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六百七十九章 试探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oi8年香港马会总纲诗六彩堂免费资料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其实顾之欢是想问,南安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可她没来得及,因为她看到了显示器里的人。

    那是南时见。

    顾之欢细细的看了一下,发觉里面的人她基本都认识。

    虽然她已经离开这个圈子许久了,但以前认识的人基本都在,南时见坐在包间里的主位上,旁边是他的好友明少景。

    明少景搂着一个女人在喝酒,南时见的另一边坐着一个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女人,顾云桑。

    看到这个名字,她微微蹙起了眉头。

    南安说道,“这个顾云桑,真是不要脸!打从前她跟在你身边转的时候我就看不惯她,这么多年了她依旧改不了吃屎的行为!”

    南安骂起人来,那可是毒到不能再毒的,顾之欢都习以为常了。

    她现在好奇的是,顾云桑为什么会和南时见勾搭上?

    或者,南时见就这么饥不择食了?

    ***

    包间里,顾云桑特别的激动,因为她花了很多的心思才打探到南时见在这里喝酒的,所以她赶紧过来了。

    “时哥,我知道你在这里喝酒,就赶紧过来了,只想见见你。”顾云桑眼眸含春的看着南时见,小女儿娇态一览无余了,“时哥,其实这些年来,我没有一天忘记你,我,我很想你。”

    “然后呢?”南时见微微挑眉看着她,整个人邪气横生。

    顾云桑就更加迷恋了,骤然伸手拉住他的手急切的表明自己的心意,“时哥,我一直都想和你说,我喜欢你,当年你有顾之欢,我不敢表达自己的心意,只能掩藏着,现在没有顾之欢了,我终于能正大光明的和你表白了,时哥,我真的很喜欢你。”

    因为听到了这熟悉的名字,南时见的眼眸阴郁起来,随后阴恻恻的扯出一抹冷笑,“你知道我有多讨厌顾之欢吗?”

    “我知道!”顾云桑暗自欣喜,“顾之欢是咎由自取,时哥讨厌他也是应该的。”

    “所以……”他轻佻一笑,将手扯了回来,还拿了湿巾慢慢的擦拭自己的手,好像她是什么脏东西一样嫌弃着,“滚!姓顾的,都给我滚!”

    “时哥……”顾云桑没料到是这样,一时间不知所措。

    “你,把她赶出去,我送你一栋别墅。”南时见直接点了明少景怀里的女人。

    女人一听有别墅,马上起身过去,拉这顾云桑就往外赶。

    顾云桑不死心的叫道,“时哥,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如果你不喜欢姓顾的,我可以改名字,你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顾云桑被直接拖出了包间,明少景拍着手掌笑了起来,“时哥不愧是时哥,就应该这样利落果决的,顾之欢算什么东西啊!怎么能入了我时哥的眼呢?”

    “闭嘴!”南时见骂了一句。

    明少景是个人精呢,马上笑道,“对对对,顾之欢再不济,也比我的这些红粉知己好啊。”

    “有你这么相提并论的吗?顾之欢就是顾之欢,没人能比。”

    明少景嘴角的笑意更盛了,拉着那得了别墅的女人挑逗起来,心里一片澄明。

    监控的声音虽不大,却足够让顾之欢挺清楚那句话。

    南安啧啧感叹,“瞧见了吧,我三哥这种就叫口是心非,明míng xīn里在意得要死,嘴上却死不承认,真是没救了!”

    “你多想了。”顾之欢可没南安那么乐观。

    南安却噙着笑问她,“要不我们打个赌?”

    顾之欢不明所以的看着她,南安却胸有成竹,“赌我三哥还在乎你。”

    “怎么可能……”

    “试试就知道了。”南安强行拉着她出了监控室,直往南时见的包间走去。

    等顾之欢意识到南安的意图时想要退缩,可她已经一脚踹开了包间的门。

    像南时见和明少景这种身份的人,在王朝可是横着走的,没人敢这么造次。

    南安这么一踹,明少景直接炸了,恶狠狠的骂道,“谁他妈不长眼睛?敢踹我的门!”

    “哟,明少这脾气真是十年如一日的暴躁啊。”南安笑意盈盈的走了进去,尖着声的回答明少景,末了还叫了一声南时见,“三哥。”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南安啊,得,您是格格,你踹你有理!”明少景的表情一下就缓和下去了,还和南安调侃起来。

    南安傲娇的冷哼一声,也没和明少景贫嘴,而是拉了拉顾之欢,“我和欢欢来喝酒,听说三哥在这儿,就过来看看,既然碰上了,大家一起喝酒好了。”

    从顾之欢进来到现在,南时见就一直盯着她,灯光不明,他的眼神也晦暗不明着。

    顾之欢都不敢看他,只是蹙着眉想和南安说话。

    可南安根本没给她机会,拉着她就坐下了,还叫了服务员点酒,“欢欢,今天有三哥和明少在这儿呢,你尽管点,什么贵点什么,千万不要客气啊,好不容易才凑到一起,当然是要狠狠敲一笔的。”

    顾之欢哪里好意思点,只是拧着眉头没说话,被南时见盯得如芒在背。

    “行吧,那我点好了,来一瓶罗曼尼康帝。”南安打了个响指,跟服务员要了最好的酒。

    明少景就跟一旁看好戏,也不心疼那几个钱。

    南安眼眸滴溜溜的转,落在了明少景怀里的女人身上,末了冷艳的笑了起来,“欢欢啊,说起来你好久不来王朝了,对这里的情况都不太了解吧,这王朝现在不知是有美人儿,还有少爷呢,今晚我让你开开眼啊。”

    她说完还看了南时见一眼,见他没什么反应,便叫了特别服务,还很豪气的让对方把最好的少爷都叫来,她要挨个选。

    顾之欢都不知道南安是要闹什么,不过事已至此,她好像也没有退缩的余地,只能听之任之了。

    经理当真把这里的少爷都叫来了,长得都不错,可和这包间里的两人一比……不,根本没得比!

    连南安都觉得没面子,吐槽经理没水准,可她最后还是留下了两人,还故意说道,“欢欢,你看啊,这明少每天女人不缺的,早晚得精·尽·人·亡!可女人就不同了,女人会越活越年轻,来吧,让他好好陪陪你。”

    明少景差点没气吐血,还差点掀桌了,“南安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精·尽·人·亡!”

    “明少你也是成年人了,这个成语都理解不了吗?你叫我一声姑奶奶,我解释给你听好了。”南安从来都不怕事儿。

    顾之欢还想劝说来着,陪顾之欢那少爷就凑过来讨她欢心了,“姐,你要吃葡萄吗?我给你剥啊。”

    说着说着还要去拉顾之欢的手……

    可还没碰到,南时见就把杯子砸在了这男人的脚边,吓得他一个哆嗦。

    南安眼底闪过得逞的笑意,顺势添了把火,“三哥你这是做什么?欢欢好不容易和我出来玩,你就别为难了行不?”

    “滚出去,把你们经理叫来。”南时见发狠的说道。

    两个男人哪敢招惹南时见这样的人啊,赶紧溜了,南安还想说什么,就被南时见一个眼神扫过来识相的闭了嘴。

    经理慌慌张张的来,还没开口就听南时见说道,“给我看清楚了,以后这两人,不许出入王朝!”

    “哥!你这也太霸道了!”南安气恼的起身想和他争辩。

    南时见没理她,起身过来拉着顾之欢就走,强势又霸道,不容许人反抗。

    包间里一下安静下来,南安也不那么着急了,气定神闲的坐下喝刚刚送来的罗曼尼康帝。

    明少景见她这样,便明白了,噙着笑道,“我说南格格,你这是唱的哪出啊?”

    “别打扰我喝酒,赶紧把单签了带着你的庸脂俗粉滚蛋!别脏了我的眼!”南安踹了他一脚。

    明少景倒也识趣,拉着女人起身哄着,“美人儿,想去看看你的新别墅吗?走吧,咱们今晚就去那儿共度良宵。”

    南安骂了一句不要脸,便气恼的继续喝酒了。

    ***

    车子时速一度达到一百八,让顾之欢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也清楚的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怒意。

    从王朝离开后,他就这样沉默着一言不发,只是不停的加速,再加速。

    可能人紧张到极致,也就渐渐冷静下来吧,她想着南安说的那些话,和她跟自己打的那个赌。

    她说南时见还在乎自己……

    顾之欢从没敢这么想过,可他刚刚愤怒的带自己走,是不是说明他还是在乎的呢?

    这点小心思在顾之欢心里来回的折腾,浮现,否认,再浮现,再否认。

    到最后她还是问出了口,像是孤注一掷的问了他,“时哥,你……”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制止了她的问题,她整个身子也狠狠的往前撞去,为了保护自己,她用双手撑了很久才慢慢稳住。

    南时见突然踩了刹车,车子整个横在了公路上,车尾冒出阵阵热气。

    顾之欢惊魂未定的看向他,迎面便和他的视线对上了。

    那双墨眸里有笼罩着很复杂的情绪,叫顾之欢看不清。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好久,南时见才漠然开口,“你刚要说什么?”

    “我……”顾之欢似乎再没勇气开口,心虚的避开了他的视线,“刚刚南安带我到了王朝的一处监控室,在那里我看到了包间里发生的事情,包括,包括你赶顾云桑走的事情,你当时和明少景说……”

    顾之欢紧张的舔了舔嘴唇,“你说顾之欢就是顾之欢,没人能比,是,是什么意思?”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