢欢,真的是你?”

    “是我,有空吗,咱们见一面吧。”

    “好!”

    半小时后,两人见面。

    对方一身限量版名牌,穿着非常时尚,一到咖啡厅就吸引了不少的视线,服务员和店长都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生怕得罪这种财神爷。

    她坐下后,摘掉墨镜,等着一双大眼叫道,“真的是你啊,欢欢。”

    “我都坐在你面前了,你还不相信吗?”顾之欢也是无奈,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和她打招呼,“南安,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了。”南安也很是感叹,时光匆匆,当年彼此形影不离,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分开,谁知命运还是玩弄了她们一把。

    南安还是和从前一样,典型的败家千金,可顾之欢却不再是从前的顾之欢了。

    “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吧,你尽管说,我一定力所能及的帮你!”南安的性子还是那么直接。

    在她面前,顾之欢也没有太多要隐瞒的,便提了来意,“我想见一见南时见。”

    “我三哥?”南安顿时为难了,犹豫着说道,“如果是其他事情,我大可以帮你,可这件事情……”

    顾之欢的视线垂了下去,盯着手中的杯子走神。

    南安又愧疚又无奈,“当nián de shì情发生得太突然了,我三哥可生气了,差点没把家里闹个天翻地覆,后来就再也没人敢在他面前提及你的名字了。”

    南安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顾之欢,“这几年三哥一直没回来过,连电话都没打过一个,这次若不是我爸病了,估计他也不会回来的。”

    “我知道了。”顾之欢到底是不好强人所难,只能勉强的笑笑,“没关系的,是我强求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南安想挽留人的,可最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顾之欢离开了。

    多年不见,她们已经变得生疏了,曾经的无话不说,变成了现在无话可说的模样。

    她心里微微泛疼起来,咬着牙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三哥,你猜我刚刚见了谁?你肯定猜不到!如果你猜不到,就给我买辆车……”

    对方直截了当的给了个名字,“顾之欢。”

    南安顿住,下一瞬就暴跳如雷,“三哥你使诈!你给我买辆车怎么了!这么点钱都舍不得吗!”

    南时见直接挂了电话,一点也没给南安留面子。

    气恼过后南安,喃喃的说了一句,“欢欢,我只能帮这么多了。”

    她想,三哥听到这名字,肯定会做选择的吧。

    顾之欢其实并没回去,她就在距离咖啡厅不远处的广场,看着广场上的电视墙走神。

    五年的时间,她变了,可她却希冀着南时见没有变。

    这是一种强求,就像她强求南安帮自己一样。

    是她高估了自己,再见他时,心里有春风,漫山遍野的吹。

    手机响起,她收起眼底的深情,低头看向屏幕上熟悉的号码,嘴角微微扯了个弧度后接起,声音在这夜幕里格外的清冷,“你好,南总。”

    顾之欢按照南时见的吩咐,到了南家的一处温泉会馆。

    南家内部极其复杂,江州的人基本都知道,南家是个豺狼窝,里面内斗的厉害。

    这几年以南时见父亲为首的南国集团发展比较好一点,稍稍能压制住其他三家,但也只是目前而已,往后是什么局面,无人得知。

    南时见因为当nián de shì,毅然决然的离开了江州,让南靖宇十分气恼,但要收拾江州的烂摊子,只能暂时没去理会南时见。

    只是这两年南靖宇的身体似乎出了点情况,外界众说纷纭,但具体是什么情况顾之欢并不清楚。

    可方才和南安见面,她也提及过这事儿,顾之欢估摸着是真事儿。

    她报了自己的名字,在会馆服务员的带领下,到了南时见所在的房间。

    这家会馆并不会对外开放,只对南家开放,却占尽了天时地利。

    当初顾之欢还和南时见在一起的时候,这会馆才刚刚开始建。

    她还记得南时见那时候和她说的话,他说,“你的身体一到冬天就怕冷,以后我就多带你来这里泡泡,对身体好。”

    “来这里泡有什么意思啊,不如去海边,躺在沙滩上晒着阳光吃着水鬼,还能饱饱眼福呢。”那会儿的顾之欢很调皮,总是忍不住要去撩拨南时见。

    “饱什么眼福?”南时见的俊脸都沉了。

    顾之欢强忍着笑意说道,“当然是那些有六块腹肌的帅哥啊,多养眼啊!”

    “顾之欢你死了这条心吧!你这辈子就只能看我南时见了!”

    “那你还能捂着我的眼睛不成?”

    “我不捂,你若是看一眼,我便挖了你的眼睛,看你还看!”南时见吓唬她。

    顾之欢才不信呢,笑眯眯的扑过去,“如果你也有六块腹肌的话,我就不看别人啦。”

    时过境迁,她没能看到满沙滩的六块腹肌,他也没有挖去她双眼的机会。

    顾之欢站在汤池前,看着男人慵懒游弋在水里的模样,脑海里总忍不住去回想从前。

    那些被她强迫塞进了记忆大门里的东西,被南时见这把致命的钥匙轻易的打开了。

    无数的回忆蜂拥而至,几乎将她淹没。

    “看够了吗?”一个清冷的声音,打破这平衡而旖旎的局面。

    顾之欢定睛,便和南时见那嘲讽的眼神深深对上。

    他很大方的将自己的好身材展示出来,偶尔用手划拉起一片水花。

    水花泛起阵阵涟漪,直往顾之欢这边荡。

    她不得不蹙眉退了一步,才平静无波的开口,“南总,你约我来是谈尊园的吗?”

    “不是。”南时见笑得浅薄。

    “那我就不打扰南总的兴致了。”顾之欢礼貌的说完,转身便要走。

    南时见眯了眯墨眸,满池的热气都融化不开眼底的冰霜,“你找南安,不就是为了见到我吗?怎么见到了又要走?顾之欢,别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对别的男人或许有用,对我,没用。”

    顾之欢顿下脚步,心里满满紧了起来。

    他看穿了她。

    是,她是用了手段,这些年为了求生,她对不少人用过手段。

    曾经无往不利的小心思,在南时见面前成了他的笑柄,到真是让顾之欢难堪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