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七百二十七章 让我看着你走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马会第63期开奖结果六盒宝典精准高手资料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不是说,剪短了头发,就剪断了牵挂吗?

    为什么她还是什么都不能忘记呢?

    南安的车子就停在酒吧外,可她这一次没有进去,只是停留在那里许久,才重新开着车回到了南家。

    孟浮云和南靖宇还坐在大厅里,和她早上离开时一样,好像就没变化过。

    连孟浮云脸上的妆容,也如早上那样精致。

    南安打了招呼,孟浮云还是关心的问了一句,“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哦,苏沐说有事,就改下次了。”南安胡扯着,反正孟浮云也不会去求证。

    孟浮云点点头,叮嘱她,“你先回房间去吧,一会用晚餐的时候,佣人会去请你的。”

    “好的。”南安答应后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路过雅庭的时候,看到南时见还跪在院子里。

    南安忍不住蹙了蹙眉,在心里默默的算了一下,南时见跪在这里,已经两个白天一个夜晚了。

    换做是其他人,恐怕早就没那个意志力倒下了吧。

    可他就是这么硬撑着……

    不愧是她三哥啊!

    南安佩服得五体投地,可也在为他心疼着。

    其实这样和爷爷钢着,并不好,但不这么钢着,就会任由爷爷捏圆捏扁了。

    南安除了投以同情,别无他法了。

    她回到房间等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吧,佣人匆匆的来请她去用晚餐。

    她提前拉住佣人问道,“我三哥呢?”

    “三少也去了。”

    南安听到这答案,长长的松了口气,急急忙忙的前往餐厅去用餐。

    这次用餐,很难得聚齐了一家人啊。

    南家占地很广,但能在主屋这一带活动的,就只有他们几个了,其他的只有大事要事的时候,才会有资格出现在这里。

    就像南靖宇虽然有很多子女,但能住在这里的,就只有南时见和南安。

    因为他们是孟浮云所出。

    南安就坐在南时见的对面,微微一看就能将他的状态看个真切。

    这一看到是让南安十足的佩服了,跪了那么久的人,这会儿坐在这里,依旧是面色从容,平静自然。

    这种沉稳之气,不是一般人能学得来的。

    嗯,还真有几分爷爷的气势呢。

    南安在心里默默的吐槽着,老爷子开了口,这顿晚餐才正式开始。

    说真的,即使眼前摆放着山珍海味,南安也食不知味,只想早早的结束用餐回房间去还自在一点。

    一顿饭吃得也是悄无声息,只有餐具碰撞的细微声音。

    沉默,又压抑。

    等老爷子放下碗筷,这餐才算正式结束。

    他起身的时候,淡淡的说了一句,“靖宇,你把南边的事情交给时见去处理,身体不好就好好养病,别累着了。”

    这话乍一听看似关心,可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并不是什么关心的话。

    “是。”南靖宇也平静的应了老爷子。

    老爷子又看向南时见,“时见你眷去处理吧。”

    “是。”南时见也平静的回应着老爷子。

    老爷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才转身让管家扶着走了。

    等他走远,大概已经听不见这边说话后,孟浮云才急忙起身过去问道,“时见,你还好吗?”

    南时见还是那样面不改色的摇摇头,“妈,我没事,时见不早了,你们早些休息吧,我先走了。”

    “走什么走啊?你都这样了还走?我叫医生给你看看,不行的话,做个针灸按摩什么的……”孟浮云可担心得不行。

    但南时见还是坚持己见的说道,“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在孟浮云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南靖宇打断了她,“好了,他都说没事了,你操心那么多做什么?”

    孟浮云再没说话,而南时见则面无表情的离席出门了。

    南安想,他应该是去见顾之欢了。

    南安猜想一点都没错,一离开南家,南时见就给顾之欢打电话了。

    顾之欢几乎是秒接了这个电话,大概一直拿着手机在等着吧。

    她的声音在电话里着急的响起,“时哥,你还好吗?”

    “我没事啊,你怎么还没睡?”

    “我睡不着。”顾之欢老实说道。

    “是因为想我吗?”

    “嗯。”

    南时见因为这话,瞬间就感觉到了温暖,似乎也驱赶了一身的不适。

    这两天的处罚,也因为她的这句答案而变得值得了。

    “你洗漱了吗?”

    “还没有……”

    因为没能等来他的消息,她哪里睡得着,总是不停的找事情做。

    整个客厅都被她上上下下的打扫了两遍了,若不是陈妈看不下去拦住了她,估计还有第三遍呢。

    “那你下楼一下,我马上就到了。”南时见温柔叮嘱。

    顾之欢急忙起身,还差点撞翻了一旁的杯子。

    南时见听到她的手忙脚乱,不得不担心的叮嘱,“慢点,我没那么快到的。”

    “我想快点见到你嘛。”顾之欢有点委屈的说道。

    天知道这两天她有多煎熬,心里胡思乱想了一堆,也害怕得不行。

    “那也要慢点,我又不会跑了,怕什么?”

    “嗯。”

    顾之欢都舍不得挂断电话,一路听着他的声音下了楼。

    到楼下的时候,他果然还没到,她就站在小区门口等着。

    车子到的时候,她才挂断了电话,等着车子停在自己面前后,微微弯腰往车子里看。

    南时见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下车给她打开车门,或者是直接给她来个拥抱,而是稳稳的坐在车子里,对她招了招手。

    顾之欢立马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因为是夜晚,他的脸色并看不出什么异样,只是有些疲惫。

    在顾之欢坐下后,他的头就靠了过来,靠在她的肩上后就稳稳的不动了。

    顾之欢轻轻的叫了一声,“时哥?”

    “宝宝,我有点困,我眯一下。”

    南时见呢喃了一句,就悄无声息了。

    等顾之欢细细去感觉的时候,才发现他似乎已经睡着了。

    呼吸很平稳,面色平静而温和。

    这是他睡着时才有的样子,顾之欢见过,所以深知。

    也正是因为深知,才知道他有多疲惫,即使只是这样靠着,也能睡得这么安稳。

    这两天……怕是都没合过眼吧。

    顾之欢心里狠狠的疼了起来,她努力忍着想要哭泣的感觉,怕因为自己的抽泣而吵到他,想让他安安心心的睡一觉。

    司机识趣的打开了暖气后就下车了,把空间留给了两人。

    顾之欢一直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她鲜少动弹,以至于腰都有些麻了。

    南时见睡了两个多小时,她就这么让他靠了两个多小时。

    他醒来的时候,双眼里布满了血丝,红红的,看上去很吓人。

    整个声音也沙哑了,沙沙的叫了一声,“宝宝。”

    “嗯,我在。”顾之欢急忙打起精神回答了他,又伸手去握着他的手,“还早,你再睡会。”

    “你这样会不舒服吧。”

    你看,即使是这样,南时见担心的,在意的,还是她的感受。

    这让顾之欢觉得有些鼻酸,明明难受的人是他呀。

    “没有,你再睡一下,或者去你家睡?”

    “不了,我一会就要去一趟南边,这两天都不在江州,你要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听闻他突然去南边,顾之欢突然就揪心起来,“那……去多久?”

    “暂时还不清楚,去了才知道。”

    他看了看她,然后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好了,现在真成了异地了。”

    “我会很乖的,不会跟别的男人走太近,会时时刻刻都想你,随时都跟你汇报我的行踪……”顾之欢把他之前的要求都重复了出来。

    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乖巧的说话呢,南时见自然是满心欢喜了,“应该不会太久,而且我会抽时间回来看你的,不定时查岗,知道吗?”

    “好。”

    南时见亲了亲她后,才放开了她,“好了,你先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早点休息。”

    “那你……”

    顾之欢明显舍不得,可再舍不得,也得舍得。

    她总不能任性的让他不去工作吧,而且他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十面埋伏了。

    哪怕她不能成为他的帮手,也不要成为他的负担。

    这是从前的顾之欢难以具备的一面,所以他们的成长了,在合适的年纪,延续这段认真的感情。

    “在车上我还可以睡呢,我有安排的,别担心我,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嗯,你也是。”

    “好。”

    顾之欢这才下了车,还提了个要求,“这次让我看着你走吧。”

    南时见答应了,所以最后是他先走,她在原地看着他车子离开。

    这还是第一次她这样做,那种感觉有点说不上来。

    她也清晰的感觉到了他从前的那种不舍……

    原来后离开的那个人,会这么失落啊。

    从前的这些失落,都是他在替自己承受。

    顾之欢拿出手机,给南时见发了一个信息。

    很简单的一个信息,简单到只有三个字,却概括了她整颗心。

    我爱你。

    从他们重逢到和好到现在,她可能会在动情时说过这三个字,但如此认真的诉说,还是第一次。

    她相信南时见应该能感受到。

    那一边,南时见看着那三个字,的确缓解了不少。

    荆钰已经上了车,看南时见脸色不太好,担心的问道,“时少,要先去看医生吗?”

    “不用了,直接去南边吧,那边随便安排个医生等着就行。”

    “可是……”

    “照做就行。”

    南时见沉着冷静的吩咐荆钰。

    荆钰也只好照做了。

    他看了看深沉的黑夜,心里却渐渐的明朗起来。

    刚刚他没下车,是怕顾之欢看见自己的不适,担心自己。

    实际上他的情况的确不太好,双腿已经酸疼得快没感觉了。

    但这些酸痛,都因为她的一句话而缓解。

    这是命中注定的良药,他要一辈子珍藏的人。

    他所决定的事情,谁都不能改变。

    南时见心中更加清明起来,即使行走在这无尽的黑暗里,他也有着方向有着目标。

    所以他并不孤单,因为有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